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来源:上大故事

王稼祥

家书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王稼祥(1906-1974年),原名嘉祥,又名稼蔷,安徽宣城泾县厚岸村人。

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卓越领导人,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对外工作的开拓者之一。

革命战争时期历任中共中央党报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主任、苏区外交人民委员会委员、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中央三人军事小组成员、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八路军总政治部主任、八路军军政学院院长、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解放后历任中国驻苏联大使、外交部副部长、中联部部长;中央国际活动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

1925年5月领导同学参加反帝爱国运动。

8月进入上海大学附中部学习,担任学生会主席。“文化大革命”中受迫害,1969年10月下放河南信阳。1970年冬回北京治病,1974年1月25日在北京逝世。

家书背景

1925年,王稼祥因为积极参加学潮,被圣雅各中学开除,于1925年9月转赴上海大学附中学习。同时王柳华受王稼祥的影响,1925年入南通的纺织学校。王稼祥在书信中一再动员王柳华加入革命,希望和堂弟一起“保持这热血沸腾的赤心,去一改旧习”“做个廿世纪的新青年”。做有用改造社会的青年。

家书内容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柳华:

? ? ? 来沪即入上大附中,人地生疏、乏善可述。近闻吾弟赴通入纺织专校,欣喜之至。实业之发展,纺织之改良,吾弟应负一部分责任矣。久长来沪入大夏,通函可直[寄]上海胶州路大夏大学。

? ? ? 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对干革命事业,颇为努力,余既入斯校,自当随诸先觉之后,而为革命奋斗也。

? ? ? 社会险恶,愿自珍重,书不尽意。

? ? ? 敬祝

进步

嘉祥

八月初十日午刻(1925年9月27日)

?来函可直寄上海上海大学附中,前上一函,谅达雅鉴,讫今未见复音,念与时积。久长今季肄业大夏附中,前已函告,想早得知矣。社会之腐败,至今日可谓登峰造极,我辈青年,置身斯中,不受其同化,不受其压制,盖亦难矣。欲解放青年,必自改革社会始。事理昭然,不可否认,愿你三复斯意,决定做一有用改造社会之青年。

匆匆,望复。此祝

进步

嘉祥

十四(1925年10月1日)

选自中国革命博物馆党史研究室编《党史研究资料(第三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

资料|庄佳伊、娜迪娅

延伸阅读:

王稼祥爱情受挫不愿结婚,毛主席亲自做媒,与朱元璋后人相伴35载

前言

1938年11月,六中全会在延安闭幕,毛主席和王稼祥在餐厅碰上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毛泽东看起来和她很熟悉,向王稼祥介绍她说:

“这是我的小老乡朱仲丽,她是我们边区的医院外科大夫,我们都归她管,你也要同她打交道的。”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图 毛主席与王稼祥

王稼祥和朱仲丽都被逗笑了。这时的王稼祥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但依然是孑然一身,见到开朗大方的朱仲丽,不免眼前一亮。这时他俩不会想到,就是这次见面,拉开了他们爱情的序幕。

王稼祥对朱仲丽产生好感

王稼祥在这次见到朱仲丽以后,感到内心曾经因为各种原因熄灭的爱的火种,又一次被点燃了,他问毛泽东:“你是怎么认识小朱的?”

毛主席听王稼祥这样说,心里很是高兴。因为这时的王稼祥已经32岁了,还是单身,毛泽东作为他的好友,不免关心他的终身大事,希望他能有一个称心如意的妻子。

之前也有一些和王稼祥关系不错的同志想要给他介绍女朋友,但是王稼祥由于之前经历过两次失败的婚姻,使得他不敢再奢望爱情。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图 毛泽东发表讲话

毛泽东曾对他说:“听说不少同志给你做媒,你为何没有中意的呀?是不是准备一辈子就当和尚呀?”

毛泽东的话语是幽默的,但是在王稼祥听来却是一阵的难过,他并不是不向往爱情,只是前两次的婚姻实在把他伤得太深。

王稼祥第一次结婚的时候,才仅仅只有19岁,当时他还是一个在高中读书的学生,却迫于家里的压力,被迫和父亲给他找来的新娘子成亲。

当时的王稼祥,本来得到了新式文化的熏陶,内心是极其反对这种包办婚姻的,但是他越是反对,他的父亲就越是要用这种传统的方式,将自己的儿子栓在家乡。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图 王稼祥同志

父亲给王稼祥娶的新娘子,是王稼祥的小学老师的女儿查瑞香,由于之前两个年轻人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

