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将军王政柱之子、著名导弹专家王延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

#赤焰即时# 撰文 周晓宇 编辑 李影

开国少将王政柱之子、原海军驻航天部二院总军事代表王延大校,因病于10月9日在京与世长辞,享年79岁。10月13日上午9时,王延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竹厅举行。

10月13日上午,王延同志的遗体告别大厅庄严、肃穆、简朴。大厅两侧摆满了王延生前单位领导同志、其他有关方面领导同志以及家乡党政机关等敬献的花圈与挽联。王延同志的遗体被党旗覆盖,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诸多革命后代及各界人士专程赶来参加告别仪式,向王延同志遗体鞠躬告别,并向其家属表示慰问。

开国将军王政柱之子、著名导弹专家王延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

上午9时许,王延同志的老战友、老同志、生前好友、家乡代表等在哀乐声中缓步来到王延同志的遗体前沉痛哀悼,肃立默哀,向王延同志的遗体三鞠躬,并向王延同志亲属深情慰问。

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胡乔木之女胡木英、开国上将朱良才之子朱新春、开国上将赵尔陆之女赵珈珈、开国中将王近山之女王媛媛、开国少将陈福初之子陈晓霆、八路军高级将领左权烈士外孙沙峰等一众老一辈革命家后人前来送别。

开国将军王政柱之子、著名导弹专家王延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一众老一辈革命家后人前来送别

按照父亲的要求,王延做了一辈子技术工作

王延,1944年4月15日出生于陕西延安,1962 年7月考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同年 8月入伍学习导弹遥控遥测专业。1965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原海军驻航天二院总军事代表、高级工程师、专业技术大校。

工作期间,王延参加了海军多种型号新型导弹的研制工作,并多次代表海军出访国外进行技术装备研制的研讨,学习和交流工作。期间荣获四项军内科技进步三等奖、052 工程研制二等奖,并荣立三等功一次。

作为开国少将王政柱之子,王延自退休后经常活跃在各地,向年轻人讲述延安故事与先辈们的革命事迹,为宣讲革命传统,传承红色基因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期间,王延编写了大量课件,参加了大量历史资料的整理,采访以及视频录制的指导工作。并发表了多篇纪念文章,包括:《我们家的延安情》,《回忆我的父亲金身将军王政柱》等。同时向延安抗大,枣园纪念馆,八路军太行纪念馆,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等单位捐赠了父亲留下的革命文物。

开国将军王政柱之子、著名导弹专家王延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众人送别王延同志

王延曾在一次采访中谈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其父王政柱到原总后勤部任职时,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三个子女叫到跟前,重申了三条要求:一、不走官路;二、绝对不许走商路;三、走好自己的技术路。

就这样,王延按照父亲的要求,做了一辈子技术工作,“导了一辈子弹”,而在晚年才算是“改行”,为把父母亲留下的宝贵资料和精神财富进一步挖掘出来,做好红色基因传承工作,沿着他们的足迹继续前进。

王延的父亲王政柱,出生于1915年,湖北麻城人。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经历了土地革命战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后,他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参谋长,参与指挥了第四、五次战役,阵地防御夏季反击作战。1954年6月起,他先后任海军青岛基地副司令员、司令员,海军副参谋长,海军南海舰队第一副司令员,海军后勤部部长,总后勤部副部长、顾问,为人民海军和我军后勤建设作出了贡献。1955年被授予海军少将军衔。

曾分享父母闪婚故事

王延在延安中央医院出生。为了纪念他的出生,父母便给他起名叫王延。

开国将军王政柱之子、著名导弹专家王延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2017年5月,延安中央医院旧址,王延在自己当年出生的房前

王延曾回忆道,“父亲与母亲是闪婚”。

与许多革命先辈一样,在革命年代,王延的父亲和母亲的爱情故事,并未有闪耀的物质陪衬,也没有现代爱情的这般喧嚣。他们对于爱恋的表达在现代看来或许过于简单,但是纯粹、朴素、坚定。

