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得知他被俘虏,宋任穷连夜报告,刘伯承说:救不出活的,死的也要

作者:马驽
20世纪50年代初,有一天刘志坚在怀仁堂见到毛主席。毛主席握着刘志坚的手,风趣地说:“你就是那个劫法场救出来的,成了跛子的刘志坚。”刘志坚激动地说:“同无数先烈相比,我还活着看到了革命胜利,就是最大的幸运,感谢党和人民救了我。”
一、受伤
1942年的冀南根据地,处于最黑暗和最艰难的时期。日寇加强华北治安战,这一年就搞了三次大规模扫荡,根据地损失严重;并且,这两年的华北大地,不但饱受兵燹,而且旱灾水灾蝗灾交替肆虐,造成粮食、经济十分困难。电影《1942》就是反映的这一段历史。日本人在战后编写的《对华作战纪要》中不无得意地写道:“由于全力实施治安作战,中共之根据地压缩,不论在军事上、经济上,均陷入程度的穷困。”
正如刘伯承所总结:百团大战后,日寇更加疯狂推行囚笼政策,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对根据地反复扫荡。1942年10月初,冀南军区党委开会,分析了当前的严重形势,研究如何打破敌人的铁壁合围,咬紧牙关,坚持斗争,度过今冬明春就是胜利。会后,军区主要领导分头向下辖的六个军分区传达。宋任穷、陈再道去一、三分区,王宏坤身体不好,就近在二、四分区,刘志坚去五、六分区。
得知他被俘虏,宋任穷连夜报告,刘伯承说:救不出活的,死的也要
刘志坚任冀南军区政治部主任时
计议已定,大家分头出发。10月15日晚,刘志坚和军区几个干部一起,由一个骑兵班护送,第三天拂晓,来到了枣强县大师友村。刚落脚,村子就被敌人包围。刘志坚回忆:“顿时,四面八方枪声大作。这是因为敌人摸到了我们的行动规律,估计我们的部队会到这个村去,因此,预先调了大于我军几倍的兵力,设下合围圈。”
部队毫无准备,来不及集合,仓促向外突围。刘志坚骑着马往村外冲,遭到敌人重机枪扫射,子弹打断了他的大腿骨,他从马上摔到地上,倒在一条道沟里。马受伤跑了,警卫员也受伤不知去向。刘志坚回忆:“我一个人躺在道沟里不能动弹,这时,我想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了。”
二、被俘
情况紧急,刘志坚想到了死,更想到要保守党的机密,于是将自己口袋摸索了一遍,在衬衣口袋里找出复写纸写的一份文件,赶紧放嘴里嚼碎。又找到一张妻子的照片,还有一块怀表,顺手在身旁挖了个土坑,埋在里面。
得知他被俘虏,宋任穷连夜报告,刘伯承说:救不出活的,死的也要
胡景云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时
正在心潮起伏时,刘志坚看见冀南银行总经理胡景云从道沟那端跑来。刘志坚赶忙请胡景云把自己背到附近棉花地里藏起来,但胡景云说,他跑了很长一段路,现在跑不动了,都快口吐白沫了,背不动你,只有去叫几个人来,想办法抬你出去。说完,胡景云继续跑,没跑多远,就被几个日本兵抓住。
过了两三分钟,有两个伪军向刘志坚走来。刘志坚手中握着一把左轮枪,这时心一横,想反正是死,不如打死一两个敌人,自己再自杀。于是举枪向敌人瞄准,连扣三下扳机,没想到手枪一下没响;绝望之中,刘志坚又对着自己脑袋连扣三枪,仍然没响。原来,前几天宿营时,警卫员为刘志坚擦洗手枪,无意间丢了一个零件,四处找不到,甚至把地上的土扫起来,用脸盆装水淘洗,仍然未见。这事还惊动了保卫部门。后来因为军情紧,走得急,试射又怕枪声造成麻烦,所以手枪一直带在身上,不知道打不响!
两个伪军到了刘志坚面前,其中一个,曾是八路军20团的警卫员,认识刘志坚。这下麻烦了。好在,这位当伪军是被迫的,抗日的态度没有变;另一个显然是他好朋友,两人商量了一阵,对刘志坚说:“我们想办法营救你。”
后来,日本鬼子发现了躺在道沟里的刘志坚,押了两三个老百姓过来,把刘志坚抬出道沟,彻彻底底地搜身,一无所获,又把周围八路军突围时丢弃的背包、挎包、帽子都收集起来,作为战利品带回去报功。日本鬼子搜索完后,弄了一辆牛车,将刘志坚抬上车。天快黑时,牛车拉回了大营村日军据点。
三、智斗
就在刘志坚被抬上牛车时,一个伪军将刘志坚的一只布鞋脱去。因为这双布鞋是刘志坚的妻子做的,军区的干部都知道,伪军就拿着这只鞋,跑到冀南军区六分区报告了刘志坚被俘的消息。
得知他被俘虏,宋任穷连夜报告,刘伯承说:救不出活的,死的也要
宋任穷,时任冀南党委书记、行署主任、冀南军区政委
得知刘志坚被俘,冀南党政军主要负责人宋任穷马上连夜向刘伯承、邓小平作了汇报。宋任穷回忆录中写的是:“刘、邓指示要想一切办法,把刘志坚同志抢救出来。”后来宋任穷才知道,一向温文尔雅、有儒将之称的八路军129师师长刘伯承当场拍了桌子,而129师政委邓小平也发了火,所以命令的原话非常严厉:
“要他们坚决地、不顾一切伤亡也要把刘志坚抢出来,抢不出来活的,也要抱出一个死来!”