再加上查瑞香虽然出生于书香门第,但是由于父亲迂腐,并没有让她接受过教育,所以她基本上是一个文盲,而且满脑子都是被封建家庭灌输的“三从四德”思想,和思想进步,学识广博的王稼祥,自然是格格不入。

面对这种情况,王稼祥和自己的父亲说:“让我和查瑞香过日子也可以,但你得让她和我一起上学,学文化。”

但是父亲却认为女子读书是离经叛道,何况查瑞香已经是自家的儿媳妇,就冷冰冰地拒绝道:

“不行,哪有嫁人的媳妇出去读书的道理!”王稼祥见父亲态度坚决,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封建牢笼般的家,投身于革命事业。

同年,王稼祥因为表现突出,被组织选派前往莫斯科大学深造,王稼祥在走之前曾经想过离婚。

但善良的他想到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像查瑞香这样的女子既没有工作,而且要离婚之后,想要改嫁他人十分的困难,就只好是维持名义上的婚姻,自己则远赴苏联,去追寻他的革命理想。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图 王稼祥远赴苏联求学

而被留在家里的查瑞香,虽然对王稼祥并没有多少个人感情,但在旧思想上看来,被丈夫扔在家里,不闻不问,总归是极不体面的,这样的思想把她折磨的心情极度抑郁,在生下和王稼祥的孩子王命先后不久,就在痛苦和疾病中离世了。

王稼祥在听说查瑞香离世后,也有一种莫名的心疼,尽管他们之间并不存在爱情,但是毕竟查瑞香也是他曾经的妻子。

王稼祥心里清楚,查瑞香终究还是死于封建礼教的束缚,以及自身的保守。王稼祥在东方大学通过刻苦学习,考上了红色教授学院。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图 王稼祥回国参加革命工作

这时的王稼祥虽然已经经历过一次婚姻,但是年龄不过22岁,而且学识渊博,很快就引起了一个苏联姑娘的注意,苏联人的个性比较开放,她甚至直接向王稼祥表达了自己的爱意。

王稼祥当时在异国他乡,本来也不免有些孤独,再加上这位姑娘也在中山大学的支部做秘书工作,就慢慢接受了这个姑娘。只是王稼祥此时没有预料到,这段爱情于他而言,又是一场更为深重的劫难。

历经磨难,终与朱仲丽结为伉俪

王稼祥在和这个苏联姑娘确定恋爱关系后,一开始感到很是开心,因为他在之前的包办婚姻中,从未尝到爱情的甜蜜。

但是这个女子接近王稼祥,所喜欢的却并不是王稼祥的灵魂和人品,更多的是看中了王稼祥在党内的地位,知道他将来回国后,必然会担任重要的职务,而自己也可以通过和他的婚姻,实现阶层跨越。

王稼祥当时一味沉浸在这个姑娘给予他的浪漫中,很快就和她谈到了婚嫁之事。在1928年的秋天,王稼祥和他的苏联女友结婚了。

虽然没有自己父母的到场,但在朋友们的祝福中,王稼祥还是感到很快乐,尽管婚房也不过是他学习的宿舍,王稼祥还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幸福的新郎。

不幸的是,在婚后生活中,双方的矛盾很快暴露了出来,王稼祥天性善良内向,而妻子却是外向活泼,这导致他们经常在生活中因为一些小事而大吵大闹。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图 王稼祥

这个女子的灵魂浅薄,有时还喜欢议论别人,王稼祥也很看不惯这种小市民习气,两个人在思想上渐行渐远。

到了1929年秋天,仅仅维持了一年的婚姻里,已经消磨掉了王稼祥最初的爱情,他毅然选择了分手。但是善良的王稼祥,依旧在分手时,把自己的房子和生活用品,让给了女方,自己则独自蜗居到了一个小房子。

在经历了这两次不幸的婚姻之后,王稼祥甚至悲观地做好了独身一生的准备,就不再准备接受任何女子的爱情。

后来,王稼祥回到了国内进行革命工作,由于工作繁忙,更是没有时间考虑自己的个人问题,直到遇见朱仲丽之后,他感觉自己的心窗又一次被推开了,开始向毛主席打听有关朱仲丽的一切,毛主席看得出来,王稼祥这是对朱仲丽动了心,就逗他说:

“我的这个小老乡不错吧?”

