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军事军史专家说光荣的临汾旅(百面战旗背后的故事3)

 

前哨午报编辑部

联系QQ25296653

100面鲜红的战旗迎风飘扬

100个英雄部队的荣誉称号气壮天地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

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100面战旗重新集结、迎风飘扬;100个英雄番号气壮天地、浩气长存。

这次的战旗方队荣誉战旗,是由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从全军部队遴选确定,东、南、西、北、中五大战区各24面,主要来自陆军、海军、空军、联勤保障部队和武警部队五个军种,共120面荣誉战旗,其中100面正式受阅。

前哨午报公众号将逐一介绍这100面战旗,为你讲述战旗背后的故事——

三位军事军史专家说光荣的临汾旅(百面战旗背后的故事3)

 

三位专家说光荣的临汾旅

 

前哨午报  整理

 

 

阅读前,先给你作业题:

1、军队很少以地名命名部队,当年中央军委为何会批准予“临汾旅”这样一个光荣的称号?
2、哪三位军事军史专家介绍了“临汾旅”?
3、临汾旅为什么称是中国陆军的窗口?
4、这支部队如今在哪个集团军?

 

 

军事专家董保存说临汾旅

 

三位军事军史专家说光荣的临汾旅(百面战旗背后的故事3)
董保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曾采访过上百名开国将帅和相关人士,著有《走上天安门》、《特写中南海》、《风起钓鱼台》、《笔记开国将帅》、《授衔怀仁堂》等多部纪实文学作品,曾荣获首届鲁迅文学奖,他编辑的长篇小说《亮剑》,畅销至今。
董保存在传记文学、纪实文学领域著述颇丰,被中国传记文学协会等单位评为中国当代优秀传记文学作家。
董保存著的《陆战之魂》,真实再现人民解放军成长壮大的艰辛历程,全面解读中国陆军18个集团军的历史荣光。这本书上,有一节写到《百将团与临汾旅》,现摘录有关临汾旅的这一部分内容——
在第十二集团军,不仅有“百将团 ”,还有一个十分著名的旅 ——“临汾旅”。解放战争时期,在山西临汾攻坚作战中,他们利用坑道爆破的 方法,率先攻破被敌人称作“铜墙铁壁”的临汾城,创造了我军城市攻坚作战的典型战例,后中央军委授予该旅“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
临汾是晋南军事重镇,号称“卧牛城”。其地势内高外低,城墙依自 然地形构筑,高 15 米,顶宽 10 米,基厚 30 米左右;城周碉堡林立,壕 沟纵横,内外暗道相通,从城外到城内构成警戒阵地、护城阵地、城墙 主阵地、城内纵深阵地四道防线。城东关筑有外城,城高 11 米,上宽 6米,基宽 11 米,外壕仅次于本城,是临汾本城的主要屏障。总体设防严 密坚固,易守难攻。为死守东关,保住临汾,守敌共构筑了四道防线。为 了坚决攻下东关,二十三旅旅长黄定基带上旅工兵连连长钟立本、指导员 贾青山到东关临汾发电厂,侦察敌情和选择坑道作业的具体位置,又部署 六十八团抽出部队,在旅工兵连的技术指导下进行坑道作业。1947 年 4 月 7 日下午 2 时,总攻东关的战斗打响了。一声令下,二十三旅指战员猛 打猛冲,逐屋争夺,一举夺取东关。
徐向前接到黄定基的报告后,非常高兴地说:“东关攻克,让参战部 队大睡三天!”又说:“有二十三旅,我也可以安稳地睡一会儿觉了!”
进攻临汾本城前,黄定基按徐向前的指示,周密部署工兵和步兵同时 进行坑道作业,用坑道装炸药破城,当一回“土行孙”。旅教导大队二队 和旅工兵连开始艰苦劳作,挖掘两条破城主坑道。为了对付敌人外壕和 “反坑道”,他们挖掘的坑道要不断拐弯,同时,为了向外运土,战士们以 弹药箱代替拖车,以双膝代替脚,赤身露体地来回爬行。
经过 26 天的艰苦作业,两条坑道挖成了。一号坑道长 117 米,二号坑道长 115 米。5 月 16 日黄昏,旅长黄定基冒雨指挥坑道作业最后的也 是最关键的环节——运送和装填破城炸药。为了防止炸药淋湿,他脱下 身上的旧棉衣,盖在炸药上。3 个小时后,装填炸药完成,南边的一号主 坑道共装黑色炸药 6200 公斤,北边的二号坑道共装黄色炸药 2500 公斤,另又装硝铵炸药 500 公斤。
按照命令,5 月 17 日晚上 7 时,旅长黄定基向工兵发出起爆的命令。
一阵闷雷似的巨响后,整个临汾城大地颤动。经过 27 天千辛万苦挖掘的 坑道爆破位置上空,升起两团巨大的烟云。城墙被炸开两个大缺口,攻城 部队吼叫着从缺口突入城内。经过几个小时激战,黄定基指挥的二十三 旅毙、伤敌近千人,俘敌 4337 人,缴获各种火炮 2051 门、各种机枪 358挺、长短枪 3034 支、汽车 21 辆、骡马 442 匹、弹药 109 万余发。守敌 头目梁培璜在混战中逃出临汾,第二天也被生擒。 临汾战役是一场攻坚战,此战的坑道作业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在人民军队的攻坚作战史上是罕见的。由于二十三旅战功卓著,徐向前提议并 经中央军委批准,命名该旅为“临汾旅”。在八纵队的庆功大会上,徐向 前亲自将写着“光荣的临汾旅”六个大字的横幅奖旗授予二十三旅。临汾 战役一结束,部队没来得及休整就开赴晋中,参加晋中战役。又经过 42天的激战,解放军以 6 万兵力,共歼敌 10 万余人。其中,黄定基指挥的“临汾旅”歼敌 7900 多人。 新中国成立后,“临汾旅”又在抗美援朝、国防建设、抗洪抢险等战斗、任务中屡立战功,成为名震华夏的精锐部队之一。“临汾旅”官兵在 训练场、考核场、表演场,从技术到战术,从单兵到合成,从模拟到实 弹,经受千锤百炼,将部队战斗精神和武器性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们 先后接待了 100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数千名国家元首、军政要员和贵宾, 向世界展示我军威武、文明、胜利之师的良好形象,成为“中国陆军的 窗口”。
 

