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树下埋忠骨 太行山上铸丰碑

张俊平

“一九四二年二月……在这次反扫荡中,我们的印刷股长廖伟(炜)同志坠崖牺牲,而后,我们的工会主任霍瑞昌同志,校对杨挺(成)同志,先后因病去世,埋葬于峧沟村一个小庙后,当时我亲自参加了埋葬这三位革命同志。”这是1986年8月张玉岺《一二九师政治部印刷厂在太行山上》回忆文章中的一段话。

张玉岺(1922-1991),曾用名张玉林,山东省冠县人。1941年3月入伍,中共党员。曾任八路军第129师政治部印刷厂、八路军野战政治部印刷厂、晋冀鲁豫军区政治部印刷厂领班、厂长,华北军区司令部作训处制图科太原军事接管组第六组组员,山西日报印刷厂组织部长,离休前任山西省太原市河西区服务总店党支部书记。

1987年7月,张玉岺将《一二九师政治部印刷厂在太行山上》回忆文章寄予总参测绘局党史资料征集办转呈离休老首长张国器、原总参测绘局局长崔世芳认真阅读后,测绘局史料征集办公室复函张玉岺表示衷心地感谢。

三十年过去了,2019年4月,张国器之子张联群将上述文章和复函转交我。29日,我与人武部、退役军人事务管理局等有关人员前往峧沟查访八路军牺牲人员的墓地。在当地村民带领下,沿着乡间小路来到村后的小庙旁。村民手指山石、瓦砾中的“土丘”说:“听长辈讲,这里埋着几位八路军,但不知道他们的姓名,清明时,村里总有人上坟……”

峧沟村,属麻田镇,距麻田村5华里,背靠大山,山高路陡,地势险要、群众基础扎实。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测图室、石印制图厂,野战政治部印刷厂,129师政治部印刷厂曾驻扎这里数年之久。 

1940年11月,八路军总部进驻辽县(今左权县)。1941年3月,左权参谋长组建八路军总部参谋处测图室,负责人张国器,测图室借助在麻田镇苏公村河北沟的《新华日报》(华北版)书刊石印厂,一面制版、绘制、翻印部队急需地形图(署名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部参谋处测图室制),一面紧张地培训来自各军区的绘图人员。测图室的同志熟练地掌握了石印制版技术,发明了冬季石印制图方法,为下属部队石印技术提供了成功范例。测图室和石印制图厂的建立,标志着八路军作战地图由靠战场缴获向自主制印的历史性转变。

1941年初,129师政治部印刷厂在河南(今河北)涉县辽城乡西涧村创建,军事编制,隶属政治部宣传部,厂长方坤,副厂长潘启哲,指导员段子高。管理人员、技术人员、工人共50余人。印刷厂设备极其简陋,只有一台二号圆盘脚蹬铅印机,两副铅字架子,装订房只有两把手裁剪刀和一台二号石印机,印刷八路军军用重要文件和《战场报》。油印《先锋报》改为石印《战场报》(刘伯承司令员亲笔题字)后,印刷厂增加了报刊印刷数量,提升基层部队阅读量,一面加强政治宣传,鼓舞士气,打击敌人,一面提高指战员的政治、军事和文化素质。宣传部长朱光经常到印刷厂指导工作,3月,朱光介绍张玉岺在涉县桃城村参军入伍,在西涧村政治部印刷厂学习石印技术。

9月1日,八路军总部在苏公村河北沟正式成立野战政治部印刷厂。10月,八路军总部测图室和石印制图厂移至峧沟村和李家岩村,与野战政治部印刷厂合并。印刷厂厂长张成台,副厂长潘启哲,政治指导员苟焕成,党支部书记赵鸣鹤,印刷厂编设印刷股,股长廖玮(伟、威),增设石印房,领班李志(原解放军第821工厂厂长),印制八路军总部测图室绘制的军用地形图。测图室张国器、张惠民、裴元晓、陈辉光、宋杨生、范惠才、王忠德、宋磊(女)等八位同志移驻麻田附近峧沟村前双门(前双门为自然村)。

