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诞生背后的故事 | 纪念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出师抗日85周年

八路军诞生背后的故事 | 纪念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出师抗日85周年

中国工农红军三原改编出征纪念

193782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正式宣布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下辖3个师,每师2个旅,每旅2个团。每个师定员为15000人。825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亦发布命令,宣布红军正式改编为八路军。

八路军诞生背后的故事 | 纪念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出师抗日85周年

八路军出师挺近华北前线

红军改编是抗战初期全民族共同抗日的一大标志性事件。不过,这场改编背后,也有着许多复杂背景。西安事变前,两党公开打、秘密谈,一直没有结果,国共两党之间关于“改编”的谈判,可以追溯到19361月。
当时,国民政府驻苏武官邓文仪,曾受蒋介石指派,与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王明就两党恢复合作、共同抗日等问题进行磋商。稍早一些时候,19351231日,蒋介石在日记中曾写下“总之,今年中心工作为剿匪,可说已达到七分成功,明年则可以抗倭为中心”等语在更早的7月份和10月份,蒋介石还曾多次指派孔祥熙前往苏联驻华大使馆,试探中、苏合作抗日的可能性与具体方式。
193613日邓文仪与潘汉年的谈判中,国民政府开出的两党合作抗日的条件是∶

一、取消苏维埃政府归顺南京;

二、取消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

三、共产党可以存在,或共产党全部加入国民党;

四、改编后的红军全部开赴内蒙前线地区驻防抗日。

稍后,陈立夫、曾养甫、谌小岑等人,均先后奉命与延安就合作事宜进行接触。延安方面此时虽与张学良方面达成统战,正在酝酿“西北大联合计划”,认为南京方面要求红军开往外蒙边境,是想要“导火日苏战争”,但原则上也并不反对两党进行接触。谈判虽然艰难,但至1936年夏秋,也终于逐渐进入了两党高层接洽的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此一时期,虽然两党就“合作抗日”事宜始终没有中断秘密接触,但公开的军事冲突也同样始终存在。而且,秘密谈判的条件也常常因公开交战的结果而有所变化。如193610月,因红军之西路军在“宁夏战役”惨败,国民政府提出的合作条件也变得更加苛刻,不但要求“对立的政权和军队必须取消”,红军也只能“保留3千人之军队,师长以上领袖一律解职出洋……”而在11月胡宗南的一个整旅被歼后,陈立夫亦带来了新的合作条件红军可保留至3万人。简言之,秘密合作谈判与公开武力冲突并存的状况,自1935年底开始,大约持续了1年有余,二者互相牵制也互相促成。直至“西安事变”爆发,这种双线并存的情况才被打破。
1938年春,蒋介石改换策略,企图成立新党加入共产国际。“西安事变”后,关于国共合作,国民政府方面有了新的考虑。这种考虑就是如何通过与延安的合作,更多地争取苏联的支持。所以,在1937326日,蒋介石竟对周恩来说出了“中国共产党不必说同国民党合作,只是同他个人合作”的惊人话语。据《周恩来传》∶“他(蒋介石)这次谈话中着重的主题是要中国共产党不必说同国民党合作,只是同他个人合作。他这样表示希望中共这次改变政策后,与他永久合作,即使他死后,也不要分裂,免得因内乱造成英、日联合瓜分中国。因此,要商量一个永久合作的办法。”
除此之外的其他问题,譬如红军改编后的人数,蒋介石表示“都是细节,容易解决”。蒋不谈“两党合作”,而要求共产党“同他个人合作”,究其原因,至少有二。
其一,蒋介石此时正在谋划另设“三民主义青年团”,以取代丧失了号召力的国民党——陈立夫曾建议在“三民主义青年团”前面冠以“中国国民党”字样,结果被蒋介石痛骂“有你这‘中国国民党’几个字,人家就不来了。我看就是用三民主义来号召的好,用我的名义来号召的好。”由此不难看出蒋介石对“国民党”号召力的悲观判断。
其二,蒋介石实际上是希望通过将中共纳入以自己为领袖的新党之中的方式,变相取消共产党的独立性,并进而使这一新党,取代中共在共产国际中的地位。193764日,周恩来赴庐山与蒋介石再次面谈。据周恩来的汇报总结,蒋在会谈中的主要意见是∶

1.成立国民革命同盟会,由蒋介石指定国民党的干部若干人,共产党推出同等数量的干部合组之,蒋为主席,有最后决定之权;

2.两党一切对外行动及宣传,统由同盟会讨论决定,然后执行;批评和讨论之自由权。

3.同盟会在进行顺利后,将来视情况许可,扩大为国共两党分子合组之党;

4.同盟会在进行顺利后,可与第三国际发生代替共党关系,并由此坚固联俄政策。

对于蒋介石取消中共独立性的用心,延安方面看得非常清楚。其应对原则是∶不反对成立国民革命同盟会,但该组织必须“不干涉两党之内部事务,两党均保留各自组织之独立性及政治批评和讨论之自由权”。
与此同时,红军改编问题的谈判也陷入了僵持,68日与周恩来商谈后,蒋在日记中写下了分歧的焦点“共党必欲将收编部队设一总机关,自为统帅,此不能允许,应严拒之。”稍后,“七七事变”爆发。但因为蒋介石一度判断日本无意全面侵华,故仍坚持不放宽改编条件,要求改编后的红军“各师须直接隶属行营”,不能有自己独立的总指挥部。
对此,延安方面的判断是“超过我们统一战线最低限度原则,如果接受其条件有瓦解危险”,作为应对,延安方面曾决心不管蒋介石同意与否,“立即自动地改编为3个师1个军部,向全国公布”,并预判蒋介石不至于因此就宣布两党合作谈判破裂。
不过,这种极端情形并未出现。因“七七事变”的演化超出了蒋介石的预料,中日之间进入大战状态,蒋介石也终于不得不放下完全控制红军的企图,于818日正式发表朱德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总指挥,彭德怀为副总指挥,“八路军”遂得以正式诞生。

八路军诞生背后的故事 | 纪念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出师抗日85周年

1938年长城插箭岭战斗的八路军

只是,蒋介石变相“合并”中共的企图仍在–1938210日,蒋介石仍在游说周恩来“竭诚盼望各党各派能够合而为一,并且为实现这个举国一致的新党起见,虽具有光荣悠久历史的国民党名义亦可以取消。”但保持党的独立性,是延安方面的一贯原则,蒋介石的这种企图,终于在19394月彻底破灭。随后,国民党中央党部秘密下发了《限制异党活动办法》。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八路军研究会):八路军诞生背后的故事 | 纪念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出师抗日85周年

(浏览 1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