盂县上下鹤山的歼敌战斗

盂县上下鹤山的歼敌战斗

抗日战争中的韩伟

一九三八年十月,日本侵略军占领武汉后,遂调集三十万以上重兵回师华北,企图扩大其占领区域,摧毁我敌后根据地和打击坚持抗日游击战争的八路军。

为了粉碎敌人回师华北的企图,晋察冀军区根据党委决定,于一九三九年二月进行整军。组建了六个主力团,作为军区的机动力量。整军后,军区辖四个军分区和六个主力团。第一军分区辖第一、第三两团,第二军分区辖第四团,第三军分区辖第二团,第四军分区辖第五团,军区直辖第六团。第二军分区四团,由原四大队全部和五、六大队各一部合编组成,韩伟任团长,萧文玖任政治委员,曾宝堂任副团长,刁生荣任参谋长,林接彪任政治部主任。军分区和团部分别驻盂县城北约五十里的秋林坪和上鹤山。

整军后,部队进行了形势教育,开展了军事训练,不仅人员增多了,武器装备也有了改善。干部战士思想面貌焕然一新,求战情绪十分高涨。正在这时,军分区司令员郭天民和政治委员赵尔陆来了命令,要我和萧文玖政委去军分区受领任务。

我和萧政委一路小跑地赶到了军分区司令部。郭司令员和赵政委告诉我们:现在,上社的敌人正在加紧修堡垒,架设铁丝网,叫嚣什么“要打通盂县至五台县的交通线,消灭滹沱河南岸的八路军”。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决定你们团去相机袭击和歼灭上社之敌。”  

指战员一听上社之敌如此狂妄骄横,个个摩拳擦掌,要求拔掉这颗插入我根据地的硬钉子。指战员表示:这是我们团组建后的第一仗,一定要首战告捷,打出军威来。

根据军分区首长指示,团于三月二十日夜由五台县境内的豆村地区南下,二十二日进至上社东北十公里的上、下石塘地区集结待机。

在上石塘的一间民房里,棉籽油灯发出微弱的黄光,我和萧政委俯身在摊开地图的桌面上,聚精会神地研究上社敌人的情况。

侦察参谋轻轻推门进来,站在我们的后面,仿佛不愿惊动我们似的。我转脸瞅住他劈头就问:“有什么新的情况吗?”

“通过进一步侦察,盘踞在上社的敌人是日军独立第四混成旅团河村部队的一个中队,附有轻、重机枪和小钢炮,共约三百余人。”他向我们报告说。

我和萧政委对情况作了分析,认为敌人虽然装备较强,又有坚固的工事,但我们的兵力绝对优于敌人;部队刚刚整编,士气旺盛,求战心切;又有群众的积极支持,消灭敌人是有把握的。为此,我们决定夜袭上社。如果万一不能拔除这个钉子,也可以把敌人诱出据点来,在野战中歼灭。因为根据以往经验,敌人挨了打是会出来报复的。

二十四日午夜,盘踞在上社的日本侵略军正进入熟睡之际,我们的机枪、步枪怒吼了!在震惊山谷的杀声中,第三营的勇士们冲入镇内,迅猛占领了上社北山两个堡垒,敌人的太阳旗被我们撕得粉碎。一个个日本侵略军从小巷中跑出来仓惶应战,被我军的手榴弹打得嗷嗷直叫。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激战,歼敌五十多人。因天近拂晓,再战与我不利,即主动撤出战斗,转移到上社以东一带隐蔽。团部和一营在上鹤山,三营在大水头,二营在窄门,准备再战。军分区前线指挥所位于秋林坪。

在转移的路上,回头还可望见上社镇内的火光。这是敌人为了壮胆,仍在那里盲目地打枪放炮。我笑着对政委说:“这下子打得敌人蒙头转向了!”

“是啊!”萧政委稍停了一会儿说:“敌人会来报复的。”

“来了正好,我们还打得不过瘾哩!”

这天是个晴朗的日子。我和萧政委分头到三营和二营去召开干部会,总结夜袭上社的经验。我走进三营驻地大水头村,发现有些战士聚在一起谈论着上社战斗,有的在整理子弹袋,有的在一边使劲地磨刺刀,都在准备再战。我看到这样高昂的战斗情绪,非常兴奋。

会上,干部们发言非常热烈,一个个坚决表示:“一定要继续和敌人打,不打下上社誓不罢休。”到十二点钟,侦察员喘着气闯进屋里:“报告,上社的敌人出动了。”会场上顿时活跃起来。我们的估计没有错,但没想到敌人来得这样快。

