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点击上方“远方青木”关注后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扶贫很难,对大凉山的扶贫更难,堪称是地狱难度。

经过不懈的努力,我们对大凉山的扶贫已经连续攻克了多个难关,取得了重大突破和成果,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扶贫攻坚都已经完成。

如今已经正式开始了对大凉山第三阶段的扶贫攻坚战,那就是教吃饭。

2023年11月,大凉山的扶贫干部发布了一个罚款细则,要求每个被扶贫的大凉山村民签字。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这个罚款通知引发了有些人的群嘲,大概意思就是你们这些扶贫干部闲了没事干啊,别人吃饭也要管,还罚钱,无聊不。
首先这个吃饭问题还真要管,因为教吃饭就是目前这阶段对大凉山扶贫的硬骨头难题。
至于这个罚款并不是真正的罚款,而是减少扶贫款,因为村民根本没钱,所以只能每被扶贫干部认定违规一次就会对应减少一点点扶贫款,村民到手的钱就会少一点。
多年的扶贫实践证明必须这么搞,否则压根没有村民理会扶贫干部的话,你说什么都当没听到。
至于教村民吃饭这件事,并不是闲了没事干,而是很有必要。
你以为的蹲地吃饭,和大凉山的蹲地吃饭,两码事。
大凉山的男性,是这样吃饭的。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大凉山的女性,是这样吃饭的。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大凉山的老人和小孩,是这样吃饭的。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接受过9年义务教育,思想已经被改造很多的大凉山年轻一代的女性,还在当地旅游公司上班当演出人员,身穿华丽民族服饰,是这样吃饭的。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而她们吃的饭,是这样装进每个盆里的。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这不是还没下锅的原材料,而是已经做熟等着给人吃的,到了分装的最后一步了。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恶心吗?别着急,恶心的信息还在后面。
你再回头仔细看上面那几个吃饭的图,然后你会发现所有人吃饭都是不用筷子的,直接用手抓饭吃,盆里放的全是用来喝汤的勺子,没有任何村民在用筷子。
就连身穿华丽民族服饰的年轻女性,也是直接用手抓饭吃,你可以仔细看她们身前,那么多人面前连一双筷子都没有。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其实还有更恶心的,那些装饭的盆其实是万能盆,当地贫困村民可不止拿来装饭,还有人夜里会拿来当夜壶,这个太恶心就不细谈了。
所以让大凉山的贫困村民学会上桌吃饭,学会用筷子,就是我们的扶贫干部目前需要做的事情,简单的说就是教吃饭。
有人震惊了,大凉山扶贫这么多年结果贫困村民们还处在吃饭不用筷子的阶段?那你们这些扶贫干部这些年在干啥?
如果你对这事感到震惊那只能说明你完全不了解大凉山,更不了解对大凉山的扶贫。
先主后次,最主要的扶贫工作优先完成,然后才能谈得上花费大量时间精力教贫困村民吃饭这些“细枝末节”。
教吃饭是对大凉山扶贫攻坚第三阶段的任务,那前两个阶段我们在做什么,又取得了哪些扶贫成果?
第一阶段扶贫的任务,是摧毁奴隶制度思想残留,是禁止大凉山抓奴隶,是在大凉山贫困村民心中建立私人财产的观念。
大凉山扶贫之所以那么特殊那么困难,最大的原因就是大凉山彝族是一个奴隶制社会,新中国建立时为数极少的几个奴隶制社会之一。
每一个奴隶制社会地区的扶贫工作都是天大的难题,而大凉山因为地势极为险要,交通极为困难,扶贫更是难上加难。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对奴隶制社会扶贫难的最大原因就是人的思想有问题,这里的贫困村民存在极为严重的好吃懒做和吃光花光现象,没有丝毫勤劳致富的观念。
你给扶贫款,转眼就给你吃光花光。
你给小牛小羊,转眼就给你杀了吃掉。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在所有从奴隶制社会一步跨越到现代社会的贫困地区,都存在严重程度不一的这种现象,比如非洲,比如印度,底层人相当一部分都很懒惰,都不愿意积累财产努力致富。
出现这种现象最大的原因就是奴隶制社会,因为在奴隶制社会好吃懒做和吃光花光对奴隶而言反而是优良基因,有这样习惯的人是数千年来筛选出来的最佳奴隶,也只有这样的奴隶才有可能把自己的基因传递下去。