三位军事军史专家说光荣的临汾旅(百面战旗背后的故事3)

军史专家叶青松说临汾旅

三位军事军史专家说光荣的临汾旅(百面战旗背后的故事3)

叶青松,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军事历史分会会员作家,著有一军征战纪实《虎啸万里》、十二军征战纪实《利剑出鞘》、六十军征战纪实《藏九地、动九天》、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史话《永不褪色的红飘带》、中国人民解放军简史《红色征程》,《一军之长》等。2006年1月至2011年7月,在《党史博览》杂志连载66位“首任军长”系列纪实作品。2012年1月至2013年1月,在《党史纵览》杂志连载 12位“从民国将军到共和国军长” 系列纪实作品。《作家文摘》、《战略参考》、《读者参考》、《人物汇报》、《扬子晚报》等数十家报刊转载“两系”纪实文章。连续两届获全军文学大赛一等奖。代表作有《一野首任军长传奇》、《二野首任军长传奇》、《三野首任军长传奇》、《四野首任军长传奇》、《华北军区首任军长传奇》。千余篇散文、小说、报告文学、军史研究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军事历史》、《纵横》、《军事史林》等报刊上。

叶青松著的《藏九地、动九天》,是一部记录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征战纪实的著作,全书共七章,其中有一章内容是写临汾旅的,标题就是《“临汾旅”的档案》。现摘编其中的部分内容——

 

 

临汾大兵压境,“山西王”阎锡山“紧急集合”高级将领召开军事会议,研究对策。

阎锡山说:“啊呀!自从共军战略大反攻以后,其攻势势如破竹。但共军采取的战术,仍然是运动战,他们不要城,不要堡。啊呀!这是共军的高明之处,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没有飞机,没有大炮,所以,他们只顾拆城拆堡。而我们有飞机有大炮,所以,我们要建城建堡。”

说到这里,阎锡山停了停,又“啊呀”了一声,说:“当然,共军也想要城要堡,可是,他们想出了一个不要城不要堡的办法,打了就跑,我们打共军,就百打百空。啊呀!大家不要小看共军的这个‘跑’啊,他们仅只一跑,跑出了政权,跑出了壮丁,跑出了粮食,跑出了衣服,也跑出了手榴弹和地雷,调到了多数队伍打我们的队伍,俘虏我们的官兵,缴我们的枪支,把我们的部队作为他们的兵员大队,作为他们枪械弹药的运输队。啊呀!这一招,共军是很高明的。《孙子兵法》上说过啊,‘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然而,我们蒋公(指蒋介石)一向鄙视点线的跑,说只有犯人才会逃跑呢!可是,共军却在跑的战略上,当成了无价之宝。因此,我们这次军事会议,既要研究防御性的,即防止共军拆城拆堡,又要研究进攻性的,即共军跑的时候,让共军跑不掉。”

“总司令说得对。就目前临汾的工事准备和兵员守备情况来看,共军难以拆城拆堡,但是……”

阎锡山见发言者是梁培璜,便打断了他“但是”后面的话,说“培璜弟,你先说说共军难以拆城拆堡的看法。”显然,阎锡山还是希望临汾能固守为上,至于共军攻不下临汾采取‘跑’的战术时,能不能追上去打,那是次要的事了。

