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河顺文艺·第712期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近期文章预告

*村名考释  申村–赵长生
*随笔 雪–观海听涛
*随笔 对联趣谈–郭新林
*散文 藏在荷叶中的秘密–刘心茹
说明:发表先后以当天发布为准。

【原创首发   侵权必究】

【散 文】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喜迎龙年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WELCOME THE YEAR OF THE DRAGON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对 联

文 |崔伍锁

四十多年前,腊月十五一过,写对联、卖对联的就该跃跃欲试了。春节时贴的对联叫春联,这是中国人的习俗,据说始于明、盛于清。无论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包括机关单位,都把贴对联作为过春节的标志。“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一些穷秀才们也把写对联看作商机,试着从中赚几个小钱为家里添置些儿年货。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年轻时的腊月二十以后,总会抽出一天时间来县城赶趟集,不为置办年货,专门来城里免费观看写对联的书法大赛。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那时候的对联,不像现在摆在地上卖,大部分摊主在外支张桌子现写现卖。中国的汉字是有灵性的,尤其是毛笔书法,风格各异,同样的字,两个人写出来都不一样。即使是临贴多年的老师,和名家的原创放在一起,总会有细微的差别。能在城里卖对联的,想必素有功底,或者勤学苦练。敢在人前写字,一定信心十足,要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顾客。
 
从老街(振林路)到新街(太行路),从一个摊位到另一个摊位,墙上挂的、地上摆的、笔下写的,家家琳琅满目美不胜收。行、草、隶、篆、楷,王、颜、柳、欧、赵,每种字体每家流派各有千秋。当然,写对联是商业行为,赚钱才是目的,不是书法竞赛,没有精力和时间来中规中矩的构思美感,更多的是随手行书。即便如此,或龙飞凤舞挥洒自如,或大气磅礴遒劲有力。大街上写字,不是在办公室,我们可以多角度、全方位看摊主们写字的姿态、执笔的爱好,实际是在暗中偷学。上小学写大楷时,老师曾教导:横平竖直、右折偏高、点点儿像桃、抐捺儿赛刀……。观摹人家写字像看老会计们打算盘,熟能生巧、巧能生精,根本不用念三上五除二、四下五去一。摊主们个个天马行空,咋写咋是,不拘一格,有的甚至连方格儿都不用去叠,铺平纸就落笔,而且紧松有致,十分随和,看的人眼馋鼻子酸,真是一场享受!总比掏一毛五分钱买张票看电影有收获!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自己的字原本就不咋地,既没有临过名人字贴,也没有受过高人指点,甚至连米字格的基本功练习也没有过,碌碌无求得过且过。也就是在文化革命中不知天高地厚,在大人们的哄闹中写过大字报,当青年干部时办过墙报、黑板报,为村里办红白喜事主管帮忙。参加企业后也是离不开写写画画,才成就了今天的半瓶子醋。偶然机会,看到当代书法大家启功老师的最初发迹,也是从写大字报开始。看来不论干什么,只要人有心,都能成就一段异于常人的辉煌人生。
 
二十多年前,在振林路做生意,门前就是大街,之前有人在此卖过对联,自己何不在这儿也搞下副业?于是乎,提个煤球火炉,支上一张桌子,在街头摆摊儿写对联。尽管知道自已的字迹不雅很难拿得出手,但对一个失业者来说,为了生计,也就顾不得许多,只要能通过自己的劳动换取钞票就行。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卖对联看似简单,其实真做起来才知道这碗饭也是不好吃的。四九五九,天气寒极,室外站一会儿就手冻脚麻;北风吹起挂着的对联呼啦啦作响,看不好就被风给刮扯了;写一小会儿,就得烤烤手、跺跺脚。到现在想起来,那个滋味儿真不好受!
 
当时,和一位顾客的对话,至现在还记忆犹新。他问:“小对子咋卖?”
 
“三毛钱一副”。
 
“太贵了,两毛钱我要十副”。
 
“不还价儿”。
 
“你这人咋不会作生意,现在哪有不搞价儿的?”
 
看外表,他像农民工打扮,我没接他的话茬儿,直接问道:“你今年在哪儿干来?”
 
“在太原搞副业”。
 
“工资多少?”
 
“除了吃,一天三十五块”。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依你看,我一个人裁纸、叠格、书写、出售,一天能不能写到一百副?”
 
他略一思忖:“一百副?难!”
 
“一副三毛,十副三块,一百副才三十块。加上红纸、金粉、稀料,连本贴上还不够你一天工钱。”
 
他愕然吃惊,生意很快成交。
 
现在的小贩们怕城管,那时卖对联的就怕文化局的来要钱,一个摊位60元。不交?卷你的摊子!除了割肉疼就数出钱疼,摊主们同官方软磨硬泡诉苦还价,最后还是交几个钱完事。谁让咱们写着老祖宗留下的汉字呢!但凡和文字沾上边儿的就由文化局来管。但也有人怀疑,管文化的是否个个就都有文化呢?不信,让他们一个一个的执笔在这里写几个字试试,让大街上的路人都看看。当然,这也只是心里忿忿,没人敢对他们说出口。
 
四十年前写对联的多,三十年前卖对联的多。原来县里的几支“大笔”工资也不高,腊月天写对联也只是兼职,数十年在单位里早就熬到了“长”字辈,拿着几千块钱的退休工资赋闲在家,或含饴弄孙或颐养天年,再也不用在冰天雪地里蘸着北风画“孔方”了。
 
时代在发展,人工智能不知道砸破了多少人的饭碗?加上市场竞争气息浓厚,年未岁尾,各大银行和企业都在争客宣传,对联不仅是免费送给客户的节日礼品,也是宣传企业长久性的文字载体。还有那些生产对联的厂家,硬生生地把能写对联的穷知识分子赶下了岗。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现代的科技进一步,传统的国粹退一尺,电脑和机械设计制作对联乍看起来红彤彤、黄灿灿、光亮亮,但千副雷同、万副一律,像室内摆放的塑料花,形容呆滞、没有灵性,和手工书写对联中的精、气、神无可比拟,更别说具有艺术欣赏价值了。早年的正月初一天刚亮,小辈人要给长辈人沿街拜年磕头,每走一家,首先看到的是他们家贴的对联,有自己写的,有请老师写的,偶然有个出格的,根据自家一年来的现实生活与时下政策,自编自写。这类对联特别有意思,进去出来的人总要品评一番。现在倒好,多数都是印刷的,甚至还有荡金的,但进出大门去拜年的青年人嘻嘻哈哈,谁也不屑一顾。
 
尽管如此,数十年来大势趋然,已被人们所接受。写对联的越来越少,贴春联的越来越多。因对联上写满了喜庆、祝福、吉祥,写满了对一年的期盼,寓意着红红火火,顺遂如愿,又有哪个人不想这样过呢?

 – 作 者 简 介

 

【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崔伍锁 网名紫霞满天,河南省林州市石村人,50后,爱好文字。

-End-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紫霞满天】卖 对 联 | 崔伍锁

(浏览 26 次, 今日访问 2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