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驾到】老酒暖心 | 刘重阳(文)新生(诵读)

河顺文艺·第683期

【原创首发   侵权必究】

【随 笔】

【新人驾到】老酒暖心| 刘重阳(文)新生(诵读)

 

温馨提示:点击上面音频图标可听本文播讲。

【新人驾到】老酒暖心| 刘重阳(文)新生(诵读)

文 / 刘重阳

诵读 | 新生

制作 旭日东升

在长治还没有下雪的前些个日子,我得到了王占禹先生的文集《那方热土那方人》。
 
那是在一个很小范围的饭局上,他送给我和苗宏宇一人一本,理由是他入局迟到,算是赔罪。这理由,呵呵。
 

【新人驾到】老酒暖心| 刘重阳(文)新生(诵读)

我与王占禹先生同岁,都是出生在1948年。他是三月的鼠,我是九月的鼠。他比我大半年,我叫他哥。
 
王哥的文集已经出版过几本了,有《山老区经济浅议》《上党经济史》、《走百村访百户》《总编辑手记:“笔尖下的行走”(上)、“刀刃上的舞蹈”(下)》《读者为天》《走进一座高山》等等。
 

【新人驾到】老酒暖心| 刘重阳(文)新生(诵读)

这里边不包括我们俩合作的《见证共和国》,因为那是一部长篇报告文学著作,不是文集。
 
如果把王哥的文集划分一个出版的时间线,《读者为天》、《走进一座高山》和《那方热土那方人》是在他退休以后出版的,其余的文集是他在职的时候出版的。
 
屁股决定脑袋。在其位谋其政。王哥是新闻人,长时间处于《长治日报》总编、社长的位置,理所当然,在职时所出版的文集是与工作和职位有关联的。《山老区经济浅议》、《上党经济史》、《走百村访百户》、《总编辑手记:“笔尖下的行走”(上)、“刀刃上的舞蹈”(下)》在这一时期出版是再合适不过的事情,有着总结经验的成分,也有推动工作的作用。
 
在这一时期,王哥还主编了若多文集,譬如《旗帜下的实践》、《扎深太行的根》、《长治道德楷模》、《长治好人》、《2009长治好人》等等。这些文集都是与当时的中心工作紧密相关的,都对工作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熟悉王哥的人们都知道,他是以写新闻起家,在《长治日报》的工作经历是他人生最为精华的组成。如果说他强调深入生活,要采写出“带露珠”的新闻,是一个对新闻人负责任要求的话,那么《长治日报》的舆论监督,则是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2000年,吕日周同志来长治市担任市委书记,强化舆论监督。《长治日报》设置“啄木鸟”等栏目,把一些跟不上市委工作步伐和要求的人和事在报纸上曝光,使得《长治日报》一时间生龙活虎,被人们争相传阅,大有洛阳纸贵的气象。
 
王哥作为《长治日报》的一把手,自然也经历了一场不同凡响的经历和洗礼,既要有舆论监督的坚定,又要有紧跟市委部署的节奏,还要有对曝光事物的拿捏,也还要有把“坏事变好事”的能力,同时要承受来自领导和社会不解的委屈。在这一阶段,说他是焦头烂额未必准确,但说他是如履薄冰的谨慎、日夜劳累的紧张,那恐怕是不过分的。
 
对于智者,经历就是财富。于是王哥有了一部文集《总编辑手记:“笔尖下的行走”(上)、“刀刃上的舞蹈”(下)》。文集虽然洋洋洒洒,但很难说尽他在报社工作的酸甜苦辣。于是,他在退休后又出版了文集《读者为天》。这部文集算是《总编辑手记》的一个姊妹篇,把《长治日报》一些发展的重要节点加以说明和补充,披露一些鲜为人知的关键细节,使读者看得更清晰、更完整。
 
一部《总编辑手记》,一部《读者为天》,能把王哥在报社的经历说完吗?那是不可能的。充其量,只是说了一些工作层面上的紧要的事情。其他的,不是不想说,是来不及。
 
他退休了,但经历没有褪色,依然是那么鲜活而生动的占据着他的心灵和生命,冲击着他的灵感和情怀,于是有了《走进一座高山》《那方热土那方人》散文随笔类文集的出版。
 

【新人驾到】老酒暖心| 刘重阳(文)新生(诵读)

