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默虹|美军对解放军最新能力评估1-陆军

默虹|美军对解放军最新能力评估1-陆军

2021年8月,美国陆军以ATP 7-100.3条令的形式发布了其对中国军队的最新能力评估,不同于智库或其他个人研究性文章,这份200多页的ATP条令代表了其最官方的看法,且下发全军,让我们节选部分先睹为快:

(美方视角,仅供参考,如有雷同,纯属蒙的,不许纠错哦!)

作为老对手,美国陆军对解放军陆军的能力评估分为:地面机动力量、炮兵、野战防空、陆航、工程兵、网络通讯和特战七个部分。

一、地面机动力量

概述

中国人民解放军 (PLA)的地面机动力量包括中国人民解放军 陆军(PLAA) 的合成兵种旅 (CA-BDE)、特种作战部队 (SOF)、陆航旅和少数剩余的步兵师,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PLAAF)空降兵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PLAN)的海军陆战队。中国人民解放军预备役步兵部队、人民武装警察部队(PAP)和中国民兵部队的准军事编队可用于后方地区或侧翼安全或武装辅助和欺骗(佯攻)任务。虽然整个 PLA 正在经历重大改革和现代化,但预计到 2035 年 – PLA 装备现代化完成的预定日期,整个一线单位中使用的旧系统的数量将显着减少。

从装备的角度来看,西方军队倾向于部署非常单一的标准化装备,PLAA 使用种类繁多的车辆和装备,具有不同的能力和战备水平。

具有更关键任务或更重要战略领域的合成旅CA-BDE 获得更新更好的设备,旧设备逐渐下放到不太重要的二线单位。武警使用多种设备类型,通常倾向于轻型机动部队以及廉价迫击炮、无后坐力炮、装甲运兵车 (APC) 和数量有限的直升机。

 

PLAA 机动部分的核心包括大约 73 个不同类型的合成旅CA-BDE:有轻型旅(机动)、中型旅(机械化)和重型旅(装甲),以及一些遗留的师级单位。此外,预备役和民兵大约有18个师,但他们的装备和战备水平远低于现役部队。几乎所有的现役部队都是摩托化的或机械化的。合成旅CA-BDE 定期轮流对一个全职“蓝军部队”(满广志)进行大规模对抗训练演习。

装备

PLAA 使用各种各样的坦克、步兵战车 (IFV) 和 装甲人员输送车APC,从高端现代系统到冷战遗产都有。从历史上看,解放军一直舍不得扔掉任何东西。随着新装备的到来,旧装备被传递给战备级别较低的部队,然后是预备队,然后是民兵,最后是大型储存设施。然而,解放军最近的一系列改革偏离了这种传统模式,通过完全配备一水儿现代装备的部队寻求更大的标准化同质化。这必然会减少军队的整体规模,并有望在过时设备的维护和运作方面节省大量成本。然而,目前,陆军PLAA 仍然使用各种装甲车辆,大多数合成旅CA-BDE 仍然配备较旧或过时的车辆。由于现有系统之间的能力存在巨大差异,因此对陆军 PLAA 单位的设备进行单独而不是一般性的仔细评估至关重要。

评估

在短短 20 多年的时间里,解放军的地面力量从轻步兵士兵和陈旧坦克的混合部队发展为一支几乎完全机动化和机械化的部队,使用各种尖端装甲车和先进的制导弹药。但问题是:

首先,目前的改革还没完成。如:

1,大量合成旅CA-BDE 仍配备较旧的系统,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它们很可能仍会如此。

2,机动部队内部的专业化运作也产生了不同的结果。虽然新兵和士官 (NCO) 的质量显着提高,但解放军仍然在较低战术梯队的计划和行动权力下放方面挣扎。

3,机动部队还与信息化战场和现代机械化部队的复杂性作斗争。信息化士兵的技术需求远高于历代新兵,机械化部队的维护和后勤需求远高于轻步兵部队。

 

其次,远征能力的不足。解放军最重要的能力增强是发展可行的远征能力。以前的解放军部队计划只在中国领土、邻国领土和中国领海开展行动。然而,中国认为,要想成为大国,就需要强大的地面远征能力。这是海军陆战队PLANMC 扩展背后的主要驱动力。这可能是解放军为满足新的远征要求所做的最重要的努力。尽管做出了这些努力,解放军仍然无法在陆地边界和领海之外部署或维持一支重型机械化部队,这限制了远征部队的战斗力。

