贺子珍回国后在上海的隐秘生活

文章来源于网络,对原作者表示感谢,内容仅做公益性分享,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五颜六色的天空

在上海武康路与湖南路交汇口,有一幢西班牙风格的花园洋房“湖南别墅”,汪伪政权周佛海1943年至1945年在此居住,1949年以后陈毅、邓小平在这里短暂住过,后来,贺子珍隐居过20多年。

贺子珍回国后在上海的隐秘生活

2010年4月底,一个细雨绵绵的上午,我们匆匆赶到武康路拍照片。我们的拍摄除了巴金故居,重点则是贺子珍在武康路的隐居地——湖南别墅。

贺子珍回国后在上海的隐秘生活

这幢经历了100多年风风雨雨的老房子,怎么会与贺子珍的命运、生活、情感纠缠到一起呢?

站在武康路的这一边,只见一丈多高的砖墙再加一丈多高的竹篱笆围墙把这幢别墅里外给隔绝了。无论站在近处还是远处,都无法看见里面的世界。

这里真的就是叱咤风云、被誉为“永新一枝花”的贺子珍隐居了20多年的地方吗?一棵老槐树不怕铁丝网扎刺和竹篱笆的尖梢,越过高高的围墙把身子伸探到外面,这情状不由得让人心生出些许莫名的联想……

难道这个被张爱玲称之为“最理想的逃世的地方”真的是贺子珍想要的吗?

1927年盛夏8月,年仅18岁的贺子珍跟随起义队伍来到井岗山。贺子珍一身学生装,是永新当地出名的美女,17岁就加入中国共产党。

毛泽东喜欢上了这个有文化、有性格、有理想的姑娘。他们于第二年5月在井岗山结婚,开始了10年的夫妻生活。

1934年,夫妻俩踏上了漫漫长征路,在云贵交界处贺子珍突然临盆,生下一个女孩,因后面追兵将到,贺子珍只得把女儿托给老乡,留下13块大洋走了。

毛主席曾深情地说:“贺子珍跟了我这么多年,受了这么多苦,她是对我最好的人。”

1935年,贺子珍到达陕北,生下一个女孩叫李敏,乳名叫娇娇。1937冬,性格倔强的贺子珍不顾挽留离开延安,远走苏联。

贺子珍在苏联的日子比长征还苦,甚至被不分青红皂白送进了精神病医院。直至1947年8月,在王稼祥夫妇的帮助下回到祖国,先在东北财政部和哈尔滨总工会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于1950年接受组织安排来到上海,担任虹口区组织部部长。

她曾对一位老战友说:“不要因为我曾是‘第一夫人’而把我禁起来,希望能见一见他,说句话、握个手就行。”

贺子珍到了上海后,毛主席对陈毅说:“子珍在上海的生活从我的稿费中支出。”陈毅则说:“上海养得起一个贺子珍。”

初到上海时,陈毅把贺子珍安排在四川路。在这里贺子珍养起了猪,自己喂料、自己冲洗猪圈,一头大肥猪卖了200多元,使前来探望的彭德怀听了后大为惊喜。

不久,贺子珍因受刺激多次生病,由于环境太吵杂,不利于静养,李敏通过汪东兴与上海联系,由当时已接任市委书记职务的柯庆施安排,移居到了武康路市委小招待所——湖南别墅。

对于湖南别墅,贺子珍的外孙女孔东梅有过这样的描述:“武康路上的这幢房子有两个特点;一是隐蔽,从墙外无法窥见墙内的情况,这对于幽居在上海的外婆来说确实很保密;二是有一个很大的庭院,栽满了花草树木,一棵白玉兰婷婷玉立,两栋楼房分别为外婆和工作人员居住。”

