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难忘上甘岭战场

作者:扬扬扬

 

难忘上甘岭战场
无意中得到一张旧报纸,一篇文章的标题突然吸引了我——《难忘上甘岭战场》,急忙看下去,一口气读完,深深震撼。
文章的两位作者都是当年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上甘岭战役的亲历者,也都是那场战斗的一线指挥员,我们敬仰的老前辈。李长生时任志愿军12军31师91团团长;赵金来时任91 团副参谋长(他受命带领精干指挥班子在597.9高地6号阵地的坑道里开设团前进指挥所,是战斗在上甘岭最前沿的团级指挥员)。
全文记述了这支老红军团队,1952年11月1日在战役进行到最关键时刻,接替15军部队接守上甘岭597.9高地后那段壮怀激越四昼夜的生死血拼。讲述了他们从领受任务,到政治动员,总结战例,制定打法预案,确立指挥班子,完善后勤通讯保障,步炮协同等一系列缜密、细致的战前准备工作,生动再现了他们上阵地后那惊心动魄的四天不间断的与敌人誓死拼杀、前赴后继、寸土必争的壮烈场面,透过亲历者的精彩回忆,匡厚生、朱有光、王万成、滕土生、胡修道等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倒下的战友,弹雨和硝烟,使我们真切地感受到比电影中、文学作品中描述的更残酷战斗场景,还有过去不曾公开的惨烈悲壮故事,是一份难得的军事战争史料。郑重下载,隆重推荐,分享感动!
多数人也许并不了解,也就是这支曾创造抗战奇迹,夜袭阳明堡机场的光荣红军团队——八路军129师769团,同样创造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一个奇迹。在一年前的五次战役第二阶段,曾突入敌后一百余里,达37度线附近,在退路被敌人封死后,硬是从敌人的层层夹缝中机智地闯出一条撤退路线,全团成建制回撤成功,还抓获100多俘虏,受到志愿军总部的嘉奖,毛主席的高度评价。
我为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在与世界上最强大的对手作战时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所动容;也为我们年轻的指战员们在装备远强于我们的敌人面前所表现出的那股敢打必胜的豪气所叹服。
这就是中国军人的血性和军魂。
难忘上甘岭战场

李长生 赵金来

当我们这些上甘岭战投幸存者欢聚的时刻,总爱不释手地翻开那本封面已揉皱了的历史相册。看着张张照片,我们仿佛再一次回到了当年上甘岭那战火纷飞的日日夜夜,战友们视死如归、以人民利益为第一生命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谱写了一曲曲气吞山河的凯歌,用殷红的鲜血实践了“我们吃点苦,祖国人民不受苦,我们流点血,祖国人民不流血”的豪迈誓言。
我们第十二军三十一师九十一团进入上甘岭战场之前,参加了一年的金城防御作战。1952年9月底部队在向白易山休整地开进途中,接到了军部要李长生团长速去的电令。李团长不顾连日行军的疲劳,一溜小跑赶到了十余里地外的军指挥所,走进办公室,曾绍山军长放下他的放大镜和托在右手上的军用地图,抬起头来,和善地注视着李团长,尔后诙谐地说:“这下有大仗给你们打哟!“说着,带我们来到沙盘前,曾军长右手指着面前的沙盘,把脸转向我们说:“友军(15军)在上甘岭已与敌整整恶战了七昼夜,兄弟部队打得很英勇、很顽强。但也有相当减员。敌人攻击凶焰尚未打下去。为防止敌人重点进攻,上级决定先调你们团到平康以北地区,作为四十四师的二梯队。“末了,曾军长沉思片刻,但接着以爽朗甚至带点兴奋的口吻说:“这次全军只先去你们一个团,一定要当好代表队。
 