王稼祥诚实地说:“嗯,不错。”

毛泽东看着王稼祥的神情,知道这件事有门,就告诉他说:“下一次要见她的话,就去找萧劲光,萧劲光是她的姐夫。”

王稼祥为了追求到朱仲丽,就给萧劲光写了一张便条:萧劲光同志,请你调给我两匹小蒙古马。此外,带你的姨妹子来我这里玩一玩。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图 朱仲丽的父亲朱剑凡

虽然王稼祥已经经历了两次婚姻,但在写下这张便条时,还是明显感到自己心跳加速,他期待着能够再一次见到美丽的朱仲丽。

萧劲光在收到王稼祥的纸条以后,也就明白了王稼祥对朱仲丽的心思,就和自己的妻子商量了这件事,朱仲丽的姐姐也表示愿意让妹妹和王稼祥了解,就带着朱仲丽去见了王稼祥。

当时的朱仲丽只有23岁,正是一个少女情窦初开的时候,虽然说王稼祥比她大好多,但是王稼祥渊博的学识,以及高尚的人品,还是深深地吸引了她,后来他们经过长时间的了解,彼此都在心里接受了对方。

有一天,王稼祥给朱仲丽送去了一张纸条:小朱,有空请到我这里坐一坐,稼祥。

朱仲丽很快就过去了,但是这一天王稼祥却一反常态地沉默不语,朱仲丽也没有问他,只是静静地陪着他,过了好半天,王稼祥才轻声说了一句:

“仲丽,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呢?”朱仲丽觉得很突然,就不由得羞红了脸庞,她虽然心里也爱着王稼祥,但是说到结婚,不免还是觉得很难为情,就反问他:“为什么这样这样快呢?

王稼祥立刻回答说:“只要你愿意,什么时候都可以!”朱仲丽看得出来,王稼祥是认真的,也就没有再推辞,等于是默认了。虽然王稼祥在谈恋爱上比较木讷,但是在结婚这件事上却是相当的麻利。

他当天就向组织打了结婚报告,当时组织上的负责人是李富春和蔡畅夫妇,他们很快就批准了王稼祥的报告。虽然结婚报告得到了批准,但朱仲丽还是给王稼祥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把烟戒掉。

王稼祥本来也是不抽烟的,只是在遭遇空袭时,受过重伤,再加上当时的医疗条件较差,以至于王稼祥落下了后遗症,有时伤病复发,他只能用抽烟来转移注意力,但是这样治表不治本的方法,不仅没有缓解他的伤痛,反而还使他染上了烟瘾。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图 白求恩大夫

朱仲丽是医生,心疼王稼祥的身体,就“任性”地要求他必须戒烟,才会嫁给他。

后来朱仲丽碰到了李富春,他故意和朱仲丽开玩笑说:“什么时候和王稼祥办喜事啊?”朱仲丽此时虽然已经是王稼祥的女朋友,但被问到这样的问题,还是感到很是不好意思,就说:

“我要等他把烟戒掉,手里再不夹香烟了。”李富春笑了:“好厉害的妹子,还没结婚就要管老公,我看办不到吧?”

事实上,这句话还是一语成谶了,王稼祥尽管在朱仲丽的督促下尝试过戒烟,但是最终在和朱仲丽结婚22年后,才彻底摆脱了香烟。

王稼祥此时已经三十多岁,实在不想再把婚事拖下去了,就在1939年的3月5日,和朱仲丽举行了婚礼。

尽管这不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婚礼,但他依旧还是很高兴。在王稼祥的婚礼上,毛主席也非常的高兴,王稼祥是他的挚友,而朱仲丽又是他的老乡,而毛主席也算是这对新人的媒人。毛主席笑着和朱仲丽说:

“当年在长沙,第一次见你,还是个小娃娃呀!这一转眼,就要当新娘子了!”朱仲丽听毛主席这样说,不由得羞红了脸庞,但在心里却早已是乐开了花。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图 正在办公的毛主席

延安的婚房虽然略显简陋,但是一对新人却觉得这是他们此生最为幸福的时刻,婚宴上也仅仅只有一些延安的土特产,却丝毫没有影响他们对未来的憧憬。就这样,在大家的祝福声中,王稼祥走进了自己第三段婚姻。

幸福的婚后生活

朱仲丽在嫁给王稼祥以后,开始尽心尽力照顾他的生活,虽然朱仲丽出身高贵,而且在血统上是朱元璋的后人,但是在平时的行事作风上,却是始终都保持着低调。

朱仲丽后来发现,自己的丈夫王稼祥是一个工作狂,有时在忙工作的时候,甚至可以做到废寝忘食。

对此,朱仲丽很是心疼,经常劝丈夫多休息。朱仲丽很会体贴人,在夏天暑热难耐的时候,她就给王稼祥剥又甜又水灵的西红柿,到了冬天就给他煮爱喝的咖啡。在朱仲丽的照顾下,王稼祥的身体有了很大的改善,渐渐开始恢复了健康。

王稼祥的身体好转后,毛主席看在眼里,心里很高兴,知道这是朱仲丽的照顾起到了作用,就表扬朱仲丽说:“稼祥同志现在身体能好起来,每天能工作10个小时以上,是你这个医生的功劳,你是一个好老婆啊!”

