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全面揭露|美国生化刺杀终极武器:基因导弹!

全面揭露|美国生化刺杀终极武器:基因导弹!

2021年9月8号,据人民日报海外网报道,一家无形资产保险公司的总裁大卫·马丁,在今年7月9号的德国新冠调查委员会上发表证词。他从新冠病毒专利角度上表示,所涉及的一切专利证据均指向一个方向—美国。

 

在这份证词中,马丁表示,2002年4月19号,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提交了SARS非典病毒专利申请并获得通过,专利编号为7279327,该专利清楚地列出了非典病毒的基因序列。根据1926年颁布的美国法典35节第101条之规定,不能为天然存在的物质申请专利,现在专利得到申请说明非典病毒并非自然起源而是人造的。非典于2002年11月爆发于中国的广东佛山,而早在中国爆发新冠前7个月,美国就已经将非自然起源的非典注册成为专利。

 美国政府机构持有非典专利

马丁在证词中还表示,2018年,非典专利“被神秘地从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转移到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为什么要从私立大学转移到美国国家官方机构国立卫生研究院呢?这里面就涉及到研发资金的来源问题。

 

1999年3月,现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下属的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NIAID)主任福奇资助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成功制造出了人造病毒—非典SARS病毒。巧合的是,发明并将新冠病毒注册为专利的巴里克,正好同样是在北卡罗莱纳大学任职。可以确认,非典和新冠均起源于北卡罗来纳大学,并同时得到了美国官方机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的支持。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该研究所位于马里兰州,紧挨这次在新冠疫情溯源问题上臭名昭著的美军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而且该研究所自创立以后就一直与美国军方有着极为密切的合作。

 

血饮在之前文章中分析过,2020年,位于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美军生化实验室的哈萨克斯坦科学家发现,他们在2017年见过的一种病毒与新冠一模一样,也就是说,至少在2017年之前,新冠病毒就已经被美军研制出来。2002年和2017年先后研制出新型冠病毒,中间的2008年6月5日,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DARPA)决定正式将冠状病毒作为生物武器进行研究。

 

要知道,按照美国的专利制度,没有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专利许可,美国军方是无法进行新冠病毒武器研制的,这说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与美国军方的勾结在非典和新冠专利上实现了合流。

 

马丁在证词中还提到:除了美军军方外,福奇领导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还与犹太制药公司勾结,并在专利问题上“动过手脚”,总部位于美国的莫德纳公司早在新冠爆发前的2019年3月就很清楚地知道它会被置于新冠疫苗开发的前沿。这个日期非常重要,因为在2019年3月,出于某些不公开的原因,他们突然修改了一系列被拒绝的专利申请。这种做法非常奇怪,他们修改了多项专利申请,还特意专门提及“故意或意外释放了冠状病毒”

 

证词同时显示,2019年11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在新冠疫情爆发前一个月就开始了对一种刺突蛋白疫苗(即后来的MRNA新冠疫苗)进行测序。

 

摩德纳公司能够开发MRNA疫苗就必须获得专利许可。2019年3月,摩德纳公司之所以能够研究并修改专利,一定得到了美国政府机构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许可。从这里可以看出,福奇领导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犹太医药公司摩德纳早在新冠之前就已经研制出新冠病毒和新冠疫苗,可谓狼狈为奸!

全面揭露|美国生化刺杀终极武器:基因导弹!

 美国生化战之正负阴阳手

制造病毒必然要想方设法掩盖,那么,美国是用什么手段来掩盖病毒的存在呢?

 

掩盖的手段就是福奇领导的国立卫生研究院和美国CDC继续申请冠状病毒RT-PCR检测手段,只有经过他们的允许,才能够检测特定病毒。这样就能够狡猾地掌握话语权,让别人永远无法证明这种病毒是非自然起源。

 

血饮在之前发表的文章《藏不住了!七年前美军生化实验室被疯狂攻击,今天真相终于被曝光!》中说过,1977年在埃及投放东非裂谷热的“白衣天使”计划就是由美国德特里克堡的陆军少校彼得斯在具体执行,它在自己的著作《病毒猎手》中写下了这样两段话:“发展生化细菌武器的第一要诀就是,直到你有了某种病毒的解药或者疫苗之后,再把它开发成生化武器。否则,如果风向有变或者出现了其他问题,你就会遇到大麻烦。”“除非你有证据,否则无法证明这是人为还是自然”。

