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别山时期的情报战

挺进大别山时期的情报战

1948年, 中原局和中原军区领导人在一起。右起:邓小平、 李达、 李雪峰、 张际春、 刘伯承、陈毅

1947年8月27日,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进入山区就甩掉了追兵,部队不再时刻处于危险之中。可是,甩掉了追兵,也远离了情报。过去,部队行动有多种情报保障,中央不断发来电报密件,潜伏在外的两个谍报站也可以发来密电,可现在指挥部频繁转移,电台干部要自己架天线,摇马达,收报量有限。过去地方党组织经常送来人力情报,可这里是新区,局面尚未打开。

11月,国民党政府成立“国防部九江指挥部”,调动30多个旅“围剿”大别山。刘邓大军的情报对象过去主要是顾祝同部,现在又增添白崇禧、程潜、胡宗南等部。面对新的困难,刘伯承及时指出:要从依靠上级提供情报,改为加强部队侦察。这支部队,恰恰擅长针对新情况进行新部署。

第一次情报工作部署,是在抗战刚胜利的时候。1945年8月20日,中央决定成立晋冀鲁豫军区,刘伯承为司令员、邓小平为政委。当年冬天,军区情报处在河南武安县(今属河北)组成。晋冀鲁豫中央局社会部副部长雷任民,军区情报处副处长柴成文、副科长黄政基还参加了军调部工作,学习了外事工作经验。全面内战爆发后,雷任民带人到军区情报处,柴成文带人到野战军司令部情报处。

晋冀鲁豫军区召开军事情报工作会议,到会的有太行军区情报处长江涛、太岳军区情报科长刘桂衡、冀鲁豫军区情报处副处长黄友若等。会议明确:情报工作的对象从日伪转向蒋帮。工作地域:东起连云港,西至西安,北起安阳,南及南京、武汉。工作任务:既为解放区看守南大门,又为向南发展创造条件。

经过抗战时期的长期建设,军事情报工作的手段也齐全了。军区情报处有个报话侦听科,缴获的美制V101报话机可以实施空中侦察。外勤派遣工作,铺开到陇海铁路和平汉铁路沿线。选调一批在国统区有社会关系和社会活动能力的干部,潜入徐州、安阳、开封、洛阳、郑州等重点城市。为了联系潜伏人员,还建立了几个秘密交通联络站。

情报工作的各个部门也做到了协调配合。晋冀鲁豫中央局的社会部、城工部、敌军工作部,军队政治部的联络部,司令部的情报处,各个来源的情报,都集中到军区情报处汇总。刘、邓首长每战必听敌情汇报。

情报工作有了提前部署,有效地完成作战的情报保障任务。1946年6月,国民党军围攻中原解放区时,刘邓大军主动出击,策应中原突围,配合华东野战军作战。

第二次情报工作部署是在南下作战之前。面对南渡黄河、挺进大别山的战略任务,必须做好充分的情报准备工作。

调查研究是基本功。晋冀鲁豫中央局把中原突围的干部集中在邯郸党校,大家开座谈会,写调查报告。中原地区各县的保安团队有多少人枪、主官姓名个性,中原地区兵要地志、社情民意,统统搞成文字图表,印成一个小册子下发部队。部队走到新区,翻翻小本子就知道当地情况。部队走到哪里,军区情报处二科就在哪里搞调查,补充情况。

河南长葛县(今长葛市)地下党员辛金生潜入许昌邮电局,当了一名登记挂号信的“临时工”。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岗位,居然能够掌握国民党军在全国的部署!原来,邮电局为了及时投递军队邮件,在内部搞了张驻军调查表,登记国民党军在全国的驻地。战时军队调动频繁,这个调查表也及时跟进,随调动随登记,这样就变成了准确而及时的军事情报。

兵马未动,谍报先行。沈少星调任野司情报处谍报科长,副科长李文彬负责豫东情报站,管理南向所有潜伏人员。这样就做到司令部转移期间,仍能够通过电台收到敌区内线情报。情报部门还和城工部协调,共享联络渠道和情报。

