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军对越作战日记(1979年)

随军对越作战日记(1979年)

随军对越作战日记(1979年)

随军对越作战日记(1979年)

作者:郝晓东

作者简介:郝晓东,男,1955年出生,籍贯河北保定。1970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连长、参谋、团参谋长等职。1979年参加对越反击作战,荣立二、三等功各一次,伤残军人。1994年转业,2015年退休。

郝晓东用作战参谋的视角,以日记形式,用真实鲜见的战争场景和资料,反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军队指挥、调动的场面;参战将士的勇敢和牺牲;战场上你死我活的腥风血雨。读后发人深思。

随军对越作战日记(1979年)

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后,郝晓东戴着立功奖章的照片

1979.2.17

作为对越还击作战的机动部队的54军编成24列军列日夜兼程经河南、湖北、湖南进入广西。原同行的汽车55团,高炮72师,总参炮兵和某导弹部队沿途让道,以保证我军高速机动。

上级来通知要求部队收听美国之音,以更多掌握边境动态。

约12时,接广州军区前指通报,55、41、43军分别从友谊关、清丰、爱店三个方向向越南守军发起进攻。对越还击于今晨6:25分开始了!各列车尾增加一台机车,部置防空了望哨,组织对空火力……,我起草着一个个电报和一个个作战方案。紧张的气氛,让人有些战争感觉了。

乌云密布,下雨了。沿途小站上一群群支前民工挤滿站台,他们扛着竹杆和麻绳做的单架,全身湿透了。我用“135″相机时不时抢几张。一些战士们大喊着“阿诗玛……”

列车急速驶过桂林,进入喀什特地区,离战场越来越近!( 为了达成战役的隐蔽性和突然性,54军奉命在兄弟部队撕开战役缺口后,从豫北地区高速机动,直接向越北纵深发起进攻!这支在西藏平叛和中印反击战中战绩显赫的部队又派上用场了!)

1979.2.18

对越战役第二天,善于山地作战的54军还在广西境内全速开进,9时整,先头部队通过南宁。军区前指(前进指挥所)电:54军加强防空,随时卸载。有伤员专列向后方驶去。厚厚云层上方战斗机群呼嘯而过,预示我空军掌握着制空权。铁路旁写着“不要打越南,要保护侨民”的奇怪标语。各级政工干部开始作临战动员,宣布战场纪律,按模本集中留下遗言和写请战书。之前的歌声和喧闹很快被临战的压抑气氛所取代。

18时50分我第一梯队在”天西”小站卸载。这里踞边境约50公里。司令部兵分三路展开工作:组织大部队卸载疏散,组织对空对地警戒,制定作战预案。

23时30分,警戒分队发现敌特袭扰。地形复杂,我奉命处置:一搜索,二驱赶,三设伏。战士们根据指令处置到位,行动有效。只有两军务参谋擅自行动险遭误伤受批评。寂静的夜空,偶尔传来沉闷的几声枪炮声,指挥所无人入眠,我觉得此时又冷又饿……

1979.2.20

我54军前指由韩怀智军长率162师在水口(越)孤山投入战斗。因42军125师在此遭受重大损失,广州军区令其下撤。我军组织全部四管高机和八五加农炮的强大火力,一举摧毁孤山之敌,为复合之战扫除了坚固频障。军炮兵因所有平地、稻田全部被重炮部队占据,加之下雨泥泞,“法国戴高乐”牵引车打滑,根本无法到位。幸坦克帮助,一坦克挂二车两炮,一脚上山到位。陆续完成炮火支援的准备。我和聂参谋(上海籍)在昆带东南600米无名高地与友军侦察兵潜伏一夜,”讨”来50余个射击目标。在雨布下,我像个接受考试的学生,急速计算出目标诸元,拟制火力计划……,为我强大炮兵群射击行动作最精确的准备。