“我父亲和母亲的结合,缘自于他俩一起运送黄金。这还是彭德怀点的鸳鸯谱。”

1943年3月7日,在当时的八路军总部,彭德怀副总司令命令时任作战科长的王政柱,把八路军前线从日本人手中缴获、积攒起来的190两黄金带到延安,交给党中央。

当时,后勤部门曾多次提出用这些黄金购买前线急需的药品和子弹,均被彭德怀拒绝。他认为延安比前线还困难,更需要这笔黄金。

因此,彭德怀安排王延的母亲罗健和王政柱同行。“当时我母亲是总部机要员,和父亲还没确定恋爱关系。彭德怀让他们与朱德司令的马夫汪秀田一起,伪装成家人作掩护运送黄金,没想到竟点成了一桩鸳鸯谱。”

这些黄金以及金银首饰交到王政柱手中时,连清单都没有列出来。

历经72天,三过敌占区和封锁线,王政柱与罗健成功完成了任务。这段特殊经历促成了二人的恋情,原本没有恋爱关系的他们到达延安的第13天就结婚了。证婚人为朱德夫人康克清和彭德怀夫人浦安修。王延认为,是父亲靠对党忠诚的实际行动和智慧打动了母亲。

开国将军王政柱之子、著名导弹专家王延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王延父母在延安王家坪的结婚照

生前,王延每每给大学生讲课,说到父母闪婚的故事,经常跟他们讲:感情的发展一定要分“三步走”。

第一步,互相交流,建立共同语言。左权是父亲的恩师,也曾拉着母亲突围。在送黄金的路上,父亲和母亲经常在一起回忆左权将军,两人相互交流,建立了共同语言。

第二步,给对方安全感。父亲是搞作战出身,从不打没有准备和没把握的仗。一路上,每50里一个交通站,接力式地护送他们前行。我母亲掌握了的机密,整个八路军的作战计划也都在我父亲这。所以当时定下一个规矩,一旦遭遇敌人,以死相拼绝对不留活口。1943年3月27日早晨,他们从桃村交通站到达了石灰湾。日本人突然临时增加了一个哨所,这让交通员始料未及。为防止敌人尾随,父亲决定从石灰湾转圈返回桃村。他们一行人在桃村住了半个多月,先后转了六圈,第七次才在地下党和游击队的掩护下,通过了石灰湾哨卡。这件事让我母亲感到父亲成熟老练,富有作战经验,跟着他有安全感。

第三步最关键,个人要有绝对的原则性、党性。1943年4月15日,他们到达任家庄。父亲把骡子让给母亲骑,他自己腰缠着黄金,跟在后面跑得满头大汗。

母亲想着给他脱棉袄擦汗,这一看才发现里面的白色衬衣已经血迹斑斑,全是让金银首饰的顶针扎的。腰也被黄金硌的青一块紫一块。她既心疼,又生气。心想,一路上一个半月的时间,我以为你身上带的是资料文件等机密,我才不好过问。但里边装的竟然是黄金。我1939年6月就在抗大入了党,也是四年的老党员,这点秘密你还信不过我。

但母亲后来又一想,一路上绕圈圈躲避关卡,吃的粮食,喝的水都是靠交通站汇集的。父亲身上携带的黄金和首饰也没有清单,随便拿一件出来别说换几个馒头,下馆子都没问题。但他宁愿挨饿,也不动一点黄金的主意。

革命者的美好爱情大多从共同的信仰开始,一起经历风雨,相互扶持……经历过这些,罗健认定了王政柱这个人值得终身托付,到达延安的第13天,二人便就在王家坪结为夫妻了。

当时,延安生活艰苦,王延曾回忆,父母结婚时一对新人身无分文,大夏天连一件像样的单衣都没有,不得不穿着破旧的棉祆结婚。

“结婚后,二人相濡以沫58个春秋,无论战争年代还是建国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二人不离不弃,钟爱一生。这值得成为我们的榜样。”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赤子网):开国将军王政柱之子、著名导弹专家王延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

(浏览 21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