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是谁把红军逼上长征之路的?

好诉诸武力。按照杨永泰的主张,蒋介石决议首要用军事手段消除桂系的李宗仁、白崇禧。其时,桂系实力占据着从广西、广东经两湖直到山海关长达千里的阵线,摆下了“一字长蛇阵”。如何破掉李、白这个互相配合的战阵?杨永泰向蒋介石主张:先击首腹后斩尾,武力进攻和政治分解双管齐下;先解决武汉、平津桂系驻军,尔后直捣桂系广西老巢。

为了施行武力进攻与政治瓦解相结合的战略,杨永泰隐秘来到香港,与受桂系架空的俞作柏恰谈。他凭着三寸巧舌说服了俞作柏,并承诺:“假如俞将军活动李明瑞、杨腾辉倒桂成功,中心委你为广西省主席,省府委员由你决议。”

1930年3月,鹿钟麟、商震、白崇禧、张发奎等第二、三、四集团军57个将领通电全国,一面历数蒋介石十大罪行,一面推举阎锡山为陆海空军总司令,联合反蒋。

采取“银弹”交际,瓦解冯玉祥的西北军;

这样,冯玉祥苦心经营20多年的西北军土崩瓦解了。蒋介石采用杨永泰的“削藩策”后,只用3年时间就到达了预期意图。

“三分军事,七分政治”强逼赤军长征

杨永泰仔细分析了前三次“剿共”失败的原因,发现蒋的失策在于把赤军看成与北洋军阀一样的戎行。实际上,赤军绝非乌合之众,而是一支不怕死、不受抚、不感恩、不惧威的真正“党军”。赤军的最大不同是施行政治建军,兵民一体,上下同心,因此必须采取新的战略才干“剿”灭。赤军既然是靠政治起家的,那就来个“政治剿匪”——“三分军事,七分政治”。

所难之点为共党与‘匪区’民众结为一家,两者合手,实为一严重问题。

杨永泰的下面几句话更是一下子说到了蒋介石的心田上:

所谓七分政治,在吾,则加强对匪区民众管理,加强对匪区民众宣传,弄清吏治,务使土豪恶霸横行乡里者灭绝。

这样,渐使匪区民众日益脱离共党,不为共党所左右。


所谓三分军事,鄙人大力于上述诸务中,然后派重兵对匪区共党施行严峻的围歼,务使除恶务尽,不留后患。


吾以为,如施行三分军事,七分政治,变军事剿共为政治剿共,不出一年,会初见成效。

蒋介石对“万言书”大为欣赏。1932年4月,蒋到汉口主持鄂豫皖三省“剿共”军事,决议破格提升杨永泰为鄂豫皖“剿共”司令部秘书长,令其随行前往武汉。这样,杨永泰正式成为蒋介石的帐前军师。

蒋介石大喜过望,对杨永泰愈加言听计从。他当即移营江西,全力“围歼”中心苏区。1933年5月7日,蒋介石改“行辕”为军事委员会委员会长行营,录用杨永泰为南昌行营秘书长,全权总揽政治事务。杨永泰担任的第二厅专营“政治剿共”,所以南昌行营上下又称杨永泰为“七分厅长”。

杨永泰提出的“三分军事,七分政治”在第五次“围歼”中得到了充沛的发挥和运用:他安排求是通讯社,专办行营新闻发稿作业;安排极力剧团和奋斗文艺社,作为“剿匪”前哨的“文明标兵”;施行武士独裁,强化保甲安排,严峻施行连坐制,对苏区民众施行所谓“软化、分解、感化”政策。更狠的是,杨永泰主张蒋介石对苏区施行严格的经济封锁。国民党使用戎行、行政官员、各省党部以致基层党部、各地乡绅等,组成紧密的网络体系,要与赤军打一场“政治战”、“经济战”和“立体战”。

03

是谁把红军逼上长征之路的?

1934年底,中心赤军主力长征进入西南,蒋介石派大军尾随于后。

蒋介石因追剿赤军入川,发现这一带山川险要,川西平原富饶,不愧为“天府之国”,假如将来中日开战,这里无疑是最好的战略大后方。所以他产生了借追剿赤军之机派中心军入川的主意。

蒋介石听从其言,很快撤销南昌行营,录用杨永泰为武昌行营秘书长,伺机图川。

蒋介石本计划就此派中心军10个师入川,不料刘湘有拒绝戎行入川的前提条件——杨永泰审时度势地献上良策:

“目前要先抓到刘湘,容许给钱给军械,不派兵,只需求派遣一个没有装备的参谋团驻重庆,帮忙川军方案作战。

杨永泰趁机主张:

打破防区划分,从头划定18个行政专署,由省政府派人担任专员;

