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南京地下党

作者 |平原公子  西征网名家专栏

了不起的南京地下党

我一翻序言,一看编者,果然,是当年南京地下党编写的,这其实是一份《解放南京指南》,解放军可以拿着这份资料,顺利占领、解放、接管南京各处关键枢纽、要害部门,能够顺利让城市运转,迎接新世界的到来。

昨天在朋友那里读到的一本书,名叫《南京调查资料校注》。

一开始以为是一本南京地方史资料,但一翻开书本,看了几页内容,就大吃一惊,这本书把南京解放前蒋介石伪政权的党、政、军各级单位摸得一清二楚,内容详细到某单位的负责人是谁?住在哪里?有几个司机、保镖?坐什么汽车?车牌号是什么?名下有多少房产?家里都有哪些人?政治倾向如何?手上有没有血债?

了不起的南京地下党

了不起的南京地下党

了不起的南京地下党

这本书还包括了解放区南京的行政机关、司法机关、教育机构、大学、医院、社会组织、企业、商铺、自来水厂、电厂的具体位置、人员配备、联系方式……甚至连某些小得不能再小的部门和社会组织都调查得一清二楚,你甚至可以知道这些人的履历、外貌特征、日常性格、掌握什么技能?

了不起的南京地下党

了不起的南京地下党

了不起的南京地下党

比如描述警察厅厅长黄珍吾:“黄身躯高大,面上有一个如银元大之白斑,头发花白,眼大鼻高而红,牙齿黄色,能说流利的普通话,无广东腔。善辞令,文字流利。富组织能力,善于和青年人接谈。”描述首都电厂厂长兼总工程师陆法曾,“陆平时穿着以西装为主,平时不戴眼镜,惟在阅读文字时则戴眼镜”……

我一翻序言,一看编者,果然,是当年南京地下党编写的,这其实是一份《解放南京指南》,解放军可以拿着这份资料,顺利占领、解放、接管南京各处关键枢纽、要害部门,能够顺利让城市运转,迎接新世界的到来。

我认为国民党自己都没有人如此了解自己的组织架构、产业分布、人员配备;而中共南京地下党已经把他们摸了个透;举个例子,如果可以,你甚至可以按照这份资料,对伪政府某要员实施“斩首行动”(只不过我们情报战线不这么干,我们要的是堂堂正正的胜利)。

有个朋友告诉我,前几年对岸有人要编写国民党党史,却对很多细节一无所知,居然要跑到我们这里来找这套资料,以此为参考。

这份资料编写得科学、合理、详尽、重点突出、条理分明、看的人一目了然,只要是个识字的人,立马就能从中获得有效信息……我不知道大家读过教员的《寻乌调查》没有?那种工作方式、资料梳理方法,是一脉相承的

看到这样的资料你会拍案叫绝,这需要平时怎样细致严谨的工作,怎样深入一线调查研究,才能编写出这样的调查报告;你甚至会想和这样的人才共事,你甚至期待接受这样人的领导……现实生活中太多夸夸其谈不切实际的庸才,太多想当然不肯调查研究的蠢材了,以至于我们看到这样的工作成果,惊为天人。

当年我们的党,真的个个都是工作中的精英,个个都是从实际出发的唯物主义者。

什么叫“情报工作”?这才叫“情报工作”!情报工作不是如今谍战片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暗杀、绑架、破坏、打打杀杀、套麻袋丢秦淮河,那是国民党军统特务、青帮黑社会干的事情,情报工作是要在平常的生活中,深入一线调查研究,凭借自己的判断,获取关键的有效信息,通过安全的渠道提供给上级,交由上级分析判断

了不起的南京地下党

我读过军统沈醉的回忆录,对比着一看,国民党军统、中统、以及后来的保密局,都是些吃干饭、混工资、干黑社会、贪污腐败、编假情报的……他们搞破坏抓人杀人比较在行,但几乎提供不了有效的情报,总的来说,就是非常“不专业”。

