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谋长让她给司令员陈再道物色个对象,她照了照镜子心想:就我吧

(说历史的女人——第1800期)

在开国将帅中,陈再道也是个风云人物。在1955年中南海授衔的55位上将中,除了萧克、萧华、许世友、刘亚楼等几人外,就属陈再道传奇故事多了。

参谋长让她给司令员陈再道物色个对象,她照了照镜子心想:就我吧

陈再道1909年出生于湖北省麻城乘马岗镇,同开国大将王树声是老乡。俩人是一个镇子的,性格也很类似,都是那种从小就比较顽劣,当兵后打仗不要命的那种。

参谋长让她给司令员陈再道物色个对象,她照了照镜子心想:就我吧

陈再道自幼父母双亡,由叔父抚养长大,小时候十分顽劣。一次有地主家车水育秧苗,他恨地主,便去捣鬼。他在地主家的水田里装作摸鱼,偷偷地把堤堰掏了一个洞,让水往外流。结果地主家车了一天水,水田里的水仍不见涨,把地主整得不轻。还有一次,他去给地主砍柴,肚子饿了,跑到地主家萝卜地里拔一棵萝卜吃了,然后又把萝卜秧原样栽进泥土里。数日后,萝卜秧枯萎了。地主拔掉一看,没有萝卜,还以为萝卜被地老鼠偷吃了呢。陈再道在一边偷着乐……

不过陈再道也是个人才,他17岁时,便独自离家参加了农民自卫军,18岁便参加了著名的黄麻起义。起义失败后,他随起义武装转战黄陂县木兰山,同王树声、秦基伟等成为木兰山著名的72英雄之一。

参加红军后,陈再道作战勇猛,以善打硬仗、恶仗著称。他参加过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历次反“围剿”。1934年7月,在红军反四川军阀刘湘“六路围攻”时,陈再道指挥的红11师坚守玄祖殿一线阵地20余天,顽强顶住了国民党军队的猛烈进攻,创造了整个战争防守阶段未丢失一寸阵地的惊人战绩。

抗日战争时,他率部挺进敌后,积极抵抗顽军,整整5年“不知脱衣服睡觉是何滋味”,成功创建了冀南根据地;解放战争时他参加了著名的上党战役、鲁西南战役、挺进大别山战役、淮海战役等,更是战功赫赫。建国后,他又在伏牛山、桐柏山、大别山等地剿灭土匪及国民党军的散兵游勇十余万人。陈再道曾受到刘伯承、陈毅、毛泽东、朱德等人的高度称赞,被誉“再道之勇”。

陈再道性格坚定洒脱,智勇双全,战功卓著,自不必说,本文来讲讲英雄与众不同的爱情故事:陈再道司令员29岁时仍光棍一条,参谋长让一18岁女孩给陈再道物色个对象。她照了照镜子,认为自己就跟陈司令挺般配,那么陈再道意下如何?二人有什么结果?

(一)陈赓说:命令你两年内给陈再道找个老婆,否则,提头来见!

到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时,28岁的陈再道还是光棍一条。

这年年底,根据朱德总司令指示,陈再道由八路军129师386旅副旅长奉调,组建八路军东进纵队,挺进河北南部,开辟平原抗日根据地。临行前旅长陈赓拉着陈再道说:

“老陈,冀南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到了那里可别忘了给自己找个好老婆呀!”

说完,“二陈”哈哈大笑。

在军中,陈赓是少有的乐观派,此人幽默搞笑,整日乐呵呵的。他这人还非常热情,尤其好管闲事,喜欢充当“红娘”,给别人物色对象。当然,对于自己的老搭档,“本家”兄弟陈再道,更是上心。可陈再道有新任务要离开自己了,他也管不了啦,就只有嘱咐陈再道让他自己努力了。

参谋长让她给司令员陈再道物色个对象,她照了照镜子心想:就我吧

陈赓

不过陈赓还是不放心。陈再道这人是个大老粗,对情爱之事也没什么研究;再说,他这人除了打仗,没什么爱好,要是不盯紧点,他才懒得去找女朋友,八成这事就黄了,估计还得继续打光棍。于是陈赓想到了卜盛光。卜盛光跟着陈再道一块去冀南,给陈再道当参谋长。他这人比较心细。

于是陈赓对卜盛光说:“你当竭尽全力促成陈再道找个老婆,若是两年之后他还是单身一个人,你提头来见!”

