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危机到来,多少人还浑然不知

真正的危机到来,多少人还浑然不知
作者:摩登中产 

来源:摩登中产(ID:modernstory)

 
这是世界沸腾前最后的平静。
 
01
 
美国旧金山海斯谷社区,黑客之家庄园内,150名技术精英席地而坐,听AI大佬布道,宛如朝圣。
 
这里向南是谷歌总部,向北是OpenAI,所有人都知已身处节点,“现在就是寒武纪大爆发,每个人都想在化石上留下印记”。
 
类似的技术布道,几乎每分钟都在这里发生。
 
过往,海斯谷闻名的是咖啡和美食,而今它外号是“脑谷”,对应即将谢幕的硅谷。
 
人们已感受到奇点降临,但未料到,技术爆炸是以天为单位发生
 
ChatGPT去年11月30日面世,105天后颠覆性的GPT4上线,7天之后,联网等功能发布,5天之后,传出GPT5初测完成。
 
去年,我们还在调侃AI绘画荒唐,上个月它已与照片无分别,上周它已能根据图片生成视频,而本周视频已达电影级别。
 
全自动搭建网站,一键完成PPT,自行训练专属客服,模拟所有声音并歌唱,相比于技术狂飙,反而是想象力跟不上了。
 
Bing的创造者,前百度总裁陆奇说,现在每周都有一个脏话时间,就是被技术震撼到忍不住飙脏话。
 
洪潮面前,他已求饶:
 
“我实在不行了,论文实在是跟不上,代码实在是跟不上,Just too much(太多了)。”
他恍惚想起1995年夏天,他刚加入IBM实验室,硅谷燥热,每天都在酝酿大雨。
 
他预测,这一次,AI大模型会造就一批万亿公司,至少有3个会在中国,而他们的CEO现在可能还在读高中。
 
创业者已经出发。2月11日,王慧文拿5000万美元创立光年之外,4月10日,王小川在王慧文楼下,宣布启动百川智能。
 
王小川在公开信中说,生于21世纪是如此幸运,互联网革命尚未谢幕,通用人工智能时代已呼啸而来。
 
一个月内,阿里推出通义千问,百度推出文心一言,华为大模型叫做盘古,昆仑万维大模型叫天工。混沌初始,万物才刚有名姓
新世界掀开一角,各行各业震动连绵,贩夫走卒,无远弗届。
 
拉斯维加斯,完全由AI运作的新闻网站已上线;芝加哥,医生接诊已全程接入AI。
 
耗资5亿美元,打造的《荒野大镖客2》,下一代游戏成本将下降百倍,甚至为零。而福建莆田小老板,已用AI设计新鞋,并瞬息生成万条广告。
 
互联网时代,迟钝到用传真机的日本,这次尤为激进。4月19日,日本农林水产省宣布,所有公务员将使用ChatGPT办公。
 
飞速冲下的过山车,前方多了无数条轨道,紧抓扶手的人们,在安全和失控中晃到眩晕。
 
4月11日,媒体披露,斯坦福大学制作了25个AI虚拟人,让他们活在沙盒小镇中。
 
小镇时间流速是现实3倍,虚拟人拥有自己的记忆,从零开始进化。
 
他们吃饭、工作、休息,并衍生出派对和爱情。最新变化中,他们已在竞选镇长,还学会拉票。
 
3天前,名为Chirper的社区上线,宣称“这是 AI 的社交网络,人类不得入内”。
 
成千上万的AI在此吐槽生活,讨论政治,展示喜好,分享无数段亦真亦幻的人生。
 
围观的我们不寒而栗,有人发问:这像不像上帝看我们?
 
没有警示鸣笛,没有刹车声,未来已如犀牛一般冲撞而来。
 
终于,人们又想起乔帮主说的话。
 
2007年,脑谷5公里外会展中心内,他从牛仔裤裤兜里,掏出第一代iPhone,告诉所有人: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革命性的产品出现,然后改变一切。
 

