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将那些事儿(171–180)

     这些将军的小故事来源广泛。有子女后代直接说出的,所以真实性可信。也有好多将军自己写的回忆文章等,有根有据,可查可考。

     不但有我们自己的将军、也有国民党的将军、还有少部分外军的将军。

     怎么定义名将呢?我基本上就是有人听说过其名字的、知道其事迹的,我就写出来了。咱们的开国将军我全部认为是名将,所以有他们的小故事,我就写出来。

     有前辈的将军,也有我们同辈的将军。按照接地气的写法写出来了,不关注八卦。不刻意宣教张扬,尽量亲切随和。

       我传故事,您听故事。皆大欢喜。

 

名将那些事儿(171)–聂风智化妆拾粪农民

 (2019-01-22 16:31:18)

       194611月纵队司令员聂风智,化装成拾粪的农民,到了敌人岗哨前拾粪侦察。农民出身的纵队司令,拾粪动作真实可信,没有破绽。

名将那些事儿(172)–贺龙说是我们八路军打死的

(2019-01-23 16:00:31)

   晋察冀第1军分区第1、2、3团设伏黄土岭,120师特务团奉命参战,堵击日军退路。   

       11月5日,日军第2混成旅团中将旅团长阿部规秀率1000余人,“扫荡共产党第百二十师”(日本报道)。

       战后,在是谁击毙阿部规秀的争论中,贺龙师长说:“是我们八路军打死的!  名将那些事儿(171--180)

      八路军120师摄影科长蔡国铭“黄土岭战斗中120师炮兵阵地  

 

名将那些事儿(173)–敢怒陈毅的吴咏湘

       屈原殉国的汨罗因此而出名,这里出了一位开国将军吴咏湘。

      1938年一天时任新四军营长的吴咏湘,在根据地发现有很多百姓神情慌张,吴咏湘询问后知道有土匪作乱。

      吴咏湘率领部队包围拿下了这些土匪。原来这些人本都是山上的土匪,刚刚接受了新四军的改编,没想到竟然死性不改为祸百姓,吴咏湘下令把这些人的枪缴械了。没想到这些人的头子,恶人先告状,找到陈毅说被吴咏湘没收了武器。

         陈老总不知道实情,以为只是友军误会,于是写了证明让他们拿去找吴咏湘要枪。

      结果吴咏湘一看陈老总签字的证明,怒上心头给陈老总写了报告怒骂陈老总:“你陈司令就是个官僚主义!不调查,瞎指挥!”后来,吴咏湘把那帮土匪改编成新四军后的劣迹,写了足足几页纸,送给了陈老总。写完后,还觉得不解气,又自己亲笔写了辞呈:这个地方不能干了,我们要回老部队去!

       陈老总这才知道自己错怪好人了,便给吴咏湘封回信,在信中诚恳的自我批评,结果这封回信,竟然比吴咏湘的辞呈报告还多好几页。

       吴咏湘看完之后十分感动,而且自此之后新四军军纪也正如陈老总所承诺的那样更加严明,经过此事陈老总对吴咏湘也是另眼相看,从此两人成为了挚友。

名将那些事儿(174)–有情有义的刘金轩中将

(2019-02-24 12:53:49)

 战场上有很多的神奇的事情发生。
     一次激战中,一颗子弹击中刘金轩后,穿出身体,又射中了警卫员,打断了警卫员的胳膊。

      解放后,刘金轩授衔中将,担任铁道兵副司令员。曾经托人找到了这位警卫员,想让他重新归队。这位警卫员和其他好多好多立有战功的战士一样,他执意地留在了家乡。

    功后复为民!

名将那些事儿(175)–朱良才没有签字

 (2019-02-27 21:35:43)

     1950年初原华北军区发生了师职干部沙飞伤病闹心,开枪杀害了为他治病的日籍留用军医事件。

      此事件惊动了最高领导层,定性为恶性事件,确定杀人偿命,决定处以极刑。

      在沙飞被羁押期间,时任华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的朱良才,对自己的爱将沙飞,十分痛惜和关照。不但有意无意拖延开会研究处理意见的会议,还告诉军法处人员,沙飞是广东人,多给他做些鱼吃。不仅如此,在最后处理文件上,朱良才将军没有签字。

     1985年沙飞的女儿为其父亲事件平反时,在北京军区(华北军区)原资料上看到这份文件,众多的直接首长铅印名字上,唯有朱良才将军没有签字。

      事后沙飞的女儿通过了解得知朱良才对自己政治部里的精英沙飞十分爱惜,多次表示,不管沙飞在发生事件时精神上有没有问题,沙飞都不至于非死不可啊。

      朱良才将军没有向任何人提起他没有签字的事情,以致沙飞平反后,很多不知真情的老将军还在指责沙飞之死是朱良才没有处理好。为此朱良才一直到去世都在为别的当事人担当着骂名。 

       这些都是沙飞的孩子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信息,讲出来的。

      沙飞的孩子们一直记得50年代经常到朱良才将军家里吃饭度周末。

 

名将那些事儿(176)–皮定均犯“经验主义”

 (2019-03-03 17:48:09)

   皮定均司令员是战将,最忌纸上谈兵的秀才夸夸奇谈,于是开始发难,“写军事计划应自己动手,掌握第一手材料,不要找秘书代笔”。       19708月兰州军区炮兵窦金波司令员写了“军区炮兵工作计划”交皮定均审阅。

   原因是因为窦金波司令员是用毛笔写的“计划”,一手漂亮的小楷字体引起了皮的误会。窦金波司令员直率回怼:“自投笔从戎,我无论写什么从未让秘书代过笔”。

   当场验证字体后,皮才露笑容。

名将那些事儿(177)–邱清泉审问华东野战军负伤的排长

 (2019-03-07 22:48:20)

