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纳粹分子亚速营即将”团灭”,俄罗斯如何打赢”叙事权”战争?

 

俄乌冲突的最新进展是俄罗斯军队向乌克兰的一个名叫马里乌波尔的城市发起了总攻。请注意是总攻,也就是要彻底解决掉这个城市,也就是要占领这个城市。

 

马里乌波尔这座城市,位于这一次俄乌冲突的两个焦点地区的中间。它的东南边是克里米亚。这一次俄乌冲突,俄罗斯要实现的目标之一,就是让乌克兰承认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马里乌波尔的东北边是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这一次俄乌冲突俄罗斯另外要实现的一个目标就是要让乌克兰承认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独立。

 

新纳粹分子亚速营即将”团灭”,俄罗斯如何打赢”叙事权”战争?

这么一说,就能很清晰地感到,俄罗斯控制马里乌波尔这个城市,对于实现它的目的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控制了这个城市就可以左右逢源,在军事和经济两个方面,对克里米亚地区和乌克兰东部地区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形成支援,同时也对东西两个地区的乌克兰势力形成威慑和压力。

 

顺便说一下,马里乌波尔这个城市在经济上也非常重要,它濒临亚速海,乌克兰过去15%GDP都由这个城市的港口贡献的。

 

这是俄罗斯军队对这座城市发起总攻的重要原因之一。

 

重要原因之二是,这个城市是乌克兰纳粹分子最重要据点,而俄罗斯这一次发起的军事行动要实现的其中之一的目标就是在乌克兰去纳粹化。

 

目前,“乌克兰是全球唯一一个把新纳粹分子纳入正规军队的国家”。

 

朋友们听到我这句话,是不是觉得有点雷人呢?臭名昭著的纳粹分子竟然被乌克兰纳入了正规军,我这样说是不是有点危言耸听啊?

 

可是我要告诉朋友们的是,这话不是我说的,是美国的名叫《国家》的杂志说的。

 

乌克兰境内的纳粹组织有很多个,其中最臭名昭著的就是我们都很熟悉的亚营。我在我的“静思有我”微信公众号227日的节目里面展示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亚速营的士兵合影,背后有三面旗帜,一个是亚速营的营旗,一个是北约旗,还有一个就是纳粹德国的旗帜。

一个组织的旗帜是最能代表这个组织的意识形态的。看到他们合影的背后的纳粹旗帜,就知道他们是一个什么组织了。而且他们公开宣称毫无顾忌,可谓是地地道道。

 

 我在我的“静思有我”微信公众号37日的节目里面介绍了这个纳粹组织的所作所为。我在那期节目里面这么说:

 

这个亚速营,这些年来在顿巴斯地区、敖德萨地区犯下了令人发指的罪行,有几千名“俄语居民”被他们杀死,还有强奸、轮奸、抢劫……

 

一些孕妇被斩首,连七八岁的儿童,甚至婴儿都被砍死。有些屠杀画面因为过于血腥,网上不得传播。

 

有一张不算是太血腥,可以在网上传播的照片,显示他们将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说俄语的居民赶入大楼,然后再放火烧死。而围观的民众不能到大楼里面去救人,谁要去救人,可能还没等把人救出来,自己就已经被“亚速营”斩首。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曾在2014年末、2015年初两份报告中说,“亚速营”与“顿巴斯”营有组织地对平民实施了强奸与其他性暴力行为,并对东乌克兰平民进行了电击、水刑,迫使被拷打人员承认自己是俄罗斯间谍。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在2016年3月的一份报告又说,“亚速营”为代表的乌克兰武装力量在东乌克兰地区犯下的战争罪行包括大规模掠夺、非法拘禁、拷打平民。

 

就是这样一个组织,它目前的正式建制是“乌克兰国民警卫队亚速特种作战独立支队”,也就是说它隶属于乌克兰国民警卫队,乌克兰国民警卫队隶属于乌克兰内政部。

 

这个亚速营于20145月,就在目前俄罗斯军队发起总攻的马里乌波尔市成立,成立之后4个月的2014917日就变成了一个团。不过我们在通俗表述它的时候,还把它称之为亚速营。随后不久,他就被正式纳入了乌克兰内政部所管的国民警卫队。

 