梁培璜是阎军的第6集团军副总司令兼晋南武装总指挥,如今,他坐镇临汾负责指挥防御。梁培璜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他是保定军校第3期毕业的学员,历任阎军旅长、军参谋长、军长等职,是阎锡山的“铁军组织”二十八名骨干之一。从梁培璜的经历不难看出,梁培璜可谓久经战阵,具有组织战役的丰富经验。

梁培璜也是一位见风呼风,见雨下雨的官场老手。他见阎锡山打断了“但是”后面的话,立即就把话题接到“但是”前面去,说:“好。我说说临汾的7道防御线。”

梁培璜边说边站起来。

阎锡山和他的将领们,一双双目光跟着梁培璜走到《临汾军事地图》前,耳朵认真地竖起来,聆听梁培璜一五一十地讲7道防御线。 

梁培璜说的临汾7道防御线,是他煞费苦心,精心经营出来的7个互相联系、互相配合的防御体系,的确给解放军攻打临汾制造了不少困难。这是后话。这时,梁培璜信心百倍地介绍道:“第一道防御线是,城外据点。在城外,每3至5公里的要点上,构筑了连营为基干据点阵地,以碉堡为支撑点,配以据点工事。”

说着,梁培璜把指挥杆直指尧庙,“大家请看,这里是尧庙据点,它是临汾城南的第一个据点,主要是为了防守临汾飞机场。飞机场是临汾城南的一道屏障,在这里,配备我一个步兵营,附山炮两门、迫击炮4门、重机枪8挺。”

梁培璜手上的指挥杆,从地图上的城南移向城东,在火车站附近停了下来,“在这里,有一个防守据点。我们称它为火车站据点。火车站是临汾东关的一个门户。这里配我两个步兵连。”

“与东关互为犄角的是东北方向的电力公司。”梁培璜边说边将指挥杆移到电力公司的图标处,一戳,“这里就是电力公司据点,配有三个步兵连,有迫击炮两门、重机枪两挺。”

“城北方向,在郭家庄设立了一个据点。郭家庄是城北的一个小村庄,地势较高。如果郭家庄失守,城北会直接受到威胁,因此,郭家庄的防守不可轻视。在这里,配我一个连,附迫击炮两门、重机枪两挺。”梁培璜说到这里,缓了一口气,说:“临汾城西紧接汾河,西门正对汾河渡口,城西居高临下,共军不易接近。当然,为了城西城防和掩护渡口的安全,城西左侧高地,也构筑了一个据点,配我一个步兵连守备。”

“以上汇报的是第一道防御线,城外据点。下面汇报第二道防御线,环城据点。”梁培璜放下指挥杆,回到自己的座位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又重新回到军事地图前,用指挥杆在临汾的周边划了一个大圆圈后说,“环城据点有27个碉堡组成,三个碉堡为一组,做品字形配备。每组以一个较大的坚固砖碉为主碉堡,其余两个土碉为配合碉堡。这些环城据点,距城都在50米至80米之间,与城墙上构筑的工事,可以互相侧击。”

梁培璜很自豪地介绍说:“第三和第四道防御线是,城外壕和城内壕。”这一点,梁培璜始终很自豪。他到临汾后,为了加强战备,强征民夫千余人,把临汾城周围的年久淤塞的旧护城壕,重新挖掘。

梁培璜说:“原先的壕沟深已不足两尺,如今基本达到深度有20米,宽面有30米,城东因地形限制,也挖了10多米深。这项工程是年初开始的,仅半个月就完成了。我原计划还要把汾河的水引进壕内,可惜共军逼近城垣,就停下这项工程,先做军事战备工作。”

说到这里,阎锡山满意地点了点头,并插话训示其他高级将领:“梁培璜的这项工程做得好。各位都听到了。什么叫把军事工作放在第一位,这就是把军事工作放在第一位。只有想军事,谋军事,急军事,一定做得好军事工作。整天光在嘴上喊!军事工作不是喊就能喊得出来的,它来不得丁点儿虚的,来虚的,那是要吃亏的。啊呀!每一次,让各位拿对策,大家不是束手无策,就是光在嘴上说要把军事工作放在第一位。实际情况呢?!现在,共军就在家门口了,如果事先不做好准备,怎么效忠蒋公?!”