1979.2.21

上午,韩军长召开紧急作战会议,主要内容:一复合战况;二受挫教训;三下步动员;四后方保障;五防向导破坏。

进入战斗第四天,我162师(李九龙部)接替125师后,486团打掉孤山顽敌,484团控制325高地(掩护舟桥渡河),485团攻克复合。

我军160师(郑师长部)向平孟守敌发起进攻,诱敌主力北上,力求围点打援。

军区前指通报,越军截获我战区密电履履得手,4天2次全线更改密钥。

打穿插部队民工伤亡较大,1:1(一步兵连配一民工连)配置难以保障。

下午三时,我和聂参谋随烈士转运车回国内取敌情图。七八个牺牲的战士驱体残缺严重变形,多数赤膊。掩埋时,阵地上的炮兵兄弟集合敬礼,向不认识的无名战友告别……

1979.2.23

韩军长乘吉普车大灯全开在山路上疾驶,以扰乱越军枪手视线。2小时后赶到正在42军指挥所的军区吴忠副司令面前。

所属162师接替125师各部战斗的工作艰难进行;所属161师受命配合55军从友谊关出境进攻谅山省外围之敌;所属160师受命配合41军从念井出境,加入攻击高平省战斗。

至此,担任总部机动作战任务的陆军笫54军全部出国作战,由许世友司令员调遣使用。

我部乘车向敌纵深开进,车轮在各类尸体堆积的肉泥中行驶,发出“夹夹”的声响。腐尸臭味弥漫,有人呕吐不止。约15公里后下车行进,队形常被枪炮袭击打乱。一名政工干部过度紧张造成枪走火把大腿打穿(自伤),送了回去。

雨下个不停,脚下很滑,每人持一根木棍支撑着。时不时经过一个越南小山寨。从门口看房内的桌椅暖水瓶简洁有序,几个村民在屋檐下冷冷看着我们,此时四个熟悉字出现在脑子里:″全民皆兵”……

今天的口令恰是:“提高警惕”。

1979.2.25

54军韩军长的指挥所设在高平方向的纳菲小学。小学的墙上布滿重机枪弹孔,校边香焦林中,到处散落着我军血渍斑斑的军衣军帽,肢体脑浆,急救药包…… 41军124师刚才的激战伤亡不小。

23时许,军长再次前往军区前指受领作战任务。夜暗路窄,指挥所密布的明哨暗哨会突然出现:“站住!口令!”军警卫连长迅速准确回答:″奋勇!回令!”对方:”前进”!战争期间,我军一直使用着4个字的特别口令。应答口令稍有错误和迟缓,对方就立即开枪,决不迟疑!

雨中,我指挥所向昆带以东转移,支援161师攻打605高地,控制4公路,火力拦阻退却之敌。突然,我司令部唐参谋被山边的高射机枪击中,12.7毫米子弹穿透了左臂和身体,他呻吟着:郝参谋,快救救我,我不行了……

十分陡峭的喀斯特地形,加之雨水不断,首长们无法登上山头指挥战斗。我将手下担任前卫的9名冲锋枪手分成2一3人一组,扛住屁股顶着脚,硬把几位首长扛上高地,战士们全累瘫在地上,此时离攻击开始只差5分钟。我和杜股长急忙计划火力,向三个重炮营下达射击口令。

四面的越守军对突然出现的我们好象不知所措,不断射来的子弹把我身边的權木枝和高草打断。

雨停了,山头上大家纷纷点起熊熊大火,取暧烤衣。虽然首长一再提醒防敌枪弹,却无人躲避。甚至有人对着对面喊道:打老子啊!老子被打死比冻死好受!

不知是慑于这些不怕死的中国军人,还是感觉到重炮将要临头,这些小越南鬼子纷纷躲进掩体,好象表示:我不打枪了,你也别打我啊!从此再没打枪……

1979.2.26

早上7点50,对谅山省外围防御主阵地扣马山战斗打响。

总参炮兵、我军师炮兵共224门重炮,连续10分钟火力急袭,发射炮弹5600余发,摧毁全部坚固工事。

各团营迫击炮、无后座力炮,高机抵近支援,清除雷场、障碍,引导步兵冲击。

16时,165师一部英勇冲锋,占领扣马山主峰。战役最后目标:谅山就在眼前!

