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将军在安泽的故事

给老乡也送上一碗肉

1942年春,陈赓从司令部来到一分区所在地贾寨村检查工作。当时一分区司务长喂了一头小猪,经过几个月的精心饲养,已长到30多斤重了。在一分区驻地旁边有一盘石碾,村民常来这里碾打粮食。陈赓来这里检查工作的当天傍晚,太阳已经落山了。村民党林盛背着半袋玉米到石碾上打玉米面粉。他正在推碾的时候,一分区饲养的小猪跑到碾场偷偷地吃了他口袋里剩下的粮食。战争年代,粮食十分紧张,群众十分珍惜粮食。党林盛发现小猪娃吃了玉米十分心痛,一着急,拿起石头朝小猪砸去,把猪打死了。

这时,一分区司务长看到猪死了,便要党林盛赔偿。党林盛心里有火,二人便吵了起来,越吵声音越大,惊动了窑洞里的陈赓。陈赓和一分区领导走过来,弄清事情的经过后,陈赓马上向党林盛赔了不是,并对司务长进行了严肃的批评。事后,炊事员把小猪宰了加工做成熟肉送到陈赓的饭桌上。面对香喷喷的饭菜,陈赓风趣地说:“今天,我们改善生活哩。”接着他似乎想起了一件重大的事情,猛地站起来,对警卫员说:“快,给老乡也送上一碗肉。”陈赓司令员亲民、爱民的作风,党林盛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的一生。

陈赓将军在安泽的故事

陈赓将军在安泽(今古县贾寨)的旧居(右侧房屋)

陈赓破冰冷浴的故事

在我军将领中,陈赓是颇具传奇色彩的一位。他在战场上雷厉风行料事如神,给予了敌人沉重打击。在生活中,他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性格温柔,幽默风趣,脾气十分好,乡亲们对他非常尊重。但说起他,就不得不提起他的一个小爱好,说了大家可能听说过,那就是洗冷水澡,在太岳军区司令部驻地桑曲村一直流传着陈赓司令员破冰冷浴的故事。

陈赓将军在安泽的故事

太岳军区司令部桑曲旧址

抗日战争时期的桑曲村是 “远看不见村,近看没有村” ,背靠大山,民风淳朴,村内环境优美,村外小河清澈流淌,土地肥沃,山上有多种中药材,优越的地理条件非常适合藏兵和驻军。时任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早在1941年就和国民党98军军长武士敏在此达成了两军联防协议,史称“桑曲会谈”,把此地作为后期部队转移的落脚地。194210月,太岳区党委、军区司令部转移至此,驻扎长达两年,度过了抗日战争最艰难的岁月。

在革命战争年代,战士们洗澡都是在河里,因此,村南东头的河边不论春夏秋冬,不时地总能看到大家洗衣、洗浴的身影。

跟随过陈赓司令员的人都知道,陈赓司令员非常爱干净,战争间隙,不论穿着好坏,总是仪表干净整洁,曾任桑曲村民兵连长的王天福非常骄傲地回忆说:“曾经和司令员汇报过一次工作,看到的是一个精神抖擞,充满活力的人”。

洗冷水浴则是陈赓司令员多年来保持的一个习惯,他常跟身边人说:“洗冷水澡可以强身健体,提高免疫力,可以让人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在战斗频繁的年月里要坚持冷浴实非易事,因为时间太宝贵了。一开始由警卫员在河中破冰取水,挑水供司令员冷浴。可是这样做一是洗过身的冷水不便处理,院子里结冰,容易滑倒,司令员说:“这样洗,太浪费时间,关键是这个‘冷还不够味、不过瘾。”于是司令员想出了改进办法:为了节省时间,他每天早起半个小时,

让警卫员跟随到河中,用铁矛在深水处凿一冰洞,然后脱掉上衣,光着身体,屈身对准冰洞,让警卫员将一盆又一盆带有冰凌碴的冷水浇到身上,顺头流下。他还不停地用双手将流水揩到前面,洗搓前胸,直至全身洗遍,洗个痛快,然后用毛巾擦去水珠,用双手狠搓前胸与后背,待肌肉温热发红,才穿上衣服,精神抖擞地回到司令部,心情舒畅地开始一天的工作。

陈赓司令员洗冷水澡的故事在桑曲一直流传至今,陈赓司令员洗过澡的地方也成了村民多年来钟爱的天然浴池,每到夏天,总能看到村民戏水的身影。

傅涯在桑曲

走进桑曲、陈家沟一带,上年纪的老人甚至不识字的老人都熟知傅涯这个名字,而且能清晰地说出她在桑曲发展党员、秘密宣讲党课、组织妇女缝制军鞋支援前线的事迹。她就是时任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的妻子。

19432月,傅涯和陈赓经过3年的相处后,二人结为革命伴侣。婚后第3天,傅涯便随丈夫陈赓来到了太岳军区司令部(今安泽县良马镇桑曲村)。婚后陈赓仅在司令部大院住了数日,就搬到了附近桑曲村的农家,继续自己的工作。傅涯也搬出了司令部。他们为了各自的工作,不能住在一起,聚少离多。

陈赓将军在安泽的故事

陈赓将军和妻子傅涯在桑曲村住过的窑洞

傅涯同志思想进步,忠心为党,工作上进,在杜村乡桑曲村积极宣传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吸收发展党员,扩大党员队伍,先后发展了路海生、赵守林、常虎英、郭秀英、鲍桂莲、文进荣、黄改花(和文进荣是夫妻)、郭新元等16名共产党员。她组织发动全村妇女缝制军鞋、织布,影响力、感染力很强,当时参与的群众很多,场面很振奋,群众的积极性很高。傅涯讲党课的地点就在桑曲西坡的几孔窑洞里,做军鞋、军衣的地点在司令部门前和楼上。至今,桑曲村建国前老党员路生花还能清晰地记忆起傅涯讲党课和织布的事情。她说当时全村到处都是八路军,自己只有13岁,年龄较小,没能入党。村里还有特务连,在北山的几孔窑洞内有无线电台,下面窑洞内住着陈赓司令员和他的夫人傅涯同志。

傅涯的女红特别好,在桑曲很多家孩子都穿过傅涯做的衣服。陈赓司令员一看见谁家生了孩子,就说:“去找傅涯去,让她给做衣服”,傅涯也是欣然接受。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让群众很受感动,傅涯在司令部驻地桑曲村的威望很高,村里妇女都很爱戴这个“官夫人”,也愿意和傅涯交流,傅涯更是毫无保留地教会了当地妇女如何织毛衣、做衣服,她热心助人的事迹在当地传为佳话。

傅涯为人谦和、平易近人。桑曲村老党员郭秀英回忆说,她在傅涯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且和她一起吃住。傅涯待人和蔼可亲,热情周到,对她衣食起居很是照顾,至今提起来都带着满满的怀念和感激。桑曲村赵全保夫妻二人,王拴增、郭新生等老同志,十分清楚地记得父辈们在傅涯的介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经历。赵全保老人兴致勃勃讲起他孩童时偷吃司令部东面菜地的西红柿,正好被傅涯撞见。傅涯不但没有训斥他,反而给了他一个又大又甜的西红柿,至今感觉都是很感动和亲切。

傅涯在桑曲村开展妇女活动、发展党员、组织妇女织布做军鞋等活动开展得轰轰烈烈,为桑曲妇女树立了榜样,给桑曲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太岳分会供稿 2023年2月)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八路军研究会):陈赓将军在安泽的故事

(浏览 37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