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1973年的某天,毛主席和邓小平谈话的时候,对他说:“各大军区司令员很久没有调动了,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呢?”邓小平心领神会,随手将身前的茶杯“对换”了一下。

毛主席用赞赏的眼神看着邓小平,随后说:“英雄所见略同嘛!”

韩先楚对这一调令是有些不满的,谁曾想毛主席知道后亲自召见了他,并说:“我老了准备去卖年糕,你说我去福建卖好不好?”

韩先楚听后当即表示:“坚决服从上级安排!”

那么毛主席为何会对韩先楚说这句话呢?这句话背后究竟有何含义,为何能瞬间说服韩先楚?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韩先楚

违抗彭德怀的命令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撤离鄂豫皖根据地,留下的红军没过多久又重新建立了红25军。1913年2月出生在湖北省黄安县的韩先楚,就是在这个时候参加了红军。

起初韩先楚被编在红25军的交通队,交通队是一个后勤运输队,没有配发武器,其主要任务就是为前线运送给养弹药。

在一次转移过程中,走在部队最后方的交通队和当地国民党的十几名民团兵遇上了。交通队的大多数战士都没有参加过战斗,当他们看到民团兵肩上扛着枪,自己手里只拿着竹扁担,内心不免有些害怕。

在如此关键时刻,韩先楚轻喝了一声:“大家不要害怕,要沉住气!”

紧接着韩先楚仿佛化身指挥员,迅速叫几个人绕到民团兵的后面,自己则带几个人迎上去。民团兵发现前后都有红军,一时间乱了阵脚,韩先楚当即大喊:“冲啊!一定要抓活的!”

韩先楚这一喊,民团兵瞬间愣在原地,他们认为红军不开枪就是为了抓活的,于是便乖乖举手投降了。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韩先楚带领交通队仅用扁担就俘虏了民团兵一个班的兵力,这件事一下子在红25军内传开了。军长吴焕先十分高兴,当即下令:“调韩先楚到红75师225团2营5连当排长。”

1935年9月中旬,红25军抵达陕北,和陕北红军组建了红15军团。韩先楚抵达陕北后,参加了陕甘苏区反“围剿”战斗,并在劳山、直罗镇战斗中英勇奋战,两次负伤。

1936年2月,韩先楚升任红15军团78师师长。当了师长的韩先楚“胆子”更大的,甚至连彭德怀的命令都敢违抗。

1936年5月18日,中央军委决定红一方面军司令员彭德怀,率领红一军团和红15军团西征,扩大新的根据地。红15军团兵分两路向西前进,北路单独行动的则是韩先楚所指挥的红78师。

5月20日,当部队来到定边城关的时候,侦察员前来报告:“城内有国民党马鸿逵部的一个骑兵营。”韩先楚接到这一报告后立即赶到先头团232团,和团长王得荣、政委刘懋功研究打定边的计划。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韩先楚(前排右二)

韩先楚等人在看地形的时候,发现敌人骑兵营既不主动出击,也不打枪骚扰,又不逃走。刘懋功分析道:“敌人之所以固守定边不敢行动,想来一是惧怕被我军围歼,二是担心弃城逃走后交不了差。”

韩先楚点点头,说:“分析得对,你们看这城墙虽然很坚固,但好在不是很高。如果我们准备云梯的话是完全可以攀登的,更有把握消灭守城的敌军。”

分析完情况后,韩先楚让参谋长给彭德怀和红15军团部发去电报,报告攻打定边的计划:

“敌人担心我军会围歼他们,我师决定攻城歼灭敌人,希望速速回复。”

与此同时韩先楚向233团和234团下达命令:“务必在下午4点前赶到定边准备参战!”

然而令韩先楚意外的是彭德怀并不同意他攻打定边,而是让他绕过定边继续前进。事后彭德怀曾说:“当时顾虑太多,如果定边攻不下来的话,会影响整个作战行动!”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彭德怀

韩先楚接到彭德怀的命令后有些犹豫,打的话,那就代表要违抗军令;不打的话,那就太可惜了,如果将来再攻取定边的话,必定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韩先楚思考了一番,最终下达命令:“打!”