这个亚速营的主要作战任务是侦察、反侦察、排爆、拦截和特种作战,简单的说他就是一支特种部队,所以战斗力肯定是很强的。但一般来说,特种部队是不驻守具体某一个区域,不负责守卫某一个具体的区域。但这个亚速营不一样,这个亚速营目前就驻扎在马里乌波尔市,和乌克兰的其他军队一起在马里乌波尔顽抗。

 

这个亚速营,目前包括:指挥部、第一突击营、第二突击营、第五坦克营、野战炮兵连、侦察连、安保连、工程连、维修连、运输连、信号排、核生化防御排、第四训练营等等。总体有多少人不是很清楚,但是从这个编制和架构来看,应该是一个旅级战斗单位。或者我们可以说,它的规模接近一个师。

 

消灭这样一个规模巨大的纳粹主义军事组织,是俄罗斯这一次军事行动的重要目的,也是这次对马里乌波尔市发起总攻的重要目的。

 

我要跟朋友们特别说明的是,乌克兰政府支持纳粹主义,以及亚速营等组织属于纳粹主义性质,是美国和西方世界的一个共同认识,不是我这样一个中国网民的个人认知。

 

比如,刚才已经提到了美国的《国家》杂志,说“乌克兰是全球唯一一个把新纳粹分子纳入正规军队的国家”。

 

再比如,2019年美媒发布调查报道,说“亚速营”外籍成员中有美国新纳粹恐怖组织“核武之师”的成员。“德国之声”在俄乌冲突爆发以后报道说,多年来,“亚速营”一直保持同境外极右势力的联络;德国政府也承认,“亚速营”同德国一些极右翼组织也有关联。

 

20219月,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欧洲、俄罗斯和欧亚研究所,发表了题为“极右翼团体在乌克兰西方军事训练中心安家”的研究报告。这个报告详细介绍了一个名为“军事秩序百人队”的团体,这个团体思想极其右倾,宣传将建立与“莫斯科和布鲁塞尔不同”的政治体制,崇拜二战期间纳粹德国的军事人物。重复一遍,崇拜二战期间纳粹德国的军事人物。

 

而这个崇拜二战期间纳粹德国的军事人物的、极右翼的“军事秩序百人队”的团队,跟乌克兰的亚速营联系密切。

 

这里顺便说一下,所谓“极右翼”,简单理解就是“极端右翼”的意思。它的含义比较广泛,但它和纳粹主义非常接近,通常人们说某个组织是极右翼,那很可能就离纳粹主义就不远了。当然他们二者不能划等号。

 

这些信息都说明一点,在美国和西方人眼中,亚速营也是一个纳粹主义性质的军事组织。美国众议院在20156月,还曾经因为这个原因通过了一个修正案,禁止向亚速营提供武器和训练等援助。

 

当然这个修正案随后在201511月被取消了。这也反映出了美国长期一贯的一个做法,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有利于美国他都帮忙,当然最终也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比如让美国20年来寝食不安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最早就是美国人支持用来反对苏联的而对美国发动911恐怖袭击的本拉登,最早也是美国人的朋友。而当下威胁全世界安全的恐怖分子伊斯兰国,最早由美国人支持而发展起来的。这个话题我们今天不展开说。

 

总之,美国和西方也知道亚速营是一个纳粹主义的组织。

 

而美国和西方,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对纳粹主义是一个什么态度呢?那就是4个字:恨之入骨。

 

为什么呢?因为纳粹主义代表的是希特勒,而希特勒控制下的纳粹主义,在第2次世界大战当中给美国、欧洲和全世界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二战以后,美国和西方对纳粹主义的政策可以归纳成一个词,那就是:斩尽杀绝。当然这是一个目标,实际上很难做到。另外还有美国这样的不论是非的国家动不动就瞎搞。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他们要追求的目标。

 

这一点尤其体现在西方很多国家出台法律严禁否定纽伦堡审判,严禁否定纳粹大屠杀(纽伦堡审判是二战结束以后对纳粹战犯的审判,类似于二战结束以后在亚洲东京审判)。

 

西方这方面的法律很多,我举几个例子。

 

比如,1979年西德联邦法院对言论自由作出严格界定,凡是否定纽伦堡审判,否定纳粹大屠杀的言论,不允许发表。反过来说,肯定纳粹主义的言论,是不自由的,不允许说。

 

19945月,德国议会修订《反纳粹和反刑事犯罪法》,加重了“煽动罪”的定罪程度,法律规定,在公开场合宣传纳粹,或者不承认纳粹罪行,可以判处3~5年徒刑。

 