 

这系列事实再次证明:美国一边研制杀人病毒武器,一边研制解药,病毒和解药就是美国生化武器研发的正负阴阳手。

 

美国于2017年制造出了新冠病毒后,又于2019年研制出新冠病毒疫苗,在研制出新冠病毒解药以后,他们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投毒。他们首先想到就是中国。

 

2019年10月18号武汉军运会召开,美国派出病怏怏的美军代表队参赛,成绩一塌糊涂。事后,据国内媒体报道,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在乘坐武汉地铁的时候,不断在人流最密集的地铁车厢和流动。说明,美国早就知道新冠病毒可以通过飞沫传播给人,而中国爆发疫情后,美国要求从武汉撤离回国的人员必须隔离14天才可以离开,说明美国早就知道这种病毒感染周期是大约14天,而中国乃至全世界,都是后来才知道的。美国如此未卜先知,只能说明病毒就是美国自己制造的,只有制造者才能够如此清楚病毒特性。

 

血饮早在2016年6月6号发表的《生化危机启示录:血淋淋的丛林世界有你想象不到的黑暗》一文中,就全网首先提出非典是从德特里克堡泄露,全世界第一个非典死亡者为美国女性,名为赫姆斯特里,于2002年2月10号死于费城郊区,费城这里紧挨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死者死亡时间比中国爆发非典早了9个月。

 

目前,中国外交部已经发现并明确提出,新冠爆发前美国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发生过泄露,现在人民日报引述的大卫·马丁证词的相关内容,证实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及其资助的北卡罗来纳大学制造了非典和新冠病毒,再次证明了血饮判断的超前性与准确性。

 

全面揭露|美国生化刺杀终极武器:基因导弹!

 新冠溯源的重大盲区

那么,为什么病毒没有首先爆发于北卡罗来纳大学所在的罗利市呢?

目前,中国官方一边要求核查美国德特里克堡,一方面部分专家又坚称病毒是动物传播给人的。那么,既然已经高度怀疑美国在德特里克堡人工制造病毒,为什么还要宣称病毒是动物传播给人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这里面的问题出在哪里呢?

 

这就涉及到目前中国病毒溯源的一个重大盲区。国内很多媒体以及专家存在一个认识盲区,那就是:人造病毒开发中必须经过动物实验才能够最终确定其毒性和烈度,这需要大型动物试验场。某些病毒开发甚至需要大型户外围栏实验,这需要试验场与世隔绝,并阻断地下水、空气等传播媒介。他们在开发病毒以后,必然要将病毒人工注射给动物以测试其载毒量和传染性,这个程序好比是生化武器的“淬火”,是必不可少的“工序”。自然界中动物感染非自然起源的新冠,他们的病毒同样来自于美军生化实验室。说动物传染给人并不能证明病毒就是自然起源,人和动物不过是美军生化实验室病毒共同攻击的对象罢了。

 

只要找到这个大型动物病毒试验场,就能够证明感染人和动物的病毒都是美军人工制造的。

那么,这个大型病毒动物病毒试验场在哪里呢?

 

首先排除北卡罗来纳大学,该大学位于北卡罗莱纳市,这里根本不可能避人耳目地建造一个隔绝空气和地下水传播的户外大型动物试验场。

 

其次,德特里克堡也不具有大型户外围栏实验的条件,因为这里紧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更别说有美国农业部、国防部在内的众多政府机构,一旦泄露就会先把自己弄死了,这是美国绝对不允许的。

 

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1950年美国建立的第一个生化实验室—普拉姆岛,该岛屿位于纽约州东部地区,与美洲大陆并不相连,进出只有从康涅狄格州乘船才能进入这座与世隔绝的小岛。自从建成以后,美国就在这里建立了大规模的动物实验室,岛上存在数万只进行病毒实验的各类动物。

 

全面揭露|美国生化刺杀终极武器:基因导弹!

全面揭露|美国生化刺杀终极武器:基因导弹!