      国民党兵团指挥官邱清泉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看到他的第五军部队又被打了出来。他搞不懂怎么回事。     

      淮海战役中为解救碾庄圩的黄佰韬兵团的国民党军第五军苦战多日,好不容易攻进了华东野战军坚守的一个村庄。

      这时一位负伤的华东野战军的排长,被担架抬到了邱清泉面前。

      邱清泉亲自审问了这个负伤的排长,这个排长已经站立不起来了,浑身是血,躺在担架上,告诉邱清泉:要不是你们逼着老百姓走在最前头,让老百姓杠着梯子攻打我们这个村的围墙,你们根本就打不进来。你们打进一个团,我们撤出的同时在村埋伏了一个营。我们里外夹攻又把你打跑了,还吃掉了你们一个营。你们不是想解救黄佰韬吗?我告诉你,你别抱那个幻想,我们已经把黄佰韬判了死刑了!……

      这段审问记录是在国民党有关史料当中查到的。后人确始终没有查到这个排长的姓名。

      邱清泉无论如何不能够理解这位华东野战军小小的排长的冲天豪气从何而来。

 

名将那些事儿(178)–开国将军王直回家乡汽车遇堵

名将那些事儿(171--180) (2019-03-18 11:26:47)

     《英雄儿女》里的王主任的原型–王直将军,一次回乡遇堵车,司机秘书有些烦躁不平。王老将军却说:我们革命的目的就是要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我看到这个情况很高兴,他们把我的车堵了我很高兴。     90多岁高龄的福州军区原副政委王直将军,外出遇到车辆堵路,且不乏奔驰宝马等豪华车。

 

     这是王直将军在他闽西上杭才溪家乡时遇到的事情。才溪经济发展的很快,创造过好多经济奇迹,闯出许多农民企业家,为家乡新农村建设做出了贡献  

名将那些事儿(171--180)

王直是电影《英雄儿女》中王主任的原型。王直年仅15岁参加红军,王直长期坚持在苏浙皖边区进行革命斗争,一生战功卓著。

20世纪90年代后期,记者采访过王直将军。就王主任的原型这一说法,老将军曾经对记者说:从经历上看,我们两人确实是相似的。尽管如此,老将军仍然谦虚地认为自己并不是王主任的唯一原型。王将军认为,王主任这一形象的原型应当是志愿军高级政工干部的整体形象,他是不是王主任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应当通过《英雄儿女》这样的优秀作品,记住那段历史,记住革命先辈为了祖国和人民所付出的一切。

     电影《英雄儿女》反映的虽然是英勇的志愿军形象,但创作者主要是以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的战斗生活为背景创作的。此时,王直正是第九兵团二十六军八十九师的政委。195010月,王直率部从上海开拔,先到山东,当年119日上午到了鸭绿江畔,当天晚上就跨过了鸭绿江。老将军曾经回忆,当时没火车,他们只好从冰冷的江水中蹚过去。
  19501124日,美军发起了所谓的圣诞节总攻势,扬言在圣诞节解决战斗。八十九师的任务是围歼社仓里的敌人,这是该师出国后的第一次战斗,胜负直接影响到我军军威。作为政委,王直亲临主攻团进行战前动员。19501127日晚,战斗打响了。八十九师将士充分发挥打近战和夜战的传统优势,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击,经过激战顺利冲进敌人指挥所,俘虏美军7人。1950122日,美军开始全线南逃,王直亲自率领265团追击。到195012310时,我军将美军第三师第七团第二营大部歼灭,俘虏美军80多人,击毙、击伤200多人,击落敌机一架。

  由于表现卓著,王直被任命为第二十六军政治部主任。王直在朝鲜战场的这一段经历,与《英雄儿女》中王主任的经历如出一辙。  

      王直(1916年7月——2014年4月7日),开国少将,福建省上杭县才溪乡人,历任福州军区副政治委员,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14年4月7日7时31分,因病医治无效在福州总医院逝世,享年98岁。

 

名将那些事儿(179)–李德生将军的儿子参战

(2019-03-19 23:25:37)

     南部边界自卫反击战时,时为沈阳军区司令员李德生将军的儿子李和平也和众多干部子弟一样参加了对敌作战。       

    李和平当年任副团长。在另外一个不参战的师任职,为了参战,坚决要求调到同一野战军参战的XX师。(李和平的妹妹昨天告诉我的)

     在战斗中,他亲率一个连夺取了敌阵地,结果被反击的越军包围。为了杀伤敌人,他向炮群高喊:“向我开炮!”几个炮群齐射,敌军伤亡惨重,他和部队守住了阵地。

 

名将那些事儿(180)–杜义德将军的小儿子参加南疆保卫战

(2019-03-20 16:55:16)

     前几天写了时任沈阳军区司令员李德生将军的儿子李和平副团长,为上前线力争调到同一野战军另一个参战师。这是和平大哥的妹妹远征说给我的。

      这里我再写写另外一位大军区司令员的儿子上前线的事儿。时任兰州军区司令员的杜义德将军的最小儿子杜伟,在前往前线的军列停靠车站站台上偶遇在这里视察指挥部队的杜义德将军。父子俩都很惊讶,没有更多的话。一切都在不言中。这是杜伟的姐姐杜红说给我的。

      后辈当操前辈节。

     190cm身高的杜伟,在南方潮湿高温的猫耳洞里,坚守阵地打击敌人。猫耳洞里能够保护身体,但也容易伤了男人。

      父志子能继,辞母上前线,父子两代兵,  报国有同心。

长按以下二维码并识别,进入《北京瞧办主任》公众号,可以放心审阅精彩内容

名将那些事儿(171--180)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北京瞧办主任):名将那些事儿(171–180)

(浏览 4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