1942年,日军“扫荡”加剧,为适应对敌斗争,赶制印刷军用地图、《战场报》和八路军总部机关文件,2月,129师政治部印刷厂奉命与野战政治部印刷厂合并,印刷厂由河北省涉县西涧村迁往峧沟村,扩大了技术力量和设备条件。合并不到三天,就遭到日军大“扫荡”。张玉岺回忆:“日军向我根据地进行扫荡,我们得到情报后立即行动,埋藏机器物资,埋完后马上出发转移,与敌人周旋了20多天,回到原驻地峧沟村,在这次反扫荡中,我们的印刷股长廖伟(玮)同志坠崖牺牲,而后,我们的工会主任霍瑞昌同志,校对杨挺同志,先后因病去世,埋葬在峧沟村的一个小庙后,当时我亲自参加了埋葬这三位同志。厂长方坤的一位通讯员(姓牛),与敌人遭遇时也光荣牺牲了,埋葬在麻田附近的山沟里。”此次,日军对工厂驻地进行了大搜查,把四开机座上的一块帮子抢走,机器不能生产了,印刷厂集中人力,很快恢复了生产。

峧沟村前任党支部书记何甫昌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在百年大旱面前,印刷厂的领导带领全体同志,将部队下拨的一点很少的小米分给困难的群众,自己却去地里挖野菜、扒树叶度灾荒;在敌人扫荡之时,他们总是将群众和印刷厂同志一起转移。印刷厂的屋子里总是通宵达旦,不分昼夜忘我工作……”

95岁高龄的八路军绘图员王振彪回忆:“我们八位同志刚刚到前双门村,因为要赶制作战地图,常常是夜以继日,加班加点。工厂的食堂远,每天吃饭还要下山步行7-8里地,为节约时间,就将就凑合,每天熬点小米粥和米糊糊充饥。后来,房东(王敬民家祖先)知道了,就主动让家里大嫂义务(事后付了工钱)为我们烧水做饭,甚至为大家缝补浆洗被服。百姓的义举深深地感动着每个同志,激励着大家更加努力工作。八年抗战的胜利,离不开我们的作战地图。我们把绘制出来的每一张作战地图,比作战争胜利的武器,作为回报老区人民的支持和厚爱。至今,我永远怀念老区人民的深情厚谊。”

随着历史的变迁,测图室几经转隶更名为华北军区司令部作训处制图科;印刷厂更名为华北军区司令部石家庄印刷厂。新中国成立后,制图科几经转隶为军委作战部测绘局制印处;印刷厂几经转隶为军委作战部测绘局印刷厂,直至现在的解放军第1205、1206印刷厂。

伫立坟前,追思往昔,我们肃然起敬,虽然坟堆很不起眼,一般人也很难看出这是坟墓,但是坟旁不知什么时候自然长出了一颗枫树(当地老百姓根据叶子的形状,形象地称它为“五星树”)。这也许是上天有灵,作个记号,可谓是“五星树”下埋忠骨吧。我们摘取田野的小花献于坟前,然后三鞠躬,表示对革命先烈的深深哀思。

77年前,革命先烈为民族独立,前仆后继,浴血奋战,抗击日寇,为国捐躯。77年过去了,今天岁月静好,怎能忘记过去?英雄虽故去,那种为民族独立、解放的抗战精神,已铸成太行山一座座永恒的历史丰碑!英名垂千古,光彩照人间。丰碑耀太行,精神永传承。当年测图室负责人张国器之子张联群多次深入太行山,追寻父辈战斗生活的足迹和寻找革命先辈遗骸的下落,揭开了两座坟墓的详情,使烈士的英名、英雄事迹昭示与众。

今天,我们缅怀先辈,传承红色基因,讲实红色故事,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忠诚信奉者和坚定实践者,就要守好信仰这个“压舱石”,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勇于担当,敢于作为,在新时代长征路上跑好历史接力赛。

(执笔:左权县史志研究室主任张俊平   资料提供:张联群   摄影:邢兰富)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八路军研究会):“五星”树下埋忠骨 太行山上铸丰碑

       

(浏览 1,23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