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香港疫情危如累卵,确诊和病殁不断刷新记录,当年的大逃港变成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贸然援助,在叛逆又娇惯的香港可能适得其反。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

新中国建立之后,因为各种原因,大批大陆人从深圳(当时叫宝安县)偷渡至香港,史称“大逃港”。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发生了四次大的偷渡香港的浪潮。偷渡人数达到六十万。当时民谣流传:宝安只有三件宝,苍蝇、蚊子、沙井蚝。十屋九空逃香港,家里只剩老和小。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当时大逃港, 按方式可分走路、泅渡、坐船3种。泅渡通常是首选,偷渡者往往会选择西线,即从蛇口、红树林一带出发,游过深圳湾,到达香港新界西北部元朗。从陆上偷渡, 便是通常的中线,即在深圳梧桐山、沙头角一带,翻越铁丝网,到达香港,广东人戏称为扑网”。乘船偷渡会偏向于东线,即大鹏湾水路,在惠阳和深圳之间,距离香港十多公里的水面,而且海浪很大,经常发生偷渡时溺亡的情况。

大逃港,个中心酸,可想而知。香港人原本对逃港者心怀同情,但是随着人数暴增,逃港者也给香港带来了重大冲击,大量的贫困人口涌入,使得黑社会、犯罪问题突出。曾经绑票多个香港巨富,包括李嘉诚长子李泽钜的巨盗张子强,就是逃港来到香港的。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大逃港结束之后的四十年,竟然风向调转,出现了大逃深。

香港疫情失控,接连数天感染病例超过四位数。16日通报确诊暴增4285例,再度创下疫情以来的新高纪录,初步阳性则多达7000例,死亡个案再增9人。令人忧心的是,医管局表示,过去两周确诊案例中,17岁以下有17%,6岁以下则有9%,9名死者中包括一名3岁女童和一名37岁男子。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香港的医疗体系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截至15日,香港初步确诊及确诊等候住院人数已经达到1.2万人。香港医管局前行政总裁梁柏贤于社交网站发表文章指出,香港特区政府现在预备租用、征用或兴建中的隔离设施,已经是远水不能救近火。他预估,未来一周,香港累计确诊病例将突破10万例,医疗系统将会崩溃。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公立医院爆满,病患露天诊治,天气寒冷,锡箔纸附体御寒。

凶猛如虎的疫情之下,香港人第一个想到的,是赶紧逃到河对面的深圳去。

农历新年之后,深圳隔离酒店配额约八百个,远远不能满足汹涌的逃深人群。隔离酒店的名额如此稀缺,以至于产生了“代抢健康驿站名额”(即隔离酒店)的黄牛,价格高至三千港元,还只能抢到十天之后的名额。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在恐慌的气氛之中有大批人决定“闯关”,即在没有预约上隔离酒店的情况下,依然跑到深圳湾关口“试试运气”,口岸滞留了大批想要逃往深圳的民众。

如同当年大逃港之时,正规渠道走不通,那就偷渡,只要能到深圳,怎么样都行。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广州深圳原本就一直有零星疫情,这下更加焦急。当年广州公安防备大逃港,没想到现在竟然要翻过来,防备大逃深。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福田连夜安装铁丝网,防止偷渡来深圳

各地甚至挂出悬红,防止有人偷渡来大陆。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一片混乱的香港

疫情之下,香港一片混乱。物资供应开始紧张,各种物价飙涨。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疫情之下,香港的贫富差异尽皆显露。人均GDP高达5万美元的全球最富裕地区之一,竟然要靠港府发放免费手机来普及防疫app,因为大批贫民窟中的百姓连手机都没有。几十万手停口停的香港穷人,在物价高涨和生意暴跌的夹击之中艰难度日。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最可悲的是医疗系统。香港医疗体系不错,香港女性平均为88.13岁,男性平均为82.34岁,总平均寿命达到85.29岁,超过日本,世界第一。香港有完善的公费医疗体系,也有发达的私立医院。但是疫情袭来之后,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众所周知,香港的私立医院,有着先进的设备,充足的资金和技术高超的医护人员,占据着香港超过一半的医疗资源。然而疫情袭来,这些私立医院纷纷当起了锁头乌龟,推诿收治病人。他们的接口,不过是“没有负压病房”。

整个香港救治病患的任务落在孱弱的公立医院之上,以至于病房占满,需要露天收治病人。时值寒冬,虽然香港地处亚热带,晚上温度还是很低。这些发热的病患放在露天,仅能以被子和铝箔纸取暖,实在反差强烈。不知道露天的病床,算是香港私立医院口中的“负压病房”吗?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升米恩,斗米仇

疫情压顶,香港人还是想起大陆。

香港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李家超称特区政府在会上向内地提出五点请求,包括:1、派内地专家协助做病理排查;2、协助增加检测能力;3、协助检疫隔离设施;4、提供快速抗原测试套装;5、提供家具、口罩等抗疫物资。

