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41军军长吴克华:真正尸山血海就见过一次,6天5夜塔山阻击战

原第四野战军第41军军长吴克华将军,晚年回忆:“打了一辈子仗,真正的尸山血海就只见过一次,那是6天5夜的塔山阻击战!”

《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战争全战事》一书中,这样总结塔山阻击战:

“塔山之战,是国民党在辽沈战役中唯一的一个翻盘机会。侯镜如指挥的“东进兵团”和廖耀湘率领的“西进兵团”,若能够从东西两面增援锦州成功,辽沈战役的进程必定会出现另外一种走向……”

塔山不是山,它是锦西和高桥之间的北宁铁路上一个只有百余户人家的小村庄。村庄的南面是一条干涸的河流,叫作饮马河。北宁铁路经过此处,有一座铁路桥。

塔山村地势低洼平坦,铁路、公路都从这里经过。塔山村以西,地势略微变高,有个海拔200多米的制高点,叫作白台山,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山包而已。

东面则靠着渤海,岸边有座打鱼山,涨潮时只露出个头,退潮后就成了沙滩上的一个大土堆。

从东部海岸到白台山脚下,整个正面防御区域达8000米宽,几乎无险可守。

塔山是侯镜如指挥的国军“东进兵团”增援锦州的必经之路,进攻塔山的国军共计9个师。

分别是54军的第8师、暂编第57师、第198师。新6军的暂编第62师,第62军的第67师、第151师和第157师。第92军的第21师,以及独立第95师。

暂编第62师和暂编第57师都是新建部队,战斗力较弱。独立第95师是华北“剿总”的直属部队,抗战胜利后曾赴台湾接受日军投降,在这9个师中,独立第95师的战斗力最为强悍。

54军第8师和第198师都是嫡系部队中的主力,全美械装备,战斗力较强,54军军属炮兵营有美制105毫米榴弹炮12门,第8师和第198师各有师属美制76毫米山炮12门。

第92军21师也是中央军嫡系部队,装备以及战斗力也不可小觑。

东北野战军塔山一线的部队为吴克华的4纵、贺晋年的11纵,以及独4师、独6师,一共两个纵队8个师的兵力。其中直接用在防御上的有6个师,另有两个师作为预备队。

这还不包括作为总预备队,被调到高桥待命的李天佑的1纵3个师。

双方兵力对比,旗鼓相当。

进驻塔山村的是4纵12师,师长是江燮元。12师第34团布防塔山村,第35团驻守白台山,第36团与师部在潘家屯组织防御。

12师各部进驻各自防线后,一看地形都大吃一惊,不由得蹙起眉头暗暗叫苦。这样平坦的地形,没有丝毫天然屏障,兵力和火力根本就无法组织有效的防御体系。

江燮元师长只得把防御重心设在白台山,占住这个唯一的制高点,正面用火力封锁塔山村,两翼可以展开包抄。

由于塔山村并不准备重点防守,所以34团仅部署了两个连,全团主力都放在了后面。

此时,林彪也在考虑塔山该如何防御。国军重兵增援锦西、葫芦岛,致使攻击锦州的部队压力很大,塔山一旦被突破,别说拿下锦州,东北野战军能不能全身而退,都会成为大问题。

廖耀湘的“西进兵团”离锦州还远,暂时不会构成威胁。而侯镜如的“东进兵团”离锦州近在咫尺,塔山万一守不住,整个东北野战军将陷于腹背受敌的恶劣境况。

如果铁路线再被切断,靠着两条腿千里大撤退,东北野战军3年来攒下的老本,将会一仗输光。

林彪对罗荣桓和刘亚楼讲:

“葫芦岛方面过来了9个师,我们一桌菜,来了两桌客,东面还有廖耀湘,万一堵不住侯镜如,我军在锦州城下将会陷入敌军三面合围。塔山阻击战的胜败,不光论输赢,而且定生死。”

林彪口授电报,发给第二兵团司令员程子华、4纵司令员吴克华:

“锦西以北的大小东山,锦州以南松山街皆为敌阵地,两锦敌仅距三十里,我军绝对不能采取运动防御方法,必须采取在塔山、高桥及其以西、以北部署,进行英勇顽强的防御战。必须死打硬拼,死守不退,抵抗敌之飞机、大炮、步兵的猛烈冲击,利用工事沉着地、准确地大量杀伤敌人,使敌我阵地前尸横遍野。”

林彪口气非常严厉地告诫程子华和吴克华:

“塔山之战是一场关乎全局的阻击战,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死打硬拼。只要堵住敌人,无论伤亡多大,就整个战役任务来说,都是胜利!”