 

然后,专业职业化军士的不足。PLAA 战术梯队的领导者在技术和战术上都能胜任,在参谋和指挥职能方面都接受了相当定期的培训。军官团是专业化和受过良好教育的,许多军官完成了高级学位和高级军事教育。许多解放军军官都是受命入伍的人员。PLAA 非常依赖其军官团的领导职能。专业化的军士团是一个相对较新的发展。PLAA NCO 历来只是具有几年经验的应征入伍者,但从 1990 年代后期开始,PLAA 开始探索职业 NCO 的想法。与美国陆军相比,这支部队仍然不发达,参谋经验很少,也没有指挥经验,但解放军对这种新系统的信念反映在减少军官招募和持续扩大士官队伍上。

 

基层主动性独立行动能力差。尽管进行了授权指挥、否决式指挥等西式改革,并且更加强调较低战术梯队的独立性和主动性,解放军陆军仍然在独立行动方面挣扎。由于零容忍文化,基层领导害怕做出决定,军官们仍然犹豫是否赋予下属权力,以免因为下属表现不佳而对自己的仕途产生不良影响。除了特种作战部队或侦察等精锐部队外,营很可能是能够在任何重要时期内独立作战的最小战术单位,然而营的独立性也受到编制小和支援保障力量不足的限制。然而,PLA正在投入大量资源来缩小这些差距,例如建立模仿美国陆军作战训练中心的训练设施,以及发展一支专业化、敬业的“蓝军部队”。

 

不同单位之间训练和资源差异太大。中国军人身体强壮,很有精神,对国家和党深深忠诚。中国不断发展的城市化进程和不断改善的社会基础设施正在全面提高其义务兵的健康、教育和总体素质。然而,培训质量差异很大。一些主力部队、或者参加对外比赛和国际军演的部队享受了大量的训练资源,例如针对专业蓝军部队的对抗演习,而其他部队甚至可能没有获得足够的弹药来进行常规射击练习。由于旅之间的巨大差异,即使在同一集团军内,外部人员也很难有效评估一个部队的整体训练准备水平。预备役部队和民兵部队的战备水平差异更大。一些保持定期的训练计划和集合,而另一些实际上只是名存实亡。预备役人员几乎全部来自前现役士兵,因此享受基本水平的训练,但预备役或民兵部队如果被激活,将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达到有用的训练准备水平。相反,解放军的精英部队——特种作战部队、有名气的合成旅CA-BDE、空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等——享有大量的训练资源,并且在能力上可能与训练有素的西方编队相媲美。

二、炮兵

概述

在最近的改革期间,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PLAA)的其他能力领域没有比火力支援更受重视。在短短的二十多年里,PLAA 火力支援从一系列陈旧的苏联衍生装备演变为主要是自研的、复杂的、广泛多样的、数量众多的火炮和火箭炮系统。PLAA 使用迫击炮、榴弹炮和火箭一起作为其火力支援的支柱,包括能够使用精确和半精确制导弹药的现代化火箭炮系统。

 

解放军对火力的渴望,最明显地体现在其对火力支援能力现代化的投资上。经验和观察使陆军将领得出结论——他们的机动部队在与美国和俄罗斯军队的大致相当的部队交战时将严重缺乏来自其他兵种的联合火力支援,因此决定追求增强火力,以弥补这种能力差距。联合火力支援——来自固定翼或直升机,或者来自舰船或潜艇——这在美苏很常见,而解放军一直还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近距离空中支援作为一项能力几乎不存在,解放军使用的攻击直升机人均数量非常低,尽管这个数字会增加。中国人民解放军 (PLA) 的合同作战中同样基本不指望海军甚至航母的火力支援,尽管两栖部队可以通过两栖坦克、突击炮和迫击炮提供大部分自己的火力支持。

 