如此高级别的将领被日军俘虏,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难怪刘邓都动了肝火。
得知他被俘虏,宋任穷连夜报告,刘伯承说:救不出活的,死的也要
正好,二十团副团长楚大明带着四、六两个连,经过大营村附近,去后方机关领棉衣。六分区司令员易良品马上下令,暂时不要领棉衣了,由楚大明带领部队进攻大营,抢回刘志坚。
大营村驻有日军一个中队,约有150名日军,还有几百伪军,工事坚固,硬拼肯定会吃亏。好在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实施三光政策,犯下累累罪行,早为中国人民所深恶痛绝;连伪军中间,也有很多同情八路军的。这时还有一个优势:据宋任穷回忆,大营村的日军中队是新换防过来的,对八路军的活动和伪军的动向缺乏了解。
刘志坚当晚被关在大营的一间房屋里,门口有日本哨兵看守。刘志坚回忆道:“我那天晚上难受到极点,伤口巨痛,一天两夜没有喝一口水,没有吃一点东西,又渴又饿,通夜没有入睡。”恨不得一死了之,于是对日本鬼子破口大骂,想激怒敌人杀了他。但看守他的日本兵听不懂,整个一个对牛弹琴;哨兵被吵得不耐烦,有时也推开门猛吼几句,刘志坚也听不懂,就这样吵吵了一整夜。
第二天,日军中队长带着翻译进来,审问刘志坚:“你是干什么的?”刘志坚回答:“我是打日本鬼子的。”又问:“你是哪个部队的?”刘志坚说:“我是八路军!”这时,日军中队长掏出一件“秘密武器”,居然是一本冀南军区干部简历表。刘志坚侧头一看,里面竟然有自己的简历!有的简历表还贴着照片,好在刘志坚曾接到组织上的通知,叫不要照相,随时准备派出去做地下工作。没照相,竟有这般意外之用。
得知他被俘虏,宋任穷连夜报告,刘伯承说:救不出活的,死的也要
刘志坚任八路军129师东进纵队政委时
虽然日军怀疑刘志坚是干部,但不能确认他的职务和级别。这时,日本人又领进来一个人,叫赵鼎新,是不久前被俘的八路军干部,一直没暴露身份。刘志坚认识赵鼎新,看到赵鼎新进来,刘志坚张大眼睛瞪了一眼,示意不可说出姓名和职务。赵鼎新会意,说不认识他。那几天,不能动弹的刘志坚全靠赵鼎新弄吃的,悉心照料。刘志坚和赵鼎新二人商量,如果绝口不说,敌人不会相信,要编造身份迷惑敌人,一边与外面取得联系。于是刘志坚编造了一个假名,说自己是分区参谋,连排干部,这样拖延时间,让部队有足够时间组织抢救。
四、营救
据王宏坤《再忆征战生涯》回忆,他接到六分区的报告,敌人在乡下准备牛车;又从翻译官那里获知,德州日军命令赶快将掳获的人员送去。为了保险起见,王宏坤下令,派两支队伍,分别埋伏在大营村以北和以东,无论押解队伍走哪一面,都武装抢人!陈再道回忆录写到营救计划:整个行动由副团长楚大明指挥,六连负责切断日军和伪军的联系,四连负责抢救,四连又落实认识刘志坚的班长纪志明抢人。
得知他被俘虏,宋任穷连夜报告,刘伯承说:救不出活的,死的也要
20日清晨,日军带着四个老百姓进了关押刘志坚的屋里,将刘志坚连人带被子一块儿抬上一辆牛车。押解队伍出发了,由30多个日本兵和30多个伪军护送,三辆牛车,前两辆载着背包等“战利品”,刘志坚和胡景云等三人在第三辆车上。刘志坚对身边的伪军说:“如果遇上我们部队来营救我们时,希望你们不要开枪或朝天开枪。”
果然,才走出几里路,埋伏的八路军就向敌人开了火。日军遭到袭击,闪避到公路两旁,被火力压制在道沟里;伪军往沟里一趴,一动也不动。陈再道回忆:“四连冲向伪军、冲向运送刘志坚同志的大车。四连的同志们不敢开枪射击,怕误伤了刘志坚同志。伪军因和我们有关系,也是向天空放枪,不和我们交手。”枪林弹雨中的刘志坚头脑冷静,急忙叫赶车的老百姓调转车头往南跑,防止敌人见势不对下毒手。牛车一下子跑出一里多,这时四连的战士冲了上来,认准刘志坚,大个子纪志明背着刘志坚就跑,跑了一里多,才将他放在担架里抬着往指挥部跑。营救成功,部队撤离。
