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危难时刻入党,秘密潜伏敌营18载,多次与组织失联却始终追随党的脚步忘我工作

编者按:我在两会采访报道时结识了澳门法治报的两会记者陈龙狮,系多年的记者朋友。
最近才得知,他是一位根正苗红的红二代,为党和国家做了不少事情。他先后5次获得四川省驻京商会、驻京乐山商会、东北老航校研究会等党组的优秀党员、优秀党务工作者称号。将门无犬子,了不起!所以,我在我的“八眼看四方”的公众号中刊登《没有陈昌等我党无名英雄,哪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没有想到浏览量快800人次,还有不少中外媒体转发此文,累计浏览量达30多万人次。
所以,我想深度报道陈昌同志,让我们革命后代不要忘记这些无名英雄。这就有了今天的稿子《陈昌危难时刻入党,秘密潜伏敌营18载,多此与组织失联却始终追随党的脚步忘我工作》,这正是我党在新时期应该提倡的信仰之力量呀!
请喜欢讲红色故事、传承红色基因的人们,接着看看此文并收藏、推广。谢谢您!
                资深记者李宏,2023年4月26日。
电视剧《风筝》中的许多人物都让国人的记忆深刻,例如,郑耀先和陆汉卿等人在受到敌人的严刑拷打,面对死亡、面对冤屈时,从未忘记自己的身份。真正的共产党人会用血和泪践行自己的入党誓言,用自己的生命去保卫自己的职责。
陈昌危难时刻入党,秘密潜伏敌营18载,多次与组织失联却始终追随党的脚步忘我工作
柳云龙在《风筝》中扮演的郑耀先同志,就是活生生陈昌的再现
其实,在我军的军史中有一位无名英雄与郑耀先的生涯非常相似。
他1952年被重庆市公安局以“贪污犯”的罪名逮捕,锒铛入狱,两年后查明真相被无罪释放,出狱后他被安排到狮子滩水电站工作,积极寻求自己的老首长董必武的支持,并坚定不移的要求恢复党员身份。不幸的是,1958年被人污蔑划为“反党分子”,打上了“极右”的标签,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没有回到党的怀抱。但即使在弥留之际,也不停的嘱咐自己妻子一定要将三个孩子培养成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为什么这个人对党有着如此高的忠诚度?他又为何会经历如此坎坷的人生呢?
他在共产党党内名字叫陈昌,是中国共产党情报线上的一名优秀的无名英雄。
陈昌危难时刻入党,秘密潜伏敌营18载,多次与组织失联却始终追随党的脚步忘我工作
2020年李世刚两兄弟画家为陈昌同志绘画的肖像作品此画于同年的八一节赠给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珍藏
1907年腊月初八,陈昌出生在四川省仪陇县立山场,陈昌出生前曾经庞大的家族已经逐渐走向没落。
不久后,陈昌的父亲陈子江不幸去世,不得已的情况下,陈昌跟随其父亲的老部下贾增儒,沦为“草寇”,改名叫贾佐。也正是在这期间,陈昌练就了一身的好功夫和好枪法,为日后从事政治保卫工作奠定了扎实基础。
而后,陈昌进入川军第六师军官讲习所进行学习并于1924年毕业,任六师某连队司务长。1926年又毕业于“吴佩孚军官团”军士队后,在湘鄂边防军总司令部参谋处任中尉见习参谋,在汀泗桥战役中被叶挺的国民革命军俘虏。
这一变故改变了陈昌的一生:被俘后,陈昌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并送往军官教导团学习,毕业后安排在叶挺率领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补充团任中尉排长,从此成为了一名坚定不移的革命战士。
陈昌危难时刻入党,秘密潜伏敌营18载,多次与组织失联却始终追随党的脚步忘我工作
2020年7月,李世刚兄弟画家为无名英雄陈昌绘画左:画家李世刚和李世东,右:陈龙狮和林汉京
1927年,陈昌调到贺龙的20军军部,因为他为人豪爽更兼一身功夫,他被贺龙军长看中,任命他为上尉侍从副官(即侍卫长);因为马上要举行南昌起义,贺龙前瞻性的让他在20军挑选会打双枪、武功高强的人,组成贺龙手枪队并任命他兼任队长。
贺龙手枪队不仅要完成警卫指挥部首长的任务,还要同时处理部队应急方面的突发任务。所以,贺龙手枪队还是人民军队的第一支突击部队。陈昌带领贺龙手枪队一班人,圆满完成了南昌起义的艰巨任务。
据军史专家研究,在我党、我军的历次武装起义中,南昌起义有三个“第一”:
(1)因为叛徒出卖提前起义两小时,在大部队未到时贺龙命令手枪队堵住敌营大门,待大部队到时手枪队才撤离去干其他工作,终于在3小时内完成了南昌起义;