湖南别墅属于招待所性质,里面的厨师、服务员都是由建国路市委招待所派来的,因此,每天的伙食费到月底一起结账,贺子珍每天 5元生活费,从她工资中开支。

贺子珍每天生活很有规律,清早起来在院子里散步、打太极拳,吃过早饭就翻看报纸,吃过中饭午睡2小时,起床后就在园子里干活,不是浇水就是拔草,累得满头大汗。

晚饭后,一般早早上床,搂着外孙女孔东梅讲故事。有时,李敏从北京回来,告诉她许多有关北京的事,她就听得特别仔细,有时还会刨根问底。

每逢毛泽东托李敏有书信和礼物带回,她就特别开心. 打开后门来到优雅清静的武康路散步,她们一边走一边聊,一直走到武康路与霞飞路交叉口的宋庆龄住处,然后又折回来。

每次经过路边的小店,贺子珍总忘不了给身边的工作人员带点吃的回来。有一次,她问李敏武康路有多长?李敏答不上来,贺子珍就把自己掌握的数字报了出来。

她还特别告诉李敏,没有人告诉她武康路的长度,是她自己用脚步量出来的,她每步50公分,十分精确。这些年她天天沿着院子兜圈子,除了数步子还是数步子,功夫就这么练成的。

1959年7月,贺子珍因哥哥的邀请来到江西南昌,正在出席庐山会议的 毛主席派人把贺子珍接到了山上。

贺子珍一见眼泪一下子流下来, 毛主席微笑着为她泡了一杯茶,请她坐下。但她说不出一句话,只是不停地哭。

毛主席温和地说:“我们见了面,又不说话,将来恐怕见不着了。” 终于,她冷静下来了,他们谈起了去苏联的事,谈起了李敏的婚事,谈起了毛主席辞去主席,就是只字不提江青。

临别时,贺子珍提醒:“提防王明式的人物害你……”也许,这次见面刺激太大了,贺子珍回到上海武康路后就得了一场大病。李敏把情况告诉了毛主席 ,他叹息道:“她都是因为我。”

文革初期,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的新闻传到了武康路贺子珍住所,这使得思念心切的贺子珍突发奇想,要求搭乘红卫兵进京列车去天安门广场见毛主席。

身边的工作人员连忙劝阻她说:组织上规定不能进京的纪律没有解除,要她服从纪律。满头花白的贺子珍不说话,坐在写字台前一支接一支抽烟,眼睛望着北方陷入了沉思……

1976年9月9日, 毛主席逝世的消息传到了武康路,贺子珍边抽烟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反复自言自语道:他不是一直好好的嘛,怎么会这样呢?” 

粉碎四人帮后的1979年6月11日,人民日报刊发消息: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决定增补贺子珍等人为全国政协委员。同时配发了一张照片:一位面颊丰腴、白发苍苍的老人,慈祥地坐轮椅上,和一个小女孩一起看画报。

这位老人就是贺子珍,小女孩则是她的外孙女孔东梅。于是,“贺子珍还活着” 的消息在全国引起了强烈震动,雪花似的慰问信飞进贺子珍武康路的家。

贺子珍回国后在上海的隐秘生活

1979年9月,中央把贺子珍接到了北京。这是贺子珍第一次进北京。9月9日是忌日,贺子珍来到纪念堂,她献的花圈上的落款是“战友贺子珍”。当她离开时,留下了一个回眸,是那样的情意深长……

回到武康路不久,贺子珍开始生病。1984年病情恶化,于4月19日与世长辞,终年75岁。这位伟大的女性、历史的亲历者,用沉默走完了自己的人生。

如今,当你站在武康路和湖南路路口,除了看见“湖南别墅”几个字外,除了看见紧闭的大门外,除了看见一丈多高的砖墙再加一丈多高的竹篱笆围墙外,什么都看不见。

武康路因为有了贺子珍的隐居,多了一份神秘感,也多了一份历史的沉重,当然也让后人多了一份感叹!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五颜六色的天空):贺子珍回国后在上海的隐秘生活

(浏览 11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