和我们的地下党相比,等于三体水滴面对太阳系舰队,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组织。

南京地下党组织的总负责人、中共南京市委书记,居然还是一位女性,她叫陈修良。

1946年3月,时为中共华中分局城工部南京工作部部长的陈修良,被任命为中共南京市委书记,她也是第9位南京地下市委书记。

了不起的南京地下党

1946年4月,沙文汉在长江边上亲自送陈修良到南京担任地下市委书记。两人都知道自中共建党以来,南京的党组织曾经遭到过8次大破坏,8届市委领导都牺牲在雨花台,当时南京被称为“虎穴”。接到任务后的陈修良,也作好牺牲的充分思想准备,夫妻俩在长江北岸分别时,她感慨地念诵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沙文汉也作诗一首相赠:“男儿一世当横行,巾帼岂无翻海鲸?欲得虎子须入走,如今虎穴是南京!”并在她挑行李的扁担上写上“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行字,送别妻子。

陈修良是1926年入党的老党员了,1927年就开始干地下工作,斗争经验极为丰富,她在潜入南京担任市委书记后,首先恢复市委,陆续成立学委、工委、文委、公务员工作委员会等组织,并且深入渗透到到了国民党党政军各机构。

1946年,南京地下市委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千方百计地获取敌方的军事情报,策动国民党军政人员起义投向人民。陈修良与地下党的各个方面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指挥市委各部门见缝插针地与敌人展开战斗。一架由多个“螺钉零件”组成的特殊机器,在她的运筹下紧张地运转着。

南京秘密市委的情报网络深入到国民党三军和警察部队、保密局、国防部、美军顾问团、联勤总部、广播电台、电话局,甚至为蒋介石接线的机要部门,在群众组织中的青年部、黄色工会等也都有地下党员在活动。重要的机关和要害部门打入了几十名党员,从各种途径获取情报,掌握敌人的兵力配备、供给、作战计划、人员调动等信息

南京地下党的工作方针是“长期埋伏、隐蔽精干、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地下党要做到“像酵母菌在面粉里一样,只看见面团发起来而看不见酵母菌的存在”。这是在白区工作多年血的教训的总结,表明党的城市斗争已趋成熟。面对腥风血雨的白色恐怖包围,陈修良领导市委加强了党员的气节教育,一旦被捕,宁肯牺牲而决不吐实。地下党员们要做到周恩来定的方针:“三勤”——勤业、勤学、勤交友;“三化”——职业化、社会化、群众化。打入国民党党政军和各行各业的地下党员知识程度比较高,深深融入群众,获得群众的信赖与支持。这就是地下党员虽身处国民党统治最疯狂时期,却能在敌人带血的刀丛中游刃有余,做出大量惊天动地的事业,并坚持到解放而始终没有被破坏的秘诀。

南京秘密市委建立后,第一件大事就是1947年春发动“五二〇”学生运动。“五二〇”运动沉重打击了正在全力进行内战的国民党政府当局,极大动摇了国统区的民心、军心。南京是公务员最集中的地方,经过“五二〇”运动洗礼的大学生中涌现了地下党员和进步学生,陈修良因势利导,布置一些学生毕业后进入首都各军事、政府机构,并且接受地下党市委公务员工作委员会的领导,为日后获取大量资料、情报信息,配合解放与接管城市创造了有利条件

一次偶然的机会,陈修良从中共诸暨县委的旧名册上,看到了“组织部长汪维恒”的名字,不由地想起了最近调任国民党军政部联勤总部技术委员会的副署长,也叫汪维恒。经过调查,他就是1929年“诸暨暴动”失败后,奉命自找出路的县委组织部长汪维恒。汪维恒后来混进了国民党军队。当时,他与我党失去联系已经12年了。陈修良派人与汪维恒取得联系,并获得了他的支持。汪维恒的抽屉里、柜子里,到处有我党我军急需的各种绝密情报。他向我党提供的第一份情报材料,是国民党军各师以上的部队番号、长官姓名、实际兵员、武器配备的综合表册.……

陈修良还从国民党特务手中,直接获取了敌方的密码本,当时南京市委委员方休的公开职业是小学教师,与陈修良单线联系。方休的妻弟,是国民党电台机要人员,经常住宿方休家中,经过多次的观察,终于得到几乎,从方休妻弟的公文包中获取密码本,连夜抄写,然后又“还”了回去。

南京地下党中还有一位沈世猷同志,1949年初他奉命打入国民党江防最高总指挥部——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任中校作战参谋,设法获取敌人长江防线及京沪杭备战军事情报。