PLAA陆军在其整个部队中以非常高的密度进行地面火力支援。所有类型的营都编制有中型迫击炮,而合成兵种旅(CA-BDE)在其下属火力支援营中使用重型迫击炮、榴弹炮和火箭炮(多管火箭发射器——MRL)。集团军的炮兵旅也是火炮和火箭炮混合的,增设了一个重型火箭炮营。这些单位可能会被集团军保留以对关键目标进行大规模火力攻击,或者他们可能会按照任务加强给合成旅 CA-BDE,以增强合成旅 CA-BDE 的火力。合成旅CA-BDE 的所辖火力大致相当于美国旅战斗队 (BCT) 的火力:27 门火炮,以及一个轻型火箭炮连。大多数 合成旅CA-BDE 的火炮是 122 毫米 (mm),而美军旅级战斗队 BCT 的主要是 155 毫米火炮,但美军 BCT 缺乏所属火箭能力。合成旅CA-BDE 拥有更高的火炮密度和更好的火力系统机动性,而美军 BCT 则拥有更大口径火炮系统的更大射程和更大破坏力。加强火力的密度和破坏性非常有利于解放军。炮兵旅包括多达 72 门火炮,以及多达 40 台不同口径的火箭炮。这些系统使集团军在射程和火力方面比同等的西方地面部队具有显着优势。

 

火力定向、瞄准和前方观察也是解放军的主要投资领域。中国在无人机系统的生产和开发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解放军是最早采用无人机作为情报、监视和侦察平台以支持其火炮,尤其是远程火箭炮。合成旅CA-BDE 炮兵营包括有反炮兵雷达、战场监视雷达、远程光电和红外传感器以及测距设备,此外还有装备精良的前线观察员,无论是装在车上还是在车下。PLAA陆军为战场监视和目标定位任务投入了大量培训资源。所有类型的观察者都可能受过良好训练,传感器和射击者之间的集成可能是敏捷、冗余和可靠的。

装备

    PLAA 使用种类繁多的火炮、迫击炮和火箭。中国制造了多种此类系统用于出口。这使得评估 PLAA 设备具有挑战性。与装甲车非常相似,相同类型的单位可能拥有功能非常不同的系统。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是解放军如何优先考虑其火炮系统的现代化。自行火炮 (SPG) 和 MRL 获得了巨额投资,并且系统基本上已经完全现代化,而许多拖曳和迫击炮系统至少可以追溯到 1960 年代。

能力评估

解放军陆军在很大程度上依赖陆军火炮支援来弥补其机动部队和空中力量的能力不足。各种类型的火炮——迫击炮、身管火炮和火箭炮——都以显着的密度部署在各种解放军序列中。火力支援与机动作战有效结合。特别是,自行火炮单位训练以与装甲部队和机械化部队密切配合。目标可以分散,下级指挥官可以整合炮兵侦察员、无人机 (UA) 和其他监视资产。集火仍然被认为是炮兵部队的主要目标,炮兵指挥官通常会寻求对其系统范围内最有价值的目标进行集火打击。

 

 PLAA 陆军牵引火炮比西方同行更老、更重,但它们仍然有足够的战术机动性来完成火力支援任务。PLAA 依靠密度和质量来完成这些任务,对火炮的后勤保障可能是其主要限制之一。PLAA陆军的后勤保障密度低于西方军队(尤其是美国陆军,人车比例达到2.6:1),因此维持作战炮兵部队的弹药需求可能是一项重大挑战。PLAA 自行火炮比西方同行要轻得多,而且它们的射程和火力都不占明显优势,但它们具有出色的越野机动性和更容易的维持要求。这些轻型 自走炮 与装甲部队密切机动的能力是 PLAA 陆军战术行动的关键要素。

 

PLAA陆军火箭炮用途广泛且有效。它通过使用不同的弹药混合各种不同的效果,集成在简单、坚固、可移动的底盘上。较轻的系统缺乏较重的西方火箭炮的破坏力,但它们的简单性和多功能性使它们不可或缺。重型火箭炮构成了炮兵旅火力的很大一部分。这些系统与前方观察员和其他监视资产精心集成,以充分利用其破坏性潜力。

 

虽然 PLAA 为其所有火力支援系统配备了各种精确和准精确的弹药,但这些弹药的成本和复杂性将其用于最高优先级的任务。精确弹药使用多种制导方法,包括激光照射、惯性、卫星、图像和雷达。高端弹道导弹采用多种方法来提高极端射程的精度。PLAA 陆军测量目标的过程并不为人所知,但可能不如美国的过程精确。然而,支持目标定位的决策过程可能经过精心排练和准备——部分原因是 1999 年美国飞机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后的反应。

 