“遵命!”

到冀南后,卜盛光就一直惦记着这件事。这天,卜盛光跟着纵队司令员陈再道去妇救会了解情况,他心中想,妇救会女同志多,这一趟不能白跑,得给老陈物色一个对象。

果然,到妇救会后,卜盛光就被一个写标语的女同志吸引住了。她长得很漂亮,又有文化,卜盛光就打定了主意。

见到二人,那位女同志便热情地说:“是陈司令、卜参谋啊,快请屋里坐!”

落座后,陈再道盯着对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有点面熟,好像以前见过的。”

卜盛光心道,这不是贾宝玉见林黛玉的节奏嘛,呵呵。

“我叫张双群,弓长张,一双的双,群众的群。是啊,陈司令给我们做过形势报告啊。”那女孩回答。

“哦……”陈再道脸上有点红。

陈再道和张双群对话的神态和语气,都被卜盛光精准地捕捉到了,他想,这事有谱。

办完事后,卜盛光跟陈再道走出了妇救会。但卜盛光又折了回去,他找到少女张双群说:“小张,交给你一个任务,能不能完成?”张双群答:“参谋长,什么任务?一定完成!”

“你在妇救会工作,看看有什么好姑娘,给咱物色一个,嘿嘿。”卜盛光狡黠地说。

张双群一愣,还以为卜盛光要找对象呢,“卜参谋长,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于是卜盛光便给她说了,是给陈再道找对象的。

“不会吧,陈司令还没有结婚?”张双群更加吃惊了。

参谋长让她给司令员陈再道物色个对象,她照了照镜子心想:就我吧

(二)她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羞红了脸

接下来卜盛光给张双群介绍了陈再道的过往。原来陈再道之前确实结过婚,那还是他17岁的时候。本来陈再道已经参加农民自卫军了,一天叔叔到队伍里找到他,说让他回去结婚,媳妇都找好了。没办法,陈再道是叔叔养大的,他不能不考虑叔叔的意见,于是便请了7天假回去办事。

对方也是一个穷家女,叫熊慧芝。陈再道是个粗人,也不懂爱情,反正叔叔说了算,他回去后便和熊慧芝拜了堂。然后小两口搬进一个小土屋里住了7天。7天后,陈再道返回部队,不久便参加了黄麻起义,战事要紧,他自此就再也没有回去,早把老婆忘在脑后了。

陈再道走后,熊慧芝就遭殃了。反动派把她当“匪属”给抓走了,然后给卖了。先后转手两次,最后卖给一个裁缝。陈再道得知后非常生气,但也没有办法,此时他已加入红军,跟着王树声等人,同部队转战南北,根本没有心思管这事。不过他也不是个无情的男人,心中一直没有忘记熊慧芝,因此在后来别人给他介绍对象,他以打仗要紧为由,一概不理。

后来陈再道参加长征,部队到陕北后,红四军军长陈再道还是光棍一条。当时军里的女战士不少都结了婚,有同志便劝他:“军长,你也找一个吧,要不,漂亮姑娘都没有啦!”