当务之急是加强部队侦察工作。南下作战是孤军深入,长距离奔袭,全军上下很难保持情报联系。刘伯承提前作出针对性部署,向各纵队的侦察科长明确:战役情报侦察由野司负责,战术情报侦察由各部队自己组织,各级司令部都要积极组织侦察,不要依赖上级提供情报。野司还扩大部队侦察兵编制,纵队编侦察营,旅编侦察连。

情报侦察紧密配合部队行动,往往收到奇效。为了阻滞敌军调动,部队对陇海铁路开展破路战。可是,头天晚上被破坏的铁路,敌人第二天就修复了。这时,豫东情报站传来指示:破路方法错误!原来,部队破路时,缺少炸药不能炸断铁轨,于是就组织人力把铁轨掀翻。可是,第二天人家再把铁轨翻回来就行了。

陇海铁路局设在开封城里。这些日子,局长吴士恩家里住进个“孙少爷”。燕京大学毕业的吴杰在《中国时报》当记者,小伙子年轻英俊,外语流利,在开封官场吃得开。从开封转乘火车的高官挺多,吴局长不愿应酬,就由“孙少爷”出马。从南京回武汉的钱专员,向吴杰宣讲国民党中央刚刚制订的“剿共”计划:以郑州为中心,右翼打延安,左翼打山东,然后挥戈南下,像排刷一样扫光。“孙少爷”乘坐火车有优惠,沿路的碉堡工事都让看,吴杰一一画成草图。吴局长家里有落地大电话,可以听到陇海线各站的调度通话,吴杰坐在家里就能听到国民党军调动的消息。

原来,吴杰在燕京大学读书时就参加了地下党领导的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1946年底和同学到晋冀鲁豫解放区参加革命,被军区情报处选调。经过短期培训,吴杰被吸收为正式党员免候补期,潜入开封做内线情报员。

一日,铁路工程师告诉“孙少爷”,共产党破路的办法太笨,其实有个简单办法。吴杰赶忙追问,那人立即炫耀自己内行:铁轨与铁轨之间,有块连接钢板,国内生产不了都是进口。破路只需拆掉这些连接钢板,铁路就无法恢复。

陇海铁路大段瘫痪,修路等不及进口连接板,就得拆平汉路的来补陇海路的。拆东路补西路,两条路都瘫痪了。

有了充足的情报保障,鲁西南战役很快取得重大胜利。

下一步要千里跃进大别山,那急行军中如何获取情报呢?

各纵队都加强侦察。部队行动总是派侦察兵走在前面当尖兵,抓到俘虏总是派人审讯,这样就能及时掌握当面敌军的情报。

野司的战役侦察是合格的。野司电台直通军委二局、陈谢兵团和豫东情报站,互通重要情报。司令部里的报话机24小时值班,不间断监听敌军通话。鲁西南战役后,军委同意刘邓大军休整10天再出发。城工部系统报来蒋介石要扒黄河,报话侦听也发现敌军集结,刘、邓首长根据情报果断决定提前渡河。

开封市区的中心商圈,有家黄河书店开张了。其对面的书局大卖国民党的《中央日报》,这家新书店却只卖科学和艺术图书,似乎不涉政治。不过,一看那精心印刷的股东名单,就知道这家书店来头很大。开封官场三大派,胡宗南派的大官杨虞市长题写牌匾,省政府刘茂恩派有保安司令部和民政厅官员入股,中统派有省党部秘书长张圣泽领衔,文教界名人张勉之等也是股东。

黄河书店每到节假日都有股东聚会闲聊,其他官场人物也来玩乐。这家书店的经理徐寄光是个识趣的人,不但好烟好茶招待,还给来宾送上红包。在闲聊之中,军事情报源源而来。新5军的参谋来了就吹自己“王牌”军的动向,省保安司令部的会计有全省地方部队的编制表,省参议员把省级会议的机密文件都交给徐寄光看。他在闲谈中就能刺探情报,又把其中一些人发展为情报员。

洛阳师管区曹司令的秘书魏致仁是个失去组织联系的老共产党员,经常送来国民党军的驻防情报。一日,魏致仁又送来一条高层动向的消息。美国特使魏德迈建议蒋介石:“放弃东北,守住华北,控制中原,巩固江南。”这条情报关乎整个中国战场,具有重要战略价值,魏致仁因此得到上级的表扬。

(来源《党史博览》)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党史博览):挺进大别山时期的情报战

(浏览 40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