两日来,我挤在161师指挥所,与首长们十分焦急等待着正在攻击650高地的482团1营和2营情况。十余部电台呼叫着,前方的情况断断续续:“部队溃散”,“弹尽粮绝”,“前进受阻”。他们没有攻占650,没有切断4号公路,没能阻敌西逃……。

161师气氛沉重,483团预备队箭在弦上却战况不明。危机之时,“溃散”1营机炮连长只身一人后逃中,被警戒哨带上指挥所。我顿觉“有戏”,凑上去。首长们质问、责备、追究不绝于耳,师参谋长劝大家平静。亲手把干粮、水、甚至“稀有”的水果罐头递给连长。

焦急如火的大家安静的等连长吃喝完。参谋长唯一一句问话:还知道回来的路吗?他点点头。一个终身难忘的情景出现了:雨中,参谋长站在一块巨石上,面对483团全体将士高喊着:同志们,我命令你们!今天要不惜代价攻下650高地!挽救战友,洗刷我恥!谁先上去谁是英雄!哪个班先上去就是英雄班!哪个连上去就是英雄连!出发!

近二千名指挥员,战斗员,民工们如猛虎扑羊,很快消失在雨中。

我擦了擦滿脸的雨水泪水,赶紧计划火力。

483团主力艰难的搜拢了1营和2营兄弟部队,一路并肩前进,直到650高地。他们执意掩护着“惨痛”的1营,让他们把胜利的军旗插上650高地!

那个山东籍的机炮连长,被尖刀班班长误伤,躺倒在前进的路上……

1979.2.27

广西前线西边:韩军长率162师李九龙部支援42军攻克越北重镇高平。军侦察处文处长率侦察连先期夺取电视台,随即撤离前出,大批战利品被友军截获,军长狠批:“迂腐!愚昧!”文处很久抬不起头。

东边:43军攻克谅山左翼;55军占领谅山北侧扣马山主阵地;161师控制谅山右翼650高地,对谅山的战役合围已经完成,总攻即将开始!

天刚亮,我指挥所左侧山头的越军“黎明即起”,撒尿、洗漱、哼小调……,两天没挨揍悠起来了。首长命令除掉“眼障”!为保证不经试射,直接覆盖目标,我以精密法计划射击诸元,使用了军区凌晨5时的气象数据。快速准备后,向阵地何营长下达了射击口令:“一营(152加榴炮)准备,表尺x,方向x,瞬发引信,4发急促射,放!”

15公里炮兵阵地火光闪烁,巨大的弹丸从我头顶呼啸而过。大家纷纷举起望远镜,与其说看效果,不如说看热闹:刹那间,对面山头火焰冲天,人象布娃娃直飞云天,敌阵地淹没在炮火中!首长们高喊:打得好!加大火力!

我赶忙继续发令:一营,效果好!6发急促射,放!

10钟后,对面山上没有慘叫声,没有还击声,没有了生命迹象。

硝烟散去,一片寂静……

1979.2.28

军前指(前方指挥所)向高平转移。韩军长在高平市政府大楼前听取484团廖政委汇报,廖十分沉重的汇报了3营遭敌伏击,伤亡百余人的战斗经过(即班姆地区遭伏击战例,详情惨烈,特予省略)。韩军长平静的说:抓紧稳定部队,再打几个胜仗吧!

