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这个夏天刚刚开始

香港回归,这个夏天刚刚开始

香港回归,这个夏天刚刚开始

这几天,香港又有外贼内鬼闹动静。

全国人大会议审议“涉港国安法”本是件正常的事,符合香港福祉,符合国家利益,合情合理合法。然而,某些国家、某些家伙狗急跳墙。

究竟谁想从中作梗,干涉中国内政,破坏中国和谐?

香港回归,这个夏天刚刚开始

跳最凶的是美国佬。

美国总统特朗普跳出来威胁:将强力回应“港版国安法”。

国务卿蓬佩奥跳出来狂吠:谴责中国关于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立法的提议,并强烈敦促北京重新考虑。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跳出来威胁:将重新审视中美关系。

美国国家安全法案多如牛毛、五花八门,涵盖叛国、间谍活动、恐怖主义等。

美国凭什么构筑自己的金钟罩、铁布衫,却不允许中国堵上一个国家安全漏洞?

真是笑话!

跳最急的是“加英澳”。

不要看平时的伪装,关键时刻是人是鬼就看出来了。

自从香港一别,这三个国家就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他们还意淫在曾经散步的殖民时代,还沉浸在百年前的自我幻想中。

23日,加拿大外长与英国、澳大利亚外长发表所谓的联合声明,对中国全国人大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妄加评论,粗暴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中国外交部进行了有力驳斥:不要脸,还以为这是百年前的中国!

气急败坏的还有港独分子。

全国人大审议“涉港国安法”让香港的反对派坐卧不安,让港独分子后背发凉,他们看到了自己的末日,一个个如惊弓之鸟,丧家之犬。

在历史审判即将到来之前,他们要作最后的垂死挣扎。

恶意瘫痪立法会工作半年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宣称:“中央政府彻底剥夺《基本法》赋予港人的基本权利及自由,摧毁‘一国两制’……实属侮辱所有香港人,‘一国两制’正式宣告完结。”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黄碧云说“国安法是令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机关都要屈从……让香港的行政机关执行国安法……侵犯基本法赋予港人的权利”。

甚至还有反对派人士“威胁”中央立即撤回草案,“否则直接揽(同归于尽)香港”。

一些港独分子跳出来上演最后的疯狂……

香港回归,这个夏天刚刚开始

“涉港国安法”为何会让某些国家、某些人坐卧不安?

外鬼跳墙,内鬼翻墙。

某些国家、某些人为所欲为惯了。

去年“修例风波”以来,反中乱港势力公然鼓吹‘港独’、‘自决’、‘公投’等主张,从事破坏国家统一、分裂国家的活动;公然侮辱、污损国旗国徽,煽动港人反中反共、围攻中央驻港机构、歧视和排挤内地在港人员;外国和境外势力公然干预香港事务,利用香港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

面对香港的滑坡走远,我们一忍再忍,一退再退,如今退到悬崖边了。

“修例风波”让我们重新审视23年里香港发生的不正常——

在我们自己国土上,家事由洋人主持,家法由洋人掌控,巡街头的是洋警察,法院里坐着洋法官……23年来,回归中国的香港,在教育、在法治等领域,一直开着世界上最奇葩的毒花!

在我们自己国土上,我们娃撒个尿,而且妈妈还拿着“尿不湿”接着,竟然被香港某些人千夫所指,集体声讨,仿佛我们不是在自己家里,是进入洋人租界,不是耻辱,是什么?

在我们自己国土上,暴恐分子在光天化日下为所欲为,有恃无恐,我们却束手无策,香港一次次上演恶人横行、善人遇殃的丑闻,一次次出现歹徒围攻警察的闹剧,正常吗?

在我们自己国土上,爱国教育进不了课堂,国家历史进不了教材,就连国旗国徽国歌最基本的教育内容都被香港拒之门外。23年前喝下的那杯不去殖民化的教育毒酒,今天不过是毒性发作而已!

没错,收回香港时,我们承诺保持香港资本主义制度50年不变。

但是,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法律是一成不变的,不合理的就要与时俱进地修正改进。香港是中国的香港,当现有制度已经不适应他,顺应时代改变乃理所当然,如果50年里发生了影响香港发展,不利国家利益的重大事件,我们不得不考虑选项,这是正常的、自然的、合法的。

23年里发生的“不正常”无不证明:收回了香港地,没有收回香港心,同床异梦的香港某些人一直做着“翻墙越轨”的梦。

香港回归,这个夏天刚刚开始

这些年来——

我们高看香港,相信香港,溺爱香港!

香港要修港珠澳大桥,我们同意。香港怕深圳超越他,提出不合理要求“港珠澳大桥不接深圳”,我们还是无原则地同意了。

我们大亚湾核电站发电1/4供香港使用,大亚湾因为核电站,附近地价起不来。香港在受益,这地方人承担损失。

我们加力支持香港,加力其金融中心,航运中心的地位,甚至迪斯尼乐园,上海迪斯尼连续被推迟,深圳迪斯尼连影都没有……

为了保护香港,繁荣香港,我们付出很多!

