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俘虏转身变间谍,陈赓指示他别当司令当班长

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

14年浴血奋战,14年艰苦卓绝,无数中华儿女同仇敌忾,用生命守护共同的家园。

今天,库叔讲述一个鲜为人知的地下战线故事。

1943年10月,八路军太岳军区陈赓所部,在山西临汾地区打了一场战绩骄人的歼灭战,一次消灭了日军中队长以上佐尉级军官120余名,这样的战果,在此前的抗日战场上还从未有过。

太岳二分区16团只使用了4个连的兵力,在日军据点附近大胆设伏,解决战斗后迅速撤离,这就是被誉为“山地游击战典范”的韩略村战斗。

与后来《亮剑》所演绎的不同,这场战斗不是遭遇战,而是一次对日军的出动时间、人数、汽车数量掌握得一清二楚的主动伏击。而干净利落的战斗背后,隐藏着一段地下工作的传奇——抗战时期的临汾情报站。

1

俘虏转身变间谍


晋南古城临汾,西依吕梁,东傍太岳,是南同蒲铁路线上的重镇,战略位置极为重要。1937年11月,日军占领太原后,阎锡山的第二战区、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相继南撤,临汾一度成为华北抗战的领导中心,八路军129师、山西青年抗日决死队一纵队相继开辟了太行、太岳抗日根据地。

俘虏转身变间谍,陈赓指示他别当司令当班长(上)

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境内的同蒲铁路。图|IC photo

【注:同蒲铁路是贯穿山西省中部的南北铁路干线,全长865公里,以太原站为界,分为北同蒲铁路和南同蒲铁路。其中,南同蒲段长513公里,1933年5月开工,1935年12月竣工。】

日军108师团于1938年2月占领临汾,太岳的决死一纵历经日军两次九路围攻,以及阎锡山发动的十二月事变,在极端艰难的情况下坚持了下来。1940年初,陈赓率129师386旅前来支援,成立了太岳军区,有着上海特科经历的他对情报工作高度重视。

【注:①九路围攻为日军分九路,分别于1938年4月和7月对抗日根据地发起进攻。②十二月事变是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的重要组成部分,发生于1939年12月。】

俘虏转身变间谍,陈赓指示他别当司令当班长(上)

图源:作者手绘

晋南地区敌、我、蒋、阎共处,关系复杂,要打入敌伪内部难度很大。这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到来:此前,襄陵游击队的30多个队员被阎军刘淼部俘虏,没多久,刘淼带队投降了日军,被俘虏的游击队员也被裹挟在内。其中有个叫陈涛的,祖籍北京,毕业于南开中学,在山西投身抗日救亡运动期间参加过八路军。

陷入敌营的陈涛,通过地下交通员向太岳军区作了汇报,陈赓指示:借机潜伏下来,取得合法身份,开展情报工作。

驻临汾的日军41师团,准备以刘淼的队伍为基础,成立一支名为“大汉义军”的伪军。刘淼写了一篇“成立宣言”,日军嫌太啰嗦,打回重写。刘淼没办法,就让陈涛帮着修改。

陈涛把开头一大段套话划掉,用“事实胜于雄辩”一笔带过,重新润色了全文。这句话,中国人想到的是日军的烧杀掳掠,日本人却认为是在宣扬“皇军的武功”,非常满意地问是谁写的。

陈涛要的就是引起日军注意。就这样,他接近了“安清会”的顾问高田。

【注:“安清会”直接归属于汪伪政权,总部在南京,主要职能是帮助日伪收集情报,运输军需。】

不久,高田让陈涛根据临汾的现状,再写一篇《和平的策略》。陈涛知道,日军固然是想粉饰太平,但如果空洞无物,一味奉承,加深不了日军对自己的印象。

临汾的日本兵经常在城门口殴打中国老百姓,陈涛以此为据,论述了“日中亲善”应该建立在互相尊重上,而不是刺刀尖上。这样,既让鬼子看着受用,又不隐瞒减少同胞痛苦的立场。果然,高田看后立即译成日文,让日军师团长和参谋长看。

原来,陈涛已被列入任用名单,这次的“命题作文”只是第一步考察。接着,高田又让陈涛搜集八路军情报,当时伪军没人敢单独进山,陈涛先派出一个叫王迷糊的手下,结果收获无几。

几天后,高田要求陈涛自己行动。

陈涛趁高田外出,在高田用的地图上,按照比例尺,把霍县到沁源每个村庄的里程计算出来并记下,再和交通员接了头,动身前往霍县,等当地日军在通行证上签了字,他就悄悄返回了临汾。