上了昆带高地雨就没停。我和参谋长、通信程参谋(武汉市人)、警卫小尚挤在一个大点的水坑里。上面搭几个树枝,几个晚上人就蹲坐在20厘米深的泥水里。天亮出去,天黑进来,脚和屁股都泡肿了,异常难受!按当时的话:500元钱一夜也不会来了。我和小尚换了枪,他手枪我冲锋枪,特工队摸上来,我引开,他守点。

我的野战作业在一个雨布,一个图板,几张白纸加复写的条件下进行。任枪炮、特工、风雨影响,不能有丝毫分心,一个数据一分钟不得有误,拟稿复写一次完成。参谋长等着审批,程参谋等着电传,部队等着行动。此时,我即是战场战士,也是考场学生,时刻要求自已:认真再认真,平静再平静……。与炮火纷飞的战场形成极大的反差!

1979.3.1

围歼谅山之敌的总攻于今晨9时30分打响。

序幕拉开:16个重炮营,近200门122毫米以上大口径火炮对谅山北区实施30分钟炮火准备(即火力压制)。火力分配是:摧毁敌防御前沿10分钟;炮火假延伸及压制纵深目标10分钟;炮火折回敌前沿10分钟。

大家同时看表:5、4、3、2、1时间到!扣马山方向,三颗红色信号升空,天崩地裂,重炮齐发!无数炮弹如魔鬼呼啸从我们头顶飞过,砸向谅山。举目北望,火光冲天,硝烟弥漫。30分钟后前观报告:“炮击炸点饱合(密如弹雨,无以复加),巳无完整工事和建筑!”

一座百年重镇、国防屏障,瞬间灰飞烟灭,夷为平地!

师属以下炮兵及坦克火力全部兵临城下,抵近直接射击!

55、43军的6个师,步兵坦克密切协同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勇猛攻击,势不可挡!当日,55军各部队分别攻占谅山省政府、公安局、国旅大楼、谅山大桥等要点。

我军被击毁的坦克还在陆续拖回,有的没有炮筒,有的车体一侧还有焦黑的残骸。

战前军区把坦克配给各军,战场上军把坦克配给师团,战斗中滿载油料的坦克搭乘步兵开辟通道快速穿插……。如此现代的战术思想,怎么就被敌前沿的苏制萨格尔、冰雹式反坦导弹给搅黄了?

总参前线战研组在战斗通报中,力阻使用坦克在山地攻击,全线步坦进攻逐步减少……

指挥所食品紧缺!用刺刀挑开一公斤一个的白铁皮猪肉罐头,一半凝固猪油一半肥瘦肉。蔬菜罐头是土豆番茄豆角等。撇个树枝,挑进咀里,直接吞下。看友邻军区部队吃的鸡鸭牛肉,吸的中华烟,个个骂武汉的后勤物质保障“太差劲!太混帐!”……

1979.3.2

我部队在谅山昼夜激战。攻打谅山北区的战斗以491团攻占395高地,404团(43军)攻占扣当山正式结束。

军委总部“攻占谅山北区,不越过奇穷河”的当前作战任务已经完成。

美、苏、越所获情报得到确认,《世界军情》认定:中国军队“信守承诺”,即将停战;谅山北区战场枪声稀落,硝烟渐散……。(这一回,全世界确认无疑的最重要的战役情报要被耍了!)

没等大部队休整,位于279高地的55军指挥所电话传来许世友司令员的声音:朱月华军长,我命令:部队不要恋战,打过奇穷河,追歼逃敌,继续进攻!军令如山,所属489、444团主力立即从谅山大桥等四个地段打过奇穷河,一路向南!向南!

苏联、越南紧急抗议!

联合国紧急斡旋!

军委总部密切关注!

古有“将在外,军令有所不授”,今看我许司令“抗旨越界!”“兵诈”南疆!

步兵的快速向城南突击超出了我炮群火力支援计划,炮群首长决定迅速组织伴随火力,掩护步兵。我和聂参谋、杜股长火速计划1营、2营(重炮)以最大表尺、最大装药量、最远射距,射击距离分别超出加榴炮17900米和加农炮21300米的理论射距,冒着随时炸膛的风险开始跟进射击!