与俄罗斯同行一样,解放军火力支援部队非常关注反炮兵威胁,并将大量资源投入到反炮兵作战中。解放军炮兵部队通常具有良好的战术机动性,并练习简单的“打了就跑”方法以避免反击,同时小心地隐藏其位置以防止空袭和观察。PLAA采用多种反炮兵系统,包括探测、雷达和目视手段,并且反炮兵任务被高度重视

三、野战防空

概述

陆基野战防空系统在整个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PLAA)中无处不在,试图弥补联合空中力量的不足,以及几十年的“空袭恐惧症”。朝鲜战争期间盟军空中力量的战争经验——以及在沙漠风暴行动期间仔细观察联合空中力量的影响——深刻影响了中国人民解放军(PLA)将防空作为关键战场能力的信念。每个比一个连大的机动单位都拥有有机防空能力,而更大的单位采用混合的防空系统来创建组合防空武器效果。质量和深度是PLAA防空的关键。它的大部分低空防空系统都相对原始和缺乏应对现代空中威胁的能力。然而,它们被非常密集和广泛地部署在整个战场,对低空空中威胁产生威慑作用。中远程系统致命得多,能够在任何高度抵御先进的空中威胁。

便携式防空系统(MANPADS)和重机枪部署在营的火力连,以及自行火炮(SPAAG)、拖曳火炮、和短程红外地对空导弹 (SAM) 系统、一些中程雷达系统,以及传感器和指挥部分配属在合成旅的防空营。集团军防空旅混合了高炮系统、短程红外导弹系统和中程雷达导弹系统。防空旅还增设了一个电子防空营,使用多种电子设备,专注于通过软手段击败或消除敌人空中威胁。PLAA陆军系统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完全数字化集成到更广泛的综合防空系统 (IADS) 中。陆军有一直到单个火炮或导弹发射小组的数字化集成能力,但尚不清楚此功能是否已大规模部署。程序控制,例如按空域控制措施和武器状态控制可能是大多数解放军防空部队的主要火控方法,除了中程防空导弹SAM 单位。

远程防空导弹 SAM 系统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 (PLAAF) 作为全国性IADS的一部分。PLAAF 空军远程地空导弹 SAM 营完全数字化集成,并且很可能由战区指挥部与固定翼防御性防空作战一起来集中控制。中程地空导弹部队也由解放军空军操作,用于保护远程系统免受盲区或低空突防的威胁,且弥合防空导弹 SAM 覆盖范围的盲区。PLAAF空军设想其远程地空导弹SAM系统作为广域拒止武器,能够阻止敌机使用领空并制造空对地优势,或者至少是空中旗鼓相当。这些系统采用先进的反精确制导弹药和电子反制措施以及各种拦截器类型和先进的网络传感器。

能力评估

 

中国的防空能力全面且数量众多,将陆军控制下的野战机动短程系统与空军控制的强大、现代化的远程系统混合在一起。如果没有至少本地低空防空系统的掩护,地面部队通常不会活动。肩扛式防空导弹广泛分布在解放军所有类型的单位中,它们也被整个后方地区的民兵和预备役部队使用。这创造了一种分层的防空能力,利用多个系统的联合武器效应,用另一个系统的优势抵消一个系统的弱点。

 

远程和许多中程防空系统作为战区 IADS 的一部分运行。这种集成使单个防空连能够参与数据共享和集中火控,从而增强了它们的有效性。目前尚不清楚中国 IADS 通信网络的加固效果如何,但它很可能是解放军中优先级最高的网络系统之一。下级单位也可能有能力参与更广泛的防空网络建设,但他们并不依赖于此。营和连以分散的方式运作,采用本地化网络,在战术梯队中集成传感器和射手。这使得即使是最小的单位,例如 肩扛式防空弹MANPADS 小组,也能从他们的更高梯队总部接收数据和火控支持。

 

PLAA陆军对高炮系统的持续兴趣在世界先进军队中是独一无二的:没有其他现代军队使用如此密集的火炮系统。虽然与导弹相比,火炮在射程和精度方面有很大的局限性,但它们的简单性、多功能性和应对低空空中威胁的能力证明了陆军 PLAA 的持续投资。事实上,在放弃重型高射炮几十年后,其他几支军队——其中包括美国——正在重新审视重型高射炮,作为对无人驾驶飞机和攻击直升机的补充。

 

