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黑 妞 | 张金苏

河顺文艺·第746期

【小小说】黑 妞 |  张金苏

近期文章预告

*小小说 偷“阳土”–杨文芳

*散文 我的民工生涯–王栓富(山西)

*笑话 妗子外甥猜谜语–赵长生

*小小说 菊–张金苏

说明:发表先后以当天发布为准。

【原创首发   侵权必究】

 
【小小说】黑 妞 |  张金苏

【小小说】黑 妞 |  张金苏


【小小说】黑 妞 |  张金苏

【散 文】

【小小说】黑 妞 |  张金苏

黑 妞

文 | 张金苏
黑妞是她父母的笫一个女儿,或许是她从小长的皮肤有些黑,就随口叫黑妞了。后来,不知是叫顺口了,还是懒得再给她起名字,就一直没改。
 
在那放开生育的五六十年代,她父母又陆续生了七个男丁,她那时好盼望有个妹妹,能给她做伴儿,可是事与愿违,八个姐弟中就独她一个女儿。
 
按说一个家庭众多男丁,女儿该娇生惯养,理应成为父母的掌上明珠,倍受宠爱。事实却并非如此.那个年代的农村,都是重体力劳动,人们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根深蒂固,女孩儿就像个附属品,男孩儿才是撑家的希望和门面,因此,她从小没享受过任何特殊待遇。
 
从她随便叫的名字上就显现出来,父母都不曾赠与黑妞一个“正式″名字。弟弟们虽然也有小名,但后来都是取了大名的,虽然不识字的父母对名字没有太大讲究,却不难看出是带着家庭发家兴旺的意思,说明父母当初对男孩子寄与了很大期望。
 
不晓得黑妞生来就性格内向,还是没受到重视而自卑,平时看得有些木讷寡言,唯唯诺诺。她免强上了三年小学就辍学了,每天帮父母带弟弟做家务。她从来光埋头干活,对自己也没有什么要求。到人前老是低着头,羞答答的样子。走路沿着街道 边儿走,也从不主动和别人打招呼。少言寡语成了她的标志。别人也习惯了她的状态,别人聊家常,她只静静听着,也不会和人争辩什么,好像外界一切与她无关。
 
黑妞有一个姑姑,年轻时嫁到了城里。在黑妞长到十六、七岁时,姑姑为了给她找份工作,好补贴家里,在一个厂子里给她找了份包装火柴盒的活儿。那时,对于整天在地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人来说,这种事儿可以说是梦寢以求的好事。父母虽然觉得她离开家有些“,但在姑姑的劝说下只好同意。

 

【小小说】黑 妞 |  张金苏

 

黑妞平生第一次出远门去城市,心里自然是兴奋的,那天很愉快地跟着姑姑走了。过了不长一段时间,就在家人对她满怀希翼时,有一天,她突然回来了,说在那里做不好,手慢赶不上,不想去了。父母也没办法,只有随了她。
 
好好的班儿上不成,姑姑也觉得她挺不争气,想叫她上班挣钱能帮衬一下家里,给她费劲儿找的工作,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她却做不来,只能回去生产队干农活儿,甘愿受苦受累的命。在那贫困的年代,人多劳少,父母为一家操劳又忙又累,黑妞做为老大姐,在家也是早出晚归,做工挣工分。她虽识字少,各种农活儿倒是样样在行,不惜力气。虽然人前不爱说话,但责任心却是有的,这在她出嫁后在婆家就显现出来。
 
黑妞十九岁那年,经媒人介绍,找了个朴实憨厚的邻村小伙儿,大她两岁,而且脾气随和。她婆家的条件也是一般。公公早年离世,婆婆就一个独子,年轻时守寡,孤儿寡母艰难地把儿子养大。好在丈夫对婆婆很孝顺,脑子灵活,踏实能干,她嫁过去后,丈夫待她很好,这也是给善良的她找了个好的归宿。
 
有句话说,结婚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在黑妞出嫁后命运迎来了转机。丈夫对她的宠爱,让她开启了幸福的人生。她丈夫在一个镇机械厂上班,她嫁过去后,由于俩人勤劳肯吃苦,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她替丈夫孝敬婆婆,勤俭持家。她每天去地里干活挣工分。丈夫看在眼里,心疼她累,下班回家帮她做家务,夫妻俩夫唱妇随,很是恩爱。丈夫给她起了一个正式名字一一贤梅,让她和所有女人一样享有了正式名字,在人前有尊严,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小小说】黑 妞 |  张金苏

黑妞结婚没几年,就陆续给独苗的丈夫生了三个可爱的儿子,也给热闹的家里添了很多乐趣。丈夫对三个儿子精心照顾,对她更是体贴入微。孩子们在父母的关怀下得以健康成长。转眼孩子们也上了学,每天家里其乐融融,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不知是上天妒忌,还是命运使然,故意给她设置了一道难题。黑妞才过上了几年好日子,婆婆中风瘫痪在了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给这个家庭蒙上了一层霜。上有老下有小,丈夫得上班养家,家里厂里两头不能兼顾。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为了让丈夫安心上班,黑妞悉心照顾着婆婆,照顾孩子, 每天为全家六口人的衣食起居忙得身心俱疲。婆婆自从瘫痪床上,脾气变得古怪暴躁起来,脑子却是清晰的,常常指责挑剔,黑妞每天照顾婆婆的吃喝拉撒,都不满意,还要动不动就骂她,向她撒气。最让黑妞闹心的是每天背着婆婆上厕所时,婆婆一面趴在她的背上,一面还骂个不停,黑妞忍耐着,一如既往照料着婆婆,喂吃喂喝,为了这个家,从无怨言。

