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在诸多开国将军中,富有传奇经历的将军多的数不胜数,但高学历的开国将军,却十分稀少。毕竟在旧社会,普通人家能够吃饱饭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更不要说能完完整整地接受教育。

不过这也不能说,开国将军中就没有高学历出身的人才

开国少将李福泽就是正牌的科班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李福泽将军1935年就考入了上海复旦大学经济系,因为参加革命活动,还被学校以“莫须有”的罪名开除过,之后又转入上海大夏大学(今华东师范学院),并在学习期间加入了上海学生救国会。

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可据身边熟悉的人回忆,李福泽将军虽然是大学生,身上却很少书卷气,为此豪爽粗犷,不拘一格,打仗时勇猛无比。也因为这个特质,李福泽很受他的老首长林彪的赏识。

林彪为人沉默寡言,不喜欢交际,对于绝大多数部下,林彪都是不苟言笑,唯独对李福泽将军,林彪才会转变态度。

据李福泽将军回忆,他当年在广州军区任副参谋长时,下班回家经常会路过林彪住所,每次遇到,林彪都会与他打招呼。两人之间的对话也颇为简练。

林彪问:“有没有什么事啊?”如果李福泽将军回答:“无事”,林彪就说:“来玩玩儿”。如果李福泽将军回答:“有事”,林彪就会说一句:“没事儿的时候来玩儿。”

李福泽将军后来坦言:

“所谓的来玩玩儿,其实就是找老首长聊天。”

能够让老首长记住,李福泽将军自然是有着其独特的本领。

要知道在那个年月,考上大学的人,每个家庭不都是家财万贯,别的不多说,李福泽从小家里就不愁吃穿,16岁插班考入北京汇文中学读书,一年的开销就是500大洋,远远要超过普通穷人一家的生活水平。

尽管从小就享受优渥的生活,可李福泽却并没有耽于现状,上中学时期,李福泽就参加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考上复旦大学以后,又和一部分进步同学被学校以莫须有的罪名开除。

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后,日军大举进攻华北,李福泽也学习不成了,在中华民族危亡的时刻,李福泽选择和同学一起到延安去。

为了此行顺利,李福泽以出国为名,从家里“骗取”了一大笔经费。11月,李福泽从陕北公学结业后,便受党组织委派,重回老家山东昌邑县,任中共昌邑县军事部部长。12月,李福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要知道这时的李福泽将军,还一点军事基础也没有。

作为中共昌邑县军事部部长,李福泽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在当地发展“民先”组织,搜集枪支弹药,组织敌后武装积极抗战。

1938年12月,八路军山东纵队在沂水正式成立,李福泽以一个大学生毕业的身份,就任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八支队一团团长。

1939年6月23日,八路军山东纵队根据中央的整军命令,部队进行缩编,下辖部队大多取消团一级编制,原第八支队改编为第一支队,下辖3个营,李福泽任一营营长。

李福泽亲自指挥并参与了山东几次对日作战,特别是五井战斗。

1939年秋,经过整军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一支队从沂蒙区挺进自核流域,鲁中抗日根据地扩大到临朐县五井、三岔店、冶源一带,一支队挺进临朐后,考虑到五井镇重要的地理位置,特别派一支队副支队长钱均率领一营营部以及两个连驻扎在这里,威胁日军所驻防的胶济铁路中段。

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惊慌失措的日军当即集中两个排的兵力,连同伪军700余人,于10月24日晚猛扑五井镇,企图消灭八路军一支队主力。就在钱均意识到受到日军攻击迅速赶到东门时,却发现一营营长李福泽已经在东门指挥战斗。

就在枪声响起的时候,李福泽通过枪声,就已经判断出,日军主力进攻的是东门,北门方向上虽然也有枪声,但枪声并不激烈,可见围攻北门部队的是伪军,伪军在战斗中一向不积极,枪声稀稀拉拉。

通过俘虏的伪军,李福泽很快就知道,他的判断无误,日军从临朐县调来了2个排的兵力,配备有八二迫击炮、轻重机枪等武器,先一步攻占了莲花山,因火力上不占优势,负责警戒的一个班以及游动哨已经全部撤下来了。