阎锡山越说越激动。他觉得自己心跳的速度明显过快了,右手解开军装纽扣,将双手伸进衣内,“啊呀!等一等。我觉得心跳过快了。等一会,我继续说。”作战室内一阵哄笑过后,阎锡山继续训话道:“各位还记得吗?抗日时期,太原失陷,署和省政府官员一并撤退到临汾,不就是因为临汾是军事要地的缘故吗?临汾的古城墙,各位也都登上眺望过,看到了它的雄风,就可以想象得到,明末李自成攻临汾城不克,损兵折将,束手无策。李自成站在城北的兴隆殿上观察,坐骑被守军的箭射伤一只眼睛,气得直跺脚,最后把盔甲挂在一个小村庄的大树上,换骑另一匹马逃走。李自成挂甲的地方,如今叫‘挂甲屯’。现在,临汾又增加了内外城壕等防御体系,可以说,临汾城是‘铜墙铁壁’啊!我想,谁敢来碰一碰?其结果都是李自成的下场!不要说是徐向前来,就是毛泽东来也不行!

…………

临汾解放的战报,很快放到毛泽东的案头。毛泽东点了一根烟,紧锁的双眉舒展开来。 

连同战报在毛泽东案头的,还有建议将“临汾旅”的荣誉称号授予8纵23旅的请示。此时,毛泽东很高兴,一边圈阅同意,一边以中央军委名义给林彪、罗荣桓、刘亚楼起草电报。这份电报,在194861日发出,电报中写道:“徐向前同志指挥之临汾作战,我以9个旅攻敌一个正规师和一个正规旅及其他杂牌部队共2万人,费去72天时间,付出1.5万人伤亡,终于攻克。我军9个旅都取得攻城经验,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大胜利。临汾阵地是很坚固的,敌人非常顽强。敌我双方攻防之主要方法是地道斗争,我军用多数地道进攻,敌军亦用多数地道破坏我之地道,双方都随时总结经验,结果我用地道下之地道获胜。如果不惜伤亡,以两个月时间夺取长春,你们估计是否有此可能?”

原来毛泽东正有思考“不惜伤亡”解放长春。如今,有临汾攻城经验,怎么不兴奋?

194864日,8纵在洪洞县召开了庆功大会。徐向前将一面绣有“光荣的临汾旅”的大旗授予23旅。旅长黄定基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上主席台,接过锦旗。

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三位军事军史专家说光荣的临汾旅(百面战旗背后的故事3)

 

战略专家徐焰说临汾旅

 

三位军事军史专家说光荣的临汾旅(百面战旗背后的故事3)

 

徐焰,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少将军衔,军事史专家,军事学硕士,博士生导师。国防大学军事历史学科带头人。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军事历史分会副秘书长,曾任清华大学、中山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四川大学等十几所高校国际问题研究所兼职教授。连续三次被评为国防大学杰出教授,“全军优秀教师”称号和“全军杰出科技人才奖”获得者。出版的作品有《金门之战1949-1959》《解放军为什么能赢》等二十多部。曾赴美国斯坦福大学、日本防卫大学等讲学
徐焰在讲武堂讲述了“临汾旅”的故事——
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很少以地名来给部队命名。当年中央军委最后批准授予临汾这样一个光荣称号,实际上它是有战略考虑的,为什么呢?
因为1948年夏天,人民解放军已经转入战略进攻的攻坚阶段,原来是在运动中消灭敌人,这个时候就要攻占敌人的大城市了,恰恰当时华北一兵团8纵23旅攻占敌人坚固防御的临汾这个城市,成为全军当时表扬的一个典范,毛泽东在1948年6月1日电报向全军通报,华北8纵23旅的战绩。为了树一个典范,所以说把这个部队以它所攻占的城市来命名。所以,临汾旅它不光是这个部队的荣誉,它也是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攻坚阶段的一个象征。
请看视频:

临汾旅的前世今生

三位军事军史专家说光荣的临汾旅(百面战旗背后的故事3)

“光荣的临汾旅”,现为东部战区陆军第71集团军某合成旅。此前为南京军区第12集团军179旅。再再此前为陆军第60军179师。授称号时为8纵23旅。
1970年,“临汾旅”奉命担负起迎外表演任务。

迎外表演,是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使命,能担负迎外表演是对“临汾旅”部队建设的充分肯定,同时又是对“临汾旅”官兵素质的全面考验。承担这项光荣使命以来,“临汾旅”官兵无论是在训练场、考核场、表演场,还是风雨冰雪天,无论面对的是将军、元帅还是总统,从技术到战术,从单兵到合成,从模拟到实弹,他们严抠细训,千锤百炼,将我军战斗精神和武器性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至今,临汾旅先后接待过150多个国家和地区500余批次7000多名国家元首、军政要员和贵宾,进行战术技术表演600余场次,荣获外国政要赠送的勋章1000多枚。

临汾旅向世界展示人民军队的威武、文明、胜利之师的良好形象,展示了中国军人精湛的军事技能、顽强的战斗作风,成为“中国陆军的窗口”。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前哨午报):三位军事军史专家说光荣的临汾旅(百面战旗背后的故事3)

(浏览 3,18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