原来,敌人遭我夜袭后,便由盂县出动三百多人,在山炮、步兵炮的配合下,耀武扬威的驰援上社。这时,上社之敌三百余人头脑更加发晕起来,在大炮的助威下,分南北两路向上、下鹤山进犯,企图寻我报复。南路为敌军主力,由中队长石冢带领,取山路直向大水头方向前进;北路之敌沿谷地向白藏、下鹤山前进。

正午的阳光晒到身上热乎乎的,我和三营营长彭光炳、政治教导员陆煌一口气爬上了大水头的西山。“我们的指挥所就设在这里”。我对三营长说:“你们必须控制大水头以西一线高地,以待团的主力到来围歼敌人。”我举起望远镜向西北方向眺望,只见敌人成行军纵队打着太阳旗,象两条毒蛇似地向我们爬来,一条顺大道向上鹤山蠕动,一条沿着山沟小路直奔1400高地。这个高地和指挥所隔着一条小山沟,它是这一带群山的主峰,要是我们控制了它,就能灵活应付敌人的进攻,夺取战斗的主动权。我放下望远镜,指着1400高地对三营长说:“赶快占领这个高地!”这时,九连连长姜启武站在我们面前,他的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注视着我们,象是在急切地请求任务。三营营长似乎领会了他的意思,对他说:“你马上带部队抢占这块高地,坚决阻止敌人前进,决不许敌人占领这块高地!”

“是,保证完成任务!”话没落音,姜连长便飞也似地跑下了山。同时,我们命令七连占领我右翼之1147.9高地,抗击当面之敌;八连在指挥所稍后的阵地上,作为营的第二梯队。接着,我叫通讯员通知在上鹤山、秋林坪之间的一营和在窄门村的二营立即出动,协同三营围歼敌人。

从望远镜看去,敌人的先头部队已在高山脚下与我警戒分队接了火。于是,我立即命令司号员吹号督促九连跑步前进。勇士们象一群脱缰之马似地窜过起伏不平的山地,向山顶奔跑。这时,敌人也正在山的另一边向山顶猛扑。当我看到红旗在山头上飘扬的时候,心中象一块石头落了地。突然,我军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声。正爬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敌人,被我们一阵铁弹揍了回去。

敌人吃了亏以后,用迫击炮和山炮向我阵地轰击。一阵轰击过后,战士们乘着烟雾,迅速占领了有利地形,握紧手中武器,监视敌人。日军成群地向我冲击,敌军官挥舞着闪闪发光的战刀督阵。他们快要到山顶了,我们一阵猛烈的手榴弹,打乱了敌人的队形。我看见九连连长姜启武手举驳壳枪,冲在最前面。战士们紧随着他冲下山去,打得敌人在山坡上乱窜。突然,他踉跄了一下,又见他挣扎着向前跃进一步,朝着敌群一扬手,倒下去了。他壮烈牺牲了,我难受极了,决心叫敌人偿还这笔血债。姜连长英勇牺牲后,指导员周同挺身而出,指挥战斗,连续投弹四十八枚。三排长易先兰右手负伤,就用左手投弹。干部们身先士卒,更加激励着战士们的杀敌勇气。高地上的争夺战愈来愈激烈,有的战士弹药用尽,就用刺刀、枪托、石头与敌人反复冲杀。一排副排长李文林、一班战士张焕龙负伤后,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一个战士端着刺刀和三个敌人对刺,他左招右刺,英勇无比,三个敌人都被他刺倒了。这时,另一个敌人从背后冲了上来,猛刺了他一刀,顿时鲜血从背上流了出来,他忍着极大的疼痛,猛转身一刺,那个敌人也倒下去了。

敌我互相争夺,互相冲杀继续了两个多小时,九连伤亡的也愈来愈多。作为二梯队的八连指战员不止一次地向我要求出击,但一、二营还没有到,手下就是这一点机动兵力,绝不能轻易使用。九连的阵地上剩下的人不多了,敌人仍然疯狂进玫。

“团长,让我们出击吧!眼看九连同志们牺牲流血,我们实在忍受不了啦!”八连指导员何光翠坚决地向我要求。

“让我们出击吧!”八连的战士也异口同声地向我请求。我以最大的忍耐,抑制着激动的心情,向大家说:

“同志们的心情我是完全了解的,但是同志们必须懂得,‘有钢使在刀刃上’,你们这块‘钢’要使在最需要的地方。你们要准备迎接更激烈的战斗。”