等到钱均赶到后,李福泽提出建议:

“以一小部分兵力,吸引日军,集中主力先痛击伪军,等到伪军退去后,再包围日军。”

钱均采纳了李福泽的建议。并决定由李福泽率领大部分主力赶赴东门指挥战斗。

李福泽亲自指挥一连一排,出北门后从侧翼绕道伪军背后偷袭,并让战士们在城上喊话: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中国人不给日军当炮灰”

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图|李福泽将军

在这样的喊话声中,城外的伪军不战自溃,又受到城内外夹击,伪军大队长在混战中被当场击毙,伪军副司令王德平受重伤。

就在李福泽击溃了北门伪军后,东门局势已经恶化,部分日军凭借手中精良的武器装备,已经攻入东门并战局了部分民房,鉴于此亲信,李福泽迅速投入战斗,并率领一连战士从正面猛攻。

一直战斗到下午3时,日军腹背受敌,决定撤退。

整个五井战斗历时17个小时,击毙日军30余人,伪军40余人,俘虏伤敌120余人,尽管战斗的规模并不大,却引起了中央的注意,特别是在抗战初期这样一个艰难时局中,五井战斗成为山东地方抗战为数不多的胜仗,就连大众日报也在刊载的文章《庆祝临朐大捷》中,盛赞这次战斗是:

“山东抗战两年来的最模范的战斗”

到1940年12月底,山东纵队经过两期整军后,第一支队第一、三营与第四支队第一、第二营合并,改称第一旅,李福泽任第一旅一团团长。

经历过几次整军后,八路军山东纵队的部队已经完全正规化,李福泽先后担任山东纵队一旅一团团长,旅参谋长,鲁中军区第三师参谋长,鲁中军区警备第三旅旅长。

大概也是因为常年的军旅生涯,李福泽也养成了爆裂的脾气性格,一遇到看不惯的事情,张嘴就骂。

更为关键的是,李福泽还好饮酒,据说他的爷爷就是山东青岛啤酒厂的股东,所以自幼养成了喝酒痛饮的习惯,而且越是在大战来临的关键时刻,就越是要痛饮。

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抗战胜利后,李福泽率部开赴东北,任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11旅旅长,纵队司令胡奇才评价这位老部下:

“李福泽是一个大学生,虽然是大知识分子,但他作战勇敢,头脑灵活 , 是个会打仗的文化人。”

1946年3月下旬,杜聿明集中6个师的主力,向鞍山、本溪猛扑过来。为了策应主力部队在四平的保卫战,东北民主联军辽东军区司令员程世才、政委肖华奉令指挥3纵、4纵以及保安第三旅进行本溪保卫战。

整个战役历时33天,我军南满地区主力部队,牵制了国民党军两个军的主力,为全局付出了极大的牺牲。一直战斗到5月初,因辽东军区正面过宽,防守兵力严重不足,我军选择后撤。

就在撤退前,时任四纵副司令员的胡奇才检查部队撤离情况,却发现李福泽独自一人坐在城头上,不慌不忙的饮酒。

敌人那时已经追得很近,喊“杀”之声不绝于耳,还有流弹不时地从脸颊刮过,看着眼前李福泽豪气干云的喝酒,胡奇才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骂:

“你在干什么?找死么?”

“报告副司令员。”李福泽平静地回答道:“我在喝酒。”

“部队呢?”

“已经撤退完毕!”

“伤员呢?”

“全部带走。”

“枪、炮。”

“一样没丢,副司令员。”

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图|胡奇才

李福泽对答如流,让胡奇才一腔怒火没处发泄,更惊奇的是,他注意到,李福泽似乎早已经安排妥当了。

“轰”

这时敌人一发炮弹咋了过来,胡奇才赶紧嘱咐他撤退,末了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喝得什么酒?”

“五加皮!”