我们的望远镜巳看不见进攻步兵的身影。只能靠伴随步兵进攻的前观电台呼叫指挥射击,对我如同“盲射”。说实话,大家都有点懵。

进攻部队已越过奇穷河达13公里,再往前不到30公里是一马平川,直指河内!许司令莫非要到河内一游吗?

越军上下情报系统大乱;河内政府开始紧急疏散!

1、2号首长多次问我:“发生了什么情况?″“55军战术意图是什么?”我查遍所有电文,没找到答案……

12时00分,攻击部队报告:489团攻占南区文庙;444团攻占南区332高地。

朱军长向许司令报告:部队攻占谅山南区,完成战役目的。

战况通报:谅山战斗结束!

后来,在广州军区庆功大会上向忠华政委当着许司令员的面,夸奖他这次指挥部队“越界”行动,打乱了越南战略布署,造成越南政局、外交、情报的混乱,最大限度的保证了撤军安全!军委给予肯定。

这时,我在台下清楚的听到许司令员以发牢骚的口气说:“这个仗打得太小了!时间太短了!”。果真名不虚传呀!许司令就是许司令!

谅山战果:歼敌10789人,俘敌310人,缴获坦克、导弹、装甲车等各种车辆310余台,枪炮2400余支,弹药、地雷等18.8万枚(数据来自朱月华军长总结稿)。

1979.3.3

今天进行了过境第三战:进攻越北军事重镇一脱浪。

161师481团、482团、129师一部担任主攻。

零时,指挥所在脱浪北侧无名高地开设。随着微弱的电筒灯光,高地掩体边堆土松乱,恶臭扑鼻,残肢断臂随处可见,小树叉上挂着带肉的布条,我一滑,按了一手腐肉,臭了好几天。大家一起动手,铲土塾坑,很快清理出指挥场地。

凌晨2时,全部电台开通,与进攻的步兵、支援的炮兵、各前观恢复联系。

5时整,进攻时间定为:T=08:30(T为总攻时间),炮火准备时间为:T-10分(即08:20),全线开始对表。

8:20攻击准时开始并顺利进行。炮兵对外围防御和县城分别发射炮弹715和484发。

炮袭过后活人难见!前面的长形高地剩下3个越军,毙2俘1(——能走举起手跟老子走,不能走子弹侍候,老子还背你不成?!已是步兵不成文战规。)我回电步兵立表赞成!

俘虏提供了可靠情报:东侧800高地驻扎着女子高炮营,约400越南女兵!

两个团开始在山下徘徊,多次请示上级,上级理解又请示上上级,明确回电:“不行!”

到嘴的软柿子没吃着!这既成为战史上的憾事,也被我们(知情者)作为笑谈。我的战斗经过图上,你的箭头绕山头4个来回,还说不恋战?

随着东线谅山、高平、广渊、脱浪战斗陆续结束,部队转入“挖地鼠”山林清剿战斗。两个越南男子躺在泥里抱成一团,身下一条酱红的血,呻吟着……搜索的战士在用刺刀开路!复仇!我拉住步兵的张参谋,建议他做个好事,不要让这两个身无军装的人太痛苦,他点点头,借了一个手榴弹,拉出引环送了上去……

1979.3.4

中央军委下达“关于结束自卫反击的命令”。

一、3月5日向国际宣布撤军,10日前部队撤回境内。

二、运回遗体、伤员、装备,“不丟一人一物”。

三、带回俘虏和战利品,摧毁敌军国防军事设施。

四、扩大战果,全歼残敌。

五、严密组织,交替掩护。歼击航空兵境内升空掩护。

拿下了脱浪,我奉命速带3卡车进入县城分享战利品。眼前破烂不堪的城镇让人扫兴。东西主街上,一干部站在三轮摩托上,手拿长棍来回喊叫着,指挥着他的工兵们往楼房内搬炸药,每个电线竿约一米处都绑了一块250克TNT(炸药),“爆破作业”紧张进行着。临时路障和约一个班的步兵拦住我们问了问,确认不是假“共军”就放过我们,并告诉取货的地方。临走没忘提醒我们快点,别影他们”收活路”。天暗了下来,巳不见其它的运输车辆。