趁着“巴壁虎”一打盹的光景,杨永泰把四川省当地官员的后备部队抓到了手中。

杨永泰向蒋介石主张,仿照办庐山军官练习团的方法,整训川军军官,以便操控川军。1935年7月,蒋介石在四川峨眉山开办军官练习团,自任团长,并调亲信干将陈诚任副团长,分批练习川兵营以上军官。杨永泰经常到练习团说话,对川军进行撮合分解。练习团刚完毕,一些川军将领便倒向蒋介石一边。杨永泰目睹蒋介石的实力已经在四川扎了根,便主张蒋介石派军政部部长何应钦到重庆举行“川康整编会议”,强逼川军撤防裁兵,完成川军国家化,川政中心化。

蒋介石在杨永泰的策划下,最终将四川牢牢操控在自己手中。

政学系与CC系大斗法

作为蒋介石最宠信的幕僚,杨永泰有着很大的权利。一切国民党重要军政文电,都须经杨永泰先行过目,然后才干呈蒋;许多军政要人来见蒋介石,也须经杨永泰安排。

1933年1月,陈立夫、陈果夫等人谈起政学系的“暴发户”:“蒋委员长怎样看上这位首鼠两端的杨永泰。杨永泰有何能力,还不就是会投机吗?”

杨永泰对这个结论非常置疑,当即请示蒋介石,与戴笠联合再度进行隐秘侦破。成果真相大白,这乃是一场重大纵火案,主犯为航空署长徐培根。徐盗用公款套购黄金,亏空无法弥补,遂放火烧毁库房以毁掉帐目。不料天气炎热,大火失控,致使飞机被烧。蒋介石听了杨永泰的陈述,下令将徐培根枪毙,免除邓文仪的职务。

从1928年起,国民党党务大权便会集在二陈为首的CC系手中,形成了“蒋家全国陈家党”的格式。随着国民党内各反蒋实力的荡平,蒋介石越来越无法忍受二陈把持党务的现状,力谋削弱CC系的权利。

杨永泰的这一招,把原本的省党部履行委员和监察委员一同打入了冷宫。各县设书记长,又把原履行委员和监察委员一同“送客”。不论省或县都由书记长负全责,作业陈述直接上呈“剿共总部”党政处。这样一来,湖北、河南、安徽、江西四省国民党省、市安排由CC系手中转到政学系手中,CC系的政治位置一泻千里,成为当地军政领袖的附庸。

陈果夫出任江苏省政府主席时,民政厅厅长一职陈决议派自己的亲信余井塘担任,可没想到名单签到蒋介石手上后,杨永泰在蒋介石身边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这不成了CC的王国?” 蒋原本就不满江苏省政府CC颜色太浓,听了杨的话后愈加生气,决议“留中不发”。

原本这是陈果夫作的一个姿势,可没想到正中杨永泰的圈套。杨永泰向蒋推荐自己的亲信辜仁发替换余井塘。蒋遂即电告陈,一切照准,唯民政厅厅长改由辜仁发担任。

陈果夫大失颜面,恨得咬牙切齿。他提出要“清君侧”,下决心整垮杨永泰。

喋血扬子江岸

1935年10月,行政院院长汪精卫在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上遇刺,杨永泰颇想乘机爬上这一高位,进一步发挥自己的才华,但遭到以二陈为首的CC系的坚决对立。

蒋介石虽知杨永泰对自己忠心不二,但为了平衡各派利益,决议将杨调出。早在南昌大火案发前,蒋介石就计划让杨永泰出任南昌党政军联合办事处秘书长。

当蒋介石调张群任交际部部长后,便决议发布指令,录用杨永泰为湖北省主席。

虽然蒋介石也感到杨永泰有操作越权的形迹,但他对杨的忠实和才干是非常欣赏的。蒋曾对人说:“我生平用人,榜首重道德,第二重才具。杨畅卿这个人,办事有适当才具,其它方面就不要求全。”

蒋介石闻讯怒发冲冠,电令湖北绥靖公署主任何成浚:“据报湖北省党部借学生提出打倒杨永泰的标语,向政府示威。假如属实,仰将该党部及其担任人一律军法从事,具报为要。”为支撑杨永泰,蒋介石不吝对二陈开刀了。

蒋介石停息了CC系的倒杨风潮后,杨永泰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愁怅,脱离南京,逆江而上。但陈立夫恨杨入骨,一旦脱离蒋介石的庇护,杨永泰迅速走向了自己的末日。

奄奄一息的杨永泰对左右侍卫说:“吾早知必有今日,身已许国,为国而死,夫复何恨?所惋惜者,有志未逮,国祸方长耳。”说完,这位蒋介石的“诸葛亮”便咽了气,终年56岁。

杨永泰遇刺案,是国民党历史上继廖仲恺遇刺后第二起重大谋杀案。这个案件实际上是二陈为首的CC系一手策划的,却拿胡汉民派的刘庐隐做了替罪羊。

杨永泰跟从蒋介石多年,出策划策,铲除“诸侯”,逼走“共党”,为蒋家王朝立下了丰功伟绩——这样一位旷世奇才,却成了国民党派系争斗的刀下冤魂,不能不令蒋介石唏嘘叹气。

注: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后台留言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高中历史知识点):是谁把红军逼上长征之路的?

(浏览 3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