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山里的劳动英雄 | 孟祥英翻身之后(上)

提要  

太行山里的劳动英雄 | 孟祥英翻身之后(上)

      孟祥英,河北邯郸涉县人。世人知道赵树理和他的名著《孟祥英翻身》,但不知道孟祥英翻身之后,如何当选英雄,走上太行群英会,真正体会到当家做主人的感受!

       作者经过走访调研和翻阅史料,创作了《孟祥英翻身之后》,带大家进一步了解这位女劳动英雄。今天播出上集。

作者

       张献伟,笔名那座山,八路军研究会会员,河北省晋冀鲁豫边区革命历史研究会研究员,邯郸市作协会员,作品见《当代人》《河北日报》《山西日报》《党史博采》《文史精华》及《学习强国》《中国文明网》《太行英雄网》等。

演播

       申树钢,河北省朗诵艺术协会会员,涉县朗诵艺术协会副主席。

太行山里的劳动英雄 | 孟祥英翻身之后(上)

小媳妇出了大远门

孟祥英住在大山里。

她的婆家峧口村,像一只被人遗忘的鸟蛋,丢弃在涉县东南角上,和林县(河南林州)隔河相望。河在低处,山在高处,长达百十里的漳河峡谷,弯弯曲曲,寻不到头。

峧口离娘家丁岩村三里地,但离区公所却有四、五十里,离涉县县城就更远了,而且需要逆河而上。细细的山路,挂在大山的腰线上,底下是湍急的河水。

也就这两年,孟祥英当村妇救会主任、区妇救会委员,到区上开过几次会;今年选全县的英雄,去过县城一次,再远的地方没去过。

山高路远不说,自打嫁到峧口村,婆婆要她做的是“媳妇样子”:头上梳个笤帚把,下边两只粽子脚,沏茶做饭、碾米磨面、端汤捧水、扫地抹桌……从早起倒尿壸到晚上铺被子,时刻不离,唤着就到;见个生人,马上躲开。要不宣传,外人也不知道这家还有个媳妇。“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是定给孟祥英的规矩。

小时候的孟祥英,可是个“野丫头”,见天跟着爹娘上山刨地,站在山梁上,就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只是家里穷,爹娘死得早,五颜六色的队伍又来来回回在打仗,没法出去跑。

这次去南委泉开群英会,不仅要出县,而且要出省,要跑180多里路到山西黎城县去,23岁的孟祥英,想不出来那会是啥样的情景和场面,心里也慌慌得很。

孟祥英能参加群英会,是因为涉县解放后,她组织妇女们搞生产,渡灾荒,干出了名堂。去年,领导村妇女反贪污、反恶霸、反特务、放足、割草、割柴、采野菜、打蝗、提水、识字、拔苗……成绩很大。而今年,更前进了一步。

1944年正月,孟祥英从五分区开会回来,路过太仓村,经她耐心的动员说服,并给村妇救会主任讲自己的“引线”方法——“遇事要讲明道理,亲自动手领着干,自己先来作模范”,太仓村妇女工作大大发展起来。农历二月十五,利用白芟村赶庙会,她又把自己的生产成绩、生产经验和方法作了介绍,东峧、段曲、黄龙口、台庄、史台、石梯、丁岩等村的妇女很快发动了起来。

一年里,孟祥英领导4个互助组,开展生产渡荒。发动村妇女割楮条4000余斤,集肥200余担;互助锄麦293亩;割草1个月,烧死蝗虫54000余斤;捉飞蝗1500斤,吃蝗虫2000余斤;抢收麦子200余亩。漳河水涨,还组织姐妹们捞柴168担,捞南瓜4担,捞大树3棵;采野菜6000斤……

尤其打蝗时,她每天半夜打头遍钟起床做饭,二遍钟吃饭,三遍钟吹哨集合出发,连续打蝗40天。别的妇女都隔一隔二地休息过,孟祥英一天也没有休息。“妇女能顶半边天”,孟祥英能顶一个天。人们打心眼里拥戴她。

在婆婆眼里,孟祥英完全变了样:头上盘了个圆盘子,两只脚一天比一天大,到处爬山过岭一天不落地,一个峧口村不够飞,还要飞到十里外,不跟自己商量着有事瞒哄工作员,反把什么事都告工作员说……打不得,骂不得,管又管不住,卖又卖不了。眼看不是家里的人了!工作员成了人家的亲爹了!

