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网

【河顺文艺. 第02期】天平山林情思 | 新 生

【河顺文艺. 第02期】天平山林情思 | 新  生

天平山林情思

|  新生

【河顺文艺. 第02期】天平山林情思 | 新  生

       嘿,今天又是清霁素朝,我和友人相约攀登天平,高蹋万里云呐!

      寺有南北少林,山有南北天平。南天平位于苏州太湖之滨,而北天平则在我的家乡林州太行之麓了。林州天平山素以“北雄风光最胜处”著名,释道仙侠圣地、文人墨客旅居被人称道,但最为傲然的还是林州八景之首的“天平菩萨”了,据说在菩萨岩洞中,由石乳滴成的菩萨圣像高达四米,惟妙惟肖,庄严传神,这样一个巧夺天工、妙趣天成的杰作,可惜堙没在历史的云烟中一去不复返,今人只能扼腕长叹了。

      我们一行人是从一个叫方家沟的小山村的北坡攀登,嚯,映入你眼帘的满是丛林!可以说这山上除了山就是丛林了。置身于暮冬丛林之中,你的感受绝非春夏秋可比,当然,各人感官、脑洞各有千秋,呈现在眼前的物事或别有风味、或另具特色、或平淡无奇,或不同凡响,如此而已。

      秋在南天平,则枫叶红了之时,纵目眺望,似珊瑚灼海,红霞万丈,令人艳羡赞叹,依依留恋,爱不忍释,一旦落叶归根,又使人疾恨冬的无情来临,伤感摧叶不与侬商量。

       冬在北天平,山林的叶子更多的是听从组织的安排去搞潜伏了,仅有少许的随着山风呼啸旋转而且飞腾,给寂静的山林平添着生机和欢乐,也可谓落叶早惊冬了。不少文人墨客悲秋而伤冬,在我看来,暮冬自有暮冬的盛景,其它季节就难以企及,老天的造化岂是我们凡人所能臆想呢?

【河顺文艺. 第02期】天平山林情思 | 新  生

      上山路上,触目所及,一颗树木依偎着一颗树木,不论树干粗细大小,色泽黑白绿黄,尽是不屈不挠昂扬向上,追逐光明是其永恒的主题。不信?你看山崖背阴下那颗顽强生长的柿树,千百虬枝齐努力,从南向北向上拼命挣扎,好似长时间水下将要窒息的泳者渴望水面的呼吸,它做到了,树冠因之而拓展,硕果因之而累累,那挂满树上的红丢丢的尤物,如一盏盏喜庆的红灯笼,煞是惹人眼,催人哈喇子往下滴呢。此情此景,你断然在夏秋难见,可此刻你目光所及甚是遥远、通透、明澈,何故?盖无万千树叶遮望眼也!这,就是冬的妙处!

【河顺文艺. 第02期】天平山林情思 | 新  生

       冬观山林,没有五光十色,没有旖旎缤纷,只是一副超长而望不到边的水墨画,黑与白色是这个世界的主色调,天然次生林的刺槐、山槐、山杏、山桑、胡桃楸、大果榉、青檀以及连翘、黄荆条、山刺玫、山葡萄、葛藤等为这个色调的主人公,当我一进入这个单调的世界,心境竟十分清明、沉静、空旷,于是想起了那些古代隐居山林的空谷高士,想起了殷商时期隐居在王相岩的傅说,想起了比喻人品高洁的成语“空谷幽兰”,“碧水清莲”。当然,是水墨画就有进阶的工笔的彩墨画,苍翠的松柏,红灯笼似的柿子、山楂,苍黄如云的蓑草,不知名的银白一片的灌木,都会或多或少的将那“乱花渐入迷人眼”的浮躁、世俗之气剔除,直如明心见性,一朝顿悟。

【河顺文艺. 第02期】天平山林情思 | 新  生

      冬观山林,没有春的山花烂漫,没有夏的蓊郁勃舒,没有秋的层林尽染,丰满偷偷地与她离异,她像清矍的妇人,一天一天走向骨感的圣地。有人喜欢盈盈一握的三寸金莲,那个朱姓的放牛郎却看上了大脚丫的马大姐,而骨感的她褪去了青涩,变得越发的老成,自信,娴静,典雅,让许多人钟情于她,拜倒在她骨感的神韵下,她又毫不吝啬的传授给书法家运笔的遒劲狂放,铁画银钩,藏锋飞白,让字体的筋骨锻造的含蓄传神;传授给画家的技法则有大开大合,枝伸脉延,错落风致,让骨感支撑起山林不屈的风骨……

【河顺文艺. 第02期】天平山林情思 | 新  生

       由此让我想起二十多年前下乡驻村的事儿来。

 

【河顺文艺. 第02期】天平山林情思 | 新  生

李广元

 

      我们是在当时鼎鼎大名的定角村驻村工作,自然和村党委书记李广元同志接触就多一点。老李这个人,中等个儿,大眼睛,看起来瘦瘦弱弱,怎么也看不出来是修过红旗渠工程的匠人,他那时虽是书记兼老总,管着村上和集体企业那么多的人,却不善言谈,和我们谈起工作来,总是一是一、二是二,没有废话,但听我们说话很认真,我们说的是不是,他只是听,工作部署时有的按我们说的,有的按他的思路安排。我们有的同志觉得他头大,不听我们这上级的话,然而实践证明往往他是对的,而我们往往幼稚可笑,书生意气,纸上谈兵。他不喜欢花里胡哨,不看上,不唯上,有时十天半月不与我们打照面,更不说什么奉承话,个别同志有怨言,可老李很对我的脾性,我要是他,恐怕也是他那样儿。你想他忙里忙外,心里装那么多的事儿,装那么多的人,怎么顾得上虚与委蛇、扯咸拉淡呢?

【河顺文艺. 第02期】天平山林情思 | 新  生

      不过有一回则是例外。那是2011年在安阳市的七一表彰大会上,戴着大红花的他见了戴着大红花的我,又是用那瘦瘦的手和我握手,又是说我了不起,说了一会儿话,钦佩之情溢于言表,而我觉得很不好意思,我虽然在自己工作领域做了点儿事,在他面前我还很渺小,“百无一用是书生”就是我们这个所谓的文人,他却是个干实事儿的、为很多群众谋利益的活菩萨呀!

【河顺文艺. 第02期】天平山林情思 | 新  生

      啊,风骨,冬日的山林,岂不就像红旗渠人的那种精神,不花哨、不屈服、真性情、敢担当,脚踏实地,众志成城,用丰满的理想去实现骨感的梦想!

       我,赞美冬日的山林。

【河顺文艺. 第02期】天平山林情思 | 新  生

【河顺文艺. 第02期】天平山林情思 | 新  生

       【河顺文艺. 第02期】天平山林情思 | 新  生

– End –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河顺文艺. 第02期】天平山林情思 | 新 生

(浏览 7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