可是有些香港人,内心可是阴暗的很。

香港物资短缺,广东省组织力量,加班加点运送蔬菜到香港应急。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可是香港毕竟是八百万人的大都市,蔬菜运过去当然不是瞬间就能跑到香港人的餐桌,总要时间。结果某些港人就开始阴阳怪气。好像大陆上辈子欠了香港,必须得报恩一样。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香港检测能力不足,导致很多潜伏期的病人在社会上传毒。抗疫第一要义就是检测。结果大陆帮助香港检测,反而被一帮港人造谣说要偷DNA,实在匪夷所思。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前文说过,香港私家医院不努力接收病患,公立医院人满为患,医疗系统濒临崩溃,“方舱医院”是最好的办法。前年大陆已经帮香港建过一个方舱医院,并已经在2020年交付给香港医管局。结果这个方舱医院竟然不知被什么人给拆掉了。结果导致现在香港要从头来过。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拆医院还算是轻的,甚至有人放火想要害命。

9日一名穿连帽外套、黑口罩及短裤疑犯,在新芳楼地下垃圾房放火烧一个流动大型垃圾桶后,推着火光熊熊的垃圾桶,步行约百米并由后门出口进入足球场,将起火垃圾桶如「火车」般推入足球場上的流动检测站帐篷,并大叫。其后被检测站人员合力按地制服,警员到场拘捕疑犯,警方于疑犯身上检获一柄十五厘米长鎅刀、两个打火机及助燃剂等物品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港人各种怪异行为,逼得港府无奈声明,希望大家接受大陆帮助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香港并不对大陆交税,大陆却要出钱出力出人出物去帮助香港,竟然还有许多香港人不领情,甚至要哄着他们来接受国家的援助。何其荒谬?

疫情两年中,中国援助了不少国家,力度当然都赶不上帮助香港自家人。然而这些外国人尚且感恩戴德,投桃报李;有些港人非但没有感恩,反而记仇含恨,升米恩斗米仇,不过如此。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惯坏的孩子

根子上,还是很多港人不知道疫情的厉害。

这波疫情爆发之前,一项的民意调查发现,57%受访者认为“与病毒共存”更适合香港。有学者分析,结果反映大部份香港市民希望防疫政策可以平衡对抗病毒,保持原有生活方式,呼吁当局不要将“与病毒共存”及“动态清零”作二元对立。甚至有些港人认为,防疫措施严厉,影响了生意,不能接受。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甚至有些叛逆分子,故意投毒,特别是某些黄x特别严重的公司为甚。香港疫情失控有相当原因是一些人的恶意传播。几次传播源都离不开X泰航空的乘务人员,很难说是巧合。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前几波疫情,香港控制的不错,没有大规模的流行。这些人还没有尝过疫情的可怕。在这种情况下,你去帮忙抗疫,有些人的确是不会认为援助是必要且可贵的,反而认为你在借机干涉他,别有用心。

而港府和议会里有些人,则是另一个极端,认为大陆要给香港兜底,要大包大揽把香港的事情都解决。比如香港立法会议员奇思妙想,“倡患者自愿送内地治疗”。各省防控疫情都是压力山大,凭什么要把这个包袱替香港背起来?香港是中国家底最丰厚的城市之一,不分担家用也就算了,还要把自己的麻烦让家里的穷兄弟们分担?凭什么呀?退一万步说,就算各省替香港把这个费用背起来,病患带着病毒长途奔波到大陆,万一病毒趁虚传播怎么办?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在抗疫这件事上,香港就如同一个惯坏的孩子,即叛逆又娇惯,毫无边界感,认为全世界都应该围绕着他转。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帮忙就变成了一个技术活。既要让他知道这帮助来之不易,又要足够及时,防止疫情失控。目前看,还是应该保障物资,保障检测和医疗药品,稳定香港物价为上,成建制的派出医疗队为下。

要雪中送炭,不要锦上添花。要点到要害,不要大包大揽。外人只是助力,最终还是要依靠香港自己顶过去。现在香港尚有很多余力未用,港人也没有形成坚定抗疫的决心和共识,这个时候贸贸然大举派医疗队进去,会让叛逆的人污蔑为别有用心,会让娇惯的人觉得“理所应当”。

家人之间也要讲究相处之道。香港是自己人,救是肯定要救的,而且要全力援助,但是要讲究方式和时机。等到港人真心实意的认识到疫情凶猛,“躺平共存”不可取之后,才是大举援助的恰当之时。

从大逃港到大逃深:升米恩斗米仇,疫情之下应该怎么救香港

不过话说回来,香港财力物力如此丰厚,应对疫情爆发尚且束手无策。对抱着“躺平抗疫,病毒共存”的想法的人来说,这也是一个教训吧。

(浏览 44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