6月16日晚上,红78师3个团进入隐蔽地域。晚上12点多,各团开始登城,不一会部队就攻进了定边城。此时部队在城内有些杂乱,因为是夜间,再加上是巷战,各连的建制都乱成一团。

韩先楚带着警卫员找到233团的政委周庆安,问他:“彭义隆同志在哪里?”周庆安连忙回答道:“彭团长在那边整顿部队。”

周庆安回答完毕后,一边派人寻找彭义隆的身影,一边问韩先楚:“师长,我们还没有打开城门,您是从哪里进来的?”

韩先楚听了这话笑了,反问道:“你们能爬城墙进来,我就不能爬城墙了吗?”

周庆安担心地说:“现在还很乱,师长你可不要乱跑,要注意安全啊!”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韩先楚毫不在意地说:“什么安全不安全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消灭敌人!”

将在谋,兵在勇。由于韩先楚谋事在先,红军战士英勇顽强,战斗打到拂晓就结束了。马鸿逵部一个骑兵营全部被我军歼灭,我军还俘虏了350多人,缴获战马180多匹。

6月18日,红78师在定边召开总结大会,师政委在会上宣读了彭德怀发来的贺电:

“你们灵活机动,攻克定边,庆祝胜利!防务移交给宋时轮和宋任穷领导的红28军,你们继续向盐池侦察前进。”

没过多久,红78师抵达盐池。1936年10月,韩先楚率领红78师再次从盐城出发,前往海源,迎接红二、红四方面军。

1937年初,韩先楚前往抗日军政大学第二期学习,长期的战场锻炼,再加上一定的理论熏陶,为韩先楚成为一代名将奠定基础。

1937年8月,红军改编为八路军,韩先楚担任八路军115师344旅688团的副团长。9月,115师首战平型关,成功歼灭日军1000余人,韩先楚也参加了这次战斗。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太原失陷后,韩先楚所在的344旅奉命跟随129师主力南下太行,创建晋冀豫抗日根据地。没过多久,韩先楚就被调往新组建的689团担任团长。

解放海南岛

在解放军众多将领中,韩先楚的胆大是出了名的。有人曾问过许世友这样一个问题:“在众多将领中,你最佩服的是谁?”许世友没有一丝犹豫地说:“福州军区韩司令,老韩的胆子大若鸡蛋!”

也正是因为韩先楚胆识过人,他才能指挥解放军以最原始的木帆船强渡海峡,战胜拥有现代装备的海、空军之敌,一举解放海南岛,也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

1950年4月,两广战役胜利结束后,担任四野12兵团副司令以及第40军军长的韩先楚率部抵达雷州半岛,他决定在谷雨前发起海南岛登陆作战。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毛主席

不过当第四野战军关于进军海南岛的报告送到毛主席手中的时候,他一次次拿起笔,又一次次放下。毛主席很是犹豫,他不是不想解放海南岛,只是在考虑如何能一战成功,避免因轻率进攻而蒙受巨大的损失。

韩先楚认为:

“40军刚刚获得两广战役的胜利,士气正足;且现在时间紧迫,如果在谷雨前5天内不能对海南岛发起登陆作战,那么攻打海南岛的计划将往后拖整整一年。因为我军渡海工具基本是没有动力的木帆船,所以必须要依靠谷雨前的季风过海才行。”

韩先楚等不及了,他直接将自己的意见上报给中央:“如果兄弟部队43军没有准备好的话,那我愿意亲自率领40军的主力部队单独渡海作战!”

鉴于韩先楚的能力真的很强,再加上毛主席等人对他的信任,因此他的海南作战计划很快就被批准。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1950年4月16日晚上7点30分,在没有海、空军配合的情况下,韩先楚亲自率领40军、43军4个师将近3万战士,乘坐400多艘木帆船从雷州半岛灯楼角起渡,跨海进攻海南岛。

4月17日凌晨3点,40军突破了国民党军队炮舰的拦截,胜利抵达海南临高角,抢攻国民党军滩头阵地。韩先楚跟随先头部队在敌军的强火力之下涉水抢滩,直接指挥前沿作战。

凌晨6点,通宵站在作战图前的聂荣臻得知韩先楚已经上了岛,这才将疲惫不堪的身体安坐在椅子上。聂荣臻认为:韩先楚这员虎将上岛,那就意味着胜利在不远处,因为靠近作战没有人是韩先楚的对手。

果然不久后,国民党名将薛岳率12万之众苦心经营一年的“伯陵防线”顷刻间崩塌,被日军称为“长沙之虎”的黄埔军校一期高材生薛岳,就这样被经常写错字的韩先楚赶出了天涯海角。