部队有句丑话:“动作慢吃屁都是冷的!”我们这次可慢喽!步兵老大哥可不像呼叫火力支援那样及时,“分红〞电话很晚才来。最后领到滿滿三车法国洋面粉,还行吧,沒白来。“阎王爷不嫌鬼瘦”,返回!(回国后,这点面都让TM的领导换三花酒喝了,大家也都噌了点。)

由于这次战争没有过去的“缴获归公”一说,沿途火车、汽车、牵引车满载桌椅沙发地毯等生活办公用品,看着让人扎眼,有点寒酸……

21时,当我带着”战利品”最后撤离县城时。身后巨大的爆炸和火光照亮夜空,所有建筑物、高压线塔、桥梁等一起倒塌。好象宣告战争结束,又好象在为我们送行……

1979.3.5

54军韩军长率前指经复合向北转移。他叫小何开慢点,面色沉重的看着窗外,那里曾是485团7连打过的一场十分艰难的攻坚战的地方。

昨晚(撤军第一夜),渗人的冷枪冷炮声提醒我,越军可能偷袭。战时军炮群指挥所的警戒防卫一直是我这个老步兵的活。老股长们说“军事游戏,没看懂”。几个头说“还行!继续。”

今晚的布防叫迷魂阵:9个枪手分3组,三角配置,前暗后明;定向火力,形成交叉;适时闪灯,隐蔽换位。远看滿山哨兵,其实只有9个。迷魂阵布好,心里依然十分紧张!

为防火箭筒远距射击,只好安排首长睡车底,其他人员睡车上。大家头枕钢盔,雨衣裹身,枪不离身,进入梦乡。

零时刚过,不到百米远的深沟边暗哨与敌几乎头碰头,口令不对,对方一下滑入沟底,我哨兵投下2枚手榴弹……。我速到沟边查看,沟下奇怪的呜呜声过后,只剩下流水声。

其实聂参谋前两天说过,此沟深不见底,怀疑有洞藏越军!

“敌占表面阵地,我藏脚下坑道。”这是咱志愿军上甘岭的战术啊,也被狗仔子学去了!

天刚亮,电台传来步兵紧急呼叫,请求军炮群火力支援!

回撤的481团前卫连发现了正在“坤子村”南侧无名高地偷筑伏击阵地的一个越军加强连。

炮群首长决定以火力全歼该敌!

刚好,打脱浪时间不长,气象变化不大,我仅作了距离和方向修正后,向何营长(152mm重炮一营)下达了射击计划!

第一批火力急袭开始。48枚36.5公斤的大弹丸直接命中高地中央,天崩地裂,山头和山上的人都不见了!

前观报告射击效果后,第二批,第三批96枚炮弹随即送上!

阵地上,炮手小刘(武汉兵,现武昌检察院)因连续射击,剧烈震动,耳膜穿孔,血流满面。

射击停止,硝烟散去……。

我前观侦察兵报告:只剩石头,不见人头!

山上步兵报告:一个大坑,200具尸体,都在!

481团牛了!此战,一报650高地之仇,二解800高地之“恨”,撤军途中,部队一路高歌……

后来,我在他们的战斗总结中,没找到“炮兵”两个字。

“洋面粉”虽然换了酒,我却一直记着……

1979.3.6

战争是残酷的,有时也会稍有仁慈和宽容。这场战争好像打破了只对战俘优待的惯例:自伤的干部没被追究;后逃的战士劝了回去;缴获的物品可不归公;抢百姓物品也不处分。是特例?是进步?是忽略?是松散放纵?我不知道。我始终坚信”慈不掌兵″!