(2)在南昌起义中,军方没有一位团级、地方没有一位科级干部被捕牺牲,为党保留下基本的火种;
(3)成功地将起义指挥部的将领全部安全撤离南昌,为党和军队保留了精英骨干。
这三个我军“第一”,均与贺龙手枪队不无关系,请人们记住贺龙手枪队一班人吧。
南昌起义失败后,陈昌带领贺龙手枪队一班人一起分期分批地护送起义指挥部的领导人,在最后一位领导人谭平山离开南昌前往香港,完成任务后,陈昌服从周恩来的命令,将贺龙手枪队移交给前敌委员会警卫营李明柯营长。
之后,他便前往武汉。陈昌在南昌起义老战友尹人杰的介绍下,于1927年12月3日在中山大学文学院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从此,陈昌将自己的一生无私的奉献给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陈昌入党的时候,其实是中国共产党遭遇危机的时刻,此时蒋介石正疯狂地追杀共产党人,并且执行“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人”的白色恐怖政策。在这样危急的时刻,入党意味着牺牲,陈昌仍然坚定的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人,他对中国共产党的热爱与衷心,其实在此时就已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每一位共产党员入党之后,都会为自己取一个党内代号,他在为自己取名字时结合老家家族的陈姓以及纪念南昌起义,为自己取名“陈·昌”。自此之后,这个名字成为了中国共产党党内的机密代号之一。
1929年,他在广东松口苏维埃政府任赤卫队队长,而后又被调到梅州的苏维埃政府,同样任职为苏维埃政府的赤卫队总队长。在此期间,他为苏维埃政府作出了诸多贡献。
而后,陈昌和汤昭武在石宝寨举行了武装起义,创建了川东第一支红军队伍。最后,石宝寨的队伍在长征时与贺龙任弼时的红二方面军会合,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1930年陈昌成为了红十一军64团的连长,并且在此期间参与了多次战斗。但陈昌在一次战斗中不幸受了重伤,身体的原因让他只能回到四川老家休养。
在休养期间,陈昌与刘其珍同志结为了夫妻,伤愈后,两人前往上海党组织就职。
1931年,陈昌刚到上海党中央没多久,当时的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党投敌,顾顺章的这一行为,让当时上海党中央以及中央特科遭遇了灭顶之灾。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陈昌毅然决然成为了中共中央政治保卫局,也就是中央特科的一份子。
为了完成重建中央特科,陈昌等人在党旗下郑重宣誓愿意成为“无名英雄”,愿意为隐蔽战线和党中央牺牲自己的一切,遇到险情坚决不会向敌方透露任何中央的情报内容,甘愿成为情报事业的一名无名英雄。
后来,陈昌先后在王世英、李克农、董必武等等中央首长的单线领导下,在上海、武汉、江西、福建、广东、广西、四川、重庆等地都留下了潜伏的痕迹。
在此期间,陈昌曾担任过国民党的中高级军官、国民党参谋、国民党政治部副主任、稽查大队长、报社社长等等各种各样的职位。陈昌就这样潜伏在敌人的“心脏处”,源源不断的为中国共产党提供各种各样的情报。在潜伏的阶段中,陈昌光化名就有20多个,18年的敌营生涯能够活下来,本身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呀。
陈昌危难时刻入党,秘密潜伏敌营18载,多次与组织失联却始终追随党的脚步忘我工作
中国第一部谍战电视剧《敌营十八年》的江波就是陈昌的原型之一
从1931年起,陈昌坚定不移的为中国共产党的情报事业作出贡献。
其实作为一名情报人员,陈昌每日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残酷又复杂的环境,还有来自敌人各种形式上的诱惑与腐蚀。对于不坚定的人来说,很容易在这种诱惑的环境中迷失自我。
但陈昌没有,他始终相信着中国共产党,他向他的第一位中央特科领导人王世英保证说:我到敌人内部,不可能每月按时过组织生活了,但我每月将国民党发给的高薪之20%自用,其余的全部作为党费交给组织。
就这样,陈昌坚持了一辈子,他不仅没有在组织上获得任何报酬,还要挣钱来养活自己的“陈昌特工组”而为党工作!