1944年9月1日,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成立3周年这一天,太行区党委下发通知,边区政府和太行军区决定秋收秋耕后,召开太行区杀敌英雄、劳动英雄大会;要求从村开始,先把英雄选拔出来,再经过各县的群英会,选举出参加太行群英会的英雄。

随即,各县群英大会于10月下旬前后举行。涉县群英大会于10月23日开始,出席者179人,大会共开4天零一早晨。选举前,各区提出候选人16名。选举结果,孟祥英得了172票,妥妥地当选为头名状元,奖锹两张、银奖章一个、毛巾一条。会后,举行游街庆祝大会,群众纷纷设筵招待。

这下,孟祥英彻底走出了那个巴掌大的院落,要飞到更远的地方去。婆婆蹲在西墙跟,干翻白眼,没了法儿。

进入11月中旬,各地欢送英雄参加太行群英会,五分区专署机构、分区部队和当地群众排队欢送。虽然已是初冬,但似乎没有一点寒冷的气氛。孟祥英胸前挂着大红花,骑着黑骡子,一路走村过店,一路人山人海。那场面,她原先想都不敢想,更别提见过。

经过原曲村时,小学生、老百姓敲着锣鼓唱着歌,跑出来迎接。河南店村的街道打扫得十分干净,满街挂着大红的灯笼,像过年一样。成群结队的人们集合起来,到村口迎接路过的英雄。驻扎此地的朝鲜义勇军,吹奏起大号、口琴和风琴,与街上欢迎的哨音交织成一片。孟祥英也盯着义勇军的同志看:“这就是朝鲜的抗日队伍呀!”

过了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所在地弹音村,到索堡已是16日上午。工商税务总局典型的碉楼式建筑耸立在村中央。刚坐下休息喝水时,商贩们拿出花生、纸烟招待英雄。索堡村妇救会主任师梅香,还单独给孟祥英端了一碗饭。围观的人,紧紧地贴着,都抢着要看女英雄。在大家的要求下,孟祥英笑嘻嘻地站起来,让大家看。来晚的人,还一股劲地追问哪个是孟祥英。

快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到了悬钟村。街上一个小孩子突然高叫起来:“娘,娘,劳动英雄过来了,快出来看!”孩子娘放下针线活儿就从门里跑了出来。人们争相观看英雄队伍中的女英雄,都猜想着那一定是孟祥英。事后,有一个中年妇女因为人们没告诉她谁是孟祥英,埋怨地说:“为啥不早告咱说?”

出了茅岭底村,就出了县、出了省,到了山西。和涉县相比,这里地势明显高了一重。路边直挺挺的山峰,像极了列队的八路军,又像热情的欢迎人群。

五十亩村,是山西黎北县第一区行军休息招待所,专为招待参会的英雄。当街摆着一张八仙桌和几把椅子,桌上放着许多碗。英雄们还没走到跟前,两个青年妇女就迎上来打招呼:“同志们,喝口水,走得乏了,歇歇吧!”刚放下背包,又有几个妇女端着几碗开水走过来。孟祥英深受感染,她直给同行的郝何亭说:“人家真好,给咱端茶端饭。说了一句冷,就端上两火盆来。”

等到了目的地南委泉,各地的杀敌英雄、劳动英雄前前后后也都到了。虽然长途跋涉,但都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无不精神一振。只见全村粉刷一色的白墙,新土填平的街道,壮丽的杀敌英雄与劳动英雄展览馆,宏大的大会场和英雄会议室,还有触目皆是的标语、版画,处处显示出这次群英大会的充分准备,和对英雄们的无限敬仰。

进入报到处,由太行联中学生担任的招待员涌了上来,热情地招呼英雄们,替他们戴上鲜红的花儿,佩上“杀敌英雄”“劳动英雄”的锦条,引他们去休息、吃饭。妇女英雄被安排住在一起。她们顾不上休息,着急要到街上去看。