和王迷糊不一样,陈涛回来,不仅对路线、里程对答如流,还有日军的签字为证。高田只是考察陈涛等人的“忠诚度”,所以只问路程,不问情报,但陈涛却主动提供了情报。高田对这个意外收获很兴奋,带着陈涛就进了41师团司令部,引见给分管伪军的日军参谋。

当然,情报是假的,陈赓手下的情报部门为了配合陈涛,做出来的情报必然是日军想得到且可证实的。

日军对陈涛十分满意,拟任其为“大汉义军”的参谋长,就在伪军成立前夕,阎锡山恼火部下擅自投日,派人把外出的刘淼暗杀了。就这样,1941年元月,陈涛顺理成章当上了“大汉义军”的司令,可以自由出入敌41师团的参谋部和经理部。

2

随时要掉脑袋的司令


为了掌握好这支伪军,太岳军区派了几个得力助手,陈涛都安排进了司令部。张秀田任上尉参谋,其他人分别担任司令部文书、保卫排长和警卫,把要害位置全控制住了。此时,陈涛的直接上级是朱向离,是一位有着丰富经验的情报干部,他后来成了陈涛的入党介绍人。

上任不久,陈涛手下的几名军官突然被日军宪兵队抓了,理由是密谋叛变。陈涛追着师团参谋长田岛要人,人没要回来,但田岛见他敢于为部下出头,且无丝毫心虚的迹象,消除了对陈涛参与其中的疑心。

其实,日军拿到的证据,是地下党另一条线故意放出来的,目的就是借日军的手,除掉陈涛这个“汉奸司令”。

地下党组织之间不发生横向关系,是用血的教训换来的一条铁的纪律。毫无疑问,就任伪职的陈涛大肆招兵买马,被地方抗日组织列为了锄奸对象。幸亏朱向离及时得到消息,通过上级阻止了这一行动。否则,针对陈涛的打击将接踵而至。

想要陈涛命的,还有他的部下。伪军里有几个头目,有的仗着懂军事,有的凭着会日语,不服气日本人重用陈焕章(陈涛在临汾的化名),都想取而代之。陈涛因人施计,将这些伪军军官,或调离或令日本人对其产生反感,挨个收拾了一遍。

比较危险的是一个张姓副官长,一天陈涛正在用餐,此人进来后拔出手枪就射击,子弹擦着陈涛的头皮飞过。生死瞬间,陈涛异常地冷静,只笑了笑,然后一声不吭继续低头吃饭,事后既未向日军报告,也未再追究。从此,这个副官长反而对陈涛恭敬起来。

这时的陈涛只有23岁。

不过,最大的危险还是身边的日军。栖身敌营,不能露出一点令日军起疑的行为举止,稍有不慎就可能人头落地。陈涛来临汾前的伪军队长,就让日军不明不白地枪杀了。

陈涛浓眉大眼高个子,仪表堂堂,当上伪军司令时称自己27岁。在当时,这个年龄和地位还不成家,就反常了。他向上级请示,可是根据地也没有合适的人选来协助他做地下工作。婚姻是人生大事,但对地下工作者来说,没有更多的个人考虑和选择,陈涛在当地找了一个规矩人家的姑娘,迅速成了家。

俘虏转身变间谍,陈赓指示他别当司令当班长(中)

1941年,陈涛和妻子李敏在临汾。 

掌握了这支伪军武装,临汾的日军每次出动扫荡,只要让“大汉义军”配合,太岳军区就能事先得到消息;阎锡山部队投日的情况也能被及时掌握;同时,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还可侦知周边各地日军的兵力部署。这些情报,被陈涛源源不断地送进了山。

“大汉义军”兵力最多时有八百多人,好不容易有一次集中整训,陈涛认为机会来了,打算一举把队伍拉到根据地去。

陈赓却告诫:几百人给根据地增加不了多少力量,伪军吃不了山区的苦,肯定还会跑回来,到时把根据地的艰难情形向外散布,反面影响更大。必须明白,情报站的作用远大于策动数百伪军反正。

陈赓却告诫:几百人给根据地增加不了多少力量,伪军吃不了山区的苦,肯定还会跑回来,到时把根据地的艰难情形向外散布,反面影响更大。必须明白,情报站的作用远大于策动数百伪军反正。

