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1)季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時代:春秋早期

出土時地:2006年1至9月山西省黎城縣縣城西1公里黎侯鎮西關村西(M7:39)

尺度重量:通高11.4、口徑33.2、腹深4.9、圈足高3、圈足底徑25.6、耳高7釐米,重3675克

著錄:《山西黎城西關墓地 M7、M8 發掘簡報》,《江漢考古》2020年第4期,5頁

器型: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拓本: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釋文:中(仲)丂(考)父不彔(祿),季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耑(端)誓遣爾盤、匜、壺兩、簋兩、鼎一,永害福爾後。

說明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摹本作“奴”,當誤。

(2)仲考父鼎

時代:春秋早期

出土時地:2006年1至9月山西省黎城縣縣城西1公里黎侯鎮西關村西(M8:13)

尺度重量:通高22. 4、口徑24、腹深13、耳高4、足高8.8釐米,重3695克

著錄:《山西黎城西關墓地 M7、M8 發掘簡報》,《江漢考古》2020年第4期,11頁

器型: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拓本: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釋文:楷宰中(仲)丂(考)父乍(作)季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寶鼎,其萬年子子孫孫用享。

說明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摹本作“奴”,當誤。

(3)楷侯宰吹壺甲

時代:春秋早期

出土時地:2006年1至9月山西省黎城縣縣城西1公里黎侯鎮西關村西(M8:7)

尺度重量:口徑15、腹徑24.8、圈足徑20.8、口沿高35.1釐米,壺蓋高14.4釐米,插入壺母口內部的蓋子口高5.4釐米,重7430克

著錄:《山西黎城西關墓地 M7、M8 發掘簡報》,《江漢考古》2020年第4期,12頁

器型: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拓本: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蓋銘)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器銘)

釋文:楷侯宰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吹)乍(作)寶壺,永用。

(4)楷侯宰吹壺乙

時代:春秋早期

出土時地:2006年1至9月山西省黎城縣縣城西1公里黎侯鎮西關村西(M8:12)

尺度重量:通高44、口徑15、腹徑24.5、圈足徑20.2釐米,重8435克

著錄:《山西黎城西關墓地 M7、M8 發掘簡報》,《江漢考古》2020年第4期,12頁

器型: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拓本: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蓋銘)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器銘)

釋文:楷侯宰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吹)乍(作)寶壺,永用。

(5)仲丂父匜

時代:春秋早期

出土時地:2006年1至9月山西省黎城縣縣城西1公里黎侯鎮西關村西(M8:65)

尺度重量:通長31、通高17、器身寬14.6、鎏寬4.5、鎏至鋬長31、足高6.3釐米,重1925克

著錄:《山西黎城西關墓地 M7、M8 發掘簡報》,《江漢考古》2020年第4期,13頁

器型: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拓本: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釋文:中(仲)丂(考)父乍(作)旅匜,其萬年子子孫孫用享。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篆书大全):在山西出土的春秋早期金文,精致又少见!

(浏览 86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