走在大街上,无数双眼睛都极尽羡慕地盯着她们,数不清的嘴巴都在抢着议论。商店前贴出了花花绿绿的启事:“欢迎英雄光顾”“特别优待大减价”。卖花生的小贩,也吆喝着要先给英雄们称货。焦点中的孟祥英,禁不住哼起抗日的山歌。

这次群英大会,共有300多位杀敌英雄、劳动英雄和若干模范工作者参加,这是真正的群众英雄大聚会,在太行区是空前的一次。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们,超过1万人,很多早早就来到了南委泉。为解决盘缠问题,有的人附带着做些小买卖,有卖饭的,也有卖豆腐、花生、柿子、栗子的。

大会还专门安排好了剧团唱戏。实验剧团、联合剧团、襄垣剧团、左权剧团、磁武黎明剧团、柏林剧团等10多个剧团,轮流演出《李马保》《小二黑结婚》等名剧。每日分早晚两场,早场在村北头舞台演出,晚场分别在大会舞台与村北头舞台演出。

地处太行深处的南委泉村,就像繁华的都市,白天熙熙攘攘,夜间灯火辉煌。从人们身上,看不到丝毫冬日的冷意,全是红朴朴的脸蛋儿,笑得开花的眼睛,和兴奋得合不拢的嘴唇。沸腾着的村庄,进一步沸腾着四周的群山。

孟祥英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感觉着处处新鲜,处处稀罕,两只眼睛都不够使用。离开峧口几天来,她是白天看,晚上瞧,闭上眼睛也睡不着。一路上经过的地方,哪儿哪儿都像点燃着欢乐的火把,男男女女都像铆着一股劲,让她着迷、兴奋。

农家女当了大英雄

孟祥英是从苦水里泡大的。

9岁上没了爹娘,后来嫁到峧口村,丈夫比她还小一岁。见天挨婆婆的白眼和打骂,自己十六七岁的“小丈夫”还受娘唆使,用棍子打她,有次还用镰刀在她的眉心上打了个血窟窿。后来,一家子还曾商量着把她远远地卖到襄垣去。

旧社会,妇女还算人?日本人、国民党占领那会儿,保长和村里的牛差差根本不是人,孟祥英过得不像人的日子。自打共产党进了涉县后,大部分人还是跟着牛差差的舌头转,怕哪一天共产党走了,日本人、国民党又回来了。所以,有人想帮孟祥英,也不敢帮。哪里有尊严?到哪里去喊冤?受气,才是她的命。

孟祥英也不是一味地忍气吞声,她也有反抗的武器:一是哭,向嫁到同村的姐姐哭,向同样命运的邻家媳妇常贞哭,向纸墙哭。家里造纸,晒纸时独自一个人站在纸墙下,一边贴纸一边哭,常常把个布衫襟擦得湿湿的。二是寻死,吃过鸦片烟,上过吊,可两次都没有死成。苦熬苦受的日子,没有她出气扬眉的时候。

没娘的孩子早当家。孟祥英有个性,有脾气,遇到了事好说理,不愿意马马虎虎吃亏。有一次还夺过“小丈夫”打她的棍子。这种天生的反抗基因和独立愿望,就像发酵的面团,遇着阳光明媚的好天气,放在炕上的暖和地儿,就会鼓鼓胀胀地发起来。

刘邓进入涉县后,把朱怀冰的部队打过了漳河沿儿,又在林县把庞炳勋、孙殿英打垮了。共产党、八路军建立民主政权,还建立妇救会,给广大妇女撑腰做主。“天变了”。孟祥英遇上了好时候,任了村上的妇救会主任,又当了区妇救会委员,不仅有了用武之地,而且心里的胆气壮实了,腰杆挺起来了。人们都把她当“能人”看。

太行山里的劳动英雄 | 孟祥英翻身之后(上)