1934年,蒋介石为了吞噬中国工农红军制定了非常恶毒的“铁桶计划”,但这个十分邪恶的计划刚刚开始,就被“陈昌特工组”截获。
1934年10月,陈昌与同特工组的成员一起潜伏在国民党的莫雄部队。此时莫雄是国民党江西德安保安司令,但其实早在16岁他就成为了孙中山的同盟会员。虽然莫雄与蒋介石相交甚深,但随着孙中山先生、廖仲恺先生的相继被害后,莫雄对蒋介石排除异己的行为非常不满。在一次偶然机会莫雄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建立联系,并决定加入共产党。陈昌作为莫雄的上校侦缉处长陪同莫雄到庐山开会,“铁桶计划”就被莫雄顺利截获。他们从九江回到德安,陈昌立即派遣特工组负责通讯项与年同志九死一生的将此情报送往苏区的周恩来同志。正是这个情报让中国共产党突破了蒋介石的第5次围剿,然后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其实在很多谍战片中都有这样的故事线,在意外事故的影响下,特工与自己的单线领导人失联,从此之后特工便成为了断线的“风筝”。
陈昌潜伏在敌人战线的18年内,曾先后四次被捕,在被捕期间陈昌遭受过各种各样的酷刑:老虎凳、披麻戴孝、钉竹签、电刑,陪同他人假枪毙……,但他从未向敌人吐露过分毫与党有关的情报,他用自己的行动践行了自己当初的无名英雄宣言。
在被捕期间,陈昌曾多次失去党组织关系,但每一次陈昌都能凭借自己的智慧与能力化险为夷后,都能再一次与党组织恢复联系,恢复自己的党员身份。虽然每一次入狱后,他都是孤军作战,但总能找到回归党怀抱的方法。
1936年底,张学良和杨虎城策划的西安事变,让中央特科内部出现了极大的调动。最开始中央特科将陈养山和陈克寒同志调回总部,然后将陈昌的组织关系转交给中共中央长江局。但遗憾的是,中共中央长江局并没有接收到陈昌的组织关系,就这样在意外事故的影响下,陈昌失去了组织关系,也失去了上级领导人。
从此之后,陈昌展开了自己长达24年的回归党的怀抱的各项举动,直到1960年陈昌去世时也未能成功回到党的怀抱。
陈昌去世5年后,也就是1965年首次平反,恢复革命军人待遇和革命历史;1981年第二次平反昭雪,举行陈昌同志骨灰盒覆盖党旗仪式。在众人的不懈努力下,同时在王世英、汤昭武、陈养山、陈克寒等人的大力帮助下,陈昌的政治生命才在中国共产党党旗下,获得了永生。
难能可贵的,在失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支持后,陈昌在敌方组织的行动开始变得举步维艰,但是他依然玩命的工作,绝不忘记共产党人的本色。
例如,1937年陈昌回到四川,与四川的陈联诗和林向北等同志取得联系后,发起了“万县文化界抗日救亡协会”活动,万县也爆发的“七君子事件”。陈昌是第一个被国民党捕获的同志,最后林向北等同志联合广大群众给国民党当局施压,陈昌等人才得以安全脱身。
1942年,陈昌在老张同志(董必武同志的代号之一)的领导下成为了国民党湖北青年救国团的一名宣传部长,而且在此期间,陈昌成功与李克农同志取得联系,并通过了他们的严格审核。但由于找不到陈昌的直接领导人老李,也就是王世英同志,陈昌仍旧未能恢复党组织关系,只恢复了工作关系。
由于被甄别完成后,陈昌仍旧未能回到党的怀抱,他感到非常冤屈,而且很懊恼。但他并没有因此放弃回到党组织,继续在中国共产党的情报事业中发光发热。
有一次,陈昌强烈要求他的领导人董必武同志安排他离开白区,他愿意前往延安的中央党校,接受严格的政治审查和思想教育,然后在抗战第一战线上与敌人真刀真枪的干!