四、陆航

概述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PLAA)的航空能力包括攻击、多用途(中型)和运输直升机,以及许多不同的无人机系统(UAS)。在解放军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陆军航空兵都是低优先级的。这反映在与其他一级军队相比,中国直升机的人均比例较低。作为基础相比之下,美军人均拥有直升机的密度是解放军的八倍多。尽管如此,解放军近年来在发展其直升机能力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从只在有限任务中使用轻型多用途直升机的部队转变为装备齐全的陆航旅 (AAB) 部署新的先进攻击、侦察、多用途和运输直升机。随着 PLAA 陆军的现代化,陆航旅AAB 可能会继续扩张。

评价

 

PLAA 陆军航空业相对现代,它部署了许多有能力的系统。它的主要限制是系统的人均低密度和有限的维护和保障资源,尤其是在较小的战术单位。PLAA 陆军热情地追求空中突击能力,尽管它仍然是发展中,这项投资可能会继续下去。目前尚不清楚地面部队如何有效地与攻击航空力量协同;陆航旅AAB 与合成旅 (CA-BDE) 之间的关系很可能理论上类似于美国陆军的战斗航空旅与其旅战斗之间的关系。但是,考虑到解放军陆军攻击航空还是个新鲜事物,这种整合可能还不成熟。

 

五、工程能力

概述

 

作为全球知名基建狂魔,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PLAA)在其整个地面部队系列中运用了强大的战斗工程能力,这支撑了其始终关注障碍、防御工事和保障机动性的原则。PLAA 陆军作战工程能力有四个主要组成部分:机动性、反机动性、防御和修复。机动系统包括那些旨在修理和维护道路、建立或修理桥梁以及扫除敌方雷区的系统。反机动系统建造障碍物并部署地雷,而防御系统建造防御工事。修复系统恢复损坏或固定的车辆。

    化学防御能力被认为是与工程相同的能力集的一部分,它们经常占据同一单位。化学防御任务是双重的:装备和培训母单位在化学环境中的行动以及对遭受化学攻击的设备和人员进行净化。

除了传统的作战工程,解放军和人民武装警察都拥有强大的土木工程能力。执行土木工程任务是为了支持军事行动和民政当局。中国政府认为这些行动对中国民众具有巨大的社会价值。PLAA 陆军工程单位拥有中国最先进的重型设备和工程专业知识。他们的项目包括建筑物、高速公路、桥梁、铁路、航空和海港以及管道。名义上,PLAA 陆军假设其中许多是两用项目或具有某些军事价值。此外,解放军工兵部队随时待命,在发生自然灾害或其他此类事件时充当快速反应部队。工程支持是军民融合的标志性例子之一。

 

装备

 

    从历史上看,PLAA 陆军工程工作是通过简单的人力或对战术车辆进行简单的修改来完成的——例如将犁或推土机连接到坦克的前部。虽然现代编队中仍然存在很多这种“自己动手”的心态,但解放军现在拥有一批现代化的工程车辆和经过专门培训的人员。每个合成兵种旅(CA-BDE)在作战支援营中使用各种工程系统,其中包括一个机动连、一个防护连和一个扫雷连。更重的工程能力被安置在集团军的工程师和化学防御旅中。

评估

 

PLAA 陆军的工程部队在他们的现代化时间表上比其他几个陆军兵种走得更远。现代化的装备和进化的战术已经存在好几年了,前线工兵部队已经利用这些更新能力的各个方面进行了广泛的训练演习。特别是,装甲工程部队在进行障碍物突破、扫雷和防御工事建设以支持装甲机动方面表现出很强的能力。排雷系统也显得成熟而有能力。整个 PLAA 陆军的高密度火箭炮系统简化了合成旅CA-BDE 中布雷的使用。

土木工程保障能力也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军队工程部队和民间之间的关系被认为是非常重要和有意义的。民用项目的工作为军事工程师提供了有用的培训机会,同时改善了当地的基础设施。这些项目通常被赋予高优先级和重要的媒体报道。

PLAA 陆军工程师面临的最大限制是战术机动性和保障。PLAA 陆军新型工程车辆很大一部分是重型履带系统,因此它们不适合自行长距离移动。PLAA 陆军能够运送重型车辆的重型拖车运输工具相对较少,如果装甲部队需要进行快速的陆上移动,这些运输工具可能会优先保留给坦克和步兵战车 (IFV)。维修保障可能是另一个问题。这些系统具有较高的燃料和维护要求。解放军后勤和装备部队的人均密度相对较低,可能难以远距离或长时间维持重型装甲部队。机动部队对保障作战资产的优先级可能高于保障工程部队,这进一步加剧了这个问题。然而,解放军确实在中国境内享有强大的战略交通网络,主要以中国庞大的铁路网络为基础。这个网络能够移动大量的部队和装备。但出境甚至全球远征作战就是另一个景象。