奴隶制社会和我们最大的思维差距就是那里的人没有私有财产的概念,奴隶所有的一切都是奴隶主的,所以奴隶不存在勤劳致富这种思维观念。
奴隶主让干啥就干啥,不下明确指令的坚决不干,这样的奴隶才是最好的奴隶。
奴隶能掌控的所有食物,要最快速度的吃光花光,转化为自身的脂肪储备,拥有这样意识的奴隶对奴隶主需求的资源是最少的,在奴隶主提供同样食物的前提下是最有可能活下去的。
那在奴隶主的眼里,这样的奴隶才是最好的奴隶。
因此好吃懒做和吃光花光这种在封建制度下被定义为“劣质”的基因,放在奴隶制度的奴隶身上,反而是“优良”的基因。
最大的区别就是封建制度下人人都有私有财产的观念,但奴隶制度下只有奴隶主才会这样。
整个奴隶社会只有极少数奴隶主才存在私有财产的观念,也只有这些人才存在积累资源的意识,绝大多数底层奴隶在数千年的奴隶制度中已经被磨灭了相关能力。
但新中国建立后,底层奴隶也是人,也是中国公民,并不是只有那少数奴隶主才能享受中国的现代富裕生活,我们要让那绝大多数的底层奴隶一步跨越千年,从奴隶社会直接提升到社会主义。
扶贫的主要工作对象都是当年的大凉山奴隶及其后人,以前的大凉山奴隶主不需要扶贫,现在的生活水平也都蛮好。
而扶贫干部首先要做的,就是改造当地的奴隶社会思想。
解放后一直到60年代,大凉山区域都存在成规模的奴隶制度,后来在形式上消灭了奴隶制度,但其思维观念一直未能被根除。
这种情况离谱到什么程度呢?
离谱到2011年11月4日《今日说法》播出了一个视频,说大凉山雷波县存在抓捕智障人员骗到煤矿下面杀害骗保的案情,里面顺路提了一个小案例,说大凉山存在多起抓人为奴的事情,甚至还有本地妇女主任花2500元找人贩子买了个男性壮丁干农活,壮丁逃跑后报警的事情。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警察抓人后这个妇女主任最开始的时候竟然一脸震惊,大喊冤枉,觉得警察蛮不讲理。
她认为这个壮丁是她花钱买来的,给自己干活天经地义,属于自己的私有财产,他逃跑了你们这些警察应该帮我把他抓回来啊,凭什么反而抓我?
而且村里几千年来都是这样啊,抓到女的就绑回家当老婆,抓到男的就绑上山干苦力活,一直都这样。
这思维还是当地的妇女主任,相对来底层村民来说已经属于思维最进步的一批人了,而且时间还是2011年,不是1911年。
当地一直存在一个强大的声音,有很多人呼吁在大凉山推行所谓的彝族习惯法,按彝族数千年来的习惯对当地自治,换句话说就是在大凉山重新恢复奴隶制,这种声音直到近几年才逐渐消失。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这就是大凉山的实际情况,扶贫工作刚开始时扶贫干部们面对的就是这么一个地方社会。
因此扶贫工作的第一步,就是彻底消灭大凉山当地奴隶社会的思维残留,把当年大凉山的奴隶后人在思维上改造为现代中国公民。
这一步做不到,那什么扶贫工作都是白扯,什么上午发小猪下午杀了吃肉的事情,全都是在大凉山扶贫工作中诞生的,根本原因就是奴隶制度的思维残留。
你首先要让这些奴隶后人在思维观念上认定自己不是奴隶,可以拥有自己的私人财产而不被人随意剥夺,这些人才有可能把发下来的小猪当成自己的财产看待,才有可能去保护,才有可能愿意去慢慢积累资源。
否则当然是直接杀了吃掉。
我们的扶贫干部耗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通过无数的努力终于在当地重建了社会秩序,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让这些人接纳了私有财产的观念,让这些人知道自己勤劳换来的财富是一定属于自己而不会被人抢走的。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消除奴隶制思维,是我们对大凉山扶贫第一阶段攻坚战的主要任务,已经顺利完成。
比起教大凉山村民吃饭,这个很明显重要很多。
那对大凉山扶贫第二阶段攻坚战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大概2017年左右吧,大凉山扶贫工作开始推动“五洗工程”和“厕所革命”。
在解决大凉山村民吃饭问题后,大凉山的贫困村民依然活的不像个人,所以扶贫干部需要推动“五洗工程”,也就是教大凉山村民洗头、洗脸、洗脚、洗澡、洗衣服。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这个五洗在大凉山村民的思维观念里都是不存在的事情,因为奴隶不需要这些东西,只要有口吃的活下去就可以了,任何消耗多余能量的事情都不会去做。
洗头、洗脸、洗脚、洗澡、洗衣服这些,太过于奢侈,完全不是奴隶应该考虑的事情。
一个大凉山的小姑娘,不洗脸不洗头不洗澡,甚至不洗衣服,她哪来的人生梦想,怎么可能会活的像个人?