1992年奥地利通过《纳粹禁令》,第3款规定,任何人公开否认、或者只是轻描淡写、或者是赞同纳粹及其罪行的,将被判处1~10年的刑罚,特别严重的,可判20年刑期。

 

19907月,法国通过了《盖索法》规定:只要你对审判纳粹战犯的纽伦堡审判表示怀疑,就可以把你抓起来让你坐牢。

 

到目前为止,大约有15个欧洲国家,都有类似规定。欧盟作为一个27个国家的整体,有一个《反种族主义和仇外框架决议》,这个决议里面规定,否定审判纳粹战犯的纽伦堡审判,可以处以刑事制裁。

 

西方在这个问题上不仅这么出台法律,而且实实在在地这么做了。

 

比如,一个名叫罗贝尔.弗里松的巴黎大学教授,表示怀疑奥斯维辛纳粹集中营里的大屠杀,他认为好像这个大屠杀的证据有点不足。他把他的观点公开表达出来了,然后他就被判决犯有“危害人类罪质疑罪”,处以33万法郎的罚金。请注意这个罪名的名称,“危害人类罪质疑罪”,也就是你质疑纳粹曾经犯过危害人类罪,那么你这种质疑就是犯罪。

 

再比如,一个名叫大卫.欧文的英国作家,出版了一些有关纳粹的书,在他的书里否认纳粹大屠杀,于是200511月他被逮捕,奥地利法院判处他犯有“歪曲严重贬低及否认屠杀犹太人罪”,被判处三年监禁。再次提醒朋友们注意这个罪名的名称,“歪曲、严重贬低、及否认屠杀犹太人罪”,也就是纳粹曾经屠杀犹太人,而你否认这个事,你认为没这个事儿,那么就把你抓起来,坐牢。

 

这就是西方到今天为止对纳粹主义的态度。

 

我要特别说明一点的是,我刚才罗列的这些法律,仅仅是对言论进行处罚,也就是说,只要你说一下纳粹好话,或者替纳粹辩解,或者只是对审判纳粹战犯的纽伦堡审判表示怀疑,也就是仅仅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了,就有可能被抓起来,坐牢。

 

所以我说,西方对纳粹,态度上是恨之入骨,行动上是要斩尽杀绝。简单的说就是:坚决反纳粹。

 

而我们前面说了,西方也认亚速营是一个纳粹主义的组织。

 

而我今天节目的开头说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马里乌波尔发起总攻,目的是把里面的纳粹主义组织亚速营斩尽杀绝,实现俄罗斯公开宣称的这次“特别军事行动”的目的之一:去纳粹化。

 

那么自然而然地,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俄罗斯这一次对乌克兰发起的进攻,是符合西方的价值观的。

 

我们接着往下推理,俄罗斯的行动是符合西方的价值观的,那么西方应该支持他这一次的军事行动。

 

可是西方这一次支持了俄罗斯吗?我们都知道没有支持。不仅没有支持,而且全力反对。我们都知道美国和西方对俄罗斯采取了潮水一般的制裁。而且这种制裁,官方到民间,思想和行动上高度一致。

 

官方的事我们就不多说了,这段时间说得比较多,我们说一个民间的事。

 

这段时间以来西方制裁俄罗斯列了一些长长的名单,上了名单的人就要被制裁,这算是官方的正式行为。可是俄罗斯有一艘游艇,不在制裁名单上,它的主人也没在制裁的名单上,按理说他应该没事儿。

 

可是这条船就被困在了挪威的北部,动不了了。

 

是挪威或者周围国家的官方不让他动吗?不是的,官方没有为难他.挪威外交大臣安尼肯·霍伊特费尔特接受采访时明确告诉挪威广播公司(NRK),政府不能扣押这艘游艇。

 

可是这条船现在就是动不了,为什么呢?

 

因为:它加不到油了。

 

他为啥加不到油了呢?

 

因为:他旁边卖油的人,都不卖给他油。也就是都不给他加油。

 

这个行为,就是民间的一种自发行为,不是官方行为,谁也管不着。

 

从这件事情我们可以看出,西方的官方和民众都非常的反感俄罗斯的这一次军事行动。

 

他们为什么反感呢?

 

因为他们认为俄罗斯的这一次军事行动是“侵略”。

 

那么俄罗斯的这一次军事行动到底是侵略还是打击纳粹呢?