六、网络通讯能力

概述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PLAA)历来不寻求将战术梯队整合到更广泛的通信架构中;师是第一个拥有强大通信能力的梯队。较低的梯队依靠靠近总部和通讯员的组合来满足他们的通信需求,营是使用现代化无线电设备的最低梯队。PLAA 陆军向信息化部队的演变需要对网络和通信骨干网进行彻底改造,以及更加强大的通信系统和专业化能力。这些改革正在进行中。与解放军的大多数现代化改造一样,部队可能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PLAA 陆军理想的最终状态可能是让每个班或巡逻队都配备安全、可靠的无线电通信能力,并将安全、可靠的网络数据能力扩展到排。防空和火炮系统将成为整个战区传感器到射手网络的一部分。电磁攻防能力与战术指挥官挂钩,支持战术级作战。

设备

 

PLAA 陆军无线电设备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美国和其他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NATO) 部队使用的无线电设备。这并不奇怪——大多数 PLAA 无线电都源自于 1970 年代和 1980 年代获得的美国设计。连和营无线电网络围绕着强大的战术指挥所无线电建立,一系列的人员或车载无线电连接到加密网络。排长使用背包或车载系统,例如 TBR-121,它具有许多与美国最现代的单通道地面和机载无线电系统(也称为 SINCGARS)相同的功能。可以通过无线方式进行加密语音通信和有限的数据传输。

 

中国的炮兵无线电网络比陆军其他通信系统更加成熟。前沿观察哨网络采用强大的双向系统,在安全数据和语音网络上集成观察哨和火炮,主要基于 TBR-142,一种基于组件的无线电系统。这些网络可以非常有组织,将火炮对单独的观察员联系起来,或者它们可以通过火力方向部分进行集中和控制。无人驾驶飞机系统 (UAS) 集成到前沿观察者网络中也可能在火力指挥部分进行,从而允许炮兵营将多种传感器类型集成到其网络中。炮兵旅系统比营系统更先进、更强大,可以提供更大的数据吞吐量和射程,以支持重型火箭和榴弹炮连。

 

PLAA 陆军通信部队现在同时使用基于卫星的战术通信和地面数据网络。卫星通信受到带宽的严重限制,并且它们被保留用于最高优先级的网络。然而,中国计划在未来几年发射大量新的通信卫星,这可能会将卫星网络的可用性扩大到较低的梯队。解放军与中国民用电信网络有着独特的关系。许多民用网络的构建都考虑到了 PLA 的要求。因此,解放军可以使用国内蜂窝和陆线网络进行语音和数据通信。这种能力严格限于国内军事行动。任何远征行动都必须在不同的网络上使用安全的战术通信。

 

综合防空系统 (IADS) 组件采用自己的数据网络,该网络集成了 PLAA 陆军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 (PLAAF) 的传感器和射手。虽然航迹共享和传感器融合可能还没有大规模部署能力,但中远程平台可能可以共享空域图像和语音网络,火控中心与固定翼飞机整合,作为防御性反空中行动的一部分。大多数远程地对空导弹系统的固定阵地特性使这些网络组件中的大多数都能够加固和隔离,从而使其不受干扰或入侵的影响。较低级别的防空系统使用语音和有限数据的混合来指挥火力。较大的系统可能具有自动提示功能。便携式防空系统 (MANPADS) 可以接收来自火力指挥部门的火控命令,它们也可能配备小型数据设备以增强态势感知能力。

能力评估

 

将现代通信能力扩展到连、排较低梯队一直具有挑战性。PLAA 陆军新兵素质的提高有助于平稳这一转变,提供了一批精通技术的应征者来操作先进的通信设备。然而,解放军仍在发展现代无线电网络,随着其部队的现代化,它将不可避免地遇到重大障碍。这些障碍可能包括从处理有争议的电子环境中的频率管理分配问题到较低的班排战术梯队缺乏足够电池的所有问题。

