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陈赓——五次“骗”彭德怀

来源:文史天地

难忘的陈赓——五次“骗”彭德怀

  ▲1951年冬,陈赓和彭德怀司令员等在朝鲜前线高炮阵地上

  陈赓与彭德怀,同是湖南湘潭人,同是功勋卓著的开国元勋。不同的是他们的性格:陈赓幽默风趣,爱开玩笑;彭德怀则表情严肃,不苟言笑。而陈赓与彭德怀这两个性格迥然不同的人,却有着深厚的革命友谊。陈赓“骗”彭德怀,“骗”出的是亲密战友之间的无私关心和真挚情怀。彭德怀被“骗”,“骗”出的是革命家的磊落品质和高尚情怀。

以白水当酒,“骗”彭德怀同饮庆功酒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贵州遵义城召开了扩大会议,会议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在中革军委和毛泽东的正确指挥下,2月下旬,中央红军二渡赤水,回师黔北,占桐梓县城,取娄山关,再夺遵义城,歼灭敌人两个师又八个团,取得了长征以来最大的胜利。

  再次进驻遵义后,红军略作休整。3月4日,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在红军总政治部驻地遵义天主教堂向红军团以上干部传达遵义会议精神,庆祝遵义战役胜利。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王稼祥等领导同志到场。会议由张闻天传达,当他宣读到毛泽东就任前敌司令部政委负责指挥红军时,会场里顿时沸腾了。红军将领们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纷纷议论道:只要毛主席来领导,我们就有希望,就一定能取得北上抗日的胜利!


  会后,红军总部在天主教堂内进行了庆功会餐。与会人员用铁盆子盛着菜,倒上大碗的酒,几个人在地上围成一圈,一边喝酒,一边畅谈,开心极了。时任中央纵队干部团团长的陈赓更是活跃,菜已经够多了,他还跑到伙房“偷”来了两盆,口口声声说要吃个痛快。在与刘亚楼、陈光、耿飚、王开湘、杨成武等分别干杯后,“玩性”大发的陈赓“瞅”上在另一桌的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他自己先倒满一大碗白开水,再为彭倒满一大碗酒,上前扭住彭德怀干杯。在双方都一饮而尽后,突然犯疑的彭德怀将手指伸进陈赓酒碗一尝,知道上了陈赓的“当”,气得直骂“好你个瘸子陈赓!”而陈赓就故意装成个瘸子样子,一瘸一拐地躲开彭德怀,逗得大家哄堂大笑,气氛更加活跃。

当冒牌医生,“骗”彭德怀任命他为担架队长

  1935年8月上旬,毛泽东、周恩来一起率右路军从毛儿盖出发北上。刚刚战胜死神的周恩来,拖着尚未完全病愈的身体,踏上了过草地的艰难征途。
  当时,周恩来被确诊为肝脓疡,高烧40度,多日昏迷不醒,只得躺在担架上随三军团行动。彭德怀命令扔掉两门迫击炮,腾出40名战士,专门抬周恩来和其他几个重病号。但犯愁的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担架队长:这个人要不怕吃苦,又要有医学护理知识,这在红军干部里实在难寻。
  眼看抬担架的一个接一个病倒了,彭德怀心急如焚。在他正犯愁时,陈赓跨进房门,毛遂自荐要当担架队长。
  彭德怀不置可否地上下打量起陈赓,当他的目光停留在陈赓腿上时,突然大笑了起来。他说陈赓是个瘸子,要陈赓先保住自己要紧。
  见彭德怀不放心,陈赓拍拍胸脯,表明自己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一定把周恩来安全抬到目的地!
  彭德怀还是不肯同意,陈赓急得大叫了起来。他说他当过医生,在上海搞地下工作时,挂过牌子开过医院。除了拔牙、接生,别的都会,他能照顾好周恩来。
  彭德怀还是有些顾虑。凭他对陈赓的了解,他陈赓这个“医生”是冒牌的。
  而陈赓仍继续“狡辩”,说他还住过两次医院,已经是久病成医了。
  见他们争执不下,一旁的三军团政委杨尚昆也帮陈赓说话。同时,彭德怀也被陈赓的执着感动了,便答应了他的请求。终于,陈赓不负彭德怀和杨尚昆的重托,把周恩来安全地抬出了草地。
  周恩来是非常念旧、感恩的人。1961年陈赓病故时,身为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的周恩来当时在广州。得知陈赓去世的消息,周恩来万分悲痛,马上就给北京打电话,说是陈赓同志的告别会千万要等他回去。周恩来赶快把广州事情解决了,立刻赶回北京参加陈赓同志的追悼会。周恩来还亲笔题写了三张“陈赓同志之骨灰”供雕刻在骨灰盒外罩上用,他请邓颖超亲自送到陈赓家中,由陈赓夫人傅涯选用。傅涯后来回忆起这件事时感动地说:这三张题字体现了老一辈革命家的深情厚谊!

