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乐极境】故乡的酸枣树 | 田新法

【河顺文艺.第606期】

【文乐极境】故乡的酸枣树 | 田新法

【散文】

【文乐极境】故乡的酸枣树 | 田新法

故乡的酸枣树

□ | 田新法

如果评选故乡林州的土特产,我一定会首推酸枣。酸枣是酸枣树结出来的果子。酸枣树,家乡人叫它圪针,是一种落叶灌木或小乔木,高可长到数米,浑身长满尖刺,农历五六月份开花结果,八九月份果实成熟。据说,酸枣树就是野生枣树,人们熟知的各种大枣树都是由酸枣树培育出来的。

【文乐极境】故乡的酸枣树 | 田新法

酸枣树一般生长在海拔1700米以下的山区、丘陵地带,在全国分布很广,但以太行山区为最盛。林州地处太行山脉的中南段,遍布荒山野岭,从地理上占据了优势,而实际情况也是,这里不仅酸枣树多,而且酸枣品种多、味道正、质量好。
如果你在酸枣树开花结果的季节到林州旅游,一定莫要忘记到这儿的山沟沟里去转转、瞧瞧,那漫山遍野的酸枣树堪称绝妙风景,肯定能让你开眼。高岗上、低洼里、山漫坡、沟两岸,处处都有酸枣树;一株株、一丛丛、一片片,参差错落、蔚为大观。未曾进入酸枣林内,便可嗅到酸枣花的清香;未曾采摘那青中泛白、白里透红,形似珠宝的酸枣果,就会觉得口中流涎。及至信手采下那些形美、皮薄、肉厚、味浓的酸枣果放到嘴里大嚼时,你一定会情不自禁地叫好。
酸枣的确好吃。可以像普通水果那样嚼着吃,也可以像葡萄干、枸杞那样泡水吃、熬汤吃、煮饭吃。我奶奶就曾经把摘回来的红酸枣煮到小米稀饭里,那味道又酸又爽又香又甜,堪称稀饭一绝。酸枣富含多种营养素,尤其是大量的维生素C,含量是枣的3倍、柑橘的30倍,是所有水果中的佼佼者。酸枣被证明具有防病抗衰和养颜益寿之作用,常吃能够促进血液循环和组织生长,使皮肤与毛发具有光泽,让面部皱纹舒展。当今,人们讲究生活质量了,有厂家研究制作出了许多酸枣食品。有的将其加工成酸枣泥、酸枣糕、酸枣醋等营养丰富的食品;有的将其与白酒同泡,制成酸甜可口的酸枣酒;还有的将成熟的果子加工成为酸枣干当点心吃。更多见的是各色各样的酸枣饮品,有听装的、盒装的、瓶装的等。不仅酸枣被人们广泛食用,酸枣叶还可以制茶,酸枣花是重要的蜜源,酸枣花蜜可是蜜中之上品。我虽没有认真品尝过各类酸枣食品,但相信纯天然、无污染、高营养的有机野果制作出来的东西,一定会品质优良、风味独特,受到广大食客的欢迎。

【文乐极境】故乡的酸枣树 | 田新法

    酸枣不仅好吃,而且还可以入药治病。酸枣作为中药应用已有两千多年历史,《神农本草经》中说它可以“安五脏,轻身延年”。一方面,它有养肝、宁心、安神、敛汗之功效,临床上常用它来治疗神经衰弱、失眠多梦、心烦、盗汗、惊厥等病症。同时,它还有一定的滋补强壮之作用,中气不足、脾胃虚弱、气血呆滞、倦怠无力等,都可以尝试服用。最为精华的是酸枣仁,《神农本草经》中把它列为了中药之上品,其功效要远远强于酸枣。长期以来,酸枣仁作为名贵中药材,一直是我国特有的出口创汇商品。

【文乐极境】故乡的酸枣树 | 田新法

酸枣又好吃、又能治病,山里人进山采摘便是常事。生活困难年代,摘酸枣是为了卖钱。小时候曾多次跟随姑姑到山里摘酸枣。半是采药、半是玩耍,采下来的酸枣大都吃到肚子里了,直至吃得倒牙为止。摘回来的酸枣如果想卖钱,还得加工处理,让它变成酸枣核或酸枣仁。加工酸枣核是一项细致活儿,需将采回的酸枣完全晒干之后才行脱皮。脱皮时,或者反复用脚蹂踩,或者用杆杖碾压,使果肉与果核脱离。最费事的是加工酸枣仁,得用棒槌、铁锤或石头之类的东西,一个籽一个籽慢慢地砸敲。现在看,这真是一种出力不讨好的活计,干一天挣不了几个子儿,可是在那个贫穷年代的困难人家,能挣一分算一分、能添一毛算一毛,所以,庄稼人都会乐此不疲地去采摘、加工和卖钱。
其实,没有家中大人的带领,不为卖钱,山里的孩子也喜欢自发地跑到山里摘酸枣。在邻居“孩子王”的撺掇下,我曾经为摘酸枣逃过学、挨过骂,受到过老师的批评。摘酸枣看似悠闲浪漫,但却时刻充满着危险。酸枣树上那些尖刺,一不小心就会把小手刺伤、划破,鲜血淋漓;但这无关紧要,吐几口唾沫到伤口上就不会感染了。只是有的时候,味道鲜美的酸枣,偏偏长在人够不到的高岸上,那就得动脑筋、想办法,克服困难去尝鲜了。想想童年时摘酸枣的情景,碰到过毒蛇、蝎子,惹恼过马蜂、斑蝥,也曾从高岸上摔下来,弄得头破血流,但在心中,却永远地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文乐极境】故乡的酸枣树 | 田新法

酸枣树的树枝,也是非常有用的东西。可以当围墙、做篱笆,防偷防盗;可以遮盖刚刚下到地里的蔬菜种子和刚刚长出来的幼苗,以防麻雀、灰喜鹊之类的鸟儿不劳而获搞破坏。酸枣枝条质地坚硬,耐磨性好,一直是许多地方百姓进行编织的上好材料。在缺少柴烧的地方,酸枣树的树身和树根无疑也是烧火的好燃料,虽说收割时有难度,但遍地都是、不用钱买,且非常耐烧,百姓居家生活自然必不可少。
酸枣好、酸枣树好;我的故乡有酸枣树,盛产好酸枣。酸枣树下有我的童年童趣、有我的乡情乡愁。不知我盛产酸枣的故乡有没有发展酸枣产业的规划。如果得天时地利之便,在人造天河红旗渠畔打造一处酸枣产业基地,一定会给故乡人带来发展机遇和福祉。林州真的有了专业的酸枣园,我一定要重返故里,去酸枣园里再行体验一下采摘酸枣的愉悦和品尝酸枣的快感。

【文乐极境】故乡的酸枣树 | 田新法

百年酸枣树

    (写于:2023-01-02)

【文乐极境】故乡的酸枣树 | 田新法
【文乐极境】故乡的酸枣树 | 田新法

作者简介

【文乐极境】故乡的酸枣树 | 田新法

田新法  男,古稀老汉。大学文化。籍贯河南林州。从戎23年,铁路工作近20年。出版文学作品集《春天过后不是秋》《文乐极境》等。现为河顺文艺【文乐极境】专栏作者。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文乐极境】故乡的酸枣树 | 田新法

(浏览 5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