 

 美国生化武器研究全流程

明白了这些,美国生化武器研制的流程图大致就被勾勒出来:

 

首先,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出面给北卡罗来纳、杜兰大学等提出生化病毒研制课题项目,这些科学家在接到课题以后,在实验室通过基因编辑技术改造编辑病毒特定的氨基酸,促进其向着载毒量更高、传染性更强的方向发展。

 

其次,病毒编辑程序结束以后,他们开始将病毒送往普拉姆岛进行大型动物围栏实验,然后再将病毒样本带到德特里克堡进一步改造,然后美军再联合北卡罗来纳和杜兰大学继续技术攻关,再送往普拉姆岛进行实验,最终病毒在德特里克堡定型。

 

第三步,就是申请病毒和病毒检测专利,再转给犹太医药公司研制解药,等到疫苗解药研制成功,再由德特里克堡的美军执行病毒投放任务。1977年德特里克堡少校彼得斯在埃及投放东非裂谷热,以及2019年10月在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在武汉地铁涂抹唾液投放新冠,就是典型的生化投毒军事行动。

 

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武汉新冠爆发两周年,血饮在这个档口发文追溯新冠病毒起源,除了想要继续揭露美国的生化战争罪行外,更重要的是揭露美国生化打击的战术和未来美国生化武器研发的技术路径。

                                    

 生化刺杀

先来说下美国生化打击战术中的生化刺杀。这里重点说三个国家,分别是伊朗、意大利以及中国。中国疫情爆发与美国军队有关,伊朗和意大利两个国家同样与美军有关。

 

伊朗疫情首先爆发于库姆,因为伊朗情报部门在追溯新冠爆发后发现,一名从伊拉克什叶派地区返回的背包客是库姆爆发病毒的源头,而伊拉克境内不仅拥有大量美军基地,还建有美军生化实验室。

 

意大利最早爆发新冠是在2020年2月底,意大利境内那不勒斯是美国第六舰队总部所在地,疫情爆发前美国海军第六舰队的“艾森豪威尔号”航母刚好停靠意大利,之后疫情就开始全面爆发。2020年3月13日,根据美国著名网站《NavyTimes》报道,美军五角大楼军事发言人表示,”艾森豪威尔”航母上一名水兵确诊感染了病毒,导致整个航母无法返港,被迫滞留地中海,因为物资匮乏航母陷入严重困境。

 

艾森豪威尔上4600名士兵之所以“断粮”无法补给,是因为意大利美军基地内多名士兵感染新冠,无法向航母运输补给物资。也就是说,艾森豪威尔航母上的美军士兵感染了陆地上的意大利境内的美军基地士兵,艾森豪威尔的到来让病毒从海上传播到了意大利境内。美军驻意大利军事基地对航母的补给活动直接点爆了意大利疫情。

 

时间上,中国方面,武汉军运会是2020年10月18号举行的,14天后武汉发现第一例新冠发热病例,而14天正好是病毒从感染到爆发的平均妊娠期;意大利方面,从2月底美国海军停靠那不勒斯到3月13号爆发疫情,中间的间隔时间也正好是14天,所以,可以肯定病毒是美军从境外带到意大利。

 

综上所述,中国、伊朗、意大利病毒爆发均与美军军事活动有关,这是已经被证实的1977年德特里克堡的彼得斯上校对埃及投放东非裂谷热病毒的“白衣天使”计划的续集。

 

全面揭露|美国生化刺杀终极武器:基因导弹!

全面揭露|美国生化刺杀终极武器:基因导弹!

 生化刺杀真相

 

那么,为什么说美军的生化刺杀对准了两国高层领导呢?

血饮原来就预判意大利、伊朗的疫情爆发地点与地理交通中心有关,但后来发现,这些地点的选择有便捷传播因素之外,更像是一场针对两国宗教和政治高层领袖的生化刺杀。

 

先来看下伊朗。综合美联社、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2020年2月到3月报道,伊朗政治高层在这次疫情中伤亡惨重,远超其他国家。

 

在库姆中招的伊朗高层,包括伊朗副总统玛苏梅·埃卜特卡尔、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伊塔巴·祖努尔、卫生部副部长伊拉吉·哈利奇、伊朗国会议员萨德吉以及伊朗驻梵蒂冈前大使哈迪·霍斯罗沙希,截至2020年3月3日,伊朗290人的议会中,至少有23名议员已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占比高达8%。2020年3月5日,伊朗外长扎里夫前顾问、议长顾问赛因·谢赫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3月9日,伊朗全国合作团结战线党主席和伊朗革命卫队主管政治事务副总司令,相继因新冠肺炎离世;之后,伊朗前司法部长穆斯塔法·普尔·穆罕默迪、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密友之子法里丁也感染新冠。

 