《走进一座高山》在前,2013年出版。我还应王哥的要求,硬着头皮为这部文集写了个序言《情深信笔来,纵横随心去》。
 
如果把《走进一座高山》与《那方热土那方人》找一个区别点的话,我以为《走进一座高山》有点“举头望明月”的意思,而《那方热土那方人》有点“低头思故乡”的意思。
 
存在这么一个区别,本不是王哥的意思,只是文集本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可以说,在《走进一座高山》中,大多数的文章都是王哥在职的时候写好的。在《那方热土那方人》中,一方面收进了他在职的时候写好的文章,另一方面收进了他退休以后所写的文章。
 
王哥在退休以后写的文章,虽然保持着登高望远的气势,但毕竟多了些接地气的恬淡。
 
王哥在《那方热土那方人》中,有一章节《新作十贺》,其中就“贺”到了我的长篇报告文学《回望海棠》。王哥这篇贺文的标题是《花开花落情难舍》。他在贺文的最后写道:“《回望海棠》填补空白,长治文坛一朵奇葩。突破冰山一角,工业战线一抹亮色;直面改革阵痛,企业进退一部力作。”显得那么节奏鲜明,干净利索。
 

【新人驾到】老酒暖心| 刘重阳(文)新生(诵读)

我的《回望海棠》是在2014年出版的,那年正好是闰九月。长治市广播电台与长治市朗诵家协会,在闰月的九月九日重阳节这一天为《回望海棠》联合举办了一个现场访谈和朗诵会的直播。在现场访谈中,请到了王哥。那时候,他还没有来得及翻看《回望海棠》,只是就海棠集团的兴衰做了即兴讲话。看得出,他情绪激昂,对“海棠”很上心,对“海棠”的老领导、老同志很尊敬,对“海棠”的陨落很可惜。
 
他在什么时候翻看过《回望海棠》,我不知道。但从他的贺文中可以推断出他是看过这部书的,至少是看重这部作品面世的。
 
把散落的文章结集为文集,是每个写作者的心愿。鲁迅先生有《朝花夕拾》,王哥有《走进一座高山》《那方热土那方人》。这是心血,这是经历,这是财富,这也是传承。
 
王哥说,《走进一座高山》是一些“铺衬片”。这当然是自谦。他又说,《那方热土那方人》是一壶老酒。这倒是说出了真情话。
 
不论是“铺衬片”的铺衬,还是老酒的甘醇,都在标志着王哥向着心中的目标在虔诚的跋涉着。
 
我拜读了《那方热土那方人》,更坚信了这一点。
 

【新人驾到】老酒暖心| 刘重阳(文)新生(诵读)

【新人驾到】老酒暖心| 刘重阳(文)新生(诵读)

【新人驾到】老酒暖心| 刘重阳(文)新生(诵读)

 – 作 者 简 介

 

【新人驾到】老酒暖心| 刘重阳(文)新生(诵读)

刘重阳 长治市潞州区黄碾中村人,1948年重阳节出生。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长治市作家协会顾问。出版的长篇报告文学作品有《高路走天脊》、《申纪兰》、《见证共和国》(合作)、《回望海棠》(合作)、《大道平顺》(合作)、《为了平顺》(合作)、《平顺丰碑》等,主编的报告文学集有《英雄太行》、《上党女杰》、《感动太行》、《追梦岁月》等,发表的中篇报告文学有《跃出盆地》、《申纪兰:中国农村劳动妇女的传奇》、《阳光镀亮警徽》、《虔诚跋涉,风雨长歌》、《血色上党1954》、《大河源头》、《什么也不说,风雨都是歌》等三十多部。编导和撰稿的电视专题片有《我们心贴心》、《“浑水衙门”的共产党人》、《与天同党啸长风》(8集)、《振兴国企,路在何方》(16集)、《突破》、《平顺2007》等。

 

-End-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新人驾到】老酒暖心| 刘重阳(文)新生(诵读)

(浏览 3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