可陈再道还是没有考虑找对象。在他以为,自己成天领兵打仗,哪有时间组建家庭啊,再说,自己说不定哪天“光荣”了,留下老婆熬寡啊?自己已经对不起一个女人了,不能再对不起一个女人了。因此他就这么老吊着,说着说着已成大龄。然而皇帝不急太监急,陈再道老不找对象,可让他的领导和同事们操心死了。

而如今,卜盛光受陈赓之命,可是下了大本。卜盛光使了个欲擒故纵之计。他明明是看中了张双群,也看出陈再道对张双群有感觉,但就是不说透,故意让张双群给陈再道介绍对象。

张双群听卜盛光说完陈再道的婚史后,也对陈司令唏嘘不已。唉,这也是一位多情的汉子哟!本来,她一个18岁少女,还处在偶像崇拜的年龄,早知道陈再道是个大英雄,对之十分敬佩,可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因为她想陈司令那么牛的人,肯定有家室了。没想到仍光棍一条。于是,少女的芳心便忐忑起来。陈再道尽管个子不算高,就1.7米左右,且脸膛黝黑,跟老包似的,但他长得很结实,给人一种安全感;并且他满脸忠厚朴实,给人一种信任感。

参谋长让我给陈司令介绍对象?这谁能同司令般配呢?她的心突突突地跳了起来。于是她拿来一面镜子,看着镜中自己的明眸皓齿,她羞红了脸——近水楼台先得月,心里想着,要不······就我吧······

那晚,张双群一直睡不着觉,于是在灯下摊开一张纸,写下了一封信。

再说陈再道。自从他见到张双群后,也有点惆怅的感觉。那个少女的倩影一直在他心中挥之不去。难道我真的想找对象了?但他仍很矜持,默不作声。倒是卜盛光主动凑近他,笑嘻嘻地说:“老陈,你看小张这人咋样?人小小年纪就入党了,长得也不赖,嘿嘿……”

可陈再道沉默不语。卜盛光急了,说:“不反对,就是同意了。那我可去给小张挑明了啊!”

“回来!管你屁事!”陈再道怒道。

卜盛光呆住。但老卜是个聪明人,他从陈再道的眼里,从他红得跟关公一样的脸上,读懂了司令的心思。于是便哈哈大笑起来。

其实在陈再道心里,对张双群很有感觉。那天晚上他回去后想了很多,他本想第二天就去找张双群谈谈,看对方对自己怎么看,要是可能的话,他就再结次婚。

可第二天陈再道又把此事忘到爪哇国了,他又投入到工作中,去部队巡视去了。

晚上,陈再道回到司令部,作战科长向他报告:“陈司令,这封信信封上写的是纵队司令部转交给你,所以按规定我给你拆了。”

陈再道想,按规定拆就拆了呗。可此时他却看到了作战科长脸上诡秘的笑容,心想,其中必然有鬼!于是他打开信看。映入眼帘的是一手漂亮的行楷字,再看署名:张双群!于是陈再道心潮澎湃起来……

参谋长让她给司令员陈再道物色个对象,她照了照镜子心想:就我吧

(三)陈再道一拳砸在桌子上:咱俩的事就这么定了!

这天早上,张双群接到通知,让她到司令部来一趟。于是,她便怀揣一颗激动的心去了。她想,肯定是陈司令看了我的信后,对我有意了。

可当张双群到达司令部后,陈再道却直接来了一句:“小张,你怎么来了?”

张双群一下子就懵了,她满脸飞红,两手不停地搓着衣角,羞涩地说:“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此时陈再道如梦初醒,肯定是卜盛光给自己下了套,于是故意说道:“嗨呀,你这个傻丫头,你上当了!看我咋收拾这帮小子!”其实正是卜盛光自作主张,让张双群来司令部的。

张双群一看这阵势,立即说:“既然不是你叫我,是误会,那么我就不打扰了!”转身便走。

“唉,别……”陈再道连忙说:“既然来了,咱们就聊聊?嘿嘿。”

于是张双群便坐了下来,面如朝霞。可俩人谁也不好意思开口了。

做为男子汉大丈夫,陈再道还是率先打破僵局:“小张,你的信我看了。我,我……”陈再道“我”了半天没词了。

可张双群还是低头不语。司令部里空气凝住了。等了许久,陈再道再也憋不住了。好歹也是驰骋疆场的人物,老子啥阵势没见过?岂能让这点事情给难住了?陈司令突然一捋袖子,抡起醋钵儿大小拳头猛地砸在桌子上,气吞山河地说:“咱俩的事,就这么定了!”