以截至2020年3月9号数据看,伊朗高层这次中招人数超过31名。这个数字为什么这么惊悚呢?因为据来自库姆的伊朗国会议员法拉哈尼宣称,库姆已经有300人感染甚至死亡,高层感染死亡比例高达10%。这个比例是全世界最高的。

 

这些确诊罹患新冠的伊朗高官有个显著特征,那就是,感染基本全部发生在库姆。伊朗的库姆神学院是伊斯兰什叶派最高宗教学府,也是阿亚图拉最集中地方。阿亚图拉人数本身极为稀少,大部分在伊朗境内。由于伊朗实行毛拉统治,包括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以及国内大多数阿亚图拉都在重要国家权力机构中担任重要职务,所以库姆也就成了伊朗高层政治领导人聚集地。包括大阿亚图拉在内的伊朗宗教人物是伊朗国家领导核心,他们往往是同时兼有神职和政府职位,随着伊朗境内神职人员高龄化,他们绝大部分生活在距离德黑兰不远的库姆市的库姆神学院内。

 

伊朗议会成员为290名,而且都是密集生活在库姆。可以确信,这次美国对库姆神学院的投毒是一场针对伊朗宗教和政治高层的生化刺杀。这点从时间上也可以得到证实,库姆的国会议员艾哈迈德·阿米拉巴迪·法拉哈尼表示,死亡的最早日期可以追溯到2月13日,按照病毒从感染到发病时间14天妊娠期计算,最早的感染应该发生在1月30号左右。

 

那么,在1月30号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呢?1月3号,美军在巴格达机场刺杀苏莱马尼,1月8号,伊朗发射导弹打击美军在巴格达的阿萨德空军基地,炸死炸伤超过百名美军,然后库姆清Z寺很快便遭到了生化攻击,而库姆清Z寺正好在苏莱马尼遇刺以后升起代表血腥复仇的红色旗帜。

 

而美军之所以对苏莱马尼下手,是因为其领导的圣城旅配合中俄将美军几乎赶出中东核心区,这是刺杀的根本原因,之后美国就还以颜色,以背包客身份作掩护,从巴格达附近的美军生化实验室向誓言复仇的库姆清Z寺直接投毒。美伊双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血腥残酷!

 

全面揭露|美国生化刺杀终极武器:基因导弹!

 

说完了伊朗,再来看下意大利。

 

2020年3月2号,据英国卫报报道,因身体不适,梵蒂冈教皇接受新冠检测,结果显示阴性。可见,梵蒂冈是意大利疫情最早爆发疫情地区之一。截至到目前,梵蒂冈累计确诊人数27人,有人会觉得这点人数根本无足轻重。事实上,梵蒂冈总人口不超过800人,其中300人为外交官,几乎全部为宗教神职人员。梵蒂冈跟伊朗一样,都是政教合一国家,这些人员同样也在梵蒂冈兼任政治人员。比如,3月30日感染新冠的枢机主教安吉洛·德·多纳蒂斯,就是教皇方济各在罗马教区的代理主教。

那么,意大利境内的国中国—梵蒂冈为什么会率先中招呢?

意大利是第一个宣布率先加入一带一路的G7国家,而支持一带一路的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以及南美国家,统统都是天主教国家,他们在英美海权下同样受到打压,迫切需要取得突破,对接一带一路发展经济就是他们最优选择,而作为这些国家的统一代表,来自南美阿根廷的教皇方济各就成了最大的代表,意大利加入一带一路实际上与教皇方济各领导天主教国家与中国经济结盟的目标一致。

 

擒贼先擒王!除了在国内打压天主教红衣主教外,美国在海外也将目标对准了不听话的天主教头领,但又不敢明着硬来,所以选择了见不得光的秘密投毒。

 

伊朗和意大利中招的城市都是神职和政治高层最密集聚会的城市,这就给了美国定点打击与清除提供了固定靶,由美军直接就近从军事基地和航母上进行直接投毒。而之所以伊朗和梵蒂冈的下场不一样,原因就在于,伊朗是美国死敌,美国必欲除之而后快,梵蒂冈则在西方拥有大量信徒,警告下即可。

 