为推动五洗工程,大量的扶贫干部免费发放香皂、洗衣粉、牙刷牙膏、脸盆等洗漱用品,就这村民们都不愿意洗,然后扶贫干部慢慢教育和引导大凉山村民们,教他们洗脸洗脚洗衣服。
一户一户宣传,一户一户的教,而且还要反复监督反复核查,屡教不改的要罚5块10块,从下个月扶贫款里扣,而卫生做的好的家庭则给予奖励。
没办法,你不这样搞他们就是不洗。
一直到2022年,我们的扶贫干部还在大凉山巩固五洗工程的成果,还在不断的下户检查,还在苦口婆心的不断劝说村民们要把家里的脏东西洗干净,缺什么东西尽管开口。
至于“厕所革命”就更颠覆城里人三观了,这项工作要求扶贫干部教村民上厕所,其中最骇人听闻的部分是教育村民不要把大便拉在被子里,否则要罚款。
21世纪了,有村民把大便拉在被子里?
你对此震惊那还是因为你不懂奴隶制社会,奴隶制社会讲究一个生存资源极致化利用。
绝大多数奴隶在数千年的时间里都是人畜混居的,因为大凉山很多地方位于山上,夜里很冷,牲畜睡在外面夜里可能被冻死,所以需要进入屋内睡觉,但修建房屋是要花钱的,奴隶主不愿意给奴隶和牲畜都单独修房屋。
所以人畜混居是最优解,节约大量房屋,还能让牲畜和奴隶互相取暖,至于卫生那不是奴隶主需要考虑的事情。
这种千年习俗在大凉山步入现代社会后依然强势残留,很多贫困村民在拥有自己的房屋后依然人畜混居。
牲畜夜里就睡在村民屋里,也就在屋里大便,白天再把大便铲出去就行了。
既然牲畜都在屋里大便,那人当然也会在屋里大便,难不成反而要冒着寒风出去大便?
然后还要科普另一个知识点,就是大凉山贫困村民并没有床的概念,你们刚才看到大凉山贫困村民蹲地吃饭,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桌子和椅子的概念,但事实上他们也没有床的概念,奴隶们自古以来的习惯就是席地而睡。
既然睡在地上,那被子自然也是直接盖在地上。
而大便刚才说了,都是在屋里的地上大便的。
既然如此,那直接在被子里大便不就完事了吗,白天起来再铲到门口不就行了,这样暖和多了。
至于被子会粘大便这个问题,第一那个所谓的被子早就脏的和土一样了,第二那个被子早就沾满了牲畜的大便,无所谓再多这一点了。
以现代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这简直就是无法理喻。
但如果换成习惯于人畜混居的大凉山奴隶后人,这么想很正常。
我们的扶贫干部要扶的,就是这样的大凉山村民。
所以五洗只是五洗工程,而厕所则是厕所革命。
我们要做的是禁止大凉山贫困村民在被子里大便,然后是禁止他们在屋里大便,然后是把所有牲畜和人类的大便全部移出屋子,集中到厕所里面去。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这个就叫厕所革命,和五洗工程一起组成了我们对大凉山扶贫第二阶段的攻坚任务。
一直到2016年,我们对大凉山的扶贫工作才开始进入到第二阶段,忙这个事一直忙到了2022年才算勉强解决。
所以教村民吃饭的事情只能放在2023年来做,因为解决五洗和在屋里甚至被子里大便的厕所问题明显比蹲地上吃饭要重要的多。
大凉山的彝族村民并没有错,虽然看起来脏的令人难以忍受,但他们祖祖辈辈都是这么生活的,是我们生拉硬拽,非要把他们拽进文明社会。
但他们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都有资格也理应进入文明社会,享受现代中国的富裕生活,彝族并不是只有那极少数的奴隶主,那千千万万的底层贫困奴隶也是人,他们有资格,也有必要上桌吃饭。
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把大凉山的贫困村民拽入文明社会很困难,扶贫干部忙了那么多年才把问题解决到教吃饭的阶段。
但再难,我们也要把这些贫困村民拽进文明社会,哪怕硬拽也要拽进来。
因为我们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这些人不能放弃,也不能只发点吃喝就不管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远方青木):地狱难度的大凉山扶贫,第三阶段攻坚战的任务是教吃饭

(浏览 686 次, 今日访问 5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