“嘻嘻!”“哈哈!”窗外顿时传进来一阵笑闹声。陈再道嗖地窜了出去,“你们这帮遭天杀的!”

张双群看着陈再道的傻样,面若桃花……

这事就成了。1938年11月,18岁的张双群同29岁的陈再道在新和县举行了婚礼。特殊岁月,一切从简。俩人把被褥搬到一起,陈司令请大家喝了几杯清茶,完事(如今的小青年结婚是不是参考一下,呵呵)。

婚礼当晚,陈再道问妻子:“双双啊,我比你大11岁,你不嫌我老?”

张双群说,“你没听说过,自古美人爱英雄吗?”

陈再道说,“没听说过。我只听说过自古英雄爱美人,嘿嘿。”

那晚他们谈了很多。陈再道说了自己的经历,特别提到自己小时候过的苦日子。他还对妻子说,他年幼丧母。那天母亲临终前,他还不懂事,竟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等他醒来,母亲却再也醒不来了。为这事,他十分愧疚,啥时候想起都想哭。唉,要是母亲能看到我们今天的幸福就好了!张双群便安慰他,以后咱们的日子会更幸福!

参谋长让她给司令员陈再道物色个对象,她照了照镜子心想:就我吧

左一陈再道1939年

(四)他为了儿子,不惜卖掉了钢笔

事实上,这对夫妻婚后的日子很清苦,战争年月,他们如何能顾及到自己的小家庭啊。一切以大局为重,陈再道想的是如何在战场上打败敌人,如何把日寇赶出中国。

不过组织上还是尽量照顾陈再道夫妻。在东纵和冀南军区合并后,陈再道任军区司令,组织将张双群调到军区司令部工作。不过你不要以为他们小两口就可以经常在一起了。他们名义上是一个单位,但所属部门不住一个村子,因此夫妻俩还是难得有机会独自相处的。

部队纪律很严,即便是首长夫人见首长也没那么容易,除了谈正经工作,张双群平时很少同丈夫在一块。

1939年,张双群在太行山抗大五分校学习,对自己要求很严。学校领导周纯全是陈再道的湖北老乡,俩人也是老战友了,但张双群也从未找过周纯全给自己搞特殊化。大冬天,她跟别的学员一样,穿着薄薄的衣服,穿着草鞋去上课。

1943年底,陈再道和张双群去中央延安党校学习时,他们已经有了两个儿子。走前,夫妻俩把小儿子陈南平寄养在河北老乡家里。当时小儿子才出生3天,张双群是真的不舍,但为了不耽误行程,不耽误革命事业,还是狠下了心。他们只带着3岁的大儿子陈东平出发了。

在延安,陈再道夫妻的生活仍很忙碌很辛苦,平常把儿子放在保育院,只有在节假日,一家三口才能团聚。一次儿子患了百日咳,经常咳嗽,瘦得厉害,医生建议给小孩增加点营养。可陈再道夫妻却很为难,他们把家里翻了一遍,一分钱也没有找出来。大家生活都很清苦,钱也借不来。怎么办?

看着儿子咳嗽得小脸都成了猪肝色,两口子真是心疼。于是陈再道摸了摸衣服口袋。可他摸到的只是一支钢笔。自己身上,除了枪,就这支钢笔珍贵了。可他咬了咬牙,要把心爱的钢笔卖了给儿子买点补品。最后在一位同志的帮助下,卖掉了钢笔,给儿子买了点红糖……

延安的冬天非常冷,为了给儿子取暖,陈再道和妻子还利用不多的空闲时间,背着柳筐,顶着风雪,到外面捡碳根。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司令,这样猥琐地蹲在别人倒掉的炭灰旁翻捡破烂,不知如今的青少年朋友听了会作何感想?