林彪的电报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都清楚,这是要在塔山和侯镜如死嗑了,这在林彪的军事生涯中,是极为罕见的一幕。

1948年10月8日,程子华、吴克华来到塔山视察阵地,程子华看了12师的布防情况后,很不满意,对12师师长江燮元说道:

“守山必守村,一定要守住塔山村,要以塔山村、铁路桥和刘家屯北侧高地为防御重点。村子里至少要摆上一个营。”

江燮元师长随即命令34团战斗力最强的1营进驻塔山村,师属炮兵营也一同前移。步兵连夜在塔山村前的河滩上抢挖工事,炮兵则提前标定射击诸元。

10月8日下午,受林彪、罗荣桓委托,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参谋处长苏静亲赴塔山,检查塔山布防情况。

行前,林彪叮嘱苏静:

“锦州地形有利于我发扬火力,攻取锦州看来没有问题。关键在于能不能守住塔山一线阵地,挡住援敌。你告诉4纵吴克华,希望他们死打硬拼,坚决地守住阵地,创造模范的英勇顽强的防御战例。”

罗荣桓对苏静补充道:

“部队可能对伤亡会有些顾虑,但这次不能怕大的伤亡,要坚决挡住。4纵过去打这种防御战经验不多,你要去4纵和他们研究,告诉他们这个仗要打好,有什么情况可以及时和我们联系。”

苏静来到塔山,向4纵司令员吴克华、政治委员莫文骅传达了林彪、罗荣桓的指示。

吴克华、莫文骅当场表示:

“4纵过去很少打防御仗,一向猛冲猛打惯了,这次奉命来守塔山,部队确实感到不习惯。但是,4纵已经提出了“与阵地共存亡”的口号,我们准备以牺牲10000人的代价,决心打好这一仗。”

塔山阻击战战前动员,莫文骅政委代表4纵党委发出了《告全纵指战员书》、《告全纵共产党员信》,要求4纵全体干部战士坚决贯彻总部首长的指示精神,不负嘱托,以自我牺牲的精神,确保完成任务,不让敌人一兵一卒越过塔山防线。

纵队提出了三大口号,“死守阵地”、“寸土必争”、“与阵地共存亡”,各部于各自己阵地进行了战前宣誓。

1948年10月6日,蒋介石亲率海军司令桂永清、空军司令周至柔等高级将领,乘“重庆”号巡洋舰来到葫芦岛,在54军军部召开“援锦行动”军事会议。

“东进兵团”全体团以上军官参加了这次会议。蒋介石在会上对军官们训话:

“这一次战争胜败,关系到整个东北的存亡,几十万人的生命,都由你们负责。你们要有杀身成仁的决心。这次集中美械装备的优势部队,兼有空军助战和海军协同,是一定可以消灭共军的。”

此时,华北“剿总”独立第95师尚在华北驻防。会上决定,由“东进兵团”司令官侯镜如亲赴华北,向傅作义协调调动这个师赶赴塔山前线。

现有各部队,暂由54军军长阙汉骞指挥,海空军则配合地面部队,各自用舰炮和航弹摧毁塔山阵地。会议结束后,蒋介石与锦州的范汉杰通话,告诉他坚守锦州,援军马上就到。

10月6日下午,蒋介石乘“重庆”号巡洋舰返回塘沽。

54军军长阙汉骞出身黄埔,素来骄横自负,在山东战场上和华东野战军多次交手,尚未吃过大亏。这次来到东北,更是信心满满。

蒋介石委任的塔山督战官罗奇也认为,拿下小小的塔山不成问题,不等侯镜如率独立第95师到达,就决定于10月10日提前对塔山发起攻击。

1948年10月10日晨,54军数十门重炮向4纵塔山、白台山前沿阵地发起炮火急袭,4纵前沿的所有野战工事在这轮炮击中几乎全毁,就连用铁轨构筑的地堡都被掀掉了,铁轨飞上天,枕木碎成片。

炮击结束,步兵开始进攻。第8师攻击塔山村正面,暂编第62师攻击铁路桥和高家滩,第151师向白台山的刘家屯、泉眼沟阵地攻击前进。

刘家屯前沿阵地由4纵12师36团警卫连的两个排驻守,敌军炮击结束后,阵地上还剩下43人。

敌151师的一个团攻到达阵地前沿20米时,剩下的这43人火力全开,轻重机枪一齐嘶吼,敌军在开阔地上找不到隐蔽物,死的死、伤的伤,只得趴在地上,利用死尸做掩体,进行还击。