“请军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李团长代表全团指战员立下了铿锵誓言!
受领任务后,我们召开了党委会,传达上级赋予的任务和有关指示,进行了认真的研究,此战关系到中线平康的安危,关系着整个朝鲜战局。大家对上级能让我们团首先担任这次重要战斗任务,感到非常光荣和自豪。一致表示:决不辜负上级党委首长的信任和期望,坚决打好这一仗。
会后,我们几位团领导带着工作组,分头深人到各连,立即在部队中进行动员,迅速转好从休整到参战的思想弯子,号召部队发扬勇敢战斗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的优良作风。学习英雄黄继光,必要时舍身爆破。大家听说到上甘岭,个个都高兴地跳了起来,全团上下一片欢腾,求战情绪高涨,干部战士纷纷呈送决心书、求战书。八连政治指导员刘怀珍带领全连宣誓:坚决粉碎敌人进攻,打出红军团队的威风,争和平气、立国际功!
10月21日,李团长带着两名营长、五名连长、十名排长及机关参谋、干事共30余人,乘车前往友邻第十五军指挥所——道德洞,接受具体任务。次日凌晨到达后,秦基伟军长逐与我们亲切握手,张蕴玉参谋长介绍了战场地形与作战情况。随后派人把我们带到了四十五师一三五团驻地五圣山。
难忘上甘岭战场
五圣山海拔1061.7米,山高坡陡,地势险要,为平康、金城的防御大门,也是中线防御的天然屏障。友军张团长向我们详细的介绍了战况,我们要求前来见习的人员着重弄清五个问题:(1)阵地地形。(2)阵地工事情况。(3)敌人进攻手段。(4)兄弟部队的打法。(5)我们自己上去该怎么打。
 
经过三天的见习,我们在详细了解敌情、地形、摸索总结敌人作战规律以及借鉴友邻作战的经验教训后感到上甘岭战役是在狭窄地区(不到四平方公里)反复争夺的战斗,且我军武器装备处于劣势,撒网瓢泼战术显然得不偿失,应树立长期打下去的
思想,准备与敌进行多次反复较量。
同时,切忌在反击时间、道路选择上形成规律,为敌所制;在战术上要量敌用兵,发扬孤胆作战的精神和灵活的小兵群战术动作,采取依托坑道逐次补充消耗的“添油”战术;注意发挥炮兵作用,组织步炮协同,并抓紧切时机抢修工事,以达到减少自己伤亡,大量消耗杀伤敌人,最后恢复阵地的目的。
 