然而,庇护下的香港某些人是什么心态呢?

金一南将军在某次演讲中讲个例子:中联办有个负责同志的儿子在香港上幼儿园。孩子回来问爸爸:“北京怎么这么坏?”爸爸问“谁说的?”孩子说“幼儿园老师说的”爸爸问“为什么说北坏?”孩子说“老师说北京修了港珠澳大桥,把白豚都给杀死了。”

这就是某些港人的心态:吃娘做的饭,还骂娘。

香港回归,这个夏天刚刚开始

当年,邓公说“香港拿回来再说!”

1997年,我们把香港拿回来后,就一直沉浸在“失踪孩子返家的快乐”中,却一直没“再说”。

23年,我们一直没“再说”!

23年,溺爱把“港独”养大!

过去23年里,香港依然是个心野的孩子,眼里哪还有祖宗和家法?

2003年《基本法》23条立法受挫,从此,23条在香港就被严重污名化、妖魔化。我们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盼着香港回心转意好起来,会渐渐融入中国大家庭。

我们不断地给香港面包和火腿肠,却没有告诉香港家规家法。于是,某些人眼里没有对祖宗的敬畏,没有大家庭意识,没有家法概念,一天天露出曾经染上的恶性恶习,露出殖民教育结出的恶果。

溺爱养大的“港独”不断向父辈叫板,向娘亲敲桌,肆无忌惮,得寸进尺,辱骂祖宗,欺凌同胞,是朝父母脸上吐唾液:把国旗扔进海里,把国徽喷上油漆。

此时的香港,哪还是中国香港应有的样子?

此时的香港是反华势力干涉下的香港,是外来势力挑拨下的香港!

家规在哪里?家法在哪里?

再不用家规家法,香港某些人不仅是在父母肩头拉屎的问题,而是要露出凶光,拿刀抹父母脖子了。

该给香港“动手术”了。

香港“生病”之初,我们祈祷他好起来,头疼未医头,脚疼未医脚,并没有触及主要毛病,结果发展到今天的触目惊心。

不下猛药何以治顽症?

不动手术何以割毒瘤?

现在,国家准备给香港“动手术”,虽说手术时机晚了些,毕竟能救香港一命。

再不给香港“动手术”,香港就要瘫痪!再不给香港“动手术”,香港就可能呜呼哀哉!

给香港“动手术”,剔烂肉、去阴影,接下来,还要考虑剔除另一根肋骨。

给香港“动手术”是救香港,也是救中国。

香港回归,这个夏天刚刚开始

全国人大审议“涉港国安法”,居然有人担心“一国二制”变“一国一制”。

让这些人担心去吧!

既然“一国二制”暴露出不合乎发展的短板,与时俱进地矫正是早晚的事,中国的香港就要有中国特色。

“涉港国安法”将分两步推进。

第一步,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制定相关法律。

第二步,制定的相关法律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由港府直接在当地公布实施。预测最快8月将通过草案,并在公布当天于香港同步施行, 无须经香港立法会审议。

届时,中央政府、国务院相关的国安部门会在香港设立机构,依法履行其职责。

届时,香港“警察这边捉港独,法官那边放港独”的闹剧历史将被终结,戴贝壳帽,穿洋制服的终身制法官将迎来末日穷途。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对香港“动手术”是家务事,是中国内政!

我们不必顾及外人表情,不必看洋人脸色,不必在乎别人感受!

不管是狰狞狂嚣的美国狗、还是狼狈为奸的“加英澳”,都不要怕,也不能怕!

中国内政岂能让外人染指?

中国尊严岂能容外人践踏?
香港回归,这个夏天刚刚开始

有两种人被人欺负:一种是拳头小的人;一种是胆小的人。

中国属于哪种?

中国哪种都不是!

当年拳头小,我们满身是胆上前线,迎头痛击美国佬,抗美援朝的威风至今让他们心有余悸!

当年拳头小,我们热血冲天不信鬼邪,勒紧裤带搞出原子弹,一爆惊天,余音绕梁70年!

当年拳头小,我们不卑不亢,傲视群魔,哲学问题让美国访客瑟瑟发抖!

今天拳头大了,有大飞机、有远程导弹、有国产航母、更有十四亿中国人的滚滚热血,难道我们胆子变小了?

……

当年拳头小,我们从没低过头!

今天拳头大,我们更不该低头!

中国不会向任何域外反华势力低头,更不会容忍内鬼汉奸吃里扒外!

手术香港,合理合法!

手术香港,天经地义!

香港回归大家庭,就要融入大家庭。

1997年的香港回归,只是名义上的回归,真正意义上的香港回归,这个夏天刚刚开始……

香港回归,这个夏天刚刚开始

犀利声原创文章 (图片来源网络)
香港回归,这个夏天刚刚开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犀利声):香港回归,这个夏天刚刚开始

(浏览 75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