明白了意大利和伊朗遭遇生化刺杀,中国的就更容易明白了。中国并非伊朗和梵蒂冈这种政教合一国家,领导人经常需要出访国外,所以针对中国的生化刺杀更像是一个四处游动的移动靶。血饮之前认为美国打击武汉是因为武汉固定的交通枢纽位置,后来发现,实际上比武汉更加重要的城市应该是郑州。大家有兴趣可以查下,从中国东南部的上海到最西北的新姜,从最东北的漠河到最西南的腾冲的列车时刻表,就会发现他们都别必须经过郑州,而非武汉。比如以从成都去北京的G574G350高铁列车、从兰州到上海虹桥的G1969列车为例。所以,美国打击武汉并非只看重其交通铁路枢纽,更重要的是针对移动中的人。

 

2019年10月18号,武汉军运会召开当天,中国国家领导人带领团队出席武汉军运会,其祖籍更位于紧挨武汉的河南南阳,他们才是美军真正要打的移动靶。

 

 基因武器横空出世

下面,血饮要说的就是一个最血淋淋的真相,美国发动针对中国、伊朗和意大利的生化攻击所选择的病毒也是精心挑选的。

 

疫情爆发到现在,伊朗和意大利分别是中东和南欧地区死亡率最高国家,意大利死亡率甚至超过伊朗。那么,新冠死亡率与人种和基因有关系吗?

 

中国方面。2020年11月23号,美国耶鲁大学赞助的预印本论文网站medRxiv上发表了题为《种族细分研究揭示纽约公立医疗系统中亚裔COVID-19患者间不同》的文章,研究结果表明:“同等条件(年龄、基础病等)下,一位华裔患者病亡的几率是白人的144%,黑人患者病亡几率则是白人的77%”。也就是说,华裔死于病毒的概率是白人的1.4倍,是黑人的两倍。

 

那么,中伊意三国的人种明显不同,为什么这三个国家的死亡率都比周围国家更高呢?

 

新冠爆发以后很快证明,意大利、伊朗和中国境内新冠病毒毒株完全不同,三个国家内部流行的是三种毒株,且中国境内毒株是最后形成的C型。综合美军对三国分别投毒,再加上三个国家新冠毒株不同,说明美军分别针对中国、伊朗和意大利三个不同的国家投放了量身定做的三种高致死率的新冠病毒。

那么,与中国不同毒株的伊朗和意大利病毒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伊朗的新冠病毒类似于早年在沙特阿拉伯半岛发现的中东呼吸综合症,可以推测,伊朗的病毒极有可能是伊拉克境内美军生化实验室以2012年在沙特阿拉伯境内发现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为基础,针对伊朗雅利安人基因特质研发的。伊拉克境内有大量与伊朗同源的什叶派,且靠近沙特阿拉伯半岛,该生化实验室可以非常方便地采集病毒,并对J2单倍型类群和雅利安人种进行病毒差异化研制,专门为伊朗量身打造的生化武器。

 

同时,美军在阿塞拜疆境内有拥有生化实验室,阿塞拜疆境内同样有大量的什叶派信徒,且该地区同样大量存在拥有J2单倍型类群的人种,从这里也可以方便地研究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对大量存在J2和雅利安基因的人种进行病毒差异化研究。该实验室的研究同样可以针对土耳其境内以J2和Q单倍型类群为主的人群开发针对性病毒生化武器。

 

至于意大利的病毒毒株,则极有可能来自于美军控制的位于德国境内在波罗的海上最大的里斯姆生化实验室。该实验室创始人为纳粹战犯特劳布,此人曾多次前往意大利所在的地中海地区采集包括牛瘟在内的病毒。同时,美国境内存在很多意大利人,以这些资料为基础,研究意大利人与日耳曼等人种基因,进行病毒差异化研制,并为意大利等国家研制针对性病毒生化武器,堪称易如反掌。

 

明白了美国是如何分别以各类冠状病毒研制针对中意伊三国的生化武器,我们反过来也就理解了美国为什么要除掉邱香果、程克定以及他们在加拿大的同事普鲁默博士了。

 

邱香果夫妇的研究正好涉及冠状病毒在内的烈性传染病,而普鲁默博士则专门研究沙特发现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普鲁默博士在去往中国前被杀,其实,他是要通知中国,而中国是伊朗盟友,中国知道就代表伊朗也会知道,这或许才是除掉他的根本原因。

基因武器即将横空出世!

 

那么,未来美军生化武器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呢?血饮认为,是以基因差异化为研究路径,以病毒打击精确打击为主的基因武器!其集大成者可以命名为基因导弹!

 

全面揭露|美国生化刺杀终极武器:基因导弹!

