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志愿军军长假装列车员,出国5天绘地图,彭老总大骂胡闹

作者:德衡术
19501019日下午,一辆苏制的嘎斯67吉普车,领着一辆通信卡车畅通无阻地通过鸭绿江大桥,驶入了朝方境内。这样的事情如果放在现在,是难以想象的。因为不论两国的关系有多铁,鸭绿江毕竟是两国的界河。即便过境,也得持有特别通行证,也必定会有边检人员检查。不过,195010月的朝国,已经因为美联军的介入,被打得朝不保夕,鸭绿江大桥上的边检人员也不知所踪。
志愿军军长假装列车员,出国5天绘地图,彭老总大骂胡闹
19501019日,志愿军部队跨过鸭绿江】
在吉普车上坐着的,是1016日刚刚抵达安东的志愿军总司令兼政委彭德怀。这位久经沙场的名将,在安东仅仅听了不到三天的情况汇报就坐立不安,因为他无法通过这些报告准确掌握战场一线的真实情况。为了掌握最真实的情况,彭德怀不想再等,他带着自己的秘书杨凤安以及几名随从和警卫人员,“单骑”深入异国,亲自勘察敌情,这样的胆识着实让人钦佩。
也正因为彭老总“单骑”勘察,准确掌握了敌情,才能在指挥作战中正确调整部署部队,在与美联军的第一回合交手中大获全胜,打懵了不可一世的美国人,为志愿军入朝作战树立了巨大的信心。
这个故事,很多人都耳熟能详,但有心人可能会对其中一个细节心存疑惑,那就是彭老总深入朝国勘察地形时,有没有带朝国的地图?
志愿军军长假装列车员,出国5天绘地图,彭老总大骂胡闹
【彭德怀在抗美援朝战场勘察地形】
不要认为这是无足轻重的小事。地图对于军事行动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指挥员如果没有战场地图,那么他的指挥就难以准确定位和部署,部队甚至可能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跑。根据资料记载,再加上当事人的佐证,当时彭老总“单骑”入朝是携带了朝国地图的。那么,朝国的地图是怎么得来的呢?
那个年代不像现在,卫星技术并没有发展到能够掌握他国地形的水平,所以一个国家想要得到另一个国家的地图除非有特殊的手段,否则是很困难的。
有两个典故,很多人都知道,那就是“荆轲刺秦王”和“张松献地图”。荆轲之所以能接近秦王,除了他作为燕国使者带有樊於期的头颅外,还因为他带着燕国督亢的地图。秦王为了近看督亢的地图,差点被荆轲刺杀。可见对于敌国的地图,秦王是多么的重视。
而“张松献地图”就更加直白。东汉末年,益州的张松眼见旧主刘璋不能成事就想另谋明君,他投靠新主的资本就是“益州的地图”。后来,刘备正是因为得到张松献的地图才能轻松拿下益州,最终天下三分有其一。所以,在科技不发达的过去,一个国家要是把自己的地图献给了其他国家,就意味着这个国家向其他国家表示臣服。
志愿军军长假装列车员,出国5天绘地图,彭老总大骂胡闹
【电视剧剧照:张松献地图】
说到这,大家也就知道问题出在哪了。朝战之前,中方虽然和朝方是同志加兄弟的关系,朝方也不可能将自己国家的军事地图泄露给中国,所以战争突然打响时,哪怕是彭老总也没有现成地图可用。他当时入朝使用的地图,是有特殊由来的。说起这个事,就要提到志愿军42军军长吴瑞林。
志愿军军长假装列车员,出国5天绘地图,彭老总大骂胡闹
【吴瑞林,原名吴尚德,四川巴中人,1955年被授中将军衔】
1950713日,距朝战625日爆发还不到3个礼拜。当时人民军南进势如破竹,形势一片大好。但中方洞若观火、未雨绸缪,做出《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抽调13兵团第38、第39、第40军和在东北的第42军,炮兵第1、第2和第8师及高射炮兵、工兵、运输兵等各一部,共25万人,组成东北边防军。决定做出后,至8月中旬,东北边防军在东北南部完成集结。
此时,人民军虽然将韩伪军赶到了釜山周边,但美军想要大规模介入朝战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东北边防军指挥部抓紧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准备入朝作战,支援人民军。可是受限于人民军本身的实力和素养,再加上国家地图不仅珍贵,而且事关重大,所以人民军在提供给我军的材料里,并没有地图。考虑到可能恶化的战事,东北边防军指挥部将绘制地图的紧急任务交给了时任42军军长吴瑞林。
为何让吴瑞林担负这一任务?原因难以考证,不过有三点可能是关键。一是吴瑞林是常驻东北的42军军长,对边境的情况更加熟悉;二是吴瑞林年轻的时候在敌后干过“交通员”,很善于乔装侦察;三是吴瑞林曾任在解放战争时任过辽东军区参谋处处长,业务精通。
吴瑞林受领任务后,立即着手绘制地图。当时,我军确实有一部分朝国地图,但这些地图是抗战结束时从战败日军处接收的,残缺不全,而且不准确。为了能够获得较为准确的地图,在东北边防军指挥部的授意下,吴瑞林决定进入朝国勘察绘制地图。
为了避免给朝方造成误会,吴瑞林带着42军作战处处长侯显堂、侦察处处长孙照普以及几名参谋,化装成火车司机和列车员进入了朝国。他们从安东出发、沿着新义州,途径平壤、熙川、江界、满浦,最后从辑安归国,来来回回跑了几圈,整整花了5天时间。
志愿军军长假装列车员,出国5天绘地图,彭老总大骂胡闹
在这五天时间里,侦察处长孙照普带着参谋不眠不休,不停地完善地图,吴瑞林则把自己看到的地形地貌以及地物、村庄、人口等重要情况,口述给作战处处长侯显堂,让他一一记录,并在地图上标绘。就这样,过去从日军手中缴获的残缺不全的地图慢慢丰富,逐渐形成基本可以保障作战的较完整地图。
当然,整整五天的侦察并不像表面上那么顺利。其实早在吴瑞林一行经过平壤的时候,人民军就发现了异常。朝军侦察人员向金首相汇报说,有一架列车车头发现有3名形迹可疑的人。其中1个瘦子用手指指这、指指那,一个胖一点的人不停地在纸上画,怀疑是韩方的特务。金首相原本打算截住列车,将这一行人抓住审问。但考虑到列车是从安东始发,他们也猜测这是中方人员,所以他一面命令侦察人员继续跟踪,一面向中方询问情况。
到了第五天,朝方将吴瑞林等人乘火车返回中国的情况报告给金首相,他确认来人是朋友。也亏得朝方没有莽撞开枪,否则就可能造成难以估测的损失。
志愿军军长假装列车员,出国5天绘地图,彭老总大骂胡闹
【彭老总在战场】
彭老总后来“单骑”入朝勘察时,听秘书杨凤安汇报吴瑞林这段有惊无险的轶事时,非常生气,骂东北边防军指挥部瞎胡闹,怎么能让一个军长去当侦察员。杨凤安接下来的话却让彭老总没了脾气,他说,您自己撇下司令部孤身一人进入朝国境内,不也在冒险啊!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兵说视界):志愿军军长假装列车员,出国5天绘地图,彭老总大骂胡闹

(浏览 86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