1949年4月中旬,渡江战役发起前夕,上级要求沈世猷紧急侦获安庆至芜湖之间荻港一带敌江防兵力配备的全部情况。沈世猷伺机寻得代理一位主管参谋业务的短暂时间,发现了敌人荻港地段详细军事地图,其上标记的兵力部署精确到班排。这图上的字密密麻麻,如果重绘一张,非几小时不可。沈世猷顾不得危险,将《江防图》装进公文包下班后带回了家。当晚回家后,沈世猷连夜复制。夜深人静后,和妻子丁明俊俩人一读一写,赶抄原图。同是地下党的沈世猷的侄儿则在前后院查看门户,等他们把军事图誊写完毕时,天已破晓。第二天,沈世猷又不动声色地将江防图放回原处。就这样,《江防图》得以被传递给渡江战役总前委,为我军制订渡江计划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解放前夕,南京地下党实际上已经彻底控制了南京的警察系统、电厂、水厂。

南京国民党的警察有一大部分是来自重庆、贵阳、河南及南京的初高中毕业生,生活待遇低,普遍对现实不满,多数人是可以分化瓦解的。陈修良从这一实际情况出发,要求“警运委”抓住一切机会,派人打入到各个警察分局,展开组织警员迎接南京解放的工作。

国民党南京警察厅下辖13个分局。在中共南京市委“警运委”的切实努力下,各个警察分局都有了地下党的活动人员。党员袁有秋等人首先暗中争取了市东区警察局副局长周春萱,通过他掌握了一批愿意弃暗投明的警察。地下党员杨辉等人,把汉中门、大胜关、水西门等9个地段的警察所控制住了,让他们维护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自来水厂、西门外大桥等机关和设施的安全。在下关区,地下党员林大宗等人,也把警察分局的实权人物争取过来了,掌握住水上警察局的5艘巡艇,并与下关码头、发电厂的地下党小组互相配合,共同制定了保护发电厂、火车站、轮渡码头、栈桥等设施的计划

首都电厂下关发电所曾是中共地下组织护厂斗争地,位于鼓楼区中山北路576 号。南京解放前夕,中共南京市委派共产党员鲁平与首都电厂地下党取得联系,商讨护厂斗争。1949年3月,下关发电所秘密成立了工人护厂纠察队。4月中旬,银行冻结了电厂资金,发电燃煤中断,发电所工人不顾家庭经济拮据,每人捐献两块银圆购买煤炭,渡过了断煤停电难关。4月21日起,大批国民党军开始溃退。为了防止特务破坏,护厂工人将发电所围墙通电,把工厂的前后铁门关死,不许外人进入厂区,同时迫使驻厂国民党宪兵撤走。护厂工人分成两班,连续开机发电,并抽出一部分工人护厂巡逻,加强戒备,以实际行动迎接南京解放。

4月23日上午,中共南京市委的秘密电台接到由上海局电台传来的解放军第三十五军的电报,称该军可在下午6时赶到江北浦口,要求市委准备好过江的船只。陈修良阅了电报,立即派人通知到相关的地下党组织。

当天下午4时起,下关电厂、下关机务段轮渡所的地下党组织,带领工人将“京电号”、“凌平号”运输艇、水上警察局的3艘巡艇,还有下关轮渡公司的十几艘大小机动船,开到浦口码头等候,解放军的人马一到就载着过江。至第二天凌晨3时,解放军第三十五军的1.5万人,全部过了江,胜利地开入城内

所以,你知道,这套《南京调查资料》,不是在蹲在图书馆、档案室拍脑袋写出来的,这是每一个地下党员深入基层,深入敌营,深入各路南京工业企业,争取进步者、争取革命群众,通过艰苦卓绝、危机四伏的扎实工作换来的。他们为什么对国民党的党政军机关、南京各家工厂、企业如此了解?因为第一手资料就是亲身实践换来的。

最后,我还在这套资料里找到了一个熟悉的人物,中央大学中文系教授汪辟疆,大家可能对他不熟悉…….但是他有个孙女大名鼎鼎,名叫“汪芳”,擅长写日记,没错,汪主席家学渊博,而且她本来是南京人。

了不起的南京地下党

了不起的南京地下党

感谢地下党的工作,今天我们依然可以靠这些资料摸清楚当代某些名人的来龙去脉。

了不起的南京地下党源/ 西征网   编辑/小鱼  审核/ 西楚冰爵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西征网):了不起的南京地下党

(浏览 5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