 

为什么以基因差异化研究路径呢?

 

medRxiv网站在2020年12月24号发表的一篇联合报告中指出,一种由生存于旧石器时代的史前人类尼安德特人遗传下来的特定形式OAS1蛋白质,可以保护人体免受严重的新冠病毒侵害。研究人员发现,体内有较多与尼安德特人相关的OAS1蛋白的人不容易受冠病影响,一旦他们被感染,他们需要入院、插管和死亡的风险也较低。这种具有保护性的OAS1蛋白质主要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出现,它之后再通过与(生活在逾4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交配而重新进入欧洲人口之中。

 

我们知道美国主体白人是欧洲移民,又因为这种在南部非洲黑人地区和欧洲广泛存在的OAS1蛋白部分保护了黑人和白人免受新冠病毒侵害,降低了病死概率,所以在美国黑人和白人的病死概率低于华人,又因为这种OSA1蛋白起源于撒哈拉以南,欧洲部分人携带OSA1蛋白,携带浓度低于黑人,所以黑人的病死概率又低于白人。

 

证明这一观点的另一个证据是,坦桑尼亚、布隆迪和海地。这三个国家民众不带口罩、不进行社区隔离、不打疫苗,新冠感染率却是全球倒数。其中布隆迪和坦桑尼亚感染率分别为0.068%和0.0017%,而采取严格防疫管控的中国感染率也才0.0086%,也就是说,躺平的布隆迪和坦桑尼亚什么都没干,但他们的新冠感染率都接近甚至远低于低于中国。

 

究其原因,除了艾滋病与新冠相互提供免疫保护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三个国家全部存在大量的黑人,黑人密度越高的国家,OSA1蛋白覆盖越高,感染率也就越低。海地的黑人基本都是从坦桑尼亚和布隆迪所在南部黑非洲地区被殖民者贩卖过去的,与当地人杂交,这造成了海地感染率高于坦桑尼亚和布隆迪。

 

OSA1蛋白是新冠病毒打击差异化的根源,氨基酸则是蛋白的基本组成单位,它按不同的顺序和构型而组成不同的蛋白质,基因最终决定氨基酸的种类、数量和排列顺序。所以,基因决定了蛋白质种类。

 

基因差异就决定了蛋白质差异,进而影响病毒对不同基因族群的打击效能高下。通过改变基因,就可以增强或者减小病毒对特定基因族群人气的打击效果。这就是血饮要说的美军以基因差异化为研究为路径研制基因武器。

 

全面揭露|美国生化刺杀终极武器:基因导弹!

 基因武器的研究路径

那么,如何分析并扩大基因差异呢?

新冠病毒爆发以来,已经产生了接近10000种变异,美国通过在全世界遍布的信徒以及遍布全球、位于检测最前沿的生化实验室,就可以快速收集分析这些变异体的基因数据并加以保存,快速建立了冠状病毒全球变种毒株数据库。

 

有了这些数据,他们就可以分析哪种变异对全球哪些地区的人种会造成何种打击,其中差异的关键在哪里。分析以后就可以将10000种变异再通过基因编辑强化或者弱化毒性和传染性,然后进行全面嫁接剪辑,这样就可以针对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民量身定做更加精确的生化病毒武器。

 

同时,在新冠病毒爆发的同时,最近登革热、尼帕病毒等也同期爆发,为什么呢?因为,在新冠肆虐的同时释放这些病毒,可以像养蛊一样,让病毒之间相互交换DNA,完成对美军之前传统DNA病毒数据库的更新换代。

 

美军建立全球冠状病毒毒株武器数据库,除了进一步升级病毒武器库以外,另一个更紧迫的原因是邱香果博士在2019年1月份发表了多克隆抗体药物攻克埃博拉病毒在内烈性传染病的方法,这一技术路径让美军生化武器库内存在的埃博拉、登革热、尼帕病毒在内的数百种病毒全面失效。如果美国不能借助疫情全面升级RNA病毒数据库,替代以DNA病毒为主的病毒数据库,那么,美军80年的病毒研究将前功尽弃。这次新冠疫情爆发前3个月,美国联合加拿大软禁邱香果博士,除了阻止其通风报信外,也是防止其治疗新冠的技术路径被中国获得。

 

除了分析这10000种新冠病毒并与其他传统病毒武器杂交更新数据库外,美国还在利用基因编辑技术主动改造中国人基因。

 

众所周知,中国人的基因经过数百万年的独立进化与演变,已经成为全球最优质基因,证据就是中国以全球最高人口数量却获得单个智商全球第一的成绩,其他高智商国家,比如日本和新加坡等,几乎也全部是华夏文明圈国家。要从外部改变中国的基因构成很难,更别说中国还有道家理论为基础的中医守护。基因和文化的双重优势,让中国成为全球疫情中的孤岛。

 

全面揭露|美国生化刺杀终极武器:基因导弹!