鉴于此,我们决定全团以连为单位组成九个梯队,相继投入战斗。每个连争取坚守阵地一天。要求上阵地的分队尽量携带手榴弹、手雷、爆破筒,并带一满壶水及胡萝卜。另外,保证每人有一件土工作业工具。
10月27日,我们团全部到达五圣山地区,部队迅速投入了紧张的战斗准备。根据一年来在金城依托坑道防御作战的成功经验,认真演练战斗队形、火力运用、通信联络以及坚固工事的连续爆破与坚持坑道斗争,掀起了临战训练的热潮。并根据上甘岭地区的地形特点,及时调整和充实了后勤机构为了保证迅速抢运和及时供应,我们决定除全团辎重、担架分队全力投入运输和伤员外,还抽调机关干部及二线分队参加运输。
为了加快转运,节约人力,减少途中伤亡,我们采取了分段设站、定量包干、接力运输和上送粮弹、下送伤的“两不空手”运输办法,在“七一四”阵地建立了生活供应站。
经过紧张的准备,各项工作都已安排就序,锋靡所向,直指597.9高地之敌。
10月30日晚,友邻第十五军组织13个连队对5979高地实施反击,经两天激战,恢复了除11号阵地外的全部阵地。我团奉命于11月1日18时,接受坚守5979高地的任务。
我们即以第三营八连占领主峰编号为第3号阵地及主峰前方9、10号和西北0、4、5、6号阵地,主峰东北2、8、1号阵地仍为友军一三四团和八十六团防守。八连接守阵地后,立即派出警戒,察看地形,进一步研究打法。我们为了确保坚守阵地的该连在第二天有足够的精力对付敌人,在全团范围内挑选了40余名精壮官兵随他们上阵地,帮助抢修工事以先挖防炮洞、后挖射击掩体、堑壕交通壕的顺序。敌人不断以炮击、小分队反扑,扰乱我土工作业,但在我坚守分队的掩护下,这一切都无济于事,工程作业一直在紧张地进行夜突击,修复了防炮洞和单人掩体六个、双人掩体三个,轻机枪射击体五个,掩壕一条,堑壕、交通壕50余米。二营前来帮助打坑道的10名战士,按时保质地完成了任务。我们当即宣布给每人记大功一次,这为尔后我们在炮火下保存我有生力量,达到持续战斗,大量歼敌起到了重大作用。
难忘上甘岭战场
11月2日8时,敌即对597.9高地展开猛烈攻击,敌先以密集炮火向我反复轰击,发射炮弹近10万发,出动飞机百余架次,轮番轰炸、扫射,持续时间达两小时之久。我阵地上,硝烟弥漫,石土飞扬,浓重的火药味呛得人连气都喘不过来,地面工事悉数被毁。战士们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武器弹药。从10时起,敌即以美七师三十一团,哥伦比亚营及其第九师三十团、三营先后向我发起多路多梯次的猛烈进攻。面对气势汹汹的敌人,我们的战士毫不畏惧,他们英勇顽强机智灵活,巧妙地利用弹坑、岩缝和残存的敌人工事抗击着敌人。坚守9号前沿阵地的四班,采取快出、快看、快打、快撤和先打近、后打远,先打多、后打少等战术,并及时识破了敌人用炮火欺骗杀伤我们有生力量的诡计,及时总结了敌人的战术变化。该连40多岁的老兵匡厚生,战斗前在班里积极表示:“有危险我上,要流血我流。”他对战友们说:“我比你们年纪大,你们今后还可以为革命多作贡献。”战斗中他经常冒着敌人密集的炮火出洞,以他娴熟的战术动作,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战后,荣获二级战斗英雄的称号。该班激战一天击退了敌人无数次进攻,仅以轻伤三人的代价,歼敌400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敌我伤亡130:1的辉煌战果,荣立了集体一等功,被嘉奖为“小兵群作战的模范”。
该连一班战士王万成、朱有光两同志,看到友邻1号阵地步兵第八十六团八连情况危急,遂主动驰援,以舍身炸敌的英雄气概,毅然冲入敌群,拉响爆破筒,与突入友邻阵地上的数十名敌人同归于尽,使友
军阵地得以恢复,谱写了一篇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是日全天战斗,该连在我纵深炮火的有力支援和友邻部队的密切协同下,共击退敌人一个排至两个营的20次攻击,毙伤敌近千人,生俘一人,缴获武器数百件,阵地屹立未动。
根据战斗预案,在当日黄昏时我们令七连接替八连,八连长孙林春带两名排长、四名班长继续留在阵地上,作七连的顾问。刚布置完毕,电话铃响了,电话员拿起耳机,又随即将耳机递给李团长。兵团王近山副司令在电话里带着兴奋的口气鼓励我们说:“你们打得很好,我代表兵团首长向你们祝贺。兵团决定通令嘉奖你们团。”首长洪亮的声音,使在旁的同志都能听到,指挥所忙把首长嘉奖传达给所属部队,让全体指战员都分享这胜利的喜悦,指战员们激起了无比高昂的战斗意志,增添了无穷无尽的勇气和力量。
输红了眼的敌人并不甘心。3日晨,敌二师三十一团出动一个营的兵力向我七连坚守的9、10号阵地发起猛烈攻击。该连依托坑道屯兵,结合野战工事,以小分队实施反冲击或阵前出击的战法大量歼灭敌人。以个人、小组或一两个班抗击敌人一路或多路的连续攻击,达到以少胜多、坚守阵地的目的。至12时,该连共打退敌人15次冲击。15时起,敌再次以两个连的兵力向七连发起攻击。这时,该连已有相当减员。据此,赵副参谋长令九连两个排加入战斗,是日共击退敌35次冲击,歼敌750余人。
当晚,六连接守七连阵地,七连长董宝志带两名排长、四名班长留在阵地作六连的顾问。这种”换兵不换将的战法”,对新接防分队明了敌情,熟悉地形、实施及时准确指挥帮助甚大。
4日10时许,我们接到前沿9号阵地观察员报告,在阵地前方小树林里,敌集结约有一个营的兵力,企图向我发起攻击。我们将这情况立即告诉前方指挥所赵副参谋长,另外请上级炮群对敌实施袭击。不一会儿,我神勇炮兵及时以猛烈火力复盖了小树林。炮击后,我们在堑壕里观察敌情,望远镜里出现了令人兴奋的场面:成堆的敌人倒在地上,没死的抱头鼠窜,受伤的挤倒在地,互相践踏,乱得像一窠蚂蚁。我们一线分队指战员高兴得直蹦直喊,纷纷要求为炮兵兄弟请功!
敌人遭我炮击,一时丧失了进攻能力,但并不甘心失败,豁出老本,继续下赌注。4日16时30分,敌调集四个多连的兵力,再次向我六连坚守的9、10、3号阵地发起猛攻。二营营长杨水保及时组织全营82迫击炮对敌拦阻射击。但顽固的敌入继续向我攻击,六连干战发扬敢打敢拼的战斗作风,大胆地把敌放到阵前,以手榴弹、手雷、爆破筒组成一道火墙。我猛烈的火力宛如暴风骤雨、闪电雷鸣,那团团火舌映红了天,那阵阵爆炸声,敌随之葬身。是日,六连共打退敌20余次攻击,歼敌450余人。傍晚,我们在指挥所接到李德生副军长的电话。一听这熟悉的声音,我们一时感到突然,因为我们团是远离本军建制单独到上甘岭参战的,李副军长告诉我们:按照兵团首长指示,由他带领军司政后机关部分干部,在德山砚组成前方指挥所,统一指挥上甘岭地区的作战。为了详细汇报战况,李团长带着作战参谋赶到了李副军长指挥所。首长亲切而又带着嘉奖的口气向我们说:“你们打得很好!向你们致敬!”在我们汇报之时,他不断颔首称好。末了,他要求我们继续发扬红军团队的光荣传统,给参加上甘岭战役的我们军部队作好样子!”
不输到底,敌人是不会下赌场。
 
