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最好的纪念莫过于照顾好参战老兵

01

在抗美援朝战争停战70周年之际,我们隆重纪念这场战争,是因为我们深知和平的来之不易。

“最可爱的人”在朝鲜的若干英勇壮举几十年来几代人耳熟能详,但我们还应该知道21839志愿军战俘的命运,尤其是7710位归国志愿军战俘的命运。

最好的纪念莫过于照顾好参战老兵

在朝鲜战争停战70周年之际,笔者想和大家说一说志愿军战俘的事情。

自古以来有战争就有战俘,为国而战,力竭被俘,本身没有什么可耻的。

可惜东方的文化让我们对战败被俘有一种深深的羞耻感。

在对待被俘和投降问题上,西方文化确乎比东方文化宽容得多。

西方军人在尽了最大努力而寡不敌众、走投无路时,可以选择缴械投降。

他们被释放归来后,也不会受到歧视和侮辱。

而东方文化奉行不投降主义,认为军人的最高荣誉就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被俘则意味着气节和勇气的丧失,终生生活在屈辱中。

最好的纪念莫过于照顾好参战老兵

02

19527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字。

在近三年的战事中,中国将主力部队70个军中的40个军轮番投入到朝鲜战场。130万人在狭小的半岛上与具有超强火力的美军周旋,以血肉人海对钢铁火海,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朝鲜战争中,志愿军共有21839名军人被俘,其中连排级军官608人、营级军官32人、团级军官5人、师级军官1人。

最好的纪念莫过于照顾好参战老兵

1954  1  20 日,战俘遣返委员会和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开始遣返战俘。7710 位战俘选择回国,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一;14220位战俘选择去台湾;其余 11 位跟随 ” 中立国 ” 走了,中立国有 5 个:印度、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瑞典、瑞士。

03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志愿军战俘选择去台湾呢?

最好的纪念莫过于照顾好参战老兵

这是因为全部志愿军战俘中,原属解放战争中的“解放战士”的军人占了70%左右,都是跟随长官投诚或被解放军俘虏的,虽然他们也有回国意愿,但确实心怀恐惧,自己毕竟被敌人俘虏了,不少人身上还被台湾派来的特务刺了反共口号,有些还屈从于威胁,在美方和台湾特务炮制的文件上签过字,所以不敢坚定地表明回归祖国的愿望,这些人绝大部分去了台湾。

许多志愿军战俘回忆,他们不怕被毒打,就怕听谭兴东的演讲。

 

谭兴东是 1941 年参加革命,1950  8 月为副营级军官,9月其父母被划为富农居然被枪毙了,谭兴东获悉十分悲愤,开了小差。后被强制拉回部队,押过鸭绿江连降4级作副排长使用,后来他带兵投降了美国人。

谭兴东的宣传演讲经常让战俘听了抱头痛哭。

最好的纪念莫过于照顾好参战老兵

1954123日,1.4万多名志愿军战俘全部换上国民党军装,于凌晨3时许,分乘225辆美军大卡车,离开中立区印度村。上午8时起由韩国仁川港搭上16艘美国军舰,浩浩荡荡地驶向基隆。

台湾方面开启了所有的宣传机器,动员了许多欢迎群众夹道欢迎,把来台湾的志愿军战俘称为“反共义士”,并将123日这天定为“自由日”。

能成功策动1.4万多志愿军战俘来到台湾,对当时摇摇欲坠的台湾政权的确是一件强心剂式的利好事件。

志愿军战俘交由蒋经国领导下的一个辅导组织负责,逐个审查后,补入“国军”各部队中。

随着岁月的流逝,去台这1.4万多志愿军战俘,早已逐渐从军中退伍,成为“荣民”。文化层次较低者终生清苦,以劳力糊口;文化层次较高、较有本事者,则随着台湾经济的发展,成了公司的老板。

1980年代末,两岸局势缓和,国民党老兵开始返回大陆探亲,这批志愿军战俘也想方设法回乡探亲。

 

 04

1954年1月开始,志愿军归国战俘在开城也受到了朝鲜民众的热烈欢迎,并受到金日成和乔冠华接见,回国途中更受到夹道欢迎,确确实实感受到国内工作组给他们作解释工作时所说的:“祖国需要你们!