九连同志们在打垮了敌人最后一次冲锋后,因弹药己光,被迫退出了阵地。

夕阳照射着染着血迹的山头。敌人居高临下向我们指挥所所在的山头射击,炮弹不断在我们周围爆炸,子弹在耳边嗖嗖乱飞。右侧七连的阵地,经过反复争夺后,也因寡不敌众而被占领。三营营长在我身边站起来指挥着七连向敌反击。突然他用右手捂住左肘,鲜血从指缝里流了出来。我抓住他的手说:“彭光炳,你负伤啦!”他没有看我,只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七连的反击战斗,仍在喊着:“同志们,坚决夺回阵地,消灭敌人呀!”彭营长的负伤,又一次激怒了在我身边的八连勇士。他们异口同声地再一次向我请求:

“让我们打出去吧!为营长报仇!”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军分区司令员郭天民亲自指挥我团第一营打了上来。我身上象卸了千斤重担,立即向八连发出战斗命令:“立即打出去,坚决把阵地夺回来,为牺牲流血的同志们报仇!”

“坚决完成任务!”无数声音汇成了一股钢铁般的力量。八连和九连的勇士们在副营长李学琴的率领下,勇猛地向1400高地冲去。

一营战士除一部分与七连共同消灭1147.9高地的敌人外,大部分扑向1400高地。高地上的敌人见我主力赶到,惊慌万状,疯狂地向我冲击部队射击。我们英勇的指战员们继续冲击。就在这次冲击中,一营营长、优秀的共产党员洪大平英勇牺牲了。

八、九连的勇士们首先冲上了高地,敌人慌乱了。他们交替掩护着向上社溃退。战士们逐山挨沟地和敌人战斗着、追逐着。

太阳快落山了,在敌人背后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萧政委带着二营从窄门赶到战场。他们打退了从上社出来增援的日军后,正好兜住了逃敌的屁股。残敌被我们包围起来了。日军左突右窜,八面碰壁。勇士们四处追捕残敌,遍地响起了“缴枪不杀”的喊声。

但是,日本侵略军的武士道精神十足,他们躲的躲,藏的藏,死不投降。敌人的疯狂更加激起了我团指战员的更大愤怒,在追捕敌人时,一个战士敏捷地抱住一个日军小队长,不防这个狡猾的家伙转过身来向他劈了一刀。这时,我另一个战士猛扑上去,举起枪托狠狠地砸倒了这个野兽。在另一个小山沟里,战士们围捕日军石冢中队长和几个日本兵。两个敌人因走投无路,互相举枪瞄准对方的胸膛自杀了。负隅顽抗的中队长石冢当场被我击毙。另外几个负伤的日军士兵终于作了我们的俘虏。这场歼灭战经过七个小时胜利结束,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军独立第四混成旅团河村大队三百多人,只跑掉三十多人。是役,我团缴获步机枪近二百支,战马十多匹及其它军用物资一部。

我们三个营胜利地会师了,大家互相拥抱着,胜利的欢呼声响彻云霄,震天动地。老乡们也在忙碌地抬运伤员,送水送饭,向我们挥手致贺。

萧政委牵着缴获的一匹枣红大马向我走来,他笑呵呵地对我说:

“怎么样,这一仗过瘾了吧!”

“是啊!我们还要打更大的胜仗哩!”

战斗结束后,我和萧文玖政委回到团部,敌工干事和翻译同志把一个俘虏兵带来了。这个俘虏兵耷拉着脑袋,显出惊惶不安的神色。翻译告诉我:他叫杉山与吉,今年二十六岁,是昭和十三年三月八伍的。我问俘虏兵有什么感想。他说:“我来中国后作战三次,从未见过中国正式的军队。这次战斗,是最激烈最残酷的一次,我见到了真正的中国军队!”

早晨的阳光射进了窗子,我和萧政委刚起床,便见译电员笑嘻嘻地拿着一张纸进来。他说:“团长,聂司令员的电报。”我赶忙接过来。政委也过来共同观看。电报纸上写着:

“……上下鹤山战斗的胜利,给了敌人严重的打击与很大的伤亡,这是整军后第二次的胜利[注],这一胜利完全是由于你们的英勇坚定牺牲精神与整军后战斗组织力量之加强的结果,希望你们保持与继续发扬这种战斗精神,成为永远的作风。”这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但我们永远忘不了那些流血牺牲的同志。洪大平、姜启武……他们的鲜血换来了胜利,他们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注]1939年春,晋察冀军区为了粉碎敌人的进攻,开始了第一期整军,把游击大队编成为主力团。整军后三分区二团在曲阳县宠家洼地区首战获捷,歼灭敌人一百三十余名,是为第一次胜利,而上下鹤山战斗,便为整军后第二次胜利。

                                       

                  原载于《山西文史资料》

政协山西省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出版

一九八五年三月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八路军研究会):盂县上下鹤山的歼敌战斗

(浏览 1,117 次, 今日访问 1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