这次来到群英会,更让她感受到了翻身作主人的好。群英大会开幕前,太行军区首长李司令员、李政委和边区政府戎副主席,亲自到劳动英雄与杀敌英雄的住所,慰问远道赶来赴会的英雄们。孟祥英紧紧握住戎副主席温暖宽厚的大手,难以掩饰激动的心情:“共产党的恩典,是一辈子也说不完的。”

20日下午1时30分,隆重举行欢迎新英雄大会,同时举行战绩、生产展览揭幕典礼。24响礼炮声过后,全场又响起震耳欲聋的乐声、掌声、欢呼声,大家一起喊口号:“欢迎杀敌英雄!杀敌英雄是民族国家的功臣!”“欢迎劳动英雄!劳动英雄是新社会的主人!”“欢迎模范工作者!模范工作者是群众的‘引线’!”步入会场的孟祥英,被这朝天的热浪震撼着,心跳得厉害。

太行山里的劳动英雄 | 孟祥英翻身之后(上)

第二天,也就是1944年11月21日上午10时,太行区第一届群英大会正式开幕。会场中央,悬挂着毛主席、朱总司令、彭副总司令、刘师长、邓政委的巨像。数百位劳动英雄带着鲜花,杀敌英雄们持着有雪亮刺刀的步枪鱼贯入场。人们都向英雄们射出羡慕的眼光。走在孟祥英身边的女劳动英雄郭凡子问:“这回毛主席来不来?”“不来”“那我看着毛主席的像心里也痛快”。孟祥英何尝不是呀,她望向毛主席、朱总司令、彭副总司令和刘师长、邓政委的像,感觉他们也在亲切地看着她,鼓励她。

太行山里的劳动英雄 | 孟祥英翻身之后(上)

宣布开会后,接着通过大会名誉主席团名单,选举大会主席团。推选孟祥英、李马保等11人为检票委员。点到名字的候选人,逐一站到凳子上,让与会人员看清楚。英雄刘元中让人代笔画圈(选举)。他手指着“那个高高瘦瘦的带着眼镜的”,说“咱先选个共产党。”是指太行区党委书记李雪峰;“再选一个八路军”“就那个八路军李司令员”,指的是太行军区司令员李达。“再选一个公家”“就是刚才站在凳子上那个低个个”,他解释是要选他衷心拥护的边区政府副主席戎伍胜。他又问坐在身后的女英雄是谁?正是孟祥英,他说也要选上她。开票结果,孟祥英等29人当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孟祥英和首长们一起坐到了主席团上,台下所有人都望向她,她感到特别的光荣。大会进入参观的日程,英雄们于上午10点以前分组参观两大展览馆,10点以后分组座谈。杀敌英雄主要是参观战绩馆,劳动英雄主要是参观生产馆,每逢单日参观1小时,每逢双日参观1小时半,两个馆各参观7个半钟头。“手工业建设与矿产”展览室,中间放着一架从未见过的纺纱机,就像一个“机器人”,装有24个锭子。大会服务员用手一摇,24根线哗哗地抽动。这要比平常的纺纱机不知快多少倍。孟祥英挤在围观的人群前,赞叹地说:“大会开完,一定学会用纺纱机器才回去!”

分组座谈时,大家都想听听她的好做法。受着鼓舞的孟祥英说:我村是五分区灾荒最严重的村子,为了保住全村人的性命,全村20多个妇女共采集野菜6万多斤,并采集了其它野菜来吃,将羊皮、牲口皮烧去毛吃,将骨头烧黄弄成面吃,并组织妇女割白草2万余斤,卖草得了2万多块钱。在打蝗中,亲自组织妇女上山打蝗40天,拿蝗虫当代食品,并教育了巫婆,破除了迷信。我的办法是自己做了“引线”,亲自动手,说服动员影响大家。孟祥英的发言,引起了大家的热烈反响,纷纷为她的经验鼓掌,有人当场邀请她群英会后去传授经验。