 

我们从前面的分析里面可以看出,说哪一方面都说得上,这就像一个选择题,看你选哪一个选项。

 

问题是,很多一个军事行为的性质都是一道选择题,都有很多个选项可以选择。

 

比如2001年美军入侵阿富汗,那是不是侵略?那当然是侵略呀,因为你的军队到别的国家去了,而且去打人,但是别人没请你。

 

比如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那是不是侵略呢?那当然是侵略啊,因为你的军队到别的国家去了,而且是去打人,但是别人没请你。

 

可是2001年美军入侵阿富汗的战争,被定性为打击恐怖主义,因为美国说阿富汗那里有恐怖主义组织。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的战争,被定性为销毁伊拉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因为美国说伊拉克那里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如果说伊拉克战争初期,地球人都不知道伊拉克是否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事还沾点边。可是战争结束以后,美国自己承认没找到他们所说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谁见过哪个国家因为美国入侵伊拉克而制裁美国?

 

回头说2001年美军入侵阿富汗,从战争一开始,就得到了联合国的授权,那么这场战争就是国际法意义上的合法战争。

 

为什么明明是一次侵略,却被定义为合法战争呢?

 

因为美国把这场战争定义为打击恐怖主义。

 

我们完全可以做这样一个假设,2001年,美国打阿富汗,他说阿富汗那里有恐怖主义组织,那么 ,今天俄罗斯打乌克兰,俄罗斯也完全可以说,乌克兰那里有纳粹主义组织。

 

如果俄罗斯的这一次特别军事行动能够被定义为打击纳粹主义,那么也是可以得到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的,那就变成了一个国际法意义上的合法战争了。

 

如果这场战争被定义为合法战争,那美国和西方还有什么理由去制裁俄罗斯呢?那么俄罗斯就可以放开手脚大干特干,毫无后顾之忧了。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一场战争的性质怎么定义,很重要。

 

那么怎样对一场战争进行定义呢?

 

这个问题说起来很复杂,但也可以很简单地用老百姓的语言来表述。那就是看你把这个事儿说成一个什么事儿。

 

言下之意是,你把这场战争说成是一个好事,那就成了正义战争,那么你就不承担什么后果,比如不会被制裁,甚至会得到同情。如果你把这场战争说成一个坏事,那么这场战争就成了一个非正义的战争,那么你就要承担后果,比如被严厉制裁。

 

把一个事儿说成一个什么事儿,说成一个什么性质的事儿,是一个口语化的表达,用书面语表达那就叫叙事权(记叙的叙,事情的事,权利的权)。

 

美国人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明明也是侵略,也是非正义的,但是他能把它说成打击恐怖主义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正义的话题。因为他掌握了叙事权,他说一个事是什么事就是什么事。

 

俄罗斯当下发动的特别军事行动,明明也可以从正义的角度去解读,比如解读成打击纳粹主义。可是他说了不算,他说这个事是打击恐怖主义,别人不认账,别人就说他是侵略,所以他就成了恶魔,他就要接受严厉制裁。

 

俄罗斯当下发动的特别军事行动,还可以学着美国当年入侵伊拉克的模样

 

美国当年入侵伊拉克,说伊拉克那里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么,今天俄罗斯也完全可以说乌克兰那里有生物化学武器,从而把它的特别军事行动定义成销毁乌克兰境内的生物化学武器。

 

因为俄罗斯已经在乌克兰发现了生物化学武器的证据,已经把证据公布到网上了,已经推动召开了联合国安理会。尤为重要的是,乌克兰境内的生物化学武器是受美国完全控制的。如果能这样定义这次特别军事行动,美国还有什么理由制裁俄罗斯?

 

不要忘了,美国当年打伊拉克说是去销毁伊拉克境内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最后他自己都承认没有。而这一次俄罗斯已经发现了美国在乌克兰境内的生物化学武器的确凿证据。

 

可是这有什么用呢?事实明明是这样,可是你说了话不算,也就是说你没有掌握叙事权,说了跟没说一样,有证据跟没证据一样。

 

而掌握了叙事权的美国,胡说八道都能算数。当然我这是从总体上来说的,即便是在西方,也有很多人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但这只是一部分,而且不是主流。

 

由此可见,叙事权多么重要!叙事权的争夺,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中国最近这两年也经历了一场惨烈的叙事权战争,那就是:新冠肺炎大流行,是不是中国害了全世界?

