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记忆】套 碾 | 李合吉

【河顺文艺.第771期】

【乡村记忆】套 碾  | 李合吉
套 碾

           文 / 李合吉

  

时光如流,岁月如歌。一些经年往事时常在我脑海里逐浪翻滚,让我的心不能平静,那年那月那些事,就像电影一样在眼前回放。

【乡村记忆】套 碾  | 李合吉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农村还没有通电的时候,吃米、吃面都靠石碾来解决,用量少时就用人推,叫做“推碾”,这样不用求别人,见效快。用量大时,就用生产队的驴来拉,这种驴拉碾的方式,人们都叫做“套碾”。

套碾,家里人都是有计划的,因为村里抑或是一个生产队里的石碾都不多,需要向有碾的人家申请,看看石碾这几天能否使用,这叫“靠碾”。碾的主人会根据先后来靠碾的人,依次给一个时间安排,这就把碾靠好了。靠好了碾,还得去队里饲养员那里申请用驴,只要不是农忙时节,饲养员都会满足社员家庭的意愿,让驴去拉碾,解决家庭生活的必需,这也是集体的一种福利,这样双方都约定好时间以后,就可按时“套碾”了。

那时,邻居河栓哥家中有个大石碾,是在大门过道屋里安放着,紫红色的石磙子,在附近几个石碾中是比较大的一个,碾子在两大间的过道房子里,刮风、下雨都不怕,条件比较优越,因此,河栓哥家中到了农闲时,那个大碾子就没歇息过,家里时常热热闹闹,堪称那时的米面加工厂。“踢踏、踢踏”的驴蹄声,“嗤啦、嗤啦”的箩面声,“得儿驾、得儿驾”喊驴的吆喝声,“唧唧扭扭”碾磙的转动声,从碾房里面飘到门外,仿佛在上演一场美妙的打击乐。

河栓哥家的碾房大门很大,榆木门板,风吹日晒的浸蚀,它已皱纹满面,上面的灰尘也很厚,门后墙角墙上、屋顶的梁檩上到处都是灰尘,蜘蛛在墙角、在梁上安家布网,有的网已没有缝隙,被各种面灰粉尘糊得严严实实,像飘在空中降陆伞。估计这些蜘蛛网也就是个摆设,也网不到飞虫美食改善一下,全靠这些面灰来糊口生存。套碾的人也没把这些灰尘网络放在眼里,只顾得忙着自己套碾的事情。

石碾的周围都是土地面,墙角有一些驴粪散落着,空气中弥漫着尿骚气的味道。碾杆上套着我们队里的那个“老苍毛”,因为这个驴是灰色,所以给它起了个绰号叫“老苍毛”。老苍毛是队里最不听使唤的一头老叫驴,上套就爱大喊大叫,好像怨屈了自己似的,不愿拉套,走走停停,没少挨了棍子和鞭子。这老苍毛套碾更让人招急上火,不戴捂眼时,它时不时地歪着头就去碾盘上偷吃粮食,总想去啃一口,过过它的嘴瘾,主人只好在它的笼头上绑一根木杆至碾框上,阻止它这好吃的嘴,然后再给它戴上“捂眼”,让它什么也看不见,彻底打消它的念想。这个老苍毛并不是省油的灯,给它上了全部刑具,还是不服,不是不走,就是尥蹶子,气得套碾的二大娘举起棍子又是骂,又是打,气哄哄地说:“打死你这个老苍毛,以后再也不用你了,气死我了!”说归说,用归用,老苍毛被捂住了双眼,还是怕二大娘打它,也能乖乖地走上几圈,然而,脾气上来就停那不动了,只听“扑哧”一声,一棍子打在了驴屁股上,老苍毛夹着尾巴又跑又尥,在与二大娘玩着“猫钓鱼”的游戏,它感觉走到了二大娘跟前了,就摇头晃脑地快走几步,随后就又慢慢腾腾,二大娘只好转着圈地打它,让它无计可使。

 

【乡村记忆】套 碾  | 李合吉
套碾,是很上心、很紧张的一项工作,既得看住石磙碾压到外边的麦子往里扫,保持麦子在石磙下一直被不断地碾压,这叫“扫碾”。又要从碾碎的麦子中取出一小簸箕来,放到箩里去筛。大簸箩里放着箩床,箩床是个米把长,尺把宽的长方体,面箩放在光滑的两根箩床上,手握箩圈前后快速移动,就筛出了白面,白面盛在大簸箩里,这样循环着不停地工作,直至将面筛完。半天下来,二大娘也变成了“白大娘”,浑身上下都蒙上了一层白面,脸上犹如贴了一层“面膜”,眼睫毛也变成白色,只有那两个眼珠子还是黑的。最后,二大娘用手解下头上蒙的那条白毛巾,抓住毛巾的一头,抖落了毛巾上的面灰,在自己的前胸后背、上上下下拍打了一番,面灰被弹得飞飞扬扬,又用毛巾摸拉了一下白乎乎的脸,才露出了自己的真面孔。
 

【乡村记忆】套 碾  | 李合吉

日近西山,二大娘赶紧把驴从套盘上卸下来,唯恐卸碾迟了,受饲养员的批评指责。那时候人们的集体观念很强,驴是集体的,套碾是自己用驴,卸碾迟了饲养员会批评指责“不心疼驴”,谁都不愿意落个不爱集体财产的名声。她急忙把驴牵出大门,然而,她急驴不急,这时的老苍毛往地上一躺,四蹄朝天,打起了驴滚,左一滚右一滚,灰尘从驴的身下像旋风般的升腾弥漫,打了几个滚后一跃而起,“扑哧、扑哧”地又打了两个喷嚏,抖了抖身上的灰土,最后挣脱了二大娘手里的缰绳,“咣当咣当”地向马棚方向跑去,二大娘在驴后面一路小跑,紧追不舍。
 
【乡村记忆】套 碾  | 李合吉
常言说老马识途,驴马都一样,老驴也识途,很快就到了驴棚,二大娘气喘吁吁地把驴交给了饲养员,给饲养员打了声招呼,扭头急匆匆又回碾房收拾物品去了。
年光似鸟翩翩过,世事如棋局局新。随着农村用电的普及,农村都有了“小钢磨”,面粉加工不出村,推碾、套碾已成了历史,石碾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图片选自网络

【乡村记忆】套 碾  | 李合吉

 – 作 者 简 介

【乡村记忆】套 碾  | 李合吉

李合吉  男,1958年9月出生,河南省林州市人。郑州铁路局退休干部,从事党务工作20年,曾多次在铁路局《郑铁在线》栏目发表诗歌和文章;自幼喜爱书画,近两年又在红旗渠报发表过多篇诗歌与散文。画画、写作已成为了自己的退休爱好。

-End-

【乡村记忆】套 碾  | 李合吉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乡村记忆】套 碾 | 李合吉

(浏览 2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