在12月1日劳动英雄选举大会上,李雪峰、戎伍胜、孟祥英、张喜贵等12人被选为审查委员。参加投票的英雄共198位,分6组进行,选举边区劳动英雄31名,其中生产互助组15名、边区部队6名、灾荒打蝗3名、工矿3名、纺织合作各2名。生产渡荒组参加投票选举18人。投票结果:孟祥英13票、梁来元10票、卢有仁7票,3人当选英雄,孟祥英当选一等生产渡荒英雄。人们纷纷向她表示祝贺。孟祥英站起身,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她绝想不到自己能当选边区一等英雄。她也“机械”地向其他英雄表示祝贺,向大家表示感谢。同时,杀敌英雄选举大会,选出了一等英雄和二等英雄31名。

12月6日,邓小平同志从百里外专程赶到会场,号召全区党政军民向英雄学习,发扬新英雄主义,涌现出更多的英雄,获得战争、生产的新胜利。孟祥英和全场的英雄不停地鼓掌,全身注满了力量。

激动人心的颁奖大会,也是群英大会的闭幕典礼,于12月7日隆重举行。主席台前,奖品堆积如山。第一桌上有皮包、书籍、肥皂、牙刷、牙粉等日用品及学习用品;第二桌上有太行山的仿俄国毡;第三桌上有土炮两门,手枪20余支;第四桌上有各色锦旗,6种美丽的奖章;第五桌上是各色土布,堆起一人多高;第六桌是皮衣、毛衣、军衣等。地下放着耪、铧等农具,5支自造三八式步枪架在中间,手榴弹堆满一地。奖品上绑着红绳,系着红花,五光十色。朱彭首长赠予英雄们的“生产模范”“劳动先锋”等鲜艳的锦旗挂在主席台前。会场门口,20头大牛、大驴拴了一长列,笼头、鞍子、驮篓全是新的,牛、驴头上还戴着鲜花。还有羊、美国猪……

发奖时刻终于到来了,全场情绪愈加高涨。首先发的是主力团选出的8位一等杀敌英雄。司仪高声喊着:“李仕亮、王凤才……”发奖的同志高声喊着:“毛毡一条,皮包一个,军衣一套……”发到渡荒英雄时,孟祥英在全场人的注目下,从人群中站起来,又被掌声欢送到主席台前。红彤彤的脸庞像开了花一样,她就想笑,可又不便笑出来,整个面部不自然地起着变化。戎副主席满面笑容地和她握手。接着一朵大红花添在原来的花上,一枚银色奖章佩在胸前。

转过身来的时候,孟祥英有点喝醉酒的感觉,可她从没有喝过酒,一滴也没有。脸上火辣辣的,脚下像踩着棉花,眼前全是冲着她笑、冲着她喊的人们。人群中,有个老太太左钻右钻看不见,干脆爬到主席台上一饱眼福。纠察员阻拦,她说:“让我只看一眼。”安阳一个村干部说:“我回去一定把我村搞好,当个英雄。”有3个人是从黎城来的,高兴得不行,说:“可好了,看了这个会,胜利不成问题了。”300多位英雄受奖,从中午1点,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

献旗环节,会场又掀起了热烈的高潮。全体英雄向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献旗,上面书写着:“过去我们信神,今天我们信共产党和八路军。”邓政委含笑收下了大旗,并向英雄们致谢。接着,“没有你,我们就翻不了身”的锦旗献给太行区党委与太行军区,“你是我们的亲妈”的锦旗献给边区政府。李政委、戎副主席作代表,愉快地收下。看着献旗上的字,孟祥英掉下了热泪,没有共产党、八路军,哪有咱的翻身,哪有今天的一等英雄?

大会合影留念时,锣鼓声再一次响彻全场。孟祥英佩戴着光芒四射的奖章,头裹着新崭崭的毛巾,身后摆放着新式犁铧,手里拿着锦旗,还牵着大会最特别的奖品——一头健硕的毛驴,自豪地接受着大会记者的拍照。不远处的高坡上,闪着亮光的初雪,给乡村平添了几许动人的风景。

出席太行群英会的18天里,孟祥英不仅当选了一等生产渡荒英雄,还被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检票委员、审查委员,大会的新闻报道和增刊很多次采访、报道了她。阳光下的孟祥英,显得格外神气。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涉县融媒):太行山里的劳动英雄 | 孟祥英翻身之后(上)

(浏览 30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