11月5日,韩军组织第二、九师共五个营的兵力,在飞机百余架次,坦克30余辆的支援下,再次向我发动猛烈的攻击,进行最后的挣扎。3时,敌人开始火力准备,5时40分,分两路向我3、9、10号阵地进攻,另以一个连向我0、4号阵地迂回,企图分割我军前后联系,战况空前激烈。防守的六连顽强坚守,连续打退敌多路多梯队的冲击。8时,五连主力加入战斗,经10个小时的激战,先后打退敌42次冲击,歼敌2000余名。美合众社记者肯德立在报道韩军当时受到我打击的情形时说:“韩军冲向山顶。但是一个中国士兵站起来挥舞着手臂投掷手榴弹。他几乎独个儿击破了这次进攻!”坚守在3号阵地上的二班新战士胡修道,在全班只剩下他和腾土生两人时,他们极大地发扬了敢打敢拼的英勇顽强精神,机智灵活地打退敌人疯狂的41次反扑。当右侧10号阵地危急无人时,他果断地和腾土生冲了过去,打退了敌人进攻。
不幸,滕土生身负重伤。当羊群般的敌人再次向10号阵地蜂拥冲来时,胡修道孤胆作战,时而投弹,时而端起机枪扫射,一人坚守阵地10多个小时,歼敌280余名,创造了以少胜多的战例。战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他“共和国英雄”的光荣称号,并颁发给他金质勋章,志愿军司令部授予他一级战斗英雄,并荣立特等功等光荣称号。
激烈的战斗一直进行了四天四夜,尽管敌人每天发动数十次猖狂进攻,飞机、大炮将成吨的钢铁倾泻在这个小小的山头上。但有我们这支劲旅在,敌人就休想实现其企图。
此后,敌人攻势愈来愈弱,每次攻击除继续在我阵地前留下了一批尸体外,均无法前进一步。597.9高地似铜墙铁壁巍然屹立,使敌望而生畏。
 
红旗在上甘岭高高飘扬。
难忘上甘岭战场
 
战斗结束后,两个生死战友相聚在上甘岭前进指挥所防空洞门前,左为赵金来,右为李长生。他们警惕地仰望天空,也许这时正有呼啸的敌机从上方掠过。
 
前不久,我们以最隆重的仪式接117位志愿军的遗骨回归祖国,青山处处埋忠骨,有许多烈士仍留在异国他乡,他们的亲人无时无刻不在盼望着接他们回家。
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参战70周年之际,我们隆重纪念这场伟大战争,深切缅怀英勇牺牲的英烈。
最难忘今年国庆,举国高唱《我的祖国》
 
“……
这是强大的祖国,
是我生长的地方,
在这片温暖的土地上 ,
到处都有和平的阳光。”
不禁热血沸腾。此时此刻,我们怎能忘记七十年前的那场立国之战,怎能忘记浴血疆场的志愿军前辈们,怎能不倍加珍惜今天的和平、幸福、和谐、美好生活!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从军营走来):难忘上甘岭战场

(浏览 3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