后方我军炮兵阵地的迫击炮一轮齐射,炸得敌军掉头就跑。开战第一天,防守刘家屯的我军43名战士,在炮兵的配合下,一共打退了敌军一个团的9次进攻。

另一边,攻击铁路桥和高家滩阵地的暂编第62师以一个团的兵力轮番攻击4纵12师34团防守的前沿战地。

我军前沿部队顽强阻击的同时,纵队炮兵团的大小火炮同时开火,将敌军第一梯队的一个营和后续部队隔断。12师34团两个连从侧面迂回包抄,全歼该营,光俘虏就有200多人。

第一天战斗结束时,敌军伤亡1100多人,我军伤亡319人。

但是,对于4纵12师的官兵来说,这一天的教训也是深刻的,整个12师战前构筑的防御工事,在这一天的战斗中几乎不起作用。

4纵很少打防御战,野战工事建得非常简陋,地堡不结实、战壕太浅,阵地前沿根本就没有设置障碍物。所有工事几乎都在敌军的第一轮炮火轰击下,就被炸得灰飞烟灭了。

倒是一些新来的“解放战士”很有经验,他们在交通壕边上挖个洞,敌人炮击时就躲进去,只要炮弹落不到交通壕里,就伤不着他。

这一经验马上得到推广,所有阵地连夜将交通壕挖到一米五深,交通壕里再构筑单人掩体,全都挖成“烟斗形”,掩体上面加盖枕木,再堆上一米多厚的浮土,完全可以防御重炮。

就这样,6天防御战,4纵修了6天的工事。战斗间隙,哪怕只是十多分钟、半个钟头,4纵防守的所有阵地上都是铁锹纷飞,黄土遮天蔽日。争分夺秒抢修出来的坚固工事,大大降低了4纵官兵的伤亡人数。

10月11日,阙汉骞再以4个师的兵力向塔山发起进攻。早晨7时,国军集中了全部的数百门重炮,上千发炮弹把塔山打得浓烟滚滚。阵地前沿的浮土中,随便抓一把,里面都有炮弹残片。

海军表面上很卖力,出动了包括最大的军舰“重庆”号巡洋舰在内的13艘军舰,舰炮打得震天动地。

但以“重庆”号为例,舰长邓兆祥,这位日后率部起义,新中国的开国少将,他借口军舰吃水深,不能靠近海岸,距离远,看不见目标,只能依据地图上的标识打炮。

邓兆祥指挥舰队在距离海岸很远的海面上开炮,炮弹全部打偏,把不懂海军的海军司令桂永清骗得团团转。

全国解放后,吴克华见到邓兆祥时说道:

“幸亏当年是你啊,你那152口径一发舰炮就能炸出一个十米深坑,那要是落在阵地上,一个排就报销了!”

空军的轰炸也是收效甚微,虽有5架飞机助战,但两军交战距离太近,双方阵地犬牙交错,第一拨航弹投下来,就误炸了54军第8师的一个营,600余人瞬间就被弹雨覆盖……

地面上,敌54军第8师的两个营攻击塔山村34团1营的阵地。1营副营长鲍仁川率全营官兵进行反突击,与敌短兵相接,刺刀、铁锹全用上了,展开自刃战。

20几分钟的搏斗,敌军第8师的两个营败退下去了,4纵12师34团1营1连,战前的170人,仅剩下了7个战士。

10月11日下午,侯镜如亲率从傅作义手中要来的独立第95师,赶到了葫芦岛。当天晚上,侯镜如召开会议,听取阙汉骞两天来的作战的汇报,进行战役分析。

与会将领们在会上提出了两个进攻方案:

54军军长阙汉骞提出:以主力攻击白台山以西山区,那边地形广阔,守军薄弱,可以迂回到塔山背后,突破共军防守。

兵团参谋长张伯权则认为:仍然按前两天的打法,从正面推进。现在又多了一个独立第95师,完全可以依靠优势兵力攻下塔山。

10月12日,东北行辕代主任兼“东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卫立煌也飞到了葫芦岛,卫立煌私下对侯镜如说:

“老头子让你这个兵团解锦州之围,是不容易办到的。搞不好,你自己都要陷进去。”

其实,侯镜如的想法与卫立煌的意见是一致的,他根本就不愿意冒这个险。他告诉卫立煌:

“此次塔山之战,就算能打到锦州也不一定能退得出来,倒不如打不进去,多留下人马,东北还可以多维持几天!”

