熄灯号|我军攻打息县吸引火力,“护送”邓小平政委同刘伯承司令员会合

熄灯号|我军攻打息县吸引火力,“护送”邓小平政委同刘伯承司令员会合


熄灯号|我军攻打息县吸引火力,“护送”邓小平政委同刘伯承司令员会合


革命战争年代,老城走出了许多的革命先辈。杨庄村赵家河洼的赵阳将军就是其中的一位,在赵晓鸿政委捐赠的《星火燎原》一书中,第一节就是赵阳将军撰写的文章,由此,演绎出赵阳政委护送邓小平政委的一段佳话。


“最好的护送”

■赵阳(原军事医学科学院政委)


一九四八年二月,我团驻在息县城北、汝河南岸一个临河的村子里。二十一日下午,我和韩国锦团长正在研究工作,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传来。“报告!”没等应声,纵队骑兵通信员闯了进来。他额头上挂满了汗珠,显然事情紧急。“这是纵队潘焱参谋长写给团长和政委的信。”

 

信上写着:“韩国锦团长、赵阳政委:邓小平政委率野战军前方指挥所与中原局今晚出大别山,北渡淮河,明日拂晓前到达息县包信集以南附近村庄宿营。你团与骑兵团负责护送。你团由团主要领导同志率领一个营的兵力,今晚进到包信集以西附近村庄宿营。要坚决完成任务。”

 

“太好了!”我和韩团长一起喊出声来。自从一九四七年七八月我军跃进大别山以来,短短半年的时间,我们迅速在大别山站稳了脚跟,打退了敌人三四十个旅的集中合击。现在,邓政委要出大别山了,这意味着中原战局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情绪稍微平静下来,我们的心里又浮起隐隐的担忧:淮河南岸,敌人布防了几个师的兵力,两个月前,我们一纵出大别山北渡淮河时,曾在淮河以南北向店一带和敌人打了一天一夜。想到这里,我们感到肩上沉甸甸的。

 

我和韩团长交换了一下意见,决定召开党委会。会上,我传达了纵队首长的指示,并对如何执行任务提出了意见。会议决定,由我和韩团长带四个连队去执行任务。

 

夜里九点,队伍出发了。从驻地到宿营地只有四十多里路,为了隐蔽行动,我们绕开村庄,避开大路前进。半夜十二点,我们赶到了指定的宿营地。三点钟,我们派往淮河方向去的两名侦察员回来了。他们一进门,就气喘吁吁地说:“野司首长快到宿营地了。邓……邓政委,他们已经平安渡过淮河了,正在向北行进,离我们这里不远了。”五点钟,流动哨兵报告:野司机关已全部进入宿营地。还不到起床时间,宿营地已经一片欢腾,那些回到班、排的哨兵、侦察员全都成了新闻人物,大家围着他们问长问短,人人眉飞色舞,个个兴高采烈。

 

下午三点钟,黄参谋跑来说:“政委,野司来电话,让你马上去。”我顺手把工作笔记本揣在兜里,翻身跃上马背。村子相邻距离不远,我二十多分钟就赶到了。野战军李达参谋长正指着地图向另外两个同志在说什么。我向他敬礼后,作了自我介绍。“好,好,你来了!”李达参谋长笑着和我握了握手,领我走出了这间屋子。我跟着他跨进后院,向右一拐,进了北屋。一进门,我就看到了邓政委。他穿着和战士一样用稻草灰染的布棉军衣,正在处理文电。

 

“这是七团政委赵阳同志。”李达参谋长向邓政委介绍。我忙举手敬礼。邓政委离开办公桌,上前握住我刚刚放下来的右手,“坐,坐。”邓政委指指火堆旁边的一个小凳子,他自己也顺手拉个凳子坐下了。“你们部队到息县有多少天了?”“一个多月了。”我回答。“战士们的棉衣都解决了吧?”没等我答话,邓政委接着又问,“有没有鞋子穿?”“棉衣在大别山就解决了,现在主要是鞋子困难,但战士们在大别山普遍学会了打草鞋,不少战士还利用破军衣缝成两个口袋当袜子穿……”

 

听到这里,邓政委笑起来,连声说:“这好,这好,千万不能让战士们赤足行军噢!”他亲切的笑容,热情的话语,消除了我的拘束。接着,我又向邓政委和李参谋长汇报了我团来息县的工作。当首长们知道息县城里的敌人都是国民党的地方武装,而且我们已有打息县县城的准备时,邓政委若有所思地问我:“今晚去打,有没有把握?”我说:“有把握。”我把原来的作战方案作了汇报。邓政委站起来,从桌子上拿起茶杯,喝了口水,又把茶杯放下,果断地说:“今晚,你们和骑兵团都不要去送我们了,我们自己走,你们去打息县县城。兵分两路,你们向西南,我们向东北。”

 

“那……”我有点不安了。息县境内国民党反动统治还没有摧垮,地主土匪武装十分猖獗,没有部队护送,这能行吗?邓政委看出了我的心思,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比画着讲给我听:“你看,你们和骑兵团一起去打息县有两个好处,一个是可以调动淮河南岸的敌人北渡淮河,减轻敌人对大别山的压力,策应大别山的斗争;再一个,打下息县县城,歼灭城里的守敌,有利于发动群众,开辟息县的工作。这意义是很大的,要坚决完成任务,把息县打下来。”

 

这时,骑兵团团长、政委和韩国锦团长都来了。邓政委又对我们讲了大别山对敌斗争的形势和打息县的意义。大家对打下息县很有信心,但也都希望先把首长护送到目的地后再去打。邓政委轻轻地摆了一下手,望着大家说:“今晚你们去打息县县城,把声势搞得大一点,把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那边去,这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护送。”

 

二十三日拂晓,我团和骑兵团遵照邓小平政委的指示,解放了息县县城。不久,我们欣喜地得知:攻打息县,起了很好的掩护作用,邓小平政委已于二月二十四日安全到达临泉县以南之韦寨,同刘伯承司令员胜利会合。


(本文选自《星火燎原》,略有删减;《星火燎原》是毛泽东题写书名,朱德作序,无数革命前辈用鲜血和生命写就的红色经典,生动再现了壮怀激烈、惊天动地的革命故事,承载着我党我军的基因血脉,蕴含着伟大的革命精神。)

熄灯号|我军攻打息县吸引火力,“护送”邓小平政委同刘伯承司令员会合


来源:解放军报


↓↓↓

来看看老城版《向云端》

熄灯号|我军攻打息县吸引火力,“护送”邓小平政委同刘伯承司令员会合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肥城市老城街道):熄灯号|我军攻打息县吸引火力,“护送”邓小平政委同刘伯承司令员会合

(浏览 5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