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知建||我方潜伏者故事太夸张 遭陈赓痛斥

建国后,开国大将陈赓的二儿子陈知建并不知道父亲有这段辉煌的潜伏经历,看了一些电影后就说:“电影真能吹牛,日本人占领、白色恐怖又那么厉害的时候,这共产党员又能弄警车,又能化装成日本宪兵,吹牛。”

父亲陈赓听完非常生气,对他说:“你懂个屁!我们那时候真是那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成天开车跑。”

20世纪30年代初,陈赓在上海中央特科工作,任二科科长。他以各种身份出现,在国民党特务机关、警察局、巡捕房和各帮会中交上了各种“朋友”,干啥事情都游刃有余。其传奇故事在此不赘述了,毛主席对陈赓有个很高的评价,说他是“三教九流都搞得来的专家”。

我党当年的卧底人员确实很厉害,周恩来领导的这条战线胜过千军万马。

陈知建||我方潜伏者故事太夸张 遭陈赓痛斥

1949年3月底,国民党的南京军话总站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国军中校郭建刚一脸严肃地说:“同志们,我们中出了一个国民党特务!”

南京军话总站是负责给国军下达作战指令的地方,被称为蒋介石的传声筒。但是南京的军话总站里,凡是在上班的人,几乎都是共产党的卧底。

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在国军里绝非个例。

国民党徐州剿总下属的一个汽车队,被我党的地下工作者暗中控制,长年有三分之二的汽车为我党我军跑运输,三分之一为国民党方面跑,就这样,还经常受嘉奖。

为何会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的:我党没有控制的车队连跑都没法跑,好的汽车全在走私,而汽车零件全被盗卖了。

1949年,国军一支轰炸机中队准备投奔解放军,为了替前线将士减轻压力,他们决定先把国军的运输队炸了,再驾机去解放区。

结果他们要动手的时候才发现,炸弹的引信居然全被拆了。

他们吓坏了,以为自己已暴露。结果真相让人哭笑不得:原来中队的维修工也是潜伏多年的共产党,他们以为这是要去轰炸解放军,才提前拆了引信。

如此的国民党政权,不亡就没天理了。

淮海战役时国军第三绥靖区的两位副司令张克侠、何基沣一同起义,起义前很长时间两人互相提防。为了保密,张克侠一直提防着何基沣,生怕他揭发自己坏了大事。

没想到,何基沣全程异常配合,不光没有揭发他,还全程主动替张克侠准备好了武器、粮草。

等起义那天张克侠才知道,原来何基沣跟他一样,早就是共产党了。最后发现对方也居然是自己人。

何基沣以为自己潜伏时间就很长了,没想到张克侠比他还长。

张克侠在抗日战场上功勋卓著。1945年,蒋介石亲自给他授佩剑,还逢人就夸他:“张将军不仅勇猛,更难得的是对党国一片赤诚!”

蒋介石不知道的是,张克侠这时已经秘密加入共产党16年了。

陈知建||我方潜伏者故事太夸张 遭陈赓痛斥

率部起义的何基沣( 左)、张克侠( 右)

1938年,汪精卫看着自己手下的特务头子感叹说:“全中国的情报战,就是共产党和前共产党的较量”。

汪精卫说这话,是因为他手下三个搞情报工作的丁默邨、李士群、周佛海,全都加入过共产党。

蒋介石那边也一样,国民党特务机构的台柱子张国焘、余洒度、陆沉,都是共产党的叛徒。

阎又文是我党在傅作义身边的卧底,文笔非常好,备受傅作义赏识。1946年,傅作义要打解放军了,他就让阎又文帮自己写封战书。

结果,阎又文就把这事汇报给了毛主席,毛主席就亲自写了一封骂自己的信。

毛主席一边构思,一边跟秘书说:“得使劲骂,把我们骂得再狠一点。”

傅作义看了以后还很得意,好好夸奖了阎又文一番。

陈知建||我方潜伏者故事太夸张 遭陈赓痛斥

1948年,阎又文与夫人丁宴秋在北平

无独有偶。

1937年,白祟禧给蒋介石递了一份稿子,讲游击战的,有一万多字,叫做《全民军事总动员纲领与展开全国游击战争之方案》。

蒋介石一看稿子极为高兴,还亲自批示了一下:“游击战重于正规战,政治战重于军事战。”

得知这稿子是白崇禧的秘书谢和赓写的后,蒋委员长就让白崇禧给谢和赓升官。

而且,蒋委员长还让军令部第一厅厅长刘斐看一下,整理整理,再让南京军话站下发给国军各部队学习。

蒋介石不知道的是,写这篇稿子的谢和赓就是个共产党员,谢和赓的稿子还是周恩来亲自改过的。

负责整理稿子的刘斐也是我党的卧底。

帮蒋介石发这条军令的是南京军话站,里面几乎全是我党的人。

国民党中统淮阴区室主任郑连魁在两淮解放时被我方俘获,后经教育释放。蒋军重占淮阴后,郑连魁重新当上中统淮阴区室主任,成为了我方卧底,提供了不少机密情况。

一次,一个我方派入中统当股长的人骤然向上司郑连魁自首,交代自己是卧底。郑连魁问:还有人知道此情吗?此人回答:没了。郑连魁说:你先回去,和谁也别说。那人一转身,枪响了。

那人绝对想不到——当了叛徒却被自己的新主子锄奸了。

据《董必武年谱》记载:(1946年)11月6日,在上海停留期间,(董必武)与桂系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在白崇禧公馆谈话。

听来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韩练成是我党的地下工作者,时任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军长。因为谈秘密事情,白崇禧的夫人在楼下给他们望风。

《大决战》电影中,蒋介石飞来飞去给前线将领开会布置作战计划时,他身边那个拎着机密公文包的中将,就是韩练成。

这样的情景,至今读来仍让人惊心动魄。

陈知建||我方潜伏者故事太夸张 遭陈赓痛斥

开国中将韩练成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在解放战争中,蒋介石看到己方的作战计划时,毛主席办公桌上已经有了五份同样的文件。

这五份的来源分别是:作战厅长郭汝瑰发来一份;参谋次长刘斐审阅后发来一份;国民党中央党部速记员沈安娜发来一份;机要参军韩练成发来一份;下达命令的时候,负责国民党军事高层电话通话的南京军话总站(工作人员是清一色的地下党员)又发来一份……

我党的秘密战线劳苦功高,为减少战争伤亡做出了巨大贡献。(刘继兴)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军旅警营):陈知建||我方潜伏者故事太夸张 遭陈赓痛斥

(浏览 4,132 次, 今日访问 2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