董必武在完成对陈昌侦查后,看到了陈昌同志坚定不移的信念,于是他反复地对陈昌同志说:我非常明白你的痛苦和焦虑,你是一名经验丰富的中国共产党情报人员,不仅仅抗日前线需要你这样的战士,隐蔽战线更需要和你一样的无名英雄。为了中国共产党,请你继续潜伏在敌人的心脏。以后我是你的单线领导人,这样的干部不容易被捕,就算你我失去了联系,你也不用担心找不到我。一旦我们的联系出了问题,你可以直接到党中央寻找我。由于我们找不到你的直接上线领导人老李同志,所以暂时还不能恢复你的党组织关系。但我答应你,一旦找到老李同志,会立即恢复你的党组织关系,现在你直接和我联系。
在董必武同志的劝说下,陈昌带领着“陈昌特工组”的所有成员,继续在隐蔽战线工作……
这一次,陈昌的工作一直持续到1949年重庆解放。
1949年重庆解放前夕,陈昌接到拯救关押在渣滓洞难友的任务。此时,他在重庆渣滓洞交警大队当大队长,系看守渣滓洞的特务部队,对内代号叫“雨农部队”(因为戴笠的名字叫戴雨农)。华蓥山游击队安排给陈昌的人员不小心暴露了身份,他便以大队长身份安排队员撤退而暴露了身份。因为这一次意外,陈昌失去了前往台湾潜伏的机会,也正是这一次事故,让陈昌未来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1949年陈昌暴露身份后,按照原先的规定他应该遵循董必武同志的指示回到北京向党中央报到。但陈昌考虑到重庆解放在即,这里曾是国民党的陪都,而且国民党撤离后在此隐藏了太多的潜伏特务,自己曾长期在重庆隐蔽战线工作过,所以定能为重庆的彻底解放贡献一份力量。他决定放弃了回到北京向党中央复命的机会,在中共西南局公安部周兴部长的帮助下,成为了重庆市公安局的一名“灰色特务”。
他利用自己的灰色身份,引导“陈昌特工组”—“精字20号小组”,在短短的3年多的时间里,侦破了诸多潜伏在重庆的国民党特务组织。
虽然陈昌没有回到北京向党中央报道,但他从未放弃过向中共中央、重庆市公安局党委等单位要求恢复自己的党籍等。
1952年,本该和其他人一起享受“双中事件”胜利果实的陈昌,却因为自己的政治复杂含冤入狱。审查的人为陈昌同志扣上了一顶“贪污犯”的帽子,实为政治甄别。经过2年多的甄别,所有破获的国民党反动派地下党等组织,均与陈昌没有关系,最终无罪释放,但是重庆市公安局却不安排陈昌的工作。这时,他应该回到北京向党中央报到,但是他身无分文,只好给自己老首长最高法的董必武院长写信求救。在等待董老回复期间,正好是全国性扫盲运动的尾声。他觉得自己因为坐牢而没有为党开展扫盲工作,觉得对不起党组织。他就在自己夫人何妨阿姨工作的重庆市结核医院旁边,用他在医院打零工挣得钱,拿出一大半购买教学用具,自己省吃俭用,还带着自己的不到8岁的女儿陈世英当老师,为当地的村民兴办“夜校”,培养了一大批农民兄弟……
1955年,陈昌接到董必武院长的回信,董老开导他说:既然你能打入敌人的内部,组织上审查你是正确的,你不该有怨言。但不安排你的工作是不对的,我会给有关部门做工作的……
陈昌便被安排到中国狮子滩水利发电工程局办公室工作做文员,但组织部门给陈昌约法三章:不能挑选工作、不要摆老资格、不能重用。巧的是,到重庆迎接他的人是当时的小林–林向北–狮子滩工程局办公室主任兼供应处处长。近20年前的老战友相聚,这是陈昌最快乐的日子。
陈昌危难时刻入党,秘密潜伏敌营18载,多次与组织失联却始终追随党的脚步忘我工作
重庆狮子滩水电站大坝及泄洪口的远景图
因为陈昌在隐蔽战线上形成的超强工作能力,林向北打破了重庆的约法三章,将陈昌的妻子何妨调到了狮子滩职工医院,。照顾老战友的小家庭,将陈昌提升为招待所的副所长(所长长期缺席,实质就是所长)。因为狮子滩是国家一五规划的165项目之一,每天有很多人来参观、学习,招待所所长成为林向北的心病,他将招待所的重任就交给了陈昌。
陈昌在狮子滩招待所如鱼得水,一边忘我的工作,把招待所变成了宾至如归的家园,空闲时他还当起教练,教宾客们学习他一生操练的“陈氏太极强壮功”,获得了广大宾客的赞美;一边在支部书记林向北的帮助下努力找党组织,将他参加革命的经历写成了《陈昌同志自传》,几乎将他接触的所有人(上百人)的姓名及化名、单位名称、联系地址、电话、电报等等造表,他还获得了董必武、王世英、陈养山、陈克寒等重要战友的亲笔证明材料。
陈昌危难时刻入党,秘密潜伏敌营18载,多次与组织失联却始终追随党的脚步忘我工作
2010年《陈昌同志自传》等资料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珍藏作为军档收藏的撰写时间早、内容丰富的谍战史料之一
陈昌将上述资料汇总后交予林向北接收,并请林向北立即将其传给中共西南局。但西南局却因为陈昌同志的历史太过复杂,退回了陈昌同志的党籍申请报告。没有办法,陈昌只能将自己的一系列材料用信件的形式再送到北京中南海,等待毛主席的批示。令人意想不到的是,1958年,反右运动已经快结束,狮子滩水电站因为没有完成右派指标。就在陈昌同志努力回到党怀抱的时候,中国西南水力发电工程局在部分人误导下,竟因为陈昌太过积极恢复党员关系被划为“反党分子”,而不断为他提供庇护林向北同志同样也被划为“反党分子”,陈林双双被打上了“极右”的标签,押往工地劳改。
不同的是,陈昌在两年后含冤去世,而林向北本着“活着就是胜利”的原则,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活到了2022年8月28日,在105岁的高龄驾鹤西去。在2019年1月2日,林老收到南昌八一纪念馆的《信函》,102岁的老战友林向北为死去59年的陈昌老战友证明,终于在2020年8月1日,陈昌成为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的1064位“八一将士”称号,其子陈龙狮也获得“八一守护者”的称号,他们父子将继续为弘扬、宣传八一精神而战!