于是,虽然人人均知,54军军长阙汉骞提出的迂回塔山是唯一正确的方案,这是54军两天来用血的教训换来的。但是,这一方案被侯镜如否决了。

蒋介石委任的塔山督战官罗奇,是号称“华北赵子龙师”的独立第95师的老师长,见自己的老部队赶来助战,便也支持了侯镜如的决定,赞同正面进攻,并且自告奋勇,亲自指挥独立第95师从正面主攻塔山。

侯镜如命令:

13日再次发起攻击,罗奇率独立第95师、第8师主攻塔山正面防线。其余各师,由62军军长林伟俦统一指挥,由各个方向同时发起助攻。

10月13日晨,在炮兵的掩护下,独立第95师、第8师以“波次冲击”战术,分别向塔山铁路桥和高家滩阵地发起突击。每一波次由一个营担纲,第一波受挫,第二波接上,第三波再攻,以此反复循环。

尤为少见的是,每一攻击波,均由营、团军官冲在第一线,督战队的机枪指着后背,退却者,立即格杀。

4纵10师28团防守的阵地前沿,尸山血海。敌军打光一个营,立马又上来一个营,一轮又一轮的攻击下,几百米的开阔地上,独立第95师和第8师官兵的尸体堆集如山,但没有一个人后退。

10师28团同样是血染黄沙,成排成连的战士牺牲在阵地上。战至下午14时,28团的阵地前,罗奇指挥独立第95师和第8师继续死拼,已经打红了眼的罗奇,此时已经根本不再顾忌部队的伤亡了……

62军军长林伟俦在白台山方向的攻击也同样受挫,林伟俦打电话给侯镜如:

“62军伤亡很大,营长以下军官没有几个活着的了,士兵死的没人抬,伤员没人救,部队已经没有士气了,能不能先退下来?”

侯镜如在电话里就只说了一句:

“罗奇那边正在死拼,你这边退下来不太好吧?”

更残酷的厮杀又开始了,身着美式卡叽布绿黄色军装的国军士兵,如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地涌上4纵各部队防守的阵地,双方士兵一排排地倒在阵地前沿,血流成河。

在铁路桥和高家滩之间有片坟地,28团2连1排在指导员程远茂指挥下,在5个地堡里,用1挺重机枪和4挺轻机枪,坚持了整整一天。

10月13日早晨的炮击中,这个阵地没有被摧毁。炮击过后,独立第95师、第8师的官兵冲上来时,被5个地堡里的5挺轻重机枪组成的交叉火力,成片成片地扫倒,两次进攻都被很快打退。

第三次攻击开始前,独立第95师的步兵炮直接抵近射击,5个地堡都被打塌,中心地堡被完全摧毁,唯一一挺重机枪和6名战士都葬身在中心地堡里。

程远茂指导员重新组织防御,从剩下4个坍塌的地堡里扒出射击孔,当敌军距离地堡30米时,再次开火,专打督战队。独立第95师的督战队在这波火力覆盖下,被打倒了一大半。

战至黄昏时,程远茂指导员已经两次负伤,因为连续射击造成枪管损坏,4个地堡里的4挺机枪已经有3挺哑火了。程远茂带着最后的几个战士把刺刀上好,爬出地堡准备作最后的拼杀。

在这最后的时刻,我军增援部队终于上来了。独立第95师的督战队,此前已被打掉了一大半,见我军援兵到达,再也顾不上督战了,开始向后撤退。督战队一跑,全师就都跟着跑了。

这一天的战斗中,程远茂指导员率领1排打退了敌人十余次进攻,连程远茂本人在内,1排活下来了5个人。

4纵司令部编写的《锦州战役塔山阻援战斗典型战例》中,这样记载:

“10月13日是塔山阻击战最残酷的一天,4纵表现出极其顽强的战斗作风,在绝大多数阵地被炮火摧毁的情况下,前沿一线阵地的部队顶住了敌人4个师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进攻。”

像程远茂指导员指挥的1排,在这一天里,和他们一样的部队实在太多太多,一个连、一个排打得只剩几个人,但是,没有一个阵地是被主动放弃的。

10月13日这天,4纵共毙伤和俘虏敌人1245人,自身伤亡1048人。4纵的官兵们,用鲜血和生命践行了“人在阵地在”的军人誓言!