以球赛为媒,“骗”彭德怀赛场相亲

  彭德怀自小与表妹周瑞莲青梅竹马,两小无猜。1919年,刚满18岁的彭德怀与瑞莲举行了订婚仪式,后来他投奔了湘军当了连长。上级发的军饷,他舍不得花,一个铜板一个铜板地积攒着,好回家同瑞莲成亲。正在这时,老家传来一个不幸的消息,说是瑞莲的爹被地主逼债自缢,狠心的地主便要拉瑞莲抵债,瑞莲执意不从,跳崖身亡。瑞莲的死,使彭德怀心灵上受到了很大创伤。
  1922年春,在外面当了六年兵的彭德怀,回到了湖南湘潭乌市老家。在年届八旬的祖母的催促下,经家人多次撮合,彭德怀勉强同意与一位货郎的女儿刘细妹结合了。彭德怀对妻子寄予厚望,给她起名“刘坤模”,令其放足,让她进女子职业学校读书。后来彭德怀参加革命活动,与刘坤模失去联系,也与老家断绝了音讯。刘坤模在彭德怀音信全无、生死不明的情况下,在武汉又与他人成婚。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刘在后方忽闻平型关大捷的消息,才知道彭德怀还活在世上,于是急忙北上寻夫。这对离散了近十年的夫妻终于相见了,刘坤模泣不成声,彭德怀也连连感叹,不停地安慰她。当彭德怀知道刘坤模已有了别人的孩子时,仿佛当头挨了一棒。两次婚姻失败后,彭德怀对爱情和婚姻心灰意冷,曾表示终身不娶。到了1938年,已年届四十的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仍是孤身一人。彭德怀的境况,让当时担任三八六旅旅长的陈赓很是牵挂。而怎样才能引起彭德怀对女性的注意呢?这颇让陈赓伤了一番脑筋。后来,他了解到彭德怀喜欢打球,眉头一皱,一个“骗局”便计上心来。

  1938年秋天,彭德怀从抗日前线回延安参加党的六届六中全会。闭幕那天,陈赓找到彭德怀,邀请他去观看球赛。
  彭德怀因公务繁忙没时间,拒绝了陈赓的邀请。
  眼看计策要落空,陈赓便故意使气,说彭德怀不去就是官僚主义,架子大。还说要在生活会上提彭德怀的意见。
  这一激,使得彭德怀立即站起身,拉着陈赓便奔向球场。
  在球场边,陈赓并不看比赛,眼睛总是盯着彭德怀,想及早发现彭德怀对哪一个女队员感兴趣。无奈,比赛快结束了,彭德怀并无一个固定目标。这可把陈赓难住了。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球赛结束后,陈赓特地请彭德怀接见运动员,而自己却在一旁细心观察。
  球赛结束后,彭德怀在和浦安修握手时,特意夸奖浦安修球打得不错。
  从这握手之间,陈赓终于发现了一点“情况”,便追出门问彭德怀这帮女同志哪个最好?心直口快的彭德怀一下子就露了“馅”,他认为浦安修不错。事前作了精心准备的陈赓,此时抓住机会,向彭德怀介绍了浦安修的情况:北师大学生,读书期间就入了党,前年投奔延安的,在陕北公学教书。学问,人品,样样都好……
  彭德怀听了,眼一瞪:“我是说她球打得好,谁要你去打听这些。”
  陈赓干脆露出“狐狸”尾巴,提出要给彭德怀当介绍人。
  彭德怀这才恍然大悟,但很快便皱起了眉头。因为他觉得浦安修是个洋学生,而自己是土包子。
  陈赓为他鼓劲,称这才叫“土洋结合”。   在陈赓的精心导演和牵线搭桥下,彭德怀和浦安修见了面。随后,两人交往慢慢多了起来,感情也越来越深。这一年的10月10日,彭德怀和浦安修便举行了婚礼。从此,他们患难与共,同舟共济,一起走过了几十年漫长的人生道路。