陈昌危难时刻入党,秘密潜伏敌营18载,多次与组织失联却始终追随党的脚步忘我工作
2022年8月1日,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大厅对陈昌的评价
1960年1月25日深夜,陈昌同志昏倒在大坝工地上,工友们赶忙将陈昌送到职工医院进行抢救,但这仅仅为陈昌同志延长了一段时间的生命。当陈昌的夫人何妨到达医院时,陈昌已经奄奄一息。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对自己的夫人说了这样一段话:你还年轻,可以改嫁,但请你一定要将三个孩子培养成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你要相信党组织,相信中国共产党,我的问题早晚会弄明白,我肯定也会回到中国共产党的怀抱。说完这些后,陈昌同志就再也没了气息。
其实在陈昌劳动期间,王世英已经找到了陈昌,他专门从北京前往重庆探望陈昌,但却被西南局和重庆市委的一些人拦住,他们反复强调陈昌是大右派。但王世英始终坚持要见陈昌,为了保险起见王世英同志亲自到狮子滩将陈昌的所有事迹进行了调查、研究。
分别20多年后,两位生死之交战友终于再次见面,在交谈期间,王世英也了解到了陈昌的各种困难,他对陈昌说:你放心,你的这些问题,根本不是问题。我回到中央后会立即给你申诉,让党组织重新安排审查你的历史,你等我的好消息。
但遗憾的是王世英同志回到北京后不久便中风偏瘫了,等到王世英同志痊愈和汤昭武见面时,才知道陈昌已经去世,王老痛哭不已。他俩向党中央提交各种申诉后,终于在4年后的1965年恢复了陈昌的革命干部身份,并且为陈昌撤掉错捕错判和“极右”标签,但却只承认陈昌1927年入党,党籍只到西安事变之前。
遗憾,这个平反被认为是刘少奇、邓小平平的反,不算数。陈昌家人在文革期间又受尽了折磨,陈昌的一个儿子陈伟光在文革不幸去世,妻子何妨的父母在文革时不幸身亡……
不过时间是最好的药剂,阴霾总会过去,终于在1978年全党开始了拨乱反正时,在陈养山、陈克寒两位老战友的帮助下,中组部部长胡耀邦责成陈野平常务副部长具体落实,于1980年6月30日,时隔20年之后,陈昌终于回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党怀抱。
陈昌危难时刻入党,秘密潜伏敌营18载,多次与组织失联却始终追随党的脚步忘我工作
中共12大党代表、乐山地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周明轩代表中共中央为陈昌同志骨灰盒覆盖党旗(背后是潘中信同志,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厅级干部)
1981年7月1日举行了陈昌同志骨灰盒覆盖党旗仪式。当时覆盖党旗的标准是:1927年前入党的老党员,省军级以上的老同志,也就是说,陈昌同志终于彻底证明了自己不愧为中国共产党党人的称号,在党旗下其政治生命获得了永生,壮哉!!
陈昌危难时刻入党,秘密潜伏敌营18载,多次与组织失联却始终追随党的脚步忘我工作
2021年陈昌之子陈龙狮在父亲去世地(狮子滩大坝)向前辈致军礼
此文描述了陈昌的一生,尤其是逆境时坚守共产党人的信仰,而忘我工作之感人故事。这不就是我党在新时期中应该坚守的共产党员的底线吗?

备注:李宏,男,1953年7月出生,汉族,籍贯北京,大学本科文化。中共党员,两会记者,中国产经新闻高级编辑,策划总监。
附:没有陈昌等我党的无名英烈拼搏,哪有我们幸福的今天?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八眼看四方):陈昌危难时刻入党,秘密潜伏敌营18载,多次与组织失联却始终追随党的脚步忘我工作

(浏览 30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