凌晨5时20分,指挥所奉命转移至友谊关金鸡山上开设,要求8时前完成指挥射击各项准备。

边境线上的金鸡山,紧贴友谊关。老旧的雷达在山顶旋转,俯瞰着整个战场和越北、老挝、泰国等广大区域。因地势险要,越军向雷达发射170余发炮弹都有惊无险。

山头北侧,一座巨大的,明朝就有的大铁炮,屹立在那里,古称“北炮台”。我至今没整明白的是,为什么大炮口向北方?向着中国?向着我们自已?

8时35分,482团请求火力压制607高地。首长指示已设“前观”的何营长组织火力射击。此仗发射炮弹720发,歼敌90余人,何营长随该团顺利后撤。

由于55军指挥所占据了炮台的屯兵洞,雨又下个不停。首长决定全体人员住进山头上仅有的一排平房。“你们就不怕炮击?”一个雷达兵想劝阻我们入住,终是无人理会。一个头还说了句:“我就不信会死人?”(此言后成咒语!)

除电台接力车和通信值班人员,大家很快搬入室内。我分到一块木板床,床边是一部电台和两个报务员,靠窗户,窗外是一处山坡。天黑前布置了警戒哨兵。

入夜,所有电台不间断联络,嘀哒声呼叫声此起彼伏。大家极度疲劳之后陆续入睡。

一阵枪声突然响起!我的第一个念头:“狼”被引来了!哨兵报告发现越军侦察兵。对方行动敏捷,熟悉地形,已从北侧小路逃脱,在陡峭的悬崖边留下一窜脚印。

敌情出现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都没当回事……

1979.3.7

阳光初照,天朗气清。连日来,延绵数十里的车队、坦克、炮车驶入山下的友谊关回到国内。率两个重炮营凯旋的郑副团长刚踏入国门就激动的休克了。此刻所有的军人无不泪流满面:祖国!母亲!儿子活着回来了!

指挥所,房内发报,房外开会,大家共享阳光,山上山下似乎危险巳经远去。

中午1时,我、聂参、张参(侦察)、程参(通信)4人从北炮台查看地形返回,离指挥所不到百米,一声呼啸,一枚重炮炮弹擦头皮飞过,落在山后爆炸。“是敌人炮击!弹道低伸,方向准确,目标是哪?!”

“咣”!第二枚炮弹落在了山头上。“远弹过后又一发近弹!有敌侦察兵在附近潜伏,用夹差法指挥炮兵对我射击!修正过后,第三发一定是两弹之间的指挥所!

快,救指挥所!

第三发炮弹落地了,指挥所刹那间烟火腾空,砖石破碎……!

我冲进房间,完整的桌椅、电台、窗户全没了。昨晚还和我聊天的报务员付自杰已经躺在地上,我抱他起身时,血和肠子一起涌出军装。炮弹在窗前爆炸,无数弹片击穿了他的胸膛和腹部,我只好用雨衣垫在他的身下……

“伤势太重,我救不活他”。卫生队的朱医生十分难过!

“第二声炮响时,大家都出屋隐蔽,班长对我喊:‘坚守岗位,保护电台!’之后,就……”另一个报务员回忆着。

敌炮开始加大了火力!伤亡还在继续:3名干部负伤,2名雷达兵牺牲,山上掩体被摧毁!

你藏在哪里?我在炮火中寻找那个狡猾的侦察兵!他在咆哮:我要比你们更准确、更凶狠、更高明!我眼前只有漫山荒草……。

5分钟后射击停止,我回到“住房”内,用随身像机记录下这一惨痛的现场!

为什么伤亡发生在撤军之后?

为什么不听劝阻偏住平房?

为什么对夜发敌情无动于衷?

为什么我没有提出防范建议?

我们把小付安葬在不远的南山橘园里。好象昨晚你还在我床头,谈到重病的父亲,谈到上学的弟弟……(今天却在祖国的南彊静静的躺了四十多年。)

这是我很不情愿回忆的一件往事,这不仅在于一个身边战士的离去的悲痛……

79年3月8日(周三)

昨日金鸡山炮击事件拉开了一场中越炮兵大战的序幕!