李福泽晃了晃军用水壶,然后递了过去。

胡奇才也很无奈,他赶紧摆了摆手:

“赶紧撤。”

也许是对这次经历印象过深,三保本溪过后,胡奇才升任四纵司令员,到任后直接申请,调李福泽出任四纵参谋长。

尽管级别是上去了,但是生活习惯依然不改,也因为为人粗狂豪迈,有时竟还会被战士误认为是炊事员。

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一次,四纵在东北通远堡整训,某次李福泽上街,因歪戴着军帽,嘴上叼着烟,被纠察队员逮到了警卫营部,队员报告:

“抓了一个不尊军纪的炊事员。”

结果营长跑出来一看,大骂纠察队员“有眼不识泰山”,李福泽赶紧挥手制止:

“他们做得对。”

1948年9月12日,东野发起指挥辽沈战役,司令员林彪调四纵加十一纵到塔山一线,阻击国民党军东进兵团。

塔山阻击战是构成辽沈战役关键的一环,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在战前,林彪特别派苏静到塔山。

时任4纵参谋长的李福泽也参加了塔山阻击战,据时人回忆称:阻击战中的作战方案、兵力部署以及调配等等,都是出自李福泽之手。

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一到前线,李福泽便同胡奇才一起到前线侦查,结果发现,整个塔山处于一个无险可守的态势,村子周边地势平坦开阔,散布着一些高差不大的小山坡,海拔最高不过59米,就在这样一个情况下,硬顶国民党军东进兵团,难度颇大,想要守住塔山,就必须要人为的创造坚固的防御工事。

据参加过塔山阻击战的老兵回忆,李参谋长对所有士兵要求都非常严格,对违反命令的人毫不留情。

对于李福泽而言,他心里很清楚,一旦战前松懈,不仅仅是他们陷入绝地,就连攻锦的十几万大军也会暴露在敌人枪口下。

从10月10日开始,在接下来六天六夜的战斗中,四纵加上配合的十一纵,共歼敌6000余人,保障了战役的最终胜利。

尽管为塔山阻击战立下了赫赫战功,李福泽将军却在事后谦虚的称:

“塔山阻击战中,上有林总英明的领导,下有四纵官兵英勇的斗争,我这个参谋长做的是具体的工作,不值一提。”

李福泽谈到塔山阻击战时,并没有谈大话空话,只是谈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组织编制问题。

“国民党军队的一个重要特点,是靠军官指挥士兵,一个排十多个人,只有一个排长指挥。塔山战场是一个开阔地,一个排散开了,排长如何指挥?而解放军的组织形式,是林彪提出的“三三制”,一个排分三个班,班长都是战斗骨干、共产党员。一班分三个战斗小组,组长也是战斗骨干。所以“三三制”作战配置,使我军在分散的开阔地战场上没有分散战斗力。”

新中国成立以后,李福泽先后担任41军参谋长,第四高级步兵学校副校长,一直到1955年4月,调任广州军区副参谋长兼作战处处长。

1955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举行第一次授衔。

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图|李福泽将军

李福泽是抗战时期参加八路军,缺乏土地革命时期的经历,属于典型的“三八式干部”,1952年被定为副军级,以他的情况来看,原本该被授予大校军衔。

可因为在抗战、解放战争时期的功绩,李福泽后来被授予了少将军衔。

1958年10月,国防部正式批准建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导弹训练基地,李福泽从广州军区调西北任基地副司令员。

据说调李福泽到西北任导弹基地副司令,是司令员孙继先亲自点的将,为此还跟他说过很多次,可李福泽每次一听,只是表示谢意,然后就没下文了。孙继先没办法,只好先斩后奏,说动中央同意下令。

中央也考虑到这一任务艰巨,副司令员人选必须是一个有文化出身的高级将领,从这一角度来看,李福泽确实是个合适的人选。

可是中央任命下达五个月了,司令员孙继先还没见到人,一打听才知道,李福泽将军是山东昌邑县人,自幼在海边长大,对大海一直情有独钟,想从事海军建设工作,事后调令下来的时候,李福泽几次向中央陈情,希望能派他到大海上去。

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图|李福泽与聂荣臻在“两弹”发射场参观

李福泽再三游说,可中央对他的任命,自然是有着一番考量的,绝不可能因个人意志而转移。所以李福泽后来还是到了西北,出任导弹训练基地副司令员

尽管李福泽确实对大海心向往之,但心里也很清楚,导弹事关国防工业建设,马虎不得,作为一个老党员、李福泽知道自己身上的历史使命,所以在上任后,他立马便投入了全部的经历在共和国的导弹事业上去了。

据李福泽将军回忆:

1960年,林彪赴兰州视察,一下飞机,便在人群中注意到了一个熟面孔。

“你怎么在这儿?”