 

新冠肺炎刚刚流行的20203月份,美国不遵守世界卫生组织的命名规则,口口声声把新冠病毒称之为中国病毒,其用意就在于要把新冠肺炎大流行定义成、叙事成中国害了全世界。

 

一旦我们在这一次叙事权的战争落败,后续就会有一连串的不良后果,主题就是中国人要为全世界的新冠肺炎流行负责,比如承担全世界新冠肺炎的医疗费用,承担由此导致经济滑坡而带来的经济损失。这就是最近两年以来那么多国家提出中国要因为新冠肺炎向全世界赔偿的逻辑基础。

 

所以这本质上是一场叙事权的战争。最终美国的阴谋没有得逞,是因为我们打赢了这场叙事权战争,让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本质回归到了事情的本来面目上。

 

而中国当下面临的最重要的叙事权战争是什么呢?是关于我们统一台湾的性质。

 

中国的叙事是: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和平统一台湾也好,武力统一台湾也好,都是中国的家务事,由全体中国人做主,其他人管不着,我们是正义的。

 

而美国为什么一心想把台湾说成是一个国家,而不说成是中国的一个省呢?就是因为他一旦把台湾定义成了一个国家,如果它赢了这场叙事权战争,那么未来我们武统台湾,美国就可以把他说成是一个国家侵略另外一个国家,这场战争就由正义变成了非正义。如果是这样,他就可以像现在制裁俄罗斯那样,全方位的制裁中,而且能够赢得世界上很多不明真相的国家的政府和民众的响应。

 

反过来,如果中国赢得这场叙事权战争,让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和民众都认为这是中国的内政,是中国的家务事,那么这场战争就是正义性的。如果这样,美国再要忽悠世界上的国家和民众因为这个事制裁中国,他们就会觉得美国的逻辑不成立,理由不充分,道义上站不住脚,那么跟随美国的力度就会大大减弱乃至消失,那就会大大降低中国统一台湾的代价,我更习惯称之为统一台湾的成本。

 

所以我们发现,驻立陶宛台北办事处的这个名称只改动一个字,改成驻立陶宛台湾办事处,中国就发起了雷霆之怒,要坚决制止,因为这背后的本质涉及到台湾到底是中国的一个省还是一个国家。所以我们对作死的立陶宛发起的反击,本质上是一次叙事权战争。

 

而美国为了阻挠中国实现统一,一刻也没停息的在发起叙事权战争。比如在俄乌冲突如火如荼之际,12天前的311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2022年度支出法案,这个法案里面规定,禁止美国行政部门花钱制作、采购、或者展示任何所谓“不正确标示台湾领土”的地图。

 

他这里所说的“不正确标识台湾领土”地图就是说不能把台湾和中国标识成同一个国家,而必须要标识成两个国家,或者至少要有所区别。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这种错误的地图在世界上大行其道,时间长了,使地球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认为台湾是不是一个独立国家。那么按照前面的分析,到时候我们武统台湾,那些人就会基于这样的一个叙事,这样的一个逻辑,这样的一个前提,甚至可能认为我们是侵略。那么接下来的故事就是反对和制裁,就会加大我们统一台湾的代价,或者叫成本。

 

我们不怕这样的反对和制裁,我们也承担得起这个代价和成本,但是如果能最大限度地减少这个代价和成本,自然是上上之策。

 

所以美国在俄乌冲突紧张之际,出台法案禁止行政部门展示所谓“不正确标识台湾领土”的地图本质上就是在叙事权战场上对中国发起的一次进攻行为。

 

我今天不想展开分析中国对美国的这一次进攻行为所采取的措施。我今天想说,在涉及到中国统一台湾的叙事权战争上,美国一刻也没有闲着。

 

有人总在问我什么时候统一台湾,而我想说,统一台湾的事儿,我们本来就在路上。

 

正如我们分析一个狙击手的行为,我们的眼睛不能只盯着狙击手扣动扳机的那一刻,狙击手事前侦查地形、选择埋伏地点,以及确定事后撤退路线……等等,都是狙击行为的组成部分,重要的组成部分,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好了,今天就说这么多,这里是微信公众号“静思有我”。安静地思考,有我一个。

 

如果您觉得今天的内容还有些道理,请一定不要忘了给我点赞和点在看。

 

如果您把它转发到微信群、朋友圈和微信好友,我自然是感激不尽的,非常感谢,非常感谢!

end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静思有我):新纳粹分子亚速营即将”团灭”,俄罗斯如何打赢”叙事权”战争?

(浏览 396 次, 今日访问 5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