凌晨,我接军区炮指急电:越军在谅山地区调遣大批130苏制加农炮连对我实施“游击炮”射击。

55军、43军、54军及161师完成境内境外不同炮种的梯次配置。我一、二营巳在国内隘口地区占领阵地(踞友谊关4.2公里),完成射击准备。

约九时三十分,敌突然对友谊关地区开始炮击:

汽车纵队被炮火拦阻,出现混乱;炮兵阵地遭压制,造成损失;友谊关欢迎人群遭炮击,十余名小学生和老师被炸伤亡!

上级令:火速压制,坚决摧毁!

我与聂参、计算兵小张各执一钞表,以声测法捕捉目标。见敌射击火光按表计时,听到声音按停钞表(即340米/秒Ⅹ时间秒=距离)。综合三人平均数,约2分钟计算出敌炮距离、方向,确定了射击诸元。

仅3分钟下达了射击计划。

我一营加榴炮开炮,最大装药最大射程,效果不明;二营加农炮开炮,三距离最大射程;161师炮群(境外)开炮火力压制;55军炮群(境外)开炮火力压制。

越军130火炮凭借射程远(27000米),机动快(装甲自行),精度高与我对射。

我军火炮最远射程23700米,虽近数公里,但梯式配置,远近互补。

敌我对射30分、1小时、2小时、2小时30分……直至将敌完全压制!

从10发炮弹换一个敌人的谅山,到数十发换一个敌人的脱浪,战争对炮兵的依赖愈发密不可分!

我们常常遇”弹荒”四处借弹,我曾打开一个多管火箭弹箱,是沈阳部队急调的……

军委首长曾说,仗再打ⅹⅹ天,看你们打什么?

炮总首长为我们辨解:耗弹量大原因有三:一是山高林密;二是雨多雾大;三是嘛一一步兵呼唤多多益善!

以下是54军前线指挥所全体首长在境外战场上的唯一合影纪念。前排左:韩怀智军长,前排右:姜显臣副参谋长,后排左:赵瑞副主任,后排右:王纪刚副部长,后排中警卫连长吴明忠。

随军对越作战日记(1979年)

79年3月9日(周四)

凌晨7点,军区前指电令我部即日撤离金鸡山,率部队返回广西宁明地区宿营。

远方,越军游击炮的“送别”声此起彼伏,昼夜未歇。

指挥所里,军部炮兵处严处长在紧张的组织协调各项移交。

参谋干事们归心似箭,忙着收摊,有的哼起了小调作诗留别。

我抓紧拟写“宿营报告”,并十分小心的把12个射击目标一个个交接给友军。

阵地上,等不及坦克和“吉比优”(重牵引车)帮忙,战士们吼声震天,将所有重炮,连拉带推弄上公路,车头朝北,整齐排列,只等宿营报告一到,班师回朝!

老实讲,我在境外忙乎了12天,来打仗?来考试?来作业?反正身不离枪,手不停笔,写了42份战斗电文,作了147次射击计划。12天沒洗过脸刷过牙,没脱过衣没脱过鞋(第13天脱鞋,10个脚指甲全留在袜子里,从此留下了“战壕足”这个战场纪念。)

这次,我给自己的“考分”是:4分(5分制)。理由是:

1、步兵老底子没叫我丟命吃亏。

2、参谋本事没叫我挨批挨骂。

3、做“作业”叫我紧张却没神经。

4、“荷尔蒙”的支撑没叫我临阵“拉稀”。

拟好了《宿营报告》。宿营地区为:机关渠黎公社,一营邑邦,二营渠笃……上报、审批、加密、电传、下达……

人在车上,车在归途,我在“作业”……

啥时离开的金鸡山?啥时离开的友谊关?离开的边境?离开的战场?我不知道……

参战日记随着那场战争的结束而结束了。虽然其中的故事还在继续,痛还在继续,怀念还在继续……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81子弟):随军对越作战日记(1979年)

(浏览 32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