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将军曾说:“他几十年如一日保持和发扬了老红军的本色,真是难能可贵”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实行军衔制,175位将领被授予中将军衔。1956年和1958年,又有两位高级将领先后被授予中将军衔。这177位将军为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作出了重大贡献,因此被人们称之为“开国中将”。而这其中最年轻的仅38岁,他们分别是:1917年2月26日出生于江西省吉安县桐坪镇社上村的刘西元,1917年4月16日出生于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长冈乡秀水村的谢有法,1917年8月24日出生于河南省新县泗店乡傅山村傅家洼的张明池。而今天我们缅怀的这位开国中将,就是谢有法将军。

张震将军曾说:“他几十年如一日保持和发扬了老红军的本色,真是难能可贵”

开国中将谢有法

谢有法,1917年4月16日出生于江西省兴国县长冈乡秀水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6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长征前夕与陈毅元帅成了“忘年交”

谢有法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但因家境贫寒,交不起学费,15岁就参加红军,走上了革命道路。因常年营养不良,谢有法参加红军时个子矮小,又因其有点文化,出口成章,口齿伶俐,所以在部队被大家戏称为“小秀才”。

1934年攻打福建沙县时,谢有法水土不服,腿又不幸被敌人的子弹打伤,在领导的关照下,被送进江西宁都县安福镇红军第一后方医院,和江西军区司令员兼西方面军总指挥陈毅同住一间病房。红军缺医少药,负伤的战士们都疼得嗷嗷叫,而16岁的谢有法却面不改色,还唱起了山歌,给大家解闷。陈老总看这个红小鬼很有意思,两人就熟悉起来,还经常给他讲革命故事。俩人很快就成了“忘年交”。

长征前夕,谢有法的家乡派人来医院接他回去,被他婉言谢绝。他听说部队开拔的消息,便不顾医生劝阻,执意带病参加长征。离开医院时,他含泪向留在中央苏区坚持游击战争的陈毅司令员告别。

张震将军曾说:“他几十年如一日保持和发扬了老红军的本色,真是难能可贵”

【1939年10月,八路军第一纵队与山东纵队指挥机关合并办公后的合影。前排黎玉(左一)、徐向前(左二)、朱瑞(左三)、陈明(左四),第二排(左一)王建安、罗舜初(左二)、白备五(左五),第三排谢有法(左三)。】

1945年新四军组成津浦前线指挥部,司令是陈毅,谢有法是政治部主任。十多年后,两人又重逢于山东。后来,谢有法又先后担任华东野战军东线兵团政治部主任、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政治部主任,始终都是陈老总的部下。

毛主席贺电:“仗越打越好,政治工作功不可没”

抗日战争初期,山东各种民众抗日武装林立,形势相当复杂。1939年5月,党中央、毛主席决定,组建八路军第一纵队,以徐向前为司令、朱瑞为政委,统一指挥分布在山东、苏北和冀鲁边区的八路军一一五师和山东纵队各抗日部队。谢有法任纵队政治部组织部长,分管党组织的建设和干部工作,责任重大。他认真执行徐向前司令员提出的:“主力部队正规化、地方部队基干化、游击部队组织化、全部武装党军化”的指示,积极参与整顿山东纵队的工作。谢有法凭借着高超的政治动员能力,在较短时间内使山东抗日武装力量扩大了一倍,战斗力大大增强,很快打开了局面,发展和巩固了抗日政权。

为挫败敌人抢占津浦线进而控制整个山东的阴谋,保卫和扩大解放区,1945年10月12日,中央军委电令要求新四军以北移山东的主力和原山东军区部分主力,迅速组成津浦前线指挥部,谢有法任政治部主任。谢有法迅速组成精干的政治机关,及时了解情况,抓住整个战局的有利时机,发布《政治动员令》,分析时局,揭露敌人阴谋,并在野战政治部建立记者团,配合津浦前线作战对外报道。生动有力的新闻报导,为揭露敌人罪行,鼓舞军民士气,传播胜利消息,取得津浦路战役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1951年,在抗美援朝的第四次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先后激战美、英、土耳其等5个师、旅,取得歼敌一万五千人的重大胜利。毛主席专致贺电称赞九兵团在艰苦的条件下坚持作战,而且越战越勇,仗越打越好,政治工作功不可没。因谢有法的突出贡献,金日成亲自授予他朝鲜一级国旗勋章。  

这个将军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古板”

谢有法始终保持红军本色,凡事讲原则,守规矩,对自己和家人要求严格,甚至到了苛刻程度,让家人觉得不可理喻。

有一次,他到基层了解牧民的生活情况,单位安排他去牧民家吃饭,他刚走进牧民家里,看见餐桌上摆满了好酒好菜。谢有法颇为生气,不听解释转身离开。一顿饭看似小事,但在谢有法看来,吃喝是奢靡享乐的开端,管不住嘴将来必定收不住手。自己身为领导干部怎么能带头大吃大喝?上梁歪了,下梁岂能正?怎能因为碍于情面就丢了原则、坏了规矩?

谢有法在沈阳任职时,组织上给他配了公车,他从来不私用。当时,他夫人贺伟也在辽宁省建委工作,谢有法上下班都要路过省建委,无论是寒风腊月还是盛夏酷暑,他从来不让夫人搭顺风车。有时孩子从外地回京,行李太多太重,打电话让他派车接站。谢有法听了很不高兴地说:“公车是组织上配给我办公事用的,你没资格享受。”无奈之下,孩子只能拖着行李坐公交车回家。

张震将军曾说:“他几十年如一日保持和发扬了老红军的本色,真是难能可贵”

谢有法将军与家人

对于谢有法来说,“规矩”大过天,凡事都得合乎“规矩”,即便是亲人也不例外。

张震将军曾说:“他几十年如一日保持和发扬了老红军的本色,真是难能可贵”

1958 年夏,哈军工部分院系领导的合影。左起:黄景文、李开湘、刘居英、唐铎、谢有法、赵本源。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谢有法先后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政治部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基本建设部主任,沈阳军区副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政治委员、顾问。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谢有法离休后仍关心国家大事,支援家乡建设。在生病期间还坚持撰写了解放军部队政治工作的论著,著有《奋战在沂蒙的第一纵队》。

1995年1月19日,谢有法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8岁。

张震将军出席他的追悼会时感慨地说:“谢有法同志几十年如一日保持和发扬了老红军的本色,真是难能可贵!”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祖国杂志):张震将军曾说:“他几十年如一日保持和发扬了老红军的本色,真是难能可贵”

(浏览 1,42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