五、疗伤
这是刘志坚第三次腿受伤。长征开始前,第五次反围剿最后一战中,右腿负伤,不能走路,本应留在苏区——陈毅就是因为腿负伤留下来的——彭德怀、袁国平等三军团领导不愿意留下刘志坚,安排人抬着他行军,半个月后伤口大体愈合才自己走路。大约半年后,长征途中刘志坚再次负伤,又是伤着腿:左膝骨被飞机炸伤。这次又是靠担架抬着前进,过夹金山时,只能自己咬紧牙关,拖着骡子尾巴一步步爬过了大雪山。
得知他被俘虏,宋任穷连夜报告,刘伯承说:救不出活的,死的也要
刘志坚养伤期间撰写工作报告
刘志坚受伤严重,送到军区后,马上做手术,取出了重机枪弹头,然后用菜刀削了两块木板作夹板。手术后刘志坚被送到老乡家养伤,有一天突然鬼子进村,同志们将他抬进炕底的洞里,铺好炕席,让一位老太太坐在上面纺棉纱掩护过去。几次遇险,军区觉得不安全,于是安排刘志坚到伪军大队长韩荫亭家里养伤。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刘志坚就在这个伪军家里住下来,连医生、警卫员和他的妻子也一同住在这里。
“得人心者得天下”,八路军能够在日寇眼皮底下活动,一方面是抗日大义的感召,一方面是政策的作用。八路军用“黑红点”给伪军“记账”,做了好事记红点、做了坏事记黑点,黑点多了就要受惩罚。认识刘志坚那个伪军守口如瓶,没泄露刘志坚的身份;他的朋友,也跟随保守秘密;还有拿鞋报信的,为营救争取了时间。
为了麻痹日军,刘志坚一行进村时,双方互相放枪,杀了一只鸡,把鸡血染在毛巾和衣服上扔到碉堡下面,还丢下几枝破枪,由伪军捡去报功;第二天,又散发传单,大骂韩荫亭汉奸,公布他的罪行。连冈村宁次在他回忆录中也不得不感叹:“共军的确长于谍报,而且足智多谋,故经常出现我小部队被全歼的惨状。”抢救刘志坚伏击战中,十几个日本兵伤亡,八路军仅牺牲一人。
得知他被俘虏,宋任穷连夜报告,刘伯承说:救不出活的,死的也要
左一陈再道,时任冀南军区司令员
直到刘志坚伤好要离开,才向韩荫亭说出了身份。宋任穷回忆:“在为刘志坚同志送行时,我和(陈)再道同志一起看望了韩荫亭,并向他表示感谢。”
六、解放
得知他被俘虏,宋任穷连夜报告,刘伯承说:救不出活的,死的也要
时任冀南军区副司令员王宏坤
当时的医疗条件不好,刘志坚枪伤加骨折,开刀后又重新接上。接上后,用绷带量两条腿的长度,再固定。医治时王宏坤在场,王宏坤提出,受伤那条腿要比正常的腿拉长一寸,不然现在一样长,等伤好后会收缩,伤腿就会短。问王宏坤这是什么道理,他也说不出来,只是他自己的经验之谈:他的腿和手曾经受伤,后来都短了一点。王宏坤这样说了,但医生不相信他这个“外行”的话,没有给刘志坚伤腿拉长;等刘志坚伤好之后,果然那条腿要短一点,于是有了被毛主席打趣的事儿。
劫后余生的刘志坚,后来与王宏坤搭档,担任过中原野战军第十纵队政委。十纵在桐柏建立根据地,刘志坚任书记。桐柏军区配合王近山的六纵打了“刀劈三关”的襄樊战役,活捉康泽。
得知他被俘虏,宋任穷连夜报告,刘伯承说:救不出活的,死的也要
渡江战役前,刘志坚又受命与陈赓搭档,担任二野第四兵团副政委——说来巧合,第四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的陈赓曾三次负伤,也都伤在腿部。“黄埔三杰”的传说:蒋先云的笔、贺衷寒的嘴、敌不过陈赓的腿;陈赓自己笑谈,枪弹偏偏跟自己的腿过不去。
刘志坚解放后任总政治部副主任,1955年获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得知他被俘虏,宋任穷连夜报告,刘伯承说:救不出活的,死的也要

(浏览 4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