言谈之间,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图|1965年,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毅视察导弹基地。右二为李福泽

而这位将军就是开国少将李福泽,当时他已经在导弹基地工作了4年有余,一听李福泽这么说,林彪若有所思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你是个大学生,搞这个事情行,搞这个事情行。”

李福泽是正牌的大学生毕业,搞这些尖端的科技自然是不在话下,但他心里很清楚,在我国国防工业尚未起步阶段,还必须要依靠苏联老大哥的帮助,他放下架子虚心求教,跟随苏联专家学习导弹技术。

在分管苏联专家接待工作时,李福泽得知专家好酒,每逢节假日就拎着酒瓶,喝到兴致浓郁处,将军趁机请教有关导弹的知识,苏联专家喝了酒以后,也变得慷慨大方,基本上知无不言,回答的比平时好细致,李福泽将军也因此学到了不少东西。

当时苏联专家规定,学员在上课后,笔记都需要交到保密室保管,为了充分掌握知识点,李福泽自己琢磨了一套记忆诀窍,后来基本上做到了对所学的内容过目不忘。李福泽将军的儿子李联林记得很清楚,他在大学学得是小回路自动控制,某日与父亲谈论其在校学习的课程,父亲立刻两眼放光,神采飞扬,滔滔不绝的谈论起专业知识来。

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图|李福泽与聂荣臻在导弹基地

可在新中国建立初期,百废待兴,一切困难也只是才刚刚开始而已。

1962年11月,司令员孙继先离任,李福泽任基地代理司令员。

一次在北京学习,刘亚楼将军批评李福泽:

“你们部队把几十公里的沙枣林全毁了!这是什么部队?谁的部队?不会是马匪军吧?”

李福泽将军很诧异,因为在沙漠种树,在那时不亚于摘天上的星星,部队的战士爱护还来不及,怎么会去破坏树木。事后他亲自回去调查了,这才了解清楚,原来基地里粮食短缺,战士们饿得吃不饱,就把沙枣的叶子磨成粉,掺杂粮食里吃。

一听这话,一项爱兵如子的李福泽将军不由得红了眼,他没有责怪战士,而是自己写了检讨:

“不能怪战士们,怪我工作没有做好。”

在周总理的关照下,一批粮食被火速送往基地,结果走到半路上被饥饿的百姓给抢去了。

消息传回基地时,李福泽心里很清楚,百姓的生活过得同样艰难,为此做了一个决定,把所有的粮食蔬菜全部卸下来,送给百姓。

“那是一个很痛苦的决定。”

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图|位于酒泉东风航天城的李福泽将军墓

就是在这样一个困难的情况下,李福泽将军坚持扎根沙漠16年,为国防尖端科研试验部队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却亏欠了自己的家人一生。

据将军的儿子回忆:

“我不记得他休过假、疗过养。北京的家只不过是寄养了几个小娃娃的旅馆。就是回来,也像匆匆过客。记得有一年,我从小学放学回到家,知道父亲回京了,晚饭时露了一面,把家用钱交给了老保姆,随后就被汽车接走了。”

尽管李福泽将军一生为祖国付出了极大的心血,但他晚年却绝口不谈这些事,有记者问李福泽将军,要不要写回忆录,将军说不要。

记者很奇怪,问了一句:

“现在很多人都写了啊。”

李福泽将军摇摇头:

“我看都不看!净把好事往自己名下挂,把坏事往别人头上推。”

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图|位于东北塔山的李福泽墓,他与塔山牺牲将士葬在一起

1996年12月24日,李福泽将军病逝,去世前遗言将骨灰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洒在塔山,一部分洒在奋斗了半辈子的两弹基地酒泉航天城。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漫步史书):林彪赴兰州视察,人群中一眼认出李福泽,惊喜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浏览 3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