但是一入国门,气氛就变了,他们被关押到了离丹东不远的辽宁昌图志愿军归国人员管理处,从此再也感受不到祖国怀抱的温暖了。

                   

志愿军战俘归国后,有关方面制定了热情关怀,耐心教育,严格审查,慎重处理,妥善安排的二十字方针。

事后看来,由于当时的政治氛围,这个方针只落实了一部分。

195311月中旬起,开始政审,整个过程分为动员教育、检查交待、作出结论、安置处理四个阶段。

归管处下发的文件说共产党员是不能被俘的,战俘们被要求以“狼牙山五壮士”的标准看待自己,坦白有没有投降叛敌的行为。

每个人必须交代问题,必须沉痛反省。

所有人都要在无穷尽的开会中检讨、反省、检举投降行为中,完成自我赎罪。

此后的将近30年里,战俘身份,成了这七千余名战争幸存者的标签。

最好的纪念莫过于照顾好参战老兵

他们被遣返回乡后,档案里被记着“特务嫌疑”、“控制使用”,这个巨大的阴影,压得他们和他们的家属都抬不起头来。

每一场运动,每一次风波,战俘们都在各自生活的所在地被推上前台,“在被俘必变节,变节必叛变”的怀疑中,一遍遍解释自己,坦白自己,争取宽大处理。

在一轮轮的政治高压下,许多人陷入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文革爆发后,相当多战俘受到批斗迫害,有些人挺不住批斗自杀了,归国战俘们认为自己比劳改犯都不如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不过是因为在1940年代被保长们一根绳索捆着送进了部队,此身不由己,卷入时代的洪流一生流离辗转,一辈子从来没有机会选择自己的人生。

从农民、到中华民国的政府军、再到共产党的解放军、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再到美军战俘、再成为被管制近30年的“贱民”……

似乎就是被抓壮丁的时候,他们就被改变了所有的命运。

他们打日本、打内战、打美国人……都只是听从命令啊!

他们有什么错呢?

他们仅仅是兵败被俘。

          05

吴成德,志愿军第三兵团第六十军180师代政委、政治部主任,是所有被俘志愿军官兵中职务最高的一位。

该师因为上级指挥失误,轻敌冒进,粮尽弹绝之际被对手包了“饺子”。吴成德率领残部在敌后坚持了14个月游击战之后最终被俘。

1954年吴成德回国接受审查后被开除党籍、军籍,安置在辽宁省盘锦农垦局大洼农场任副场长,28年后才恢复老红军待遇。

最好的纪念莫过于照顾好参战老兵

张泽石,曾是清华大学物理系学生,1947年即加入地下党,参加过解放战争。19515月,时任180师宣教干事的张泽石在第五次战役中撤退不及被俘。因为会英文,所以担任了战俘总代表与翻译,负责与美军谈判和沟通。

当时战俘营中原出身于国、共两军的人对立严重,爆发多次冲突。张泽石曾经带头拼死阻止对方升青天白日旗。为此被美军囚禁在巨济岛最高监狱。

回国后张泽石被开除军籍和党籍,在以后“反右运动”和“文革”中被打成右派和叛徒,1981年始获平反。

张泽石著有多本关于志愿军战俘的作品。

他们命运的改变是因为19809月,国家出台《关于志愿军被俘归来人员问题的复查处理意见》。文件指出:由于对归国志愿军战俘的问题具体分析不够,看得过重,因而定性偏高,处理偏重。决定恢复志愿军战俘的党籍、军籍,落实其应该享有的复员军人的待遇。

至此,这些志愿军归国战俘终于结束了长达28年的屈辱生涯。

此时这些人已经年近半百,许多人还没有结过婚,侥幸结婚的也拖儿带女活得狼狈不堪……他们大多没有文化或文化不多,大部分生活在农村、一部分生活在城市最底层。

也是1980年代末,大陆迎来了台湾老兵返乡探亲的第一次高潮。成千上万个有亲人去台湾的大陆家庭在骨肉分离几十年之后,终于盼来了团圆的一天。

一些前志愿军战俘也以台商身份,西装革履地回到大陆的故乡,受到地方统战部门的热情接待。

他们的战友:包括获得“最可爱的人”称号的战友和归国战俘身份的战友,相见之下,或抱头痛哭、或百感交集、五味杂陈。

最好的纪念莫过于照顾好参战老兵

 06

现在生活在农村和没有单位的城镇志愿军退伍军人到底有什么待遇呢?