要瓦解中国人的基因构成,明着鼓吹移民等几乎很难做到,于是乎,他们想到了偷偷摸摸地改变并污染中国人的基因池。这里最具体的步骤和案例,就是支持贺建奎培育基因编辑婴儿。

 

2018年11月26日,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事后证明,所谓抵御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出现严重脱靶,如果任由其继续发展下去,那么,必然会污染整个中国人的基因池。要知道当初堪称珍稀的全人类的祖先,现在繁殖出了70亿人,如果这3名基因编辑婴儿获准,那么,将来30、300甚至300万基因编辑婴儿都会出现。这样,用不了多少年,中国人的基因池就会被染得污七八糟。

 

为了避人耳目,贺建奎偷偷摸摸地进行生殖基因编辑,假设其生殖编辑的基因组数量全面扩大到其他基因,那么,造成的基因缺陷和后果将不堪设想。十几年以后,中国人的基因就将如霉斑一样出现在特定地区,慢慢地霉斑扩大,直到无法逆转。

 

接受境外资本支持的贺建奎到底编辑了哪些基因,这些基因又流到了哪里,恐怕只有他和他背后的犹太资本知道。尤为值得关注的是,贺建奎名下有4家公司主要以基因检测设备为主,仔细想想真是一门好生意,先污染基因,然后利用公众恐慌,再售卖检测基因设备。这套路跟卑鄙的犹太资本先放毒后卖解药一个道理。

 

当初,血饮写贺建奎相关文章《揭露基因编辑婴儿身上那些让人不寒而栗的细节!》时,就已经意识到他的研究会污染中国人基因池,但却没有想到,这一研究还会为美国生化攻击中国制造基因武器开后门。结合后来中国国家安全部门抓捕贺建奎以及2019年12月30号贺建奎被判刑3年,可以看出,他的研究已经触犯了中国国家生物安全,已经不单单是简单的技术问题,而是实实在在的生存问题。

 

基于生殖目的开展的基因编辑与非生殖基因编辑明显不同,非生殖基因编辑并不会将编辑结果遗传到后代,所以没有任何副作用。现在贺建奎和背后的犹太资本大量开展基因编辑,幸亏中国发现得早并及时处理,否则多少年以后中国人的DNA将出现明显的缺陷,这种基因缺陷会表达合成之前从未有过的蛋白质,蛋白质的差异又会导致基因武器打击效能增强。同时,私下进行的肮脏交易,又会让中国基因缺陷被境外资本掌握,到时候已经更新了生化病毒武器库的美国,就可以以中国人基因差为基础,为中国量身定做种族灭绝的基因生化武器,那中华民族就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外敌的刺刀将深深扎紧中国人的DNA,甩都甩不掉。到时候,中国将不仅受到美国军事威胁,还将受到基因武器威胁,150年反殖民斗争流血漂橹赢得的民族解放将再次成为泡影。

 

更为阴险的是,这种基因病毒武器还会在大数据支持下,进一步升级为基因导弹。中国人讲究百家姓,很多家族传承是有据可查的,假设有一天中国人的个人身份和医学基因数据被某些丧尽天良的公司转卖给美国,那么,美国就会在病毒生化武器库之外建立中国人身份基因数据库,到时候,美国就可以将基因数据库进一步细化到省市区甚至乡镇村乃至具体的户口和个人,到时候,他们将身份基因数据库与病毒生化武器库结合,就能够为任何一个中国人定制基因导弹,能够实现对特定的群体甚至个人的打击。

 

举个例子,比如要打击陕西省西安市的李某某,只要调出数据量身定做基因导弹,就可以在一大群人中投放,但只有李某某一个人死亡。这种打击已经精确到了微观个数态,犹太资本也就成了掌控全球民众生死的活阎王,让谁二更死绝不会等到三更亡。

 

这种威慑已经超越了所有现存武器,未来美军基因武器研究的思路只会更宽,在这里血饮希望,包括解放军、情报部门在内机构能够密切关注全球病毒的变化,积极与国内医学组织合作,为中国人搭建安全的基因生化防御体系,名字血饮都想好了就叫CNGMD(China’s National Genetic Missile Defensesystem),嗯,专业名词,大家请勿胡乱联想。

 

全面揭露|美国生化刺杀终极武器:基因导弹!