 

【小小说】黑 妞 |  张金苏

婆婆瘫痪了数年后去世了,孩子们也渐渐长大。黑妞每天忙完地里忙家里,丈夫回来抽空搭把手,虽然累,日子感觉过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看着孩子们很懂事,黑妞的心有说不出的舒畅,她和丈夫计划着再过几年,等孩子们长大些,翻盖一座五间新砖瓦房,那可是生活更上一层楼了,黑妞每想到这些,干活时身上更有劲儿了。
 
就在黑妞和丈夫憧憬着美好生活时,天不随人愿。
 
那年的一天下午,她四十一岁的丈夫在毫无征兆下,突患急病,送到医院不久就“走”了。没来得及给家人说一句话,没等到孩子们长大成人,也没有实现住上新房,就英年早逝。
 
突如其来的打击使黑妞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黑妞悲痛地搂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哭得肝肠寸断。孩子们无助地看着伤心欲绝的母亲,都不知咋办。丈夫去了,一半天塌了,顶梁柱倒了,没了生活来源,这个家的重担放在一个女人身上,怎么挑得动!娘家听闻都去了,拽不起来她,七个弟弟都安慰着她,姐,不怕,有困难我们一起帮!但心里那无边的伤痛谁会抚平?在往后一段日子里,只有独自在漫漫长夜里流泪,在彻夜无眠中送走一个个黑夜,迎来一个个黎明,心里的伤疤慢慢地自愈。
 
以后的日子里,黑妞母子四人相依为命。她领着孩子们种地,施肥,收割,一趟趟往家推粮食。别人家忙时有男人回来帮把手,早早就回家了,她没有,她得自已顶着,她顾不上吃饭,冒着中午的烈日在地里抢收抢种,天黑的看不清人影了,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再难,她也不能倒。因还有三个孩子在家等着她。

 

黑妞和孩子们过着艰难的日子,她也不求亲戚,不接受任何人帮助和施舍,用自己坚强的身躯抗起风雨飘摇的家。庆幸的是,孩子们都体谅她的不易,很懂事,放学回家帮着做家务、干农活儿,让她那颗伤痕累累的心有了慰藉。
 
都说上天给你关闭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另一扇窗。黑妞在熬着年复一年的艰难日子里,孩子们长大了。十几年后,三个儿子分别娶到了媳妇,儿子们虽没高的学历,却个个争气,勤劳精干,都学到了一门养家糊口的好手艺。
 
生活变好了,儿子媳妇都孝敬她,使她脸上又有了久违的笑容,没几年,孙子、孙女相继出生。随着时间流逝,她心里的伤痛也慢慢冲淡了。她每天开心地带孙子,做家务,孩子们也让这个苦命的娘过上了衣食无忧的日子。

 

【小小说】黑 妞 |  张金苏

 

要是这日子一直这样下去,她的人生可以说是苦尽甘来,终于见到曙光了。可是,几年后,这一次噩运并不打算放过她。又给了她重重的一击,她的二儿子患了不治之症,经过医生全力救治,终究回天乏术,离开了她这个命运多舛的苦娘,却也把自己的两个幼子留给了苦娘,这一度让黑妞再次跌入悲痛的深渊,不能自拔。
 
俗话说,孩子是娘的命。人生的三大不幸在她一生中上演了两次,中年丧夫,老年丧子,何其悲哀!尽管那两个儿子都很孝顺,也宽慰不了一个娘失去孩子那份揪心的痛!她也彻底活在自己静静的世界里,走不出来。
 
如今,黑妞已上了岁数,身体还行,只要天气晴朗,她就会沿着大路边一面走一面捡废品,见人也不抬头。尽管儿子们给的钱够花,她也会存起来,从不乱花钱,也没消费的欲望。要是碰到亲戚或熟人给她聊,才会唤醒她埋藏在心里的记忆,对以前的事记的很清楚,话匣子打开,里面的陈年旧事就会一股脑地倒出来。说话时言语平静,看似没有大喜大悲,也许,多年来,时间早已沉淀了往事。
 
随着年龄的渐长,也许她常常沉浸在回忆里,那几十年前,丈夫健在、儿子们小时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那些美好画面,早已融入她的生命中,不可分隔。她带着这些美好的回忆,在自己的世界里,和往事交流,她宁愿沉浸于这种美好的梦境中,享受着梦境中的一切。

 

【小小说】黑 妞 |  张金苏

 – 作 者 简 介

 

【小小说】黑 妞 |  张金苏

张金苏   女,笔名雍容华贵,河南省林州市人,爱好文学。

-End-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小小说】黑 妞 | 张金苏

(浏览 3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