由于10师28团伤亡很大,4纵司令员吴克华命令28团当夜撤下来休整,由10师30团接替他们的阵地。

东北野战军总部当夜发来嘉奖令,对28团全体官兵的战斗作风,予以嘉奖。电报末尾,一改往日由野司政治部署名的惯例,署上了林彪、罗荣桓的名字。

此时,攻锦部队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准备工作,总攻即将开始。为了保证总攻锦州战斗顺利进行,李天佑的1纵被调往高桥、杏山地区,作4纵的预备队。

13号当日,就在4纵最艰难的时刻,司令员吴克华接到1纵李天佑司令员的电话:

“我们奉命担任你们的预备队,现在高桥一带。你们什么时候需要,我们随时可以支援上去!”

吴克华表示:

“感谢1纵的支持,但我们4纵一定能够守住塔山。”

13日当夜,国军那边却是另一番景象,师以上军官会议上,人人垂头丧气,各师师长纷纷抱怨,赞解放军打得顽强,骂海、空军支援不力……

塔山督战官罗奇很无奈,愁眉苦脸地说道:

“开会前接总统来电,锦州战事非常激烈,这一战关系党国存亡。我奉命前来督战,如有执行命令不力者,将报请严办。”

见大家都沉默不语,罗奇只好讲道:

“诸位是不是都不愿再打了?那我们该怎么向总统交代?再试一下吧,今夜我率95师夜袭,如果撕开一条口子,请诸位跟上。若是撕不开,那就再说吧!”

10月14日凌晨,独立第95师两个营经过长距离匍匐前进,悄悄接近驻守塔山村的4纵34团1营阵地。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开始后,位于塔山村的铁路桥头堡失守,独立第95师以此为据点,向纵深发起突击。

战至天明,铁路两侧阵地也被敌军占领,4纵34团各部虽各自为战,仍然死死守住了塔山村的中心阵地。

当罗奇在指挥部连声高呼:“突破了,突破了!”命令后续部队发起集团冲锋时,4纵的炮兵部队开始反击了,已逼近塔山村中心防御阵地的独立第95师遭到我军炮火覆盖,伤亡惨重只得退了下来。

62军军长林伟俦不愿拿自己的21师去送死,命令已经开始向前运动的21师停下来。这样一来,独立95师当夜的偷袭以失败告终,3个团打得只剩下3个营,部队失去了建制,基本丧失了战斗力。

10月15日,侯镜如和罗奇商量后决定休战一天,准备16日再度对塔山发动攻击。然而,15日夜,从锦州逃出来的一拨残兵来到了塔山,一个副团长向侯镜如报告,锦州城破,范汉杰全军覆灭。

10月16日,蒋介石从沈阳乘专机飞来葫芦岛,在会议上大骂一众将领:

“塔山如此靠近,敌人怎么能够这样快就修了这么多的坚固工事和障碍物呢?阙军长驻在葫芦岛,早就应该发现这些情况,为什么不进行破坏呢?你阙汉骞不是我的黄埔学生,是蝗虫,应该枪毙!”

一众将领个个立正低头,谁都不敢出声。半晌,督战官罗奇才轻声说道:

“将士是用命的,独立95师打得只剩下3个营,此次作战海陆空军得不到协同,战车又赶不到,部队已经伤亡很重。”

蒋介石离开葫芦岛的时候,是紧握拳头,眼含泪水走的……

塔山阻击战后,4纵12师34团被东北野战军总部授予“塔山英雄团”称号,36团被授予“白台山守备英雄团”称号,10师28团被授予“守备英雄团”称号,4纵炮兵团被授予“威震敌胆”锦旗。

仅4纵12师就有2026人立功,鲍仁川、程远茂成为了全军著名的战斗英雄。

1948员11月,按照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命令,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1军,纵队司令员吴克华成为了41军的首任军长。

吴克华将军晚年回忆道:

“打了一辈子仗,真正的尸身血海就只见过一次,那是6天5夜的塔山阻击战!”

在我军军史上,辽沈战役中的“塔山阻击战”、“黑山阻击战”以及淮海战役中的“徐东阻击战”,并称为解放战争“三大战役”中的“三大阻击战”。

塔山阻击战作为4纵战史中最为辉煌的战例,浓墨重彩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上,写下了属于自己的光辉一页!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神奇的林家大湾):四野41军军长吴克华:真正尸山血海就见过一次,6天5夜塔山阻击战

(浏览 1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