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最悲壮的军团,主要领导都没能活到授衔的那一天

红军时期是我军最艰苦的时候,而长征时期又是红军最艰苦困难的时候,长征开始时中央红军有8.6万人,等到长征结束时中央红军已经不足万人。

在长征过程中,很多军团损失严重,最悲壮的要数红五军团,因为红五军团在长征中担任后卫,需要掩护主力部队,自然牺牲比较大。

红军最悲壮的军团,主要领导都没能活到授衔的那一天

红五军团的前身是西北军,1930年中原大战结束后,冯玉祥等人败给了蒋介石,国民政府将原冯玉祥西北军的第五路军改编为第二十六路军,并且把二十六路军派到了江西“围剿”红军,以达到蒋介石的阴险计谋。

二十六路军的总指挥是孙连仲,因为不满蒋介石把二十六路军当炮灰,于是以生病为由离开二十六路军。孙连仲走的时候,把军队管理权交给了赵博生,而赵博生实际上是一位共产党员。

孙连仲走后,赵博生争取了二十六路军的25师大部分将领,尤其是董振堂和季振同两位旅长的支持,率领25师大部在宁都起义。

起义的部队算是一个整编师,除25师的1个团被25师师长李松昆带走外,其余宁都驻军1万7千余人全部参加了起义。宁都起义后,中央红军很重视,毕竟当时中央红军的兵力才四万左右,宁都起义的部队为红军带来了很多装备和电台,壮大了红军的实力。

宁都起义的部队开到了苏区,中央红军对其进行整编,改编为红五军团,并且派了肖劲光、左权等人任各级政委。季振同任总指挥,董振堂任副总指挥,红五军团有三个军,分别是13军、14军、15军,军长是董振堂、赵博生、黄中岳。1932年,红五军团军团长改为了董振堂。

红五军团从1931年12月成立,中间经历了第四次反“围剿”,到了1933年6月,红军取消了军一级的编制,原红五军团的部队缩编为红13师,此外红五军团还辖14师和第34师。不过长征开始之前,红14师调到了第九军团,红五军团只有第13师和第34师。

红军最悲壮的军团,主要领导都没能活到授衔的那一天

长征时期,红五军团一直是担任后卫任务,伤亡惨重,其中红34师最为壮烈,当时为了保证红军的后卫安全,红34师在师长陈树湘的带领下死守枫树脚,最终红34师除了极少数突围出去的同志,基本上全体阵亡。陈树湘在战斗中身受重伤,被敌人俘虏,敌人还想去邀功,陈树湘在担架上咬断自己的肠子壮烈牺牲。

不过红34师的拼死抵抗换取了中央红军渡过湘江的时间,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血战湘江后,中央红军兵力锐减,红八军团被撤消,人员编入红5军团,同时撤销第13师师部,红5军团直辖3个团,董振堂任军团长。

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汇合后,红五军团改编为红五军,董振堂为军长,并且红五军随红四方面军主力行动,部队南下损失很大。红军长征结束后,红五军团实际上只剩下一两千人。

长征结束后,红5军加入西路军进行西路军西征,转战于甘肃省河西走廊地区,在高台战役中,红五军基本上全军覆没,董振堂军团长壮烈牺牲。

红五军团最初是由1.7万西北军宁都起义组建的,而根据不完全统计,宁都起义的部队活到建国后的只有几百人。而宁都起义的几个主要将领,董振堂牺牲在了高台,赵博生牺牲第四次反围剿中,季振同与黄中岳长征前被错杀。

所以建国后,红五军团出身的将领很少(不算后调入的将领),并且没有大将,最高军衔是上将,只有一位,那就是李达上将。

红军最悲壮的军团,主要领导都没能活到授衔的那一天

李达上将,1905年出生,1926年考入冯玉祥创办的西北军第二军官学校,毕业后在西北军任职连长,宁都起义时李达仍然是连长。

红五军团成立没有多久,李达就调到了红军独立第1师任参谋长兼3团代理团长,后来又担任过红六军团参谋长,二.六军团会师后任红二军团参谋长,协助贺龙发起湘西攻势。红二方面军组成后,李达担任红二方面军参谋长。

抗日战争时期,李达任129师参谋长,解放战争时期,李达任二野参谋长,抗美援朝时期,担任过志愿军参谋长,55年被授予开国上将。

宁都起义出来的高级将领都是红军时期调入红五军团的,除了开国上将李达以外,还有开国中将5名,开国少将25名。

其实这些开国将领基本上都是红五军团最初的初级军官,像开国中将王秉璋将军当时只是季振同的传令兵,季振同经常派王秉璋向董振堂传递密信商议起义事项。

开国中将孙毅是第五军团第十四军司令部谍报科科长,开国中将孙继先只是一名新兵,李雪三中将是红五军团第38师政治部宣传科科长,韩振纪中将是红五军团第14军侦察科长。

红军最悲壮的军团,主要领导都没能活到授衔的那一天

除了以上五名开国中将,还有25名开国少将,都是宁都起义时的初期军官,但是后来都成长为了开国将军。

红五军团是红一方面军的主力部队,在长征时期担任中央红军的后卫,为保证红军突破敌人防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同时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红五军团的高级将领大部分牺牲或者去世,如果董振堂军团长没有牺牲在西路军,赵博生军团参谋长没有牺牲在金溪战役,我相信红五军团肯定可以出个大将,甚至是元帅。

虽然红五军团最高的将领只授予了上将,但是国家和人民没有忘记红五军团的将士,总司令朱老总也很惦记红五军团的将士。1974年开国少将张明远去北京看望朱老总,朱老总问张明远:“现在红五军团还有多少人?”

张明远答:“只知道在北京工作的还有十二三人。”

朱老总把他们的名字一一记下,并且询问他们的生活情况。

红军最悲壮的军团,主要领导都没能活到授衔的那一天

总结:

红五军团是红军最悲壮的军团,作为红一方面军的主力军团,红五军团在长征时期勇挑重担,确保了党中央的安全,被誉为“铁流后卫”,我觉得红五军团更像我们红军的“绝命后卫师”,今天让我们缅怀先烈,不要忘记红五军团的丰功伟绩,同时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来源:楚风说历史

红军最悲壮的军团,主要领导都没能活到授衔的那一天

红军最悲壮的军团,主要领导都没能活到授衔的那一天

红军最悲壮的军团,主要领导都没能活到授衔的那一天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红标签):红军最悲壮的军团,主要领导都没能活到授衔的那一天

(浏览 11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