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潜谈湖南和平解放:名曰起义,实则投降

程潜谈湖南和平解放:名曰起义,实则投降

程潜谈湖南和平解放:名曰起义,实则投降

当时摆在我们面前有两种选择,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生路,放下武器,弃暗投明,投向共产党,投向人民,这是光明之路;另一条是死路,那就是决心与人民为敌,顽抗到底,效忠党国,自取灭亡,这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20世纪60 年代,中央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提议,拟安排张治中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当时中央考虑,基于张治中在湖南和平解放问题上有些过错,对于他的人事安排,在党内外、尤其是在党外的高级人士中,会有些异议。因此,在没有正式公布之前,要中央统战部设法了解党外人士,尤其是党外高级统战对象,对张治中人事安排的态度,以便及时做好工作,使人事安排顺利通过。

我当时是湖南省副省长、省政协副主席周世钊的秘书,随他赴京参加全国人大会议。中央统战部的有关负责同志,召集我们有关人员开会,要我们设法做好这一工作。

在大会开幕前的一个晚上,我陪同周世钊到程潜公馆看望他老人家。时值陈明仁、唐生智在座。周老进到程潜家中与他寒暄之后,程潜说:“三缺一,周公来得正好,来来来,我们玩扑克牌。”于是四位老人就在程潜的客厅里,兴高采烈地玩起扑克牌来了。

这四位老人边打扑克边聊天。他们除谈了当时的国际和国内形势外,很自然地就谈到了人大会议的问题。程潜首先对其他三位说:“……本次会议要讨论的问题很多,除了要听取和讨论周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外,还要讨论高检和高院的工作报告。据我所知,本次会议还有一项重要的人事安排要进行讨论。有消息透露,根据毛主席的提议,中共中央可能要把张治中安排为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副委员长。对于中央的这项安排,有些人可能有些异议。不知诸位有何看法?”

唐生智把扑克牌往桌上一丢,站起来说:

我唐某不同意中央的这一安排,‘猪头’(指张治中)他是个什么人?难道共产党和毛主席不知道吗?他是罪大恶极的人,他是火烧长沙的大罪人。张治中火烧长沙这一事实,我们湖南人,尤其我们长沙市的人,又谁个不知,哪个不晓啊!对于这样罪大恶极的人也安排为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副委员长,那全国需要安排的人就多了。我唐某是一万个不同意。在大会选举时,我会投他的反对票。我认为像程颂公这样对湖南和平解放作出了巨大贡献、立下了大功的人,安排为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副委员长是完全应该的,是全国人民都拥护的。

这时程潜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拍着唐生智的右肩对他说:“唐孟公请坐下来谈。你对张治中火烧长沙大有意见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你只看到了问题的一面,没有看到问题的另一面。张治中火烧长沙是有罪的,我程某也对他有意见。但是唐孟公你要知道,张治中在新疆是个为党为人民立下了大功的大好人啊!在全国解放前夕,蒋介石下了死令,要把关押在新疆的一大批共产党的高级政治犯全部就地处决,一个也不留。张治中冒着生命危险,想方设法把这一大批人全部保护下来了,一个也没有杀掉。我们大家都知道,共产党和毛主席对我们这些旧军政人员的政策是既往不咎、将功补过嘛,我认为张治中在新疆立下的大功,完全可以补足他火烧长沙的过。所以我程某认为,中共对张治中的人事安排是正确的。在大会选举时,我会投他的赞同票。要说‘过’,我认为我们在座的四位,除了周老之外,我们三人都有不程度的‘过’,共产党不是也对我们做了安排吗?所以我说唐孟公你不要投他的反对票,要投他的赞同票。”

程潜谈湖南和平解放:名曰起义,实则投降

唐生智

唐生智插话说:“还是程颂公学习得好,站得高,看得远,我照程颂公的意见办。”

这时程潜坐了下来,喝了口茶,抽了支雪茄烟接着说:“唐孟公刚才说,在湖南的和平解放运动中,我程某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说我程某立了大功。唐孟公过言啊!巨大贡献不敢,大功更谈不上。在湖南的和平解放运动中,我程某做了一些我应该做的工作,也确实起了一些作用,党和人民给了我很高的评价,我实在是受之有愧。”

“在座的几位,我认为都有功劳。没有当时掌握军权的陈明仁将军的大力支持,我程某的起义搞得成吗?陈明公的功劳不小啊!唐孟公从你的东安家乡夜晚化装逃脱蒋介石对你的软禁后,来到长沙参加湖南的和平解放运动,而且从中做了很多工作,你也是有功之臣啊!周老是教书先生,不是军人是文人,他们上街游行支持我们的行动,也是有功的人啊!所以我们今天实事求是地说,湖南的和平解放,如果说算功劳的话,功劳是共产党的,功劳是人民大众的。我们只是做了一点我们应该做的工作而已。就我程某而言,如果当时没有中共湖南省委地下党组织的周礼等同志对我进行耐心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我程某就看不到光明的前途,就不会弃暗投明,就没有我程某的今天,我程某就会是一个甲级战犯被关押在牢房里。”

程潜谈湖南和平解放:名曰起义,实则投降

1954 年4 月,毛泽东和程潜(右二)等

在北京十三陵合影

“长沙当时的情况是什么呢?解放大军节节胜利,顺利南下,势不可挡。在长沙的周围,到处布满了解放大军的英勇战士。我和陈明仁将军的部队加在一起,表面上看似乎还有一定的实力,还能抵挡一阵子,但无论如何敌不过毛主席指挥的英勇善战、所向无敌的解放大军。当时摆在我们面前有两种选择,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生路,放下武器,弃暗投明,投向共产党,投向人民,这是光明之路;另一条是死路,那就是决心与人民为敌,顽抗到底,效忠党国,自取灭亡,这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当时我痛下决心,与其自取灭亡而死,不如弃暗投明而生。于是在中国共产党地下党组织的帮助下,在陈明仁将军等友人的支持下,在人民大众的鼓励和支持下,我程某通电全国,声明脱离国民党中央,脱离蒋介石,投向中国共产党,投向毛主席,投向人民大众,我向全国宣布,湖南和平解放。”

“今天我们大家心平气和地来看,湖南的和平解放是在什么情况下解放的呢?我程某的湖南和平起义是在什么环境下起义的呢?是在大军压境、兵临城下、无路可走、不起义就灭亡的情况下进行的。所以我们今天要老老实实地说(这时程潜从他的座位上站了起来,举起他的双手对大家说):什么和平解放啊,什么和平起义啊,照我说啊,名曰起义,实则投降。”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文史博览):程潜谈湖南和平解放:名曰起义,实则投降

(浏览 1,971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