难忘的陈赓——五次“骗”彭德怀

彭德怀在中共“七大”讲话,介绍了华北敌后抗日的情况和华北根据地建设的经验和教训。

借白水萝卜,“骗”彭德怀改善生活

  无论在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时期,彭德怀都保持艰苦朴素的本色,反对请客吃饭,反对搞特殊化。谁违反了,即使是同乡、战友也毫不留情面。抗日战争期间他一次在路过中条山时,当地一位党的负责人招待了一顿饭,多弄了几个菜。彭总就严肃地批评这位负责人:“你参军时是什么成分?你参加革命从家里带来多少钱?”闹得当地那位负责人很是下不了台。

难忘的陈赓——五次“骗”彭德怀

1939年,彭德怀来到陈赓担任旅长的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旅部的临时驻地河南省南乐城视察。这时的南乐城,人民生活安定,市场繁荣。陈赓考虑到彭总一直在抗日前线,工作劳累,体质很差,想招待他吃顿好饭。但他深知彭德怀的“脾气”,便想出了个“曲径通幽”的办法。他先找到彭德怀“吹风”,说南乐这里很艰苦,没有什么东西可招待。今天的午饭没有别的可准备,就是战士到河里捞的几条桂花鱼,请您尝尝本地的土特产。
  彭德怀听说是战士们自己在河里捞的,没有额外花钱,便点点头同意了。

  中午时分,开饭了,陈赓把彭总一行领进了饭厅。炊事员送上了一盘馒头和一木桶米饭,接着端上来一大盘香喷喷的清蒸鳜鱼。彭总一边吃着,一边说这鱼确实不错,做的味道也好。
  看着彭总那消瘦的面容,再看看彭总吃鱼时的高兴神态,陈赓心里也十分高兴。不一会,管理员又端上来一大盘肉丸子。彭德怀警惕起来,连忙追问陈赓从哪里弄来的肉丸子。
  陈赓装着不在意的样子,辩解说这丸子是鱼肉做的,并没有额外破费。彭德怀夹了一个尝尝,确实有些鱼味,便不再吭声,大口扒饭。原来,这是炊事员按照陈赓的要求,把鱼馅和肉馅混合在一起做的。
  第三道菜是一只鸡,管理员不敢再往里端,直看陈赓。陈赓一使眼色,鸡也端上来了。这一下可过不去了,彭德怀放下筷子,正色批评起陈赓来:“这鸡难道也是鱼做的?陈赓呀陈赓,我差点中了你的圈套。”
 陈赓决定豁出去了。他一边笑嘻嘻地往彭总碗里盛了几勺鸡汤,一边解释道:这鸡是一只野鸡,只在河边吃蚯蚓、鱼什么的长大的。也是我们战士捉来的。你补补身子,好领着我们打日本鬼子。
  这一招可不灵了。彭德怀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端上来的鸡,硬是一筷子没动。他放下碗筷,站起身来,告诫陈赓:“现在是减租减息,不是打土豪的时候!”说完,背着手便走了。
彭德怀走后,挨了批的陈赓脸上却笑眯眯的。因为他终于变着法子,让身体消瘦的彭总吃了顿好饭。

