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时光记忆 | 蚂 蚁

河顺文艺·第717期

【散文】时光记忆 | 蚂 蚁

近期文章预告

*村名考释  河湾村–赵长生
*尚善漫笔“林县头”启示录–魏存生
*林县方言岛 林县方言的动物、植物–田新法
说明:发表先后以当天发布为准。

【原创首发   侵权必究】

 

【散文】时光记忆 | 蚂 蚁

【散 文】

【散文】时光记忆 | 蚂 蚁

诵读|蚂蚁
兔走乌飞,斗转星移,看看又是一年将尽。在我的心里,冬天是最适合回忆的季节:冬日午后温暖的阳光、悠闲的心情,又给往事增添了几分美好。

【散文】时光记忆 | 蚂 蚁

前庄村

十八岁那年秋天,我被安排到前庄去代课。我本来是在一所还算大一点的学校,那里从幼儿班到六年级都有,很有几个年纪相仿的女老师,彼此也说得来,相处得挺好。校长突然通知我换学校,而新去的那所学校只有一个班级,统共才十一个学生,加上我十二颗人头。教他们的那个老爷子受不了孤独要找人去替他,不知怎么派到我头上。接到通知,我满肚皮的不乐意,反抗了几次无果后,大哭了一场,无奈收拾行李就去了。

【散文】时光记忆 | 蚂 蚁

前庄村学校大门

这次换校倒合了我姥爷的意思,前庄挨着我们村,可以天天回家的。他很高兴,每天晚上我回到家,一向不近灶旁的他就把饭熬好了,天还没亮就早早地起来拔开火塞,把饭热了,好叫我吃了就走。没多久,我也就习惯了。
虽然一个人有些枯燥,时间长了倒也怡然自得。当然,没人管我我也是很自律的,一刻也不曾放松过,教学生那是很认真的。年底的时候乡里统考,我带的这个班的名次硬是从倒数升到了中等,我替的那个老爷子满意得很,开钱的时候奖了我小一月的工资,把我兴头得了不得。此后便再不存着要走的念头了。就这样,从秋到冬,从春到夏,那条不远不近的山路,一走就走了一年。
早春时候,天气乍暖还寒,山坳里虽还是枯草遍野,却也能感到勃勃生机。忽有一天山谷里显现出几团红的粉的雾,那是杏花含苞了,没几天便开得灿烂如霞,在一片萧瑟中显得格外夺目。这样的情景常叫我激动得满眼热泪,当时不晓得为什么,只是觉得心里像有一团气要冲出来,现在想来,那正是来自生命的震撼啊。

【散文】时光记忆 | 蚂 蚁

接着光秃秃的枝丫冒出了黄尖,草芽也钻出泥土,渐渐的路上的风景鲜活起来了,处处花红柳绿。四五月份是我最欢喜的,因为路的两边一溜都种着洋槐树,槐花盛开时节,雪白的花串团团簇簇,吸引得那蜜蜂飞舞蝴蝶也醉。有一种昆虫叫作麦蟟子的,比知了体型小一倍,不像知了爬得高高的,它们专在矮矮的树干上趴着叫,而且三五成群爱扎堆。在去学校的路上,看见它们在树枝上排着队叫唤,立马猫下腰,蹑手蹑脚地靠近,瞅准了一手扣上去,少也能窝着两三只,当然也有扑空的,还没到跟前,就被它“腾”地一下飞起,白白被它撒了一脸的尿。等到捉住之后一边走一边把玩,再捂个蚂蚱呀,蝴蝶呀,弄得两只手满满的,比及到了学校附近,又都放了。不然被学生们看见我玩这些个,恐怕他们把我看轻了。

【散文】时光记忆 | 蚂 蚁

夏天时候,蚊子可多。那时不像现在,天再热也要穿长裤,女孩儿们爱穿马裤,胳膊腿儿总要露出来,于是被蚊子叮得到处是包。毕竟还小,也不知怎么想的,坐在讲台上拿起红的蓝的笔,把鼓起来的包圈画起来,还要涂上颜色,像小豹子,正自玩儿得嗨,一抬眼瞥见学生们齐齐地朝着我看,都看得呆了。我心里一慌,马上做出一副正颜厉色的模样来训斥他们几句,不尴不尬地走出教室,赶忙打水洗了去。
到了秋天,金风渐渐,万物萧疏,于我来说,也有好玩的事。深秋爱起晨雾,因为我每天走得早,碰上个浓雾天,那真是要再开心也没有的。四面白白茫茫,又不能走得快,怕摔沟里头,只好挥舞着手臂把雾气赶到左,赶到右。嘎嘎地乐,直玩儿到头晕脑胀了才算。

【散文】时光记忆 | 蚂 蚁

冬天就不怎么好了,一到下午说话间天就黑了。又不能早放学,黑蒙蒙的只得硬着头皮往家赶。弯弯曲曲的上坡路半个人影都没有,远远地听见有摩托车的突突声,提着胆子紧跑两步,等车呼呼过去了,又害怕得不得了。后背一阵阵发毛,鸡皮疙瘩唰唰地起。等跑到家里已浑身撒汗,平常十来分钟的路程只要六七分钟。放到现在,别说十来分钟,就是二十分钟、三十分钟,我这两条腿怕也是跑不动了。
除却这四季不同之景色,平常路途中也有许多有意思的事。
有一次在路上,天色业已有些昏黑了,正走着晃见路当心有一张花花绿绿的纸。我是极喜欢捡纸的,忙紧走几步捡起来,不看还不打紧,一看到时直叫我心头如撞鹿,脸皮霎间发起烫来。此时身旁虽除了山石草木别无其它,但还是忍不住四下里张望一番,把纸挛成一团塞进口袋里。
回到家,胡乱扒拉几口饭,好容易熬到睡觉时候,偷偷把纸拿出来,小心撑展开来,举到灯下细细的看。你道是个什么稀奇玩意儿?原来是一张印着美女照片的丰胸广告纸!彼时哪里见过这个?看了半天,又在穿衣镜前端详自己,除了脸不一样,竟也没啥区别。不禁疑惑,到底丰胸是怎么个意思呢?
忆到此处,忍不住要笑,笑过又想流泪,那样天真的人啊,再也不复见了。如今,我已三十有五,于十八岁又将要十八年,想起那时的时光,总觉得悠悠长长的,恬恬静静的。翻开那时的日记,烦恼也是多多的。我不禁想,假如再过二十年、三十年,我想起如今的日子是不是也是像现在想起十八岁时的那样如珍宝般怀念呢?答案是肯定的。

【散文】时光记忆 | 蚂 蚁

   所以,我提醒自己,一定不要辜负了这时日,要把每一天都当做金子般看待才是啊!

【散文】时光记忆 | 蚂 蚁

 – 作 者 简 介

【散文】时光记忆 | 蚂 蚁

李金梅  笔名蚂蚁。女,80后。林州市河顺镇马安村人。爱好看书,登山。

  -End-


【散文】时光记忆 | 蚂 蚁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散文】时光记忆 | 蚂 蚁

(浏览 3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