抗战结束后,解放战争又打响,陈再道同陈赓、陈锡联组成的“三陈”战车征战南北,再创辉煌。然张双群跟着陈再道是一天安稳日子都没有过……

参谋长让她给司令员陈再道物色个对象,她照了照镜子心想:就我吧

陈再道和许世友

(五)她说:再道,是我对不起你,我食言了

建国后,该过一段好日子了。陈再道开始担任中南军区副司令员兼河南军区司令员。在当时的河南省会开封,他全家住在一栋颇具“罗马”风格的小洋楼里。

1952年10月的一天,陈再道开会回来,一进门就对妻子说:“双群,收拾收拾搬家!”张双群一惊,怎么突然要搬家?

“先别问那么多,叫你收拾就收拾!”陈再道命令。

在张双群眼里,陈再道是爱人,更是首长。做为河南军区的一位女科长,面对军区一号首长,执行命令是不能讲任何条件的。所以,她立即和工作人员一起收拾东西,搬进了附近的军区招待所。

参谋长让她给司令员陈再道物色个对象,她照了照镜子心想:就我吧

陈再道和妻子张双群

原来,当时毛泽东主席视察黄河,来到开封。当时的开封,百废待兴,条件不好。陈再道觉得让主席住哪都不太合适,干脆把自己家住的小洋楼“贡献”了出来。这栋房子在军区大院里,很安全,卫生设施和取暖设施等也比较齐全。不过他很低调,并没有告诉家人这个真相。直到毛主席考察离开,陈再道搬回来,他才告诉家人搬家的原因。他小儿子为此还骄傲了很久。

1955年,陈再道被授上将军衔。陈再道和张双群后来又有了儿女,共3子2女,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可不久,到了1960年代,陈再道受到不公平待遇,张双群也受到迫害,身体和精神受到很大打击。但他们夫妻仍不离不弃,对爱情一直忠贞不渝。

直到1975年下半年,张双群才重新被调入北京,组织决定让她担任铁道部教育局局长。可在她准备办手续走马上任时,突患脑血栓。从此,张双群再不能为国家工作了,一直在家休养。但在家里,她也并不轻松,她把全部身心都放在对丈夫和儿女的照顾上面。

参谋长让她给司令员陈再道物色个对象,她照了照镜子心想:就我吧

80年代,陈再道和妻子张双群,以及子女合照

每当提起老伴张双群,陈再道总是十分动情,他说:

“我的老伴张双群,对我工作上的支持和生活上的关心可太多了,为了让我集中精力为党和人民工作,她在尽职尽责地做好党和人民交给自己的工作的同时,又承担着照顾家庭和教育子女的责任,她付出了很多。吃了不少苦,得了一身病,我永远感激她……”

因为受过太多磨难,张双群积劳成疾,于1990年底因脑血栓加重住进了医院,在同病魔斗争了两年之后,1992年11月22日因病去世,享年72岁。

参谋长让她给司令员陈再道物色个对象,她照了照镜子心想:就我吧

临终前,张双群紧紧握着丈夫的手道:“再道,是我对不起你,我答应会一直照顾你,陪伴在你身边,但我食言了。我不在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啊……”

陈再道紧紧地抱着妻子,流着眼泪结束了二人54年的相守……

参谋长让她给司令员陈再道物色个对象,她照了照镜子心想:就我吧

陈再道和妻子张双群之墓

不足半年之后,1993年4月,84岁的陈再道将军叫着爱人张双群的名字,踏上了通向天堂的路……

(文/说历史的女人·濯雪)

参考资料:《陈再道回忆录》等。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说历史的女人):参谋长让她给司令员陈再道物色个对象,她照了照镜子心想:就我吧

(浏览 29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