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G-1000项目SNA 2020消息汇总

来源:微博@菊池砲雷長??

??SNA 2020(2020年海军水面舰队联盟年会)上,DDG-1000项目负责人凯文·史密斯上校介绍了其负责的DDG-1000的最新进展,并称赞其为“美国海军的首要打击平台”,“设计之初就是为了隐身,上门和敌人战斗”。

首舰DDG-1000朱姆沃尔特正在进行包括武器、传感器和通信系统在内的作战系统的激活和测试工作,同时也在进行交付后海试,提高舰员的熟练度并为水面舰队提供实战情境下的演练机会,预计在2020年3月交付,年内还会进行首次实弹试射,完成平静和恶劣海况下的航行测试,预计2021年9月形成IOC(初始作战能力)。 二号舰DDG-1001迈克尔·蒙苏尔2019年4月开始安装作战系统,目前全舰完工度达到93%,预计2020年第2季度完成作战系统的安装工作,开始激活和测试和作战系统。 三号舰DDG-1002林登·约翰逊已完工90%,2019年9月进行了动力系统高压总线部分的首次启动测试,预计2020年12月进行第一阶段HM&E(船体机电)的交付工作。





武器装备上,史密斯确认AGS在找到合适的替代炮弹前都会处于搁置状态,DDG-1000将会装备SM-2 Block IIIAZ,SM-6 Block 1A和战斧Block IV,另外,MST(海上攻击战斧)和CPS(常规快速打击)也在考虑之列,美国海军水面舰队指挥官理查德·布朗中将这么评价DDG-1000和CPS的结合:“我想不到有比这更适合的平台,一旦实现两者的结合,就将给敌人带去对上帝的敬畏”;史密斯自己也有类似的看法,认为其变更后的任务性质,固有的低信号特征和独自行动的特性都让DDG-1000看起来是理想的候选平台。



另一方面,DDG-1000的舰长安德鲁·卡尔森也提到了该舰的海试表现,2019年该舰曾到访加拿大、阿拉斯加和夏威夷,有6级海况下在阿拉斯加湾航行的经验,DDG-1000的水动力测试目前已经完成60~70%;卡尔森表示“该舰非常稳定”,在高海况下,自己情愿呆在DDG-1000而不是其它自己曾经服役过的舰艇上,这种切身经历应该能减轻人们对其穿浪内倾舰体稳定性的担忧。



部分批评DDG-1000的言论总是聚焦在其和伯克级的对比上,卡尔森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把DDG-1000视为一款新型舰艇,用导弹驱逐舰来形容DDG-1000其实并不怎么贴切,或许巡洋舰、其它类型的舰艇才是更合适的称呼。



美国海军水面舰队指挥官理查德·布朗中将在回应现场观众关于DDG-1000未来在海军中扮演的角色时重申了一遍DDG-1000从陆攻驱逐舰到首要海上打击平台的转变以及CPS(常规快速打击)上舰会“给敌人带去对上帝的敬畏”的论调,除此以外,他还首次提到DDG-1000的能力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能力之强让自己很想再追加6艘舰。 安德鲁·卡尔森,首舰DDG-1000朱姆沃尔特的现任舰长也现身聊了下自己的坐舰,总结到整个2019年DDG-1000大概出海了105~110天,这对于1艘未正式交付完全服役的舰船来说是个不错的成绩,目前DDG-1000已经完成了既定航行测试中的大约70%,现在正进行为期3个月的例行维护,大概已经完成了3分之2。

航行测试期间,DDG-1000曾经北上到阿拉斯加的声学测试场,卡尔森还利用一个风暴到达的契机让DDG-1000进行6级海况下的航行测试,当坐镇指挥的舰长告诉在自己住舱休息的副舰长正在经历6级海况时,副舰长根据横摇幅度直觉以为当时海况不超过3级;DDG-1000的内倾舰体设计让其横摇回正速度更快,需要舰员去习惯一下,如果同样的海况下换成提康,站在高处上横倾幅度可以达到15度,让你怀疑下一刻船是不是会侧翻沉没。 就算没有恶劣海况,DDG-1000回正速度上的不同也是相当明显的,卡尔森自述,自己刚上舰期间在满舵转弯时下意识的让身体往另一个方向倾斜,结果反而差点因此摔倒在地,DDG-1000转弯时的感觉更像是在水上滑过而不是插入水中,有种东京漂移的感觉,转弯速度一般来说要更快。

DDG-1000的穿浪首在巨浪中会劈开而不是骑在海浪上,纵摇幅度明显小得多,而且声呐整流罩和舰首导缆孔不会有以往的那种振动,航行体验要更好;另一方面,由于采用了定距螺旋桨,DDG-1000改变航行状态时需要改变螺旋桨转速,因此会有些延迟,前进到后退间的状态切换需要30秒左右完成,不过因为其方向舵更靠外面积更大,定距螺旋桨的直径更大,加上现代技术的加持,DDG-1000对螺旋桨的转速控制可以精确到1~2个RPM,从而做到对舰船本身的运动距离控制在英尺级,在实际操作中,DDG-1000甚至还试过不依靠拖船自行离港的操作。

关于DDG-1000的使用方式和作用,DDG-1000由于大幅压缩了舰员编制,因此更要求舰员可以胜任多个岗位,这样一来除非仰赖自动化,不然同时执行多任务的能力将不会像提康伯克那样优秀;另外卡尔森个人认为由于DDG-1000是隐身驱逐舰,所以一些诸如登船临检,护航和港口访问等旨在秀存在的任务就不该找DDG-1000来完成;另一方面,DDG的前缀很容易让人存有成见,但有些伯克擅长的任务DDG-1000不擅长,有些DDG-1000擅长的任务伯克不擅长,所以与其批评为什么DDG-1000不是另一型伯克,还不如扬长避短,作为一个拥有足够电力供应的海上平台和一个信息收集和分发节点使用,在对抗性环境中进入其他舰船所不能进入的区域都是美国海军正在热烈讨论的功能。



????

(浏览 51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