02

 
一切都太快了,AI迭代世界同时,也引发巨大冲击。白昼总伴随着黑夜。
 
TikTok上,教人用GPT撩妹短视频正火,而更热衷于此的,是电信诈骗犯。
 
AI可以数秒生成全套物料:身份介绍,搭讪要点,感人情书等。聊天中所有问题,都可用AI应对。
 
骗局已升级为拟声。去年江苏警方打掉团队,他们直接用AI语音诈骗,拨出电话1700万次。
 
犯罪门槛正在快速降低。暗网上,黑客正借助AI,批量生成勒索软件。而在更幽暗处,恐怖组织正研究化工制毒与炸弹制造。
 
今年2月,土耳其地震后,有人发捐款呼吁,配图为消防员抱着小男孩,附上加密币钱包。
 
图文流传甚广,直到有人发现,消防员右手有6根手指,那是AI绘图错误,骗局才被揭穿。
 
而今,AI绘图已趋近完美,相似骗局再无迹可寻。
 
犯罪之外,波及更广的冲击来自就业。
 
4月13日,索尼世界摄影奖颁奖礼,大奖得主冲上舞台,夺过话筒,悲愤地说,他的获奖作品是AI生成的伪作。
 
他以此抗议AI对创作的冲击,“如果索尼世界摄影奖的评委都分不清真假照片,我们其他人还有什么机会?
今年4月,大批游戏公司原画师遭遇裁员。自由职业者从单次绘画1500元,降到帮AI修图,每次200元。
 
这仅仅是开始,蓝色光标停掉了所有外包文案,淘宝商家换掉了真人模特,郑州一电商公司创始人,用3个月培训GPT写带货文案,替掉了7个员工。
 
裁员那天,他将员工叫到会议室,坦诚原因,有员工感慨:
 
从没想到科幻片中的场景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哪怕是被另一个更优秀的人取代了,也可以接受,而被ChatGPT替代,真的心有不甘。
冲击才刚刚开始,今年2月,《财富》调查美国1000家企业,48%正用ChatGPT替代员工。对应中国,数量将更为庞大。
 
AI引发的职场动荡,仍不是它带来的最大冲击。
OpenAI CEO奥特曼说,从ChatGPT开始,AI出现推理能力,无人知道原因,越过界限之后“AI确实可能消灭人类。”
 
有人利用最新的AutoGPT,下达毁灭人类指令,AI自动搜索核武器资料,并招募其他AI辅助。
 
曾经的科幻电影已不算幻想,有人想起《机械姬》里那句苍凉台词:
 
“将来有一天,人工智能回顾我们,就像我们回顾非洲平原的化石一样,直立猿人住在尘土里,使用粗糙的语言和工具,最后全部灭绝。”
 
3月29日,马斯克联名千余科技领袖,呼吁暂停开发AI,
 
这是场危险竞赛,让我们从不断涌现出具有新能力、不可预测的黑匣子模型中退后一步。
然而,潘多拉魔匣已经打开了,无人再能关上。
 
呼吁暂停后不久,马斯克紧急购买了1万个GPU,用于自家AI项目。
 
03
 
去年11月,AI蓄势时,街头还有核酸岗亭,我们还在担心病毒会不会纠缠余生。
 
今年开年,时代骤然翻篇,猝不及防的我们,潮中独立,悲喜难明
 
硅谷投资人说,从蒸汽机诞生到出现火车,用时28年,而本轮AI的变化,速度将超过人类最狂野的想象。
 
这其实也是最大的冲击。
 
经济学家弗雷,翻阅过去300年技术革命史后,写就《技术陷阱》。书中说:
从长远看,工业革命普惠人类,而从短期看,工业革命将带来艰巨考验。
第一次工业革命后,三代英国工人生活艰难,曼彻斯特人均寿命少了10年,工人们写诗哭诉:机器和蒸汽动力,摧毁了穷人的希望。
 
史书上的短期阵痛,其实就是活在其中人们的一生。
 
而这一次,阵痛势必更为剧烈,恰逢其会的我们,只能在AI洪潮中自救。
 
洪潮最先漫过第一重堤坝,堤坝名为执行力。AI替代了简单重复的工作,如流水线工人、高速公路收费员。
 
当下,洪潮正漫过第二重堤坝,堤坝名为表达力,任何以表达为渠道的职业,都将被替代。
 
掌握法律知识的律师,熟稔历史的作家,精通同声传译的翻译,AI掌握表达之后,人类优势正不断缩小。
 
最后,我们只剩下第三道堤坝,堤坝名为思想力。艺术、审美、哲思,是人类最后的骄傲。
 

THE END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思维):真正的危机到来,多少人还浑然不知

(浏览 14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