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部队的故事:《黑人朋友眼里的中国军事专家》一位老兵赴扎伊尔当军事顾问的回忆(之九)

老部队的故事~135
作者简介:徐新华,1943牟10月出生于宁波。1961年8月入伍,1964年8月入党。历任34师战士、班长、排长、师作训参谋、101团作训股长。所带步兵班先后在12军、南京军区大比武中成绩突出,分别荣获集体二等功、二等奖荣誉 。1977年调南京陆军学校任军事教员,1981年5月受国家委派,以军事专家身份赴扎伊尔外训。
1986年转业至宁波市旅游局,任政治处主任。2003年退休。
《赴扎伊尔当军事顾问的回忆》系列之九
作者:徐新华

黑人朋友眼里的中国军事专家
在扎伊尔工作已经一年多了,但我的法语仍未过关,虽然有翻译,在个别场合离开翻译不能进行深入交流,非常尴尬。当我学讲当地语言时,尽管很蹩脚,交流中有时不得不掺杂肢体语言,对方也不会介意,却拉近了与他们的距离。
在扎伊尔许多军官士兵的想象中,军事专家是蒙博托总统用高薪聘请来的。生活上,就是身着自己国家光鲜军装,随带夫人穿梭在大小不一、典雅华丽宴会厅,生活体面而丰富多彩。训练上,在明亮、宽敞、设备齐全的教室授课,至于怎么组织训练是连队指挥员的事,专家授课完毕即夹着皮包走人。但事实并非如此浪漫,中国军事专家们孑然一身,远离亲人,长年累月地呆在异国他乡,组训工作独挡一面,压力大、生活单调又枯燥。
一段时间交往后,扎伊尔军官士兵以亲身经历体会到:中国专家生活俭朴,纪律性强,军事素质高超,对部队要求严,经过中国军事专家训练的部队,能打善战,正如蒙博托总统所评价的“只有这样的军队,才能打胜”,辛加总长赞许的“你们神奇地把刚组建的一个营在短时间内培养成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

经我们训练,蒙博托总统决定:突击旅第411营赴乍得参加泛非维持和平部队。这是总统对中、扎合作成绩的充分肯定。后来不久,赵紫阳总理访问了扎伊尔共和国。蒙博托总统在欢迎赵紫阳总理的国宴上赞扬了中、扎在军事协作上取得的可喜成绩,盛赞中国专家,为扎伊尔培训出了一支优秀的部队,这支部队随时都能投入保卫扎伊尔领土的战斗中去。
扎伊尔曾遭受500年殖民统治,条件十分艰苦,除炎热、贫穷和战乱外,还深受各种传染病的困扰。由于生活环境恶劣,得虐疾“打摆子”几乎成了每个人不可逾越的门槛。在扎伊尔工作两年多时间内,郭锡章组长(后来当过十二军军长)在快回国一段时间里,也曾一个劲地“打摆子”,闹不清患了多少次疟疾,大家笑称他为“单打冠军”。郭组长带领专家组,带病坚持工作,一时在兵营内,传为佳话。黑人朋友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夸我们“像这样铁的队伍从未见过”。
有一次,专家组一位同事生病,住进了基桑加尼扎方部队医院。躺在病床上,嘴里一直在喃喃自语、目光迷离、出现头晕、呕吐、昏迷,接着大、小便失禁,我方随队医生也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专家组上下为此心急如焚,先后召开多次党支部委员会,对当时专家组经费短缺、基桑加尼部队医院医疗条件差、病情尚未确诊、病人是否转院金沙萨等问题作了研究。
在困难重重、进退维谷的情况下,基桑加尼扎方部队医院来了一位少校医生,他要求见随队医生,并请允许他诊断病人病情。经少校医生根据症状分析,病人得的是扎伊尔独有常见病—-脑疟疾,该医生坦言:“如果你们信得过我,今天下午开始服我开的药方,明天下午病人即可下床。”经请示,同意其方案。同时继续保持与金沙萨方面联系,随时准备转院。
第二天下午,病人果然如期好转,我们见证了少校说的药到病除的神奇事迹。少校医生真不愧为黑人朋友中的佼佼者。其间,黑人朋友所见到的,专家们三、五成群结伴前往医院探望病人,像这样友善场面在扎伊尔不曾所见,夸我们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温暖大家庭。

扎伊尔有一个较强的反政府组织,在基桑加尼附近地区势力甚强,活动频繁,甚至曾扬言要在短期内把我们拿下。专家组反应迅速,有准备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于是正确研判局势,及时提出对策,详细拟制了对峙、撤离、会合等预案,专家组每人持有枪支随时对付来犯之敌,坚持在险恶的环境中工作、生活。
并在各自的岗位上,创造机会,高调显示军事技术高超的一面,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以此威慑反政府组织,我们还学会讲一些恐怖分子听得懂、听得进的话,顺乎自然地让黑人朋友传送信息,增强对舆论的影响力。由于应对得当,直至我们完成任务回国,反政府组织慑于我们实力,不得不放弃其冒险做法。
扎伊尔经济落后,货币不断贬值,市场各种副食品价格不断上涨,按当时每人每天700元扎伊尔生活费标准,难以达到国内对出国人员生活标准规定。对此,专家组及时向驻扎使馆党委作了汇报,同时号召全体专家、翻译自己动手搞好业余生产。
为增加蔬菜种植品种,发动大家从国内邮寄种籽,为防紫外线强烈照射,为防雨季大雨的猛烈冲刷蔬菜田,我们在田间搭棚遮阳、防雨,确保各种蔬菜幼苗的生长。为保证蔬菜自给,全体专家、翻译起早摸黑,利用训练间隙、放弃节假日休息,坚持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做到训练不忘生产。生产中,不但收获了农副产品,改善了生活,也从劳动中获得了心理满足感,增添了劳动后的快乐。
我们自卖自夸地说:中国军事专家组出国当顾问,边训练边劳动,是全球军事战线最亮丽的 一道风景线!正在大家自鸣得意的时候,接金沙萨方面通知,专家组每人每天生活费从下月起增至840元扎伊尔币,真是喜从天降。自此,我们的生活得到了较大的改善。
专家组驻地的警卫班战士,是扎方派出的黑人军人,他们也经常与我们同劳动。我们住地周围种了不少木瓜树,每天都有成熟的木瓜,不吃也就浪费了,我们就经常摘下木瓜犒劳黑人兄弟,他们从中懂得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道理。
在困难的环境中,同心协办、战胜困难。黑人朋友不仅学会了种菜,而且尝到了依靠自己劳动来改善生活的甜头,夸我们真不愧是生活的强者,夸我们是训练、劳动双强的、也是世上最棒的专家组。
(感谢杨荣标战友供稿)
 
老部队的故事:《黑人朋友眼里的中国军事专家》一位老兵赴扎伊尔当军事顾问的回忆(之九)
作者徐新华

老部队的故事:《黑人朋友眼里的中国军事专家》一位老兵赴扎伊尔当军事顾问的回忆(之九)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维克音乐小屋):老部队的故事:《黑人朋友眼里的中国军事专家》一位老兵赴扎伊尔当军事顾问的回忆(之九)

(浏览 2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