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河顺文艺·第778期

【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近期文章预告

*小小说  菊–张金苏

*纪实  东马安牛脑洞开凿记–李怀玉

*散文  洋槐花–平淡

说明:发表先后以当天发布为准。

【原创首发   侵权必究】

【散 文】

【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编者絮语

亲们,当你看到这篇《遥远的记忆》的散文时,你可知道?我们的作者却是在远离故园异国他乡的印尼的打工棚里伏案流泪脱稿的。此时他已人到中年,但为了家庭的生计,在遥远的莫罗瓦里打拼。打工之余,仰望北国,家乡亲人们的画面一个个在眼前晃动,不免叹息怅惘。
【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遥远的记忆

文 | 郭奋勇

当写下这个题目时,突然想起了一句诗:世间最遥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是谁。”

大姑妈患阿尔兹海默症好多年了,儿女站在她面前,也不认识了。

去年回国的两次,去见大姑妈,身体还可以独自行走,虽然慢。当问她“我是谁”时,她总是喃喃地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俺知道你是俺娘家的人。来家了,我也给你们做不了饭吃了。”再说着,泪水就顺着面腮流下来。“活着还不如闭了眼哩!活着受罪。”絮絮叨叨半天,我的心却是莫名地难受。

临出门时,大姑妈硬是送我和爱人到了门外,拉着我俩的手,突然冒出来一句:“侄儿,你们别走了。一走,我怕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大姑声音颤抖着说,老泪纵横。爱人的泪狂涌而出。

【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当我们骑着电动车离开时,姑妈倚在街门旁,看着我们渐行渐远。回过头向她招招手,示意她回去,她向我们摆摆手,直至看不到我们了,还不肯回去。“你这一别,再回来还不知能不能再见到大姑?她这身体呀!唉!爱人黯然地说。我看了她一眼,打断了她,“别说了。心里难受。肯定会再见到。

父亲离世前的那年春节,对来拜节的二姑三姑说:“有时间就去看看你姐姐。她也不认人了,也来不了娘家了。咱们兄妹们,是见一次少一次呵!父亲叹了口气。两个姑姑应允了。

是啊!世间情缘皆有定数,能与亲人见的次数也是定数,原先觉得见的次数很多,一次次毫不在意,挥霍到定数到了屈指可数的次数时,才会惋惜时间匆匆,怎么不慢些走。怎么不多给一次见面的机会。有多少想说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却再也说不了了,因为时间不给机会。别总想着来日方长,其实来日不长,说来就来了。

弟媳和母亲一块儿去看望大姑母,发了张照片。大姑佝偻着背,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面容消瘦。她配发的文字,让我瞬间泪流满面:


“妈妈是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的,就算连儿子女儿都不认识的内心深处,还只有妈妈。

看着白发苍苍的大姑,心里感慨万千,弟媳说大姑已经不会自己走路了,需要搀着走。每当搀着她走时,她执意会往北边走,而要让她往回走的时候,内心是抗拒的,反而不会走了。

大姑啊!她内心的方向在北边,那儿是娘家的方向。当内心所有的记忆,如枯叶飘落时,还有一枚枯叶在余生的岁月中,晃晃悠悠,那是她对母亲的记忆。

【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所有的一切已随风而逝,岁月流光中,大姑,犹如入世的婴儿,遥远的记忆就是婴儿离开母体,睁眼看到世界上第一个人,那就是娘。

元生姑父去世的时候,母亲被元生姑父魂灵附体而昏了过去,身边的大姑心急如焚。她出了门,向我叔叔家走去。谁也不知道,她怎么找到了叔叔家。遥远的记忆中,还存着那条路线的终点,那是爷爷奶奶曾经的老宅,在她心灵坐标的中心。进了门,着急地跟弟媳说:“快点去!快点去!有个老太婆昏过去了。爱人和弟媳赶紧跑到我哥家,找医生。有惊无险,母亲才醒了过来。

父亲去世的时候,大姑一个人,没有人陪伴,愣是凭着记忆中的那条路,梦中无数次来回的那条路,来到父亲的灵柩前,瘦弱的身影,苍白的头发,哽咽着,哭喊着“哥呀!我的哥呀!昏厥过去。下葬后,大姑爬在坟堆旁,撕心裂肺地痛哭。事罢,有人问她,你知道下葬的人是谁?大姑就又茫然地摇摇头。“我不知道是谁?但我知道是娘家的人。

每每想到此,我就禁不住热泪盈眶。姑呀!儿女你都不认识了,走过了千山万水,那么多的记忆都随着时间,荡涤得无影无踪,存在心底的剩下的是最遥远的记忆。

【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最遥远的记忆,对我们而言,却都仅剩下了模糊的影子。老宅里,百年国槐枝繁叶茂,阳光下盛开着洁白的花,蜂蝶狂舞,青石板铺的小院,还有那匹垂暮老马不时地打着响鼻。奶奶裹着小脚,因为从晒棚上摔下来过,走路总是一拐一拐,灰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在脑后挽个发髻。爷爷披着黑蓝的老棉袄,头上戴着“火车头”的帽子,一脸的威严。

恍惚间,大姑的记忆中剩下了爷爷奶奶的影子。弟媳说:“大姑拉着俺大娘的手,哽咽着说:“你们见俺娘了吗?我想俺娘了。俺做梦都梦见俺娘了。”大娘宽慰她,说:“见来,见咱娘来。她好着哩!她说你哥已经和他们团圆了,她现在不惦记二妞三妞,还有你兄弟,就惦念你呀!大姑的泪流了下来,“我的娘呵!我的娘!我鼻子一酸,泪流了下来。

穷极一生,我们奔走在山长水遥的尘世间。走着走着,有的人就走散了,走着走着,就忘记了出发的地方。当功名利禄全都化为云烟的时候,当绚烂烟花绽放过后,夜穹重归寂静,跋涉过千山万水后,才发现人生又回到了那个叫家的地方。

【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看了弟媳照片上的留言,想起了《都挺好》里的患了阿尔兹海默症的苏大强,临末了,记忆深处,仅剩下去给明玉买复习资料,来弥补作为父亲的愧疚。这是他内心深处遥远的记忆。

【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都挺好》中的苏大强剧照

叶落归根的地方,原来就是那个叫家的地方。心灵时空那头,最遥远的记忆,是娘。

在莫罗瓦里的这个地方,站在高高的山岗上,向远方眺望。天空云朵多姿多彩,变幻万千,光与影,明与暗织成瑰丽的图画。

远望而去,海的那边是故乡,是我暮老时,最遥远的记忆。

【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 作 者 简 介

【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郭奋勇   网名啸天,河南省林州市河顺镇人。现居桂花居小区。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  

 

 – 主播 简 介

【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新  生  本名魏俊彦,林州市河顺村人,大学文化,长期从事红色文化史料的研究和写作,编著出版有《血荐轩辕》《林州热土领袖情》等10多部文学、历史著作。爱好诵读、曲艺和书法。

-End-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啸天文萃】 遥远的记忆丨郭奋勇(文)新生(诵读)

(浏览 3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