3

不当司令当班长


1942年4月,日军69师团来临汾接替41师团,亟须成立新的情报班。情报班的地位和受日军重视的程度,不是伪军司令可以比拟的,且班长历来都是日本人。太岳军区指示,就是不当司令,也不能放过这个班长。

陈涛利用日军对自己的信任,交际应酬大拉关系,终于当上了这个情报班长,把情报站的骨干也都安排了进去。不久,“大汉义军”就被日军解散了。

陈涛掌握了情报班,不仅情报的深度和渠道扩大了,而且有了一定的实权,可以开具进入日占区的证明信,有条件为山里购买禁运物资,以及掩护我方人员通过封锁线。

潜伏中随时面临突发情况,需要判断是否可能暴露,是撤还是留。如果没有危险就被敌人惊走,多年心血将毁于一旦;如果即将暴露而不果断处置,唯一的结果就是牺牲。

在这样的复杂局面下,个人难以每次都做出正确的决策,也承担不了行动的责任,必须依靠组织的力量。于是,朱向离亲自来到临汾,陈涛说动69师团参谋长,保留了伪军留下的被服厂,安排朱向离当了营业员,此后,朱向离可以随时在日军的营盘里召开支委会。

一次,日本顾问高田回国后,给陈涛来了一封绝交信,怒称他按照陈涛给的地址,根本没找到陈涛在天津的家,陈涛欺骗了他。朱向离听闻此事后,决定以静制动,他分析高田可能仅仅是宣泄愤怒,因为陈涛是高田从头考察并推荐的,如果陈涛有问题,高田也会被追究责任。最后证明,朱向离的判断是准确的。

又有一次,陈涛接日军通知开会,进入师团司令部就被下了枪。日军参谋松田怒问陈涛:你的兵打死了我的人,你知不知道?原来,驻在侯马隘口的一班伪军,经常被据点里的三个日本兵欺辱打骂,早已不堪忍受。结果,当天这三个日本兵当着他们糟蹋中国妇女,他们的血性一下上来了,一拥而上,杀了两个,跑了一个,最后全班携枪而去。

松岛带着陈涛去侯马看了现场,来回一言不发,陈涛心里为这些人叫好,同时也知道自己凶多吉少。

回来后,朱向离与陈涛、张秀田彻夜研究,感到事态严重,但既然松田没有立即对陈涛下手,一定有其他考虑。

三人商议后决定,陈涛主动向松田表示自责并要求承担后果,以探虚实。这个冒险的决定又成功了,临汾日军贩毒自肥、虚报伪军员额已在太原日军第一军挂上了号,再出事会被从重处理。此外,陈涛的一贯表现和情报能力,也让他们不得不有所取舍,最后两个被杀的日本兵做战死处理了事。

1943年,临汾地下党突遭破坏,大批干部被捕。地下党和情报站虽然是两条线,陈赓还是决定情报站主要领导先避开。陈涛借口父亲重病去了北平,朱向离回了太岳。两个月后,得知情报站并未暴露,未在敌军中任职的朱向离先回临汾,摸清情况后才让陈涛回来“销假”,情报站仍像膏药一样死死贴在敌寇身上。

依靠组织的决策,这几次危机都做出了准确的判断和防范措施。但战争中只有风险大小的权衡,没有绝对的安全,只要工作,就要准备以生命为代价。

1942年日军41师团调往冀中,张秀田带一部分伪军奉调跟随,不幸牺牲于“五一大扫荡”。据陈涛回忆,张秀田是在交战时被对面八路军射来的子弹击中牺牲的,出现这样的抗战烈士,正是地下工作的极端特殊和残酷之处。

【注:“五一大扫荡”发生在1942年5月1日,侵华日军纠集日伪军五万余人,在空军的配合下,出动坦克、装甲车几百辆,由其华北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亲自指挥,对我冀中军民发动了空前残酷、野蛮的“铁壁合围”式的大扫荡。】

坚忍的潜伏中,最有价值的一次情报获取,就要上演了。

4

让冈村宁次吃瘪


1943年秋,冈村宁次创造了一个新战法——“铁滚式三层阵地新战法”,专门对付太岳根据地:

日军将兵力分成三线,第一线是日军,用来捕捉我军主力,攻占重要目标;第二线是伪军,抢物资烧房子摧毁抗日政权;第三线仍以日军为主,拉网梳篦,围堵八路军突围部队和零散人员。