  几个月后,彭德怀又来到陈赓的部队。这一次,陈赓则玩了个新花样。
  到了吃饭时间,陈赓叫人给他煮了一碗白水炖萝卜,而自己却扭身走开了。彭德怀一见,感到很满意,心想上次挨了批,看来陈赓这次改了。正要表扬一下,可就不见陈赓的影子。
  彭德怀正纳闷的时候,陈赓的警卫员支支吾吾地朝食堂里一个关着门的套间努了努嘴。
  彭德怀觉得有些蹊跷,便推门进去,只见陈赓正躲在里面津津有味地大嚼烧鸡。彭德怀顿时大骂起来:“好呀陈赓,你这狗日的,你给我吃白水煮萝卜,自己却关起门来吃好的。你不让我吃我偏要吃,快给我拿一副碗筷来。”
  两人连抢带拉的大嚼大吃了起来。
  一桌子好菜吃到一半,彭德怀突然把碗筷一扔,又骂了起来:“陈赓,你这王八蛋,我像是又中了你的圈套!”
  听到这话,陈赓笑得把饭都喷了出来。

用快乐象棋,“骗”彭德怀解除疲劳

1950年11月1日,陈赓奉中央军委命令,从越南高平回国,由沈阳前往朝鲜战场。1951年4月25日,被正式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后来还担任志愿军副司令员。
  在朝鲜战场烽火连天的岁月里,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非常辛苦烦劳。为了调节一下紧张的战争生活,缓解打仗给彭德怀带来的精神压力,陈赓一有空便拉上志愿军副政委甘泗淇等去彭总屋里下棋。他知道彭德怀平时下棋的“高招”就是悔棋,而且是在一局棋中多次悔棋。这的确帮助彭德怀赢了不少棋,同时也得到了不少快乐。所以陈赓总要向对手暗授“机宜”:要两负一胜。
  一天,彭德怀在和甘泗淇下棋时,眼看要赢第三盘,突然发现少了一个卒,彭德怀知道这肯定是陈赓的“杰作”。便大叫着要他“松开狗爪子”,并从陈赓手里抠出那个卒。
  突然,彭德怀盯着那个炮口下的马,紧张得不行。可陈赓这时偏那壶不开提哪壶,突然大叫一声“马!”
  彭德怀急了,直骂陈赓是个狗头军师,不许陈赓再作提醒。
  陈赓故意激他,说彭德怀输不起。
彭德怀恼得把陈赓往甘泗淇的座位上一按,和陈赓开战了起来。
  陈赓不善棋道,很快就败下阵来。他举手做投降状,逗得彭德怀快活地哈哈大笑……
  能看见彭德怀笑,在场的记者要上前拍摄。可彭德怀不喜欢照相,马上敛起笑容,扭头就走。
  记者对陈赓诉苦,说已经跟了彭总三天,可他就是躲着不让照。
  陈赓胸有成竹,说能想办法保证让记者照上相。
  记者还希望最好能让彭总带点笑容。  难忘的陈赓——五次“骗”彭德怀

陈赓 ?彭德怀 ?邓华在朝鲜合影

吃过饭后,陈赓拉上几位志愿军领导,围住彭德怀,提出要照张合影,作个纪念。
  彭德怀看看老战友,只好答应,可就是不肯笑。摄影师有点着急,直看陈赓。
  陈赓不慌不忙,讲述起自己的一个故事:有一年我在上海照相,照完一看模模糊糊。我问老板,怎么照成这个样子?老板说,你长得什么样,照出来就什么样。我才知道,原来是我长得模糊啊!
  彭德怀一听,咧嘴笑开了。记者不失时机地按下快门,终于照到了一张极为难得的彭德怀在紧张战事中笑遂颜开的照片。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军旅警营):难忘的陈赓——五次“骗”彭德怀

(浏览 1,26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