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红色特工”包围了!

1949年1月22日,傅作义在《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上签字,率领20余万部队接受我党改编。北平的和平解放,使千年古城免遭战火涂炭,创造了“北平模式”,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篇章。在此进程中,我党隐蔽战线通过多种渠道对傅作义开展政治争取,特别是深入敌营、潜伏于傅身边的“红色特工”们,为促成傅作义坚守民族大义,选择和平道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他被“红色特工”包围了!

阎又文:影响傅作义润物无声

阎又文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长期在傅作义部工作,官至华北“剿总”办公室少将副主任,担任傅作义私人秘书。凭借恪尽职守和出众才华,阎又文深得傅作义信任,是傅眼中“唯一通晓心意的人”。

北平被解放军团团包围后,傅作义内心矛盾重重,难下决心。阎又文以秘书的身份,将报纸上我党关于革命和时局的文章读给傅作义听,讲解我党“立功赎罪”的相关政策,对傅作义晓以大义:“打起仗来北平古城肯定受到严重破坏,我们自己会粉身碎骨,还要受国人的唾骂。”“我们不是蒋家嫡系,把整个华北都丢了,如果到他那里,他会饶过我们吗?”傅作义思想逐渐松动,接受阎的建议,还任命他为谈判代表团成员,直接参与和谈。
他被“红色特工”包围了!
1949年2月,阎又文(右一)随傅作义(右三)去西柏坡,受到周恩来(左三)接见

冀朝鼎:断绝傅作义对美幻想

冀朝鼎是国民政府知名的“经济专家”和“美国通”,傅作义的山西同乡,时任华北“剿总”经济处处长,深受傅的倚重。他的另一重身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周恩来亲自派遣的中央情报部情报员。
傅作义在大军压境的情况下进退失据,自知西退归绥、南退江南均不可行,但对美援仍有奢望,妄图“依靠美援,争取时间,以待局势演变”。冀朝鼎在党中央的指挥下,每次参加傅作义司令部核心会议时,均向傅及其手下高级将领强调:美援不会到来,第三次世界大战更不可能打响,以此断绝了他们的对美幻想。
他被“红色特工”包围了!

解放后的冀朝鼎(左二)

刘后同:引导傅作义看清时局

刘后同和傅作义是同乡、师生,时任华北“剿总”总参议,傅作义视其为密友、智囊,是“与傅作义真正说得上话的人”。1948年在党组织动员下,参与对傅作义的争取工作。
1948年10月,刘后同接受中共地下党邀请,专程从天津赶到北平,住在华北“剿总”,直接对傅作义进行政治说服。刘后同积极敦促傅作义起义,在北平的85天中,与傅作义面谈34次,其中最长的一次时间达到10个小时。关键时刻的攻心卓有成效,从帮助傅作义明晓形势,到卸下心理包袱,从下定和谈决心,到拿出和谈诚意,刘后同促成双方3次和谈,直接推动了北平和平解放进程。
他被“红色特工”包围了!

刘后同亲书《北平古城和平纪略》,记录在北平85天对傅开展工作历程,原件存平津战役纪念馆

傅冬菊:帮助傅作义穿针引线

傅冬菊是傅作义的女儿,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时任天津《大公报》记者。1948年,傅冬菊接受党组织委派,从天津回到北平,在傅作义身边工作,促动傅作义早下起义决心。
傅冬菊到北平后,守护在傅作义身边,多次向父亲介绍我党政治主张,还不时将我党相关政策书籍放在傅的办公桌上。一段时间后,傅作义询问女儿的真实身份,傅冬菊表示自己是“毛泽东派来的”,并趁机向父亲转告我党希望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意愿。傅作义在深思熟虑后接受和谈建议,他直接委托傅冬菊用秘密电台联系毛泽东,表达和谈意愿。在最终的和谈中,傅冬菊发挥了穿针引线、释疑解惑、促下决心的重要作用。
他被“红色特工”包围了!

傅冬菊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红色特工”们的贡献永不磨灭。新时代新征程上,国家安全机关将赓续红色血脉,传承红色基因,为护航强国建设、民族复兴作出新的更大贡献!他被“红色特工”包围了!他被“红色特工”包围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国家安全部):他被“红色特工”包围了!

(浏览 2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