民政部官方网站介绍,对年老体弱、没有工作、生活困难的在乡老复员军人(包括志愿军老兵),由各省、直辖市、自治区自行制定当地具体抚恤补助标准,确保生活不低于当地的平均生活水平,并要求抚恤金逐年增加。

以湖南攸县为例,据《攸县志》(19905月版,中国文史出版社)记载:攸县籍志愿军共八百多人上了朝鲜战场,3年牺牲+失踪110多人。幸存者绝大多数回到了家乡。

2003年攸县民政局调查,这些返乡的老兵已过世了五分之二;到2013年,这些老兵只剩下了一百多人。

直到2000年前,攸县农村籍志愿军老兵普遍生活困顿。

1980国家才开始给补助,由每月5元加到15元,到2000年每月是55元。这在全国还不算最低(各省标准是不同的)。那时农业税还未取消,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尚未普及,老兵们一旦患重病或家庭遭灾,就会陷入赤贫状态。

近年志愿军老兵的待遇有一些改善。攸县籍老兵们的抚恤金(湖南标准一致),2012年起已经由每月55元增加到640元,老兵们的农村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每年需缴费160元,由地方财政承担。老兵若逝世,乡镇民政给200元丧仪并送花圈。此外,县民政会一次性发放半年抚恤金。

今年已经是2020年,这些志愿军老兵抚恤金不知道有1000元了吗?

07

194255日上午10点,身在菲律宾的美军温莱特中将向华盛顿发出了最后的一份电报:“请告诉全国,我的部队和我本人已经完成了所有人类能够做到的一切,我们捍卫了美利坚合众国和她军队的优良传统……我带着深深的遗憾和对我顽强的军队的无限自豪去见日军指挥官了。再见了,总统先生!”

最好的纪念莫过于照顾好参战老兵

194592日,麦克阿瑟以盟军总司令的身份率各国代表在“密苏里号”战舰上接受日本代表的投降。

受降仪式开始,麦克阿瑟在众多盟军将领中指定刚刚从战俘营解救回来的温莱特中将以及英国驻远东马来区司令珀西瓦尔中将陪同其签字,麦克阿瑟在日本投降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一共用了五支钢笔:签下“Doug”(道格)的第一支笔送给了温莱特将军,签下“Las”(拉斯)的第二支笔送给了珀西瓦尔将军。

麦克阿瑟用此举向全世界表达了他对温莱特将军及珀西瓦尔将军的敬意。

温莱特去世不久,美国国会修改了宪法:在身陷险境的情况下,任何一个美国士兵,都有权利向敌人体面地投降。

在美国的法律上,这种行为是清白、无罪的。

因为人的生命才是最伟大的。

08

现存的志愿军战俘还有多少?现存的在乡志愿军老兵还有多少?

1950年18岁的兵现在也有88岁了……数量肯定不多。民政部门应该有数据。 

我国军队的工资津贴经过几轮改革,目前的工资已经有了大幅度提升。

士兵:工资约3000元左右,军事演习则有500800不等的津贴补助;

士官:多担任基层干部,工资约在43004500

校官:工资约在52008800之间;

将官:工资约在860020000之间。

中国早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有能力建设无数的摩天大厦和高速铁路,但我们为什么就没有能力照顾好那些曾经贡献青春和健康,保家卫国的退伍老兵?

最老的一代抗战老兵几乎凋零殆尽。

朝鲜战场曾经的战俘和回乡务农的志愿军老兵们仍在寒风中凋零……

是不是应该把他们赡养起来,

照顾好他们的生活,

让他们有尊严地安度余生? 

那将是对这场战争最好的纪念。

— TEH  END——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细雨中的呼喊):最好的纪念莫过于照顾好参战老兵

(浏览 166 次, 今日访问 3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