 CNGMD系统如何防护

在这个CNGMD系统中,血饮希望能从以下几个方面防护:

 

01

严惩窃取中国人基因样本行为

窃取中国人基因样本的这类公司往往有境外资本背景,偷取样本以后,就以研究为名义躲避惩罚,比如之前偷取基因被抓现行的一家公司最后也还不是罚款了事,这种处罚太轻了,当然这种人凌迟处死都不能解恨,但我们是法治国家,应该直接追责,并将公司一把手直接判刑,严重者可以直接处以死刑。

02

严防中国人信息泄露海外

这点上TT就做的很好,在特朗普威胁强制收购TT以后,他们表示愿意配合中国政府,将数据和算法留在中国。反观DD,就是主动找死,偷偷上市不说,还泄露核心数据,这已经是严重践踏中国国家安全,唯有狠狠收拾,才能够真正地杀鸡儆猴,要让他们明白,出卖国家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

03

建立学术研究安全审查

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生化狂人巴里克在××丽发现的蝙蝠基因基础上研制出了新冠病毒,其著作直接发表在国外著名医学杂志,此人自从被授予美国国家微生物科学院院士以后,就开始频繁上山下乡帮助美国寻找蝙蝠样本,最后被美国利用。2013年一次学术会议上,巴里克了解到××丽在野生蝙蝠中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SHC014,便从她那里获取了该病毒的基因测序信息,在北卡大学生物实验室进行改造,将该病毒的刺突蛋白基因成功插入SARS病毒,新的嵌合病毒在人肺细胞中有强大复制能力,这便是新冠病毒。

 

在新冠溯源上,美国一直借它的中国身份造谣是中国泄露病毒,让中国在病毒溯源上陷入困境,新冠爆发以后,其还一直四处游说新冠是自然蝙蝠病毒,误国误民。所以,血饮建议,对涉及外部病毒生化合作的人员应该建立学术和交往安全审查,这样才能够防止我们再次陷入困境,也断了那些为虎作伥之人的黄梁美梦。

 

04

建立覆盖全国的生化预警系统

除了人工投放病毒外,通过自然界动物迁徙传播病毒也是美国的拿手好戏。比如,冷战结束以后,美国控制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生化实验室以后,冷战时期苏联研制并存放在这里的不曾泄露炭疽开始不断扩散,到目前为止内蒙古和新姜、宁夏甚至北京河北地区都出现了炭疽。他们的源头均指向美军在阿拉木图的生化实验室,通过病毒细菌破坏对方农业生产制造饥荒以打败敌国本来就是美国生化武器研究的初衷。现在炭疽蔓延地区几乎覆盖中国西部主要牧区,这里是肉类生产基地,长此以外必然危害中国农业粮食安全。

 

所以,为了中国国家安全最好的办法,就是联合哈萨克斯坦驱逐美军生化实验室,甚至可以像俄罗斯局军方一样,强硬表达要发射导弹打掉美军在格鲁吉亚生化实验室,以雷霆手段护卫国家生化安全。

 

但在拔掉美军在中亚、中南半岛、菲律宾、马来西亚地区的生化实验室之前,中国同时也要沿着边境建立生化病毒采集分析的场所,定期收集从边境进入中国境内的飞禽走兽身上携带病毒,这样就能够提前预判疫情不至于被动。

 

新冠病毒是美国全球生化武器战争的一部分,它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从2015年追踪美军生化病毒研发到现在,血饮已经基本完整地复原了美国生化武器的研究路线、历史脉络以及未来的病毒发展方向,血饮也基于自己的研究多次准确预判非典、埃博拉乃至新冠的发展趋势,目前都已经得到了国内外权威新闻的支持,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在文末评论区踊跃发言。

 

本周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暴跌,血饮早已在知识星球中作出明确提示,更多金融和生化分析尽在知识星球,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入下面知识星球的血饮之家,一起讨论学习。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血饮):全面揭露|美国生化刺杀终极武器:基因导弹!

(浏览 158 次, 今日访问 2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