虽然地面无线电是迈向信息化部队有意义的第一步,但组建远征部队的挑战——以及中国一贯充满挑战的地形——凸显了解放军在卫星、远程和非视距通信技术方面的不足.虽然解放军拥有类似于 Link-16 的联合数据网络,但它仍处于起步阶段,很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能在战斗中发挥作用。陆地、空中和海军资产之间的跨军种战术层面的整合很差甚至不存在——这是实现一体化联合部队的主要限制。更高的梯队单位,如战区司令部,可以使用先进的、专业的设备,如对流层无线电设备,但这些设备并未部署在基层一线战术梯队中。由于资源有限,广域战术单位之间的通信是一项挑战。

作为信息优势运动的一部分,PLAA 陆军高度重视电磁防御,并仔细加密尽可能多的战术通信。数据网络可以抵御入侵,旅和集团军梯队的专门小组执行持续的电磁和通信网络保护任务。

七、特战能力

概述

全军来说,中国特种作战部队(SOF)是训练有素、装备最好的轻型地面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PLAA),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 (PLAN)、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 (PLAAF) 和武装警察 (PAP) 的所有部队都有自己的特战单位 SOF。每个集团军都有一个 SOF 特战旅,配备适合其战区特点的专业培训和设备。此外,海军还下辖了至少一个专门的 SOF 特战旅,PLAAF 空军使用空降特战部队,PAP武警 使用至少两个高度专业化的特种作战部队。

PLAA SOF 陆军特战部队与美国军事特种部队有着根本不同的任务和目的。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的任务包括直接行动、战略侦察、对外内防、非常规战争、反恐和民事事务。相反,解放军陆军特战部队PLAA SOF 专注于支持常规军事行动。战场侦察是他们最重要的任务。他们的其他主要任务包括破坏、突袭、深入、瞄准,搜索和救援,抓舌头。因此,PLAA SOF 解放军陆军特战部队可以被视为一种精锐的轻步兵,因为与西方式的 特战SOF 能力相反。PLAA SOF解放军陆军特战旅将在集团军中使用,与美国陆军使用游骑兵轻步兵部队的方式大致相同。另一方面,PAP SOF 武警特战单位更专注于安全、反恐和人质救援任务,它们更具可比性到英美国国内精英执法单位。解放军和武警这两个特种作战部队的任务很可能在战斗中重叠。在这种情况下,解放军特种作战部队扮演更靠前或更深入的角色。

 

评估

中国特战作战部队通常得到最优质的装备、最高的训练优先级和最好的新兵和军官。因此,他们的训练和准备水平可能与美国陆军最好的轻步兵部队相当。然而,与大多数西方特种作战部队不同,他们并不总是从现役部队中招募有经验的士兵。优质的新兵可以直接招募到特战单位SOF培训,新的军官也可以直接选择加入特战SOF任务。

 

中国特种作战部队,特别是解放军中的特种部队,是根据他们所在的地区精心定制。山区部队接受山地训练,丛林地区部队接受丛林训练,海区部队接受两栖训练等。所有解放军特种作战部队都专注于城市战斗,尤其是城市环境中的小单位CQB战术。所有中国特种作战部队都是空降和具备空中攻击能力,尽管没有任何中国特种作战部队可以像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一样获得足够的空中支援。因为解放军陆军和空军特战部队都缺乏执行敌后纵深秘密插入所需的航空能力,以及与之相配合的战略层面的行动自主性或情报监视侦查保障能力,但他们可以进行特种作战部队的空中插入以支持其他作战单位。

 

解放军没有专门为长途远征设计或装备的特种作战部队,但部队确实与其他国家军队进行联合训练演习。行动范围除了中国边境地区和领海及其周边地区,解放军特种作战部队通常面向国内。反恐和防暴是 PLAA 陆军和 PAP 武警SOF 的关键任务,这些单位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与警察或其他安全人员一起协助维持国内稳定。

 

陆军特战部队PLAA SOF 不进行外国内部防御或非常规战争,中国周边地理区域可能除外。随着解放军发展其远征能力,这些任务可能会被采用。总的来说,中国政府很可能会优先发展其特种作战部队,因为这些能力比重型常规部队提供更大的灵活性和可部署性,从而实现更大的兵力投送,并为领导人在国际事务和危机中提供更广泛的军事和非军事选择。

(节选自美国陆军ATP 7-100.3条令,美方视角,仅供参考,如有雷同,纯属蒙的,不许纠错哦!)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默虹海洋学习小站):默虹|美军对解放军最新能力评估1-陆军

(浏览 26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