这个新战法对我根据地威胁极大。

每年秋季进山扫荡是日军的惯例,某天,日军69师团的军官都不见了,只有师团经理部的大尉加藤在留守,原来这次日本军官都上了前方,扫荡的规模必定很大。

然而相关情报的获取却十分不易。陈涛当伪军司令时,临汾日军发动扫荡,只有本部伪军参加时,陈涛才能掌握情况。如果是太原日军第一军或敌华北方面军组织的行动,如1941年造成晋南国民党军大溃败的中条山战役,即使有下属的“大汉义军”驻外两个连参与,临汾的陈涛也一无所知。

【注:中条山战役是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正面战场国民党军队在山西范围内的唯一一场大规模对日作战,发生于1941年5月。】

 

提拔陈涛的41师团,是中条山战役和“五一大扫荡”的日军主力,陈涛和该师团上上下下的日本军官非常熟,尚且如此,可见日军防范之严。后来打入了日军情报班,允许知情的范围也是有严格限定的。

现在,要尽快搞到日军扫荡的计划,只能在留守的加藤身上做文章。陈涛正在焦虑之际,加藤却带着照相机,来给情报班照相了。

陈涛察言观色,发现加藤在打情报班韩小姐的主意。他让人紧紧跟随,不给加藤单独接近韩小姐的机会。加藤就约陈涛第二天到自己宿舍做客。

朱向离指示,务必获取这次扫荡的情报,还特别提醒,我党光明磊落,绝不能使用美人计那一套卑鄙龌龊的手法,这是地下工作一条铁的纪律。

加藤热情地摆酒相待,称自己毕业于日本庆应大学,喜爱中国文化,从诗词一直聊到瓷器。陈涛则恭维加藤学识渊博,文雅大气,让加藤那点小心思不好意思表露。

这时,有个日军中队长来请示任务,平时颇受压抑的后勤军官加藤,当上留守司令后表现欲发作,为了向中队长显示自己在作战上也是行家,开始对着地图滔滔不绝地讲起战斗安排,没有回避陈涛。除了酒劲使然,加藤还知道陈涛不懂日语。

其实,陈涛在日伪工作3年多了,经常琢磨日语,大部分日军作战术语都听得懂。没多久,一份标注着日军“铁滚行动”部署的地图,到了陈赓的桌面上。

几天后,参与扫荡的日军华北军官观战团的情报也到了。李懋之将军记载,军区情报科长刘桂衡是在1943年10月17日半夜,收到了临汾这份急报。

俘虏转身变间谍,陈赓指示他别当司令当班长(下)

图源:作者手绘

太岳军区立即投入反扫荡准备,日军的“铁滚”捕捉不到我军主力,处处扑空碰壁,“滚”到临屯公路时,来观摩新战法的军官观战团还被一锅端掉,一次消灭了日军中队长以上佐尉级军官120余名。打不着八路却被狠狠撕掉了一块肉,“铁滚战法”狼狈不堪,草草收场。

关于韩略村战斗,很多参战的16团指挥员在回忆中都未提及情报,这很好理解,情报是高度保密的,参战部队不知道情报的存在和来源很正常。而陈赓之子陈知建在写到这场战斗时,专门提到是依靠临汾送来的情报,做好了充足的战斗准备。

太岳军区是陕北通往华北抗日根据地的必经通道,被日军残酷扫荡,始终屹立不倒。1943年粉碎日军的“铁滚行动”后,华北日军再也没对太岳区组织起大规模的扫荡。倒是自1942年10月就被围在沁源的日军,与太岳军民耗了900天后,在少粮缺水、城外被太岳百姓坚壁清野成无人区的窘况下,狼狈地“滚”了回去。

做出重要贡献的临汾情报站人员,只有少数在抗日战争中幸存了下来,并且为新中国的成立和发展奋斗余生。

其中,经验丰富的地下工作骨干穆彬,后来在解放战争中牺牲。

1950年2月,时任60军178师政治部主任的朱向离,调任中国驻保加利亚大使馆武官,在赴任途中被土匪杀害于成都龙潭寺,引发了长达3年的川西大剿匪。

新中国成立后,陈涛转入武汉地方工作,于2008年去世。

当年的牺牲与传奇,已浸染在烂漫的山花和古城的岁月里,静待后人追忆。

俘虏转身变间谍,陈赓指示他别当司令当班长(下)

1941年,陈涛和妻子李敏在临汾

文 | 徐渡泸

编辑 | 谢芳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zhczyj)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京融媒):俘虏转身变间谍,陈赓指示他别当司令当班长

(浏览 4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