对于王稼祥来说,朱仲丽何止是一个好老婆,更是他一生的知音,是他的革命盟友。

王稼祥身体不好,很多的时候在生活中需要朱仲丽照料,对此王稼祥的心中非常的感激。王稼祥常常感到自己非常的幸运,此生能够拥有朱仲丽这样一个温柔大方,又很会照顾人的妻子。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图 王稼祥和朱仲丽

如果说他们在个人生活上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没能够拥有自己的孩子。朱仲丽曾经怀过王稼祥的孩子,但是在怀孕的期间却不幸生了重病,雪上加霜的是,又得了阑尾炎,在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建议此刻应该做人工流产和绝育手术,才有利于朱仲丽的恢复。

王稼祥听到自己的妻子如今的身体已经不得不做绝育手术时,他不由得偷偷掉下了眼泪,他是一个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但是在妻子朱仲丽最初怀孕时,他也是像一个最平凡的父亲一样,期待着这个孩子的降生,甚至他都梦到了孩子在出生后可爱的样子。

而现在却要把他打掉,并且给自己的妻子做绝育手术,他不由得感到了锥心的刺痛,可他看了一眼在病床上躺着的朱仲丽,还是毅然答应医生,愿意打掉孩子。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图 王稼祥和第三任妻子朱仲丽

同时,他还自我安慰说:“没有孩子也好,这样可以专心干工作。”就这样,王稼祥用他们夫妻一生都不会有孩子的代价,换得了妻子朱仲丽的健康,这份深情实在令人感动。

在后来的岁月里,尽管他们没有自己的孩子,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们之间的感情,他们后来不管是在苏联当大使,还是回国干工作,都一直携手走过了无数个风风雨雨的岁月。

王稼祥和朱仲丽尽管地位特殊,但是一向保持低调,即使是对身边的普通卫士,都当成亲人来照顾,大家对他们的评价也很高,而他们总是能够做到淡泊名利。

不幸的是,在1974年,王稼祥因为患有心脏病,后来经过抢救无效后,离开了人世。朱仲丽当时哭的肝肠寸断,满脑子都是自己丈夫生前对自己的温柔。

是啊!王稼祥这个生平比较对工作尽责,对自己个人生活比较木讷的男人,把一生的温柔都给了朱仲丽。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图 老年的王稼祥和朱仲丽

在王稼祥走了之后,朱仲丽感到每天的心都像是在遭受凌迟一般的痛,每天茶饭不思,哭的累了就睡一会,睡醒了想到再也没有那个人,去带着自己散散步了,又会开始哭,哭的眼睛常常是红肿的,一下子显得老了许多。

朱仲丽的这种情况,被她的老领导看在了眼里,心里又是着急,又是心疼,他心里非常理解朱仲丽失去挚爱的心情,但也知道人死不能复生,王稼祥同志已经去了,朱仲丽再要把身体哭坏了,可怎么得了。

于是他就直接责备朱仲丽说:“你还有好多事要做,现在光哭怎么成?”

听了老领导的话,朱仲丽开始反省自己的行为,想到王稼祥生前还有多部手稿没有写完,朱仲丽意识到,自己应当完成自己丈夫未竟的事业,才是对丈夫最好的纪念。

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图 寡居的朱仲丽拾起了手中的笔

已是花甲之年的朱仲丽,在打定了主意以后,朱仲丽拿起了手中的笔,创作完成了自己的多部作品,她的作品多是自传的题材,主要讲述了自己和丈夫王稼祥走过的几十年岁月,以及他们相濡以沫35年的爱情。

在不断的创作中,朱仲丽也从悲伤中走了出来,她的爱人虽然已经离去了,但她却用文学的方式把他留在了人们的心中,让更多人了解到王稼祥这个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甘于奉献,忠诚于党和人民的一生。

朱仲丽作为王稼祥一生所爱的妻子,用笔墨让自己爱人的伟大精神被更多人所学习和了解,这也正是爱情最美好的结局吧!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开国将士后代):王稼祥:上大为革命之大本营

(浏览 7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