谈到解放海南岛战役,罗荣桓曾向陈云说过:

“海南战役不是很好打,但我们打得非常好。使用的部队是12兵团、15兵团各一个军,由15兵团统一指挥,不过在战役指挥上韩先楚同志起到了主导作用。12兵团参战的就是韩先楚兼任军长的40军,也就是原来东北的3纵队!”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韩先楚(中)

打下海南后,有不少战士发现韩先楚独自一人面对大海坐了整整一夜,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3个月后,朝鲜战争爆发的第二天,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公开出面挽救奄奄一息的国民党政权。

此时大家才恍然大悟,如果不是韩先楚力排众议,利用最后可以利用的5天时间打下海南,那么我国很有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存在“第二个台湾”!

八大军区对调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后,韩先楚也和大多数战士一样,选择踏上保家卫国的战场。韩先楚先后担任志愿军副司令员、19兵团司令员,他在彭德怀的领导下,深入前线指挥作战。

在第一次战役中,韩先楚指挥部队连续突击,为我军争取了先机。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在第二次战役中,韩先楚指挥部队在德川、宁远地区将伪军两个师大部分歼灭,打开了战役缺口,随后在三所里地区歼灭美军及其盟军部队。

韩先楚这一举动,对第二次战役的胜利起了关键性的作用,最重要的是韩先楚坐镇指挥的38军也被彭德怀称为“万岁军”。

在第三次战役中,韩先楚指挥了三个军的兵力,突破“三八线”直捣汉城,对战局起了重大作用。

有一天秘书给陈云念战报,当他念到“韩先楚指挥的几个军强渡临津江、突破‘三八线’解放了汉城,将美军赶到‘三七线’附近”的消息时,陈云笑着说:“看来这个麦克·阿瑟要栽在我们韩将军手里了!”

韩先楚为祖国的安全和世界和平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也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一级国旗勋章和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他的战绩也被载入美国陆军史。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据说,在所有敌对国家的情报部门里,为我国将军所建立的档案中,韩先楚的那一本是所有上将中最厚的。究其原因就在于韩先楚仗打得多,也打得奇,所以值得立档的内容也就多。

1953年初,韩先楚因病回国,他拖着伤残萎缩的左胳膊仍为我军现代化建设日夜操劳,曾担任过中南军区参谋长、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等职务。1955年9月,韩先楚被授予上将军衔。

1973年3月10日,邓小平恢复了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同年8月在党的十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在一次听取工作汇报中,毛主席讲到各大军区司令员长时间没有调动的问题,他问邓小平:“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邓小平沉思了一会,随后将面前的茶杯和毛主席的茶杯对调了一下。毛主席会心一笑,说:“英雄所见略同嘛!”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12月12日,毛主席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会议一开始,毛主席就说:“我提议,议一个军事问题,全国各大军区司令员互相对调。”

毛主席继续说:“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不行呢。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坐镇,一待就是20年,会出现消极因素。”

12月14日,中央政治局再次开会,毛主席讲了司令员对调的一些具体事情。

12月15日,毛主席和政治局成员会见北京、沈阳、济南和武汉军区负责人。毛主席再次指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也不大好。想要革命的话,哪里都是可以革命的!”

会议结束后,根据政治局会议决定,12月20日中央召开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会议。21日下午,毛主席接见了与会人员,46位高级将领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其中要被调动的八大军区司令员则坐在面对毛主席的前排。

毛主席对广州军区政委韦国清说:“老朋友,你不是韦国清本人吧?怎么变样了,胖了啊!你要多多帮助许世友同志,他到那里人生地不熟的。”

毛主席对秦基伟说:“你刚被调到四川,所以你不能调,刚到的人都不认识。”对徐向前说:“向前同志,你的身体还好吧?你是个好人啊!”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毛主席和朱德

毛主席对聂荣臻说:“荣臻同志,你也是个好人啊!”对朱德说:“老总啊,你好吗?”

