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驾到】【散文】心存多年的感动 | 石喜荣

【河顺文艺.第459期】

【新人驾到】【散文】心存多年的感动 | 石喜荣
【新人驾到】【散文】心存多年的感动 | 石喜荣
心存多年的感动

文 | 石喜荣

那是发生在上世纪1974年的真实事!多少年过去了,它却依然在我心头挥之不去,常常惊恐着,更多的是感动着。
 
这年,父亲已70多岁了,身体还算硬朗,整天在队里的菜地上劳动,由于工作负责、劳动踏实,父亲挣的工分和年轻人一样多,年年被评为劳动模范。
 
一个深秋的夜晚,父亲去浇地,到凌晨一点多才回来,毕竟是上年纪的人了,由于身体极度疲惫,到了屋里,把衣服一脱,往窗台上一甩就睡了。
 
凌晨三点左右,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赶忙开门,母亲抱着哭闹的妞站在门外,焦急地说:“快,西屋着火了!”
 
我急忙跑到西屋一看,满屋子乌烟瘴气、呛的人喘不过气来,原来是窗台上的衣服引着火了!父亲已把衣服扔到了外屋,衣服已烧成了一堆黑灰,还在冒着火星。
 

【新人驾到】【散文】心存多年的感动 | 石喜荣

母亲说:“幸亏把孩子呛哭了,要不都要烧死在屋里了!”
 
这时,我看到父亲蹲在黑灰旁,用一根小木棍在扒拉着什么,我忙问:
 
“爹,你在找什么?”
 
爹说:“找钱。”
 
“什么钱?”
 
“卖猪钱。”
 
不听则已,一听,母亲失声痛哭起来:
 
“咱整整喂了一年的猪,才卖了七八十块,一件衣服两块都不舍得扯,现都让你一把火烧了!这可是一年的开销啊!”
 

【新人驾到】【散文】心存多年的感动 | 石喜荣

父亲悔恨交加,一句话也说不上来!还继续扒拉着那堆黑灰,我看着烧成灰的衣服里露着残缺不全的黑灰碎纸币,心里油然一动,忙说:
 
“爹,别动,咱把它原封不动的包起来,明天到银行去,说不定还能把钱换回来?”
 
父亲绝望的说:“甭想那好事!”
 
我说:“试试吧!”
 
于是,我找了一块布把这堆灰小心的包了起来,那半夜,我抱着儿子,母亲搂着妞妞,不停的哭泣、唠叨着,父亲不停地抽着烟,脸阴沉得可怕!一家人就这样一直坐到天亮!
 
第二天,烧钱的事在村里传开了,街坊邻居来到我家,关心的询问着事情的经过,免不了一阵阵叹息、劝慰!
 
我把我的想法给本家叔叔说了,叔叔说:“试试吧!”
 
于是,写了一份申请书,他俩人掂着那包烧得破烂的衣服和残缺不全的黑灰纸币,找银行去了,到了银行办公室,他们给领导讲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又拿出那份申请和那包烧成灰的纸币,说明了来意。
 
那位领导耐心地说:“如果你们说的事情属实,咱们银行应该解决,但咱县级银行只有十元钱的权力,超过十元,就得报地区银行批准,现在你们的钱我们也不能看,需要地区银行做鉴定,好在近几天地区领导要来检查工作,到时候,我们给领导反映一下这事,至于结果,由上级领导做决定。”
 
就这样,我父亲把东西留下,抱着一线希望回家了。
 
过了几天,刚吃过中午饭,有两个工作人员找上门来,问了姓名后说:
 
“我们是人民银行的,地区领导来了后,我们赶紧给领导做了汇报,领导非常重视,当场打开看了烧成灰的纸币,发现里面有10元的7张、5元的一张、2元的一张、1元的一张,共78元钱,你们申请上写的是77元,和现金不符,希望你们再写个申请,另外我们要查看一下失火现场。”
 
我把工作人员领到西屋现场,这才明白失火原因,原来我父亲的内衣兜里装了钱,外边衣兜里装着打火机,他一甩衣服,把打火机甩着了,就引发了这场灾难,工作人员当场做了实验,把打火机轻轻抛下,只要棱角一着地,打火机一下子就着火了!
 
第二天,父亲和叔叔拿着一封感谢信,到银行领回了补偿的78元钱,至今我还记得感谢信上的两句话:
 
山外青山峰连峰,党的恩情似海深!
 
……当父亲接过那沉甸甸的78元钱时,不由得老泪纵横,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新人驾到】【散文】心存多年的感动 | 石喜荣

听说拿回了钱,乡亲们奔走相告,和我们一样高兴,称赞我们的党,称赞我们的好政策。
 
父亲则高兴地买了糖球,发给了乡亲们,又去割了二斤肉,让母亲做了一顿肉菜大米饭,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顿肉!

【新人驾到】【散文】心存多年的感动 | 石喜荣

我去叫来叔叔一家,高兴的围在一起吃起来,这时父亲说的几句话,叫我终生难忘:
 
“烧了钱后,我真是恨死了自己,老了老了又办了没材料的事!真想去死了算了!晚上我到当街的水井旁,刚要掀开盖井的石头跳下去,南胡同来了一个人,我怕人家看见赶紧站起来回家了,要是没人过来,我真就跳下去了!”
 
他说的话,一下把我们震惊了,母亲擂起拳头捶打着父亲的胳膊,我则害怕得直流眼泪。叔叔反问:
 
“哥呀,如果今天人家人民银行不给咱这78块钱,你是不是还会做傻事?”
 
父亲红着脸,低着头,好半天才说:“我说不上来……”
 

时至今天,每当我走到人民银行,心中的感动依然。

【新人驾到】【散文】心存多年的感动 | 石喜荣

作者简介

【新人驾到】【散文】心存多年的感动 | 石喜荣

石喜荣  笔名晚秋ju,河南省林州市人。退休职工,爱好唱歌、跳舞、看小说,兴致时写点文字,记录过往点滴,抒发人生感悟。

【新人驾到】【散文】心存多年的感动 | 石喜荣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新人驾到】【散文】心存多年的感动 | 石喜荣

(浏览 8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