毛主席简单讲了几句话后,又和站立在一侧的萧劲光、陈士榘、田维新和马宁4位高级将领握手交谈。

毛主席和解放军政治部副主任田维新握手时问:“田维新同志,你是哪里人啊?”“山东东阿人。”

毛主席点点头,继续问:“那曹植埋在什么地方啊?”“鱼山。”

毛主席又问:“左边有个湖,你知道那是什么湖吗?”田维新想了想,说:“鱼山附近没有湖,不过离鱼山很远处有个东平湖。”

“那就对了!”毛主席突然话锋一转,说:“总政治部就交给你了!”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毛主席这句话令田维新愣在原地,不过他很快就做出反应:“主席,德生同志走了,总政治部只剩我一个副主任了,我继续留在总政工作是需要的,但请主席委派一个新的主任。”

毛主席摇了摇头,说:“不,就由你负责。”田维新犹豫地说:“主席,我的经验和资历都不够,还是请其他人担任吧!”毛主席不再说话,开始和空军司令马宁握手谈话。

毛主席:我去福建卖年糕好不好?

关于八大军区对调命令,有很多将军都是有所不满的,其中就有韩先楚,毕竟他们在原地待了很长时间。

毛主席知道这件事后亲自召见韩先楚,笑着说:“先楚同志啊,你的身体怎么样?”韩先楚说:“还算硬朗吧。”

毛主席却说:“我最近的身体不是太好,前两天总牙疼,实在忍不了才让医生给拔了。医生说拔完后要不要补,你说我要不要补?”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毛主席和韩先楚

韩先楚瞬间明白主席的意思,他认真回答道:“还是补了好,对您的健康有益。”

毛主席又问:“那我应该怎么补呢?要不你给我补补,不补的话,之后牙科技术可能进步一点,我少受点苦。”

还没等韩先楚回答,毛主席又说:“我80岁了要你们来中南海,《三国志》中刘备卖草鞋,张飞是杀猪的屠户,赵子龙是卖年糕的。我老了就去卖年糕,去福建卖怎么样?南京、长沙这些地方都热的要死。”

韩先楚笑着说:“我们那里的夏天也是非常炎热的,冬天相对来说会好一点。”

毛主席要的就是韩先楚这句话,他严肃地说:“那你去沈阳吧,沈阳比较凉快,夏天也不像福州那么热,你就和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对调一下吧。”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韩先楚没有理解毛主席的用意,他疑惑地说:“主席,我是个粗人,什么都不会只会打仗。

毛主席笑了笑,说:“那你去广州工作吧,要不去兰州也行,我相信你一定能将工作给搞好!”

韩先楚这才明白毛主席的意思,紧接着他坚决表示:“我一定执行中央军委和您的决定!马上上任!”

毛主席说“去福建卖年糕”就是为了引出韩先楚那句话,这样一来让他去兰州工作也就非常自然了。而毛主席所说的“补牙”其实还有另一层含义。

毛主席所说的“牙”不是自己的牙齿,而是共和国的“牙”。如果现在不立刻补的话,那么将来必定会遇到很多麻烦,最重要不仅仅需要韩先楚这一名“牙医”,还需要其他人同心协力,只有这样才能“补好这颗牙”。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八大军区司令员

12月22日,毛主席正式宣布对调命令,各大军区司令员和军兵种主要领导再次集中。周恩来宣布了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具体安排:

北京军区李德生和沈阳军区陈锡联对调;

济南军区杨得志和武汉军区曾思玉对调;

南京军区许世友和广州军区丁盛对调;

福州军区韩先楚和兰州军区皮定均对调。

会议结束后,毛主席要求命令下达10天内,各军区司令员要抵达新的工作岗位,每人只能带走10人以内的工作人员。

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后,不少福建的同志都给韩先楚打电话、写信,表达他们的不舍之情,甚至有人说:“如果韩先楚晚走几年,那么福建的经济必定会变得更加好。”

韩先楚来到兰州后勤勤恳恳工作,始终将祖国和群众放在首位。

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1980年,年事已高的韩先楚卸任了兰州军区司令员一职,尽管已经退休了,但他仍时时刻刻关心着军队的现代化建设。

1985年春,韩先楚的秘书杨旭华来看望老首长。当时军队刚刚换装,杨旭华头上戴着大盖帽,身着没有军衔的85式制服。正在菜地里忙活的韩先楚起初没有认出对方,待洗干净手后才认出。

韩先楚看了看杨旭华的衣服,说:“如果有军衔就更好了!”杨旭华回答道:“团以上干部都是毛料。”

韩先楚听了他的话笑了笑,然后说:“我是没毛了。”随后自言自语道:“如果我能授衔,不知道现在是什么衔了……”

1986年10月3日,韩先楚在北京逝世,享年73岁。

顶尖派,ID:djds365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历史怪):1973年,韩